大學聖徒羅東門徒訓練蒙恩分享(四)

最後一堂聚集唱了一首詩歌:詩歌333首,說道:「你是千萬人中之第一人,求你開我眼並奪我心。」這話使我深深感動。

整場訓練弟兄多次強調「鴿子眼」,這是我沒有的。創世記四章:『亞伯是牧羊的,該隱是種地的。』當這話被解開之後,我問自己:苑萱是做最什麼的?我沒有答案,這使我在訓練中反覆思索。亞伯一心尋求神是我的榜樣,可是我不知如何。

在七月二十四日的午禱,在與主的交通中我向祂抱怨,我哭著說我不想完全把自己交出來。我無法體會到亞伯心中的虛空,他十分切慕找著神;可是我沒有這個切慕,我沒有這專一想要找神的心。

當最後聽到這首詩歌時,我似乎明白了,我有一個感覺:這應該是我每天的禱告,一直到真的被神的愛碰著了,願意愛祂,天天尋找祂。那一天我將像亞伯,天天牽著羊到伊甸園旁邊,巴望著要看到神;一早起來就看著羊哭,牽著羊笑,為了與神在一起。 (官苑萱)


感謝主,在這三天給我看見了亞伯和利百加的榜樣,他們的眼目如鴿子眼,單一的注視神,並且他們的服事是蒙神悅納的。

回顧我自己的光景,在服事上常常失去與神的交通和連結。回顧半個月前我接受負擔要邀請人來門徒訓練的時候,常覺得勞苦並向神抱怨;那時看著有二十幾位弟兄需要邀約,過程中感覺到自己並沒有神生命的增加和湧流,並且服事中遇到了一些困擾,使得我靈裡受到打岔,眼目無法專一的看主。

然而經過三天的訓練後,我發現我的光景需要被對付,我的心思不像利百加那樣的高貴,並且服事的過程中並不渴慕要主,自己還有許多的摻雜。我向主禱告:「主啊,求你開明我的眼睛,讓我眼目專一的注視你,使我不被世界的事物蒙蔽而眼瞎。在服事時候有環境,但是我需要學會順服,並且常檢視自己是否在過程中缺少了敞開的交通。主,使我不成為攔阻你建造的因素,使我能夠獻上你所喜悅的屬靈祭物。感謝你這三天再次地恢復,我由衷地感激並讚美你。」 (陽玉振)


寶貝在這次的交通中,弟兄給了我們兩幅十分生動的圖畫,能夠幫助我們在主面前成為對的人。亞伯是一個尋求神的人,在他身上有一種的活出,他要神,不然沒有滿足。他尋求神,嚮往神。尋找神成為他的生活,牧羊成為他的記號。他與地之間沒有妥協,地也不成為纏累。

但在我的生活中,常常禱告可以晚一點,讀經可以等一下,向著主總不夠專注,對神的同在不是這麼在意,好像是可有可無。

弟兄鼓勵我們要像亞伯一樣,在他身上有一種豪邁的活出,不為人左右,也不受生活的打岔,他是絕對的要神。亞伯的心要成為我們的心,他的生活也要成為我的生活,在我裡面需要對神有這種熱切的心。 (曹  琳)


 在三天的門徒訓練,弟兄讓我重新認識了亞伯這個人。其實原本我不懂他為什麼要養一群不能取來吃的羊,不懂為什麼不安居樂業好好的最後一堂聚集唱了一首詩歌:詩歌333首,說道:「你是千萬人中之第一人,求你開我眼並奪我心。」這話使我深深感動。

整場訓練弟兄多次強調「鴿子眼」,這是我沒有的。創世記四章:『亞伯是牧羊的,該隱是種地的。』當這話被解開之後,我問自己:苑萱是做最什麼的?我沒有答案,這使我在訓練中反覆思索。亞伯一心尋求神是我的榜樣,可是我不知如何。

在七月二十四日的午禱,在與主的交通中我向祂抱怨,我哭著說我不想完全把自己交出來。我無法體會到亞伯心中的虛空,他十分切慕找著神;可是我沒有這個切慕,我沒有這專一想要找神的心。

當最後聽到這首詩歌時,我似乎明白了,我有一個感覺:這應該是我每天的禱告,一直到真的被神的愛碰著了,願意愛祂,天天尋找祂。那一天我將像亞伯,天天牽著羊到伊甸園旁邊,巴望著要看到神;一早起來就看著羊哭,牽著羊笑,為了與神在一起。  (官苑萱)


 感謝主,在這三天給我看見了亞伯和利百加的榜樣,他們的眼目如鴿子眼,單一的注視神,並且他們的服事是蒙神悅納的。

回顧我自己的光景,在服事上常常失去與神的交通和連結。回顧半個月前我接受負擔要邀請人來門徒訓練的時候,常覺得勞苦並向神抱怨;那時看著有二十幾位弟兄需要邀約,過程中感覺到自己並沒有神生命的增加和湧流,並且服事中遇到了一些困擾,使得我靈裡受到打岔,眼目無法專一的看主。

然而經過三天的訓練後,我發現我的光景需要被對付,我的心思不像利百加那樣的高貴,並且服事的過程中並不渴慕要主,自己還有許多的摻雜。我向主禱告:「主啊,求你開明我的眼睛,讓我眼目專一的注視你,使我不被世界的事物蒙蔽而眼瞎。在服事時候有環境,但是我需要學會順服,並且常檢視自己是否在過程中缺少了敞開的交通。主,使我不成為攔阻你建造的因素,使我能夠獻上你所喜悅的屬靈祭物。感謝你這三天再次地恢復,我由衷地感激並讚美你。」(陽玉振)


