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聖徒羅東門徒訓練蒙恩分享(四)

最後一堂聚集唱了一首詩歌:詩歌333首,說道:「你是千萬人中之第一人,求你開我眼並奪我心。」這話使我深深感動。

整場訓練弟兄多次強調「鴿子眼」,這是我沒有的。創世記四章:『亞伯是牧羊的,該隱是種地的。』當這話被解開之後,我問自己:苑萱是做最什麼的?我沒有答案,這使我在訓練中反覆思索。亞伯一心尋求神是我的榜樣,可是我不知如何。

在七月二十四日的午禱,在與主的交通中我向祂抱怨,我哭著說我不想完全把自己交出來。我無法體會到亞伯心中的虛空,他十分切慕找著神;可是我沒有這個切慕,我沒有這專一想要找神的心。

當最後聽到這首詩歌時,我似乎明白了,我有一個感覺:這應該是我每天的禱告,一直到真的被神的愛碰著了,願意愛祂,天天尋找祂。那一天我將像亞伯,天天牽著羊到伊甸園旁邊,巴望著要看到神;一早起來就看著羊哭,牽著羊笑,為了與神在一起。 (官苑萱)


感謝主,在這三天給我看見了亞伯和利百加的榜樣,他們的眼目如鴿子眼,單一的注視神,並且他們的服事是蒙神悅納的。

回顧我自己的光景,在服事上常常失去與神的交通和連結。回顧半個月前我接受負擔要邀請人來門徒訓練的時候,常覺得勞苦並向神抱怨;那時看著有二十幾位弟兄需要邀約,過程中感覺到自己並沒有神生命的增加和湧流,並且服事中遇到了一些困擾,使得我靈裡受到打岔,眼目無法專一的看主。

然而經過三天的訓練後,我發現我的光景需要被對付,我的心思不像利百加那樣的高貴,並且服事的過程中並不渴慕要主,自己還有許多的摻雜。我向主禱告:「主啊,求你開明我的眼睛,讓我眼目專一的注視你,使我不被世界的事物蒙蔽而眼瞎。在服事時候有環境,但是我需要學會順服,並且常檢視自己是否在過程中缺少了敞開的交通。主,使我不成為攔阻你建造的因素,使我能夠獻上你所喜悅的屬靈祭物。感謝你這三天再次地恢復,我由衷地感激並讚美你。」 (陽玉振)


寶貝在這次的交通中,弟兄給了我們兩幅十分生動的圖畫,能夠幫助我們在主面前成為對的人。亞伯是一個尋求神的人,在他身上有一種的活出,他要神,不然沒有滿足。他尋求神,嚮往神。尋找神成為他的生活,牧羊成為他的記號。他與地之間沒有妥協,地也不成為纏累。

但在我的生活中,常常禱告可以晚一點,讀經可以等一下,向著主總不夠專注,對神的同在不是這麼在意,好像是可有可無。

弟兄鼓勵我們要像亞伯一樣,在他身上有一種豪邁的活出,不為人左右,也不受生活的打岔,他是絕對的要神。亞伯的心要成為我們的心,他的生活也要成為我的生活,在我裡面需要對神有這種熱切的心。 (曹  琳)


 在三天的門徒訓練,弟兄讓我重新認識了亞伯這個人。其實原本我不懂他為什麼要養一群不能取來吃的羊,不懂為什麼不安居樂業好好的最後一堂聚