 寶貝在這次的交通中,弟兄給了我們兩幅十分生動的圖畫,能夠幫助我們在主面前成為對的人。亞伯是一個尋求神的人,在他身上有一種的活出,他要神,不然沒有滿足。他尋求神,嚮往神。尋找神成為他的生活,牧羊成為他的記號。他與地之間沒有妥協,地也不成為纏累。

但在我的生活中,常常禱告可以晚一點,讀經可以等一下,向著主總不夠專注,對神的同在不是這麼在意,好像是可有可無。

弟兄鼓勵我們要像亞伯一樣,在他身上有一種豪邁的活出,不為人左右,也不受生活的打岔,他是絕對的要神。亞伯的心要成為我們的心,他的生活也要成為我的生活,在我裡面需要對神有這種熱切的心。 (曹  琳)


在三天的門徒訓練,弟兄讓我重新認識了亞伯這個人。其實原本我不懂他為什麼要養一群不能取來吃的羊,不懂為什麼不安居樂業好好的耕地生活,而要漂泊逐水草而生活,不懂他為何虛空,其實也不懂他為什麼就這樣被打死了。聖經上對他的記載是這麼的少,好像是個不怎麼重要的人。但透過弟兄的帶領,我才看見了,這裡有個活得如此豪邁的人。亞伯是那樣的渴望遇見神,找到神,他不管自己是否得溫飽,不管自己的疲累,他看著羊也許是流淚的、嘆息的,昨天沒找到神,一早起來,他要再去尋找神。他一個人在草場上,遠邊也許可以看到伊甸園,他虛空,他找不到神,得不著神,地上的事物他覺得虛空,沒有神,他感到更虛空。但他有一種格,沒有追求到決不罷手,就算死亡在面前,他也不放棄後退,化成了血,仍舊要與神交通。他是這樣活出他豪邁的一生,讓我非常羨慕、嚮往,看見自己真不是那樣的尋找神、渴想神。求神在我裡面興起一種渴慕,像亞伯一樣,帶著群羊,在草場上尋找他。  (陳彥儒)


非常感謝弟兄的交通,讓我更多的認識如何成為適合主工作的祭司。在創世記四章2節這裡說到亞伯的故事,以前我讀的時候,完全是跳過這段,以為只是告訴我們他們在地上的職業而已,但沒想到這麼簡單的經節竟會帶著如此深刻的負擔。很感動弟兄交通到這兩種生活:牧羊的,耕地的。弟兄說,亞伯的生活是虛空的,他所做和所事奉的乃是尋求神的心意。他在地上,牧養許多的羊,最終這羊也是獻給神。但該隱的生活是耕地的,他是為了得到這個地,他不斷的設立他的目標。這話提醒我,我不該是耕地的,不是為了達成目標做任何一件事。主對我說,「你常常覺得你在做的事是為著主,其實是為了這許多目標才做的。」

弟兄在信息裡說,這是召會,我們不能隨便的服事,要有追求主的心。我覺得這話也非常的寶貝,若我記得在每件事中,我是牧羊的,我就是單純的對準祂。我願意,我也敞開的再奉獻自己,使我天天、時刻與主是親密的,不斷的享受祂,求主不斷的與我有交通,使我更認識我是牧羊的,不是耕地的!   (嚴世銘)


耕地生活,而要漂泊逐水草而生活,不懂他為何虛空,其實也不懂他為什麼就這樣被打死了。聖經上對他的記載是這麼的少,好像是個不怎麼重要的人。但透過弟兄的帶領,我才看見了,這裡有個活得如此豪邁的人。亞伯是那樣的渴望遇見神,找到神,他不管自己是否得溫飽,不管自己的疲累,他看著羊也許是流淚的、嘆息的,昨天沒找到神,一早起來,他要再去尋找神。他一個人在草場上,遠邊也許可以看到伊甸園,他虛空,他找不到神,得不著神,地上的事物他覺得虛空,沒有神,他感到更虛空。但他有一種格,沒有追求到決不罷手,就算死亡在面前,他也不放棄後退,化成了血,仍舊要與神交通。他是這樣活出他豪邁的一生,讓我非常羨慕、嚮往,看見自己真不是那樣的尋找神、渴想神。求神在我裡面興起一種渴慕,像亞伯一樣,帶著群羊,在草場上尋找他。     (陳彥儒)


非常感謝弟兄的交通,讓我更多的認識如何成為適合主工作的祭司。在創世記四章2節這裡說到亞伯的故事,以前我讀的時候,完全是跳過這段,以為只是告訴我們他們在地上的職業而已,但沒想到這麼簡單的經節竟會帶著如此深刻的負擔。很感動弟兄交通到這兩種生活:牧羊的,耕地的。弟兄說,亞伯的生活是虛空的,他所做和所事奉的乃是尋求神的心意。他在地上,牧養許多的羊,最終這羊也是獻給神。但該隱的生活是耕地的,他是為了得到這個地,他不斷的設立他的目標。這話提醒我,我不該是耕地的,不是為了達成目標做任何一件事。主對我說,「你常常覺得你在做的事是為著主,其實是為了這許多目標才做的。」

弟兄在信息裡說,這是召會,我們不能隨便的服事,要有追求主的心。我覺得這話也非常的寶貝,若我記得在每件事中,我是牧羊的,我就是單純的對準祂。我願意,我也敞開的再奉獻自己,使我天天、時刻與主是親密的,不斷的享受祂,求主不斷的與我有交通,使我更認識我是牧羊的,不是耕地的!               (嚴世銘)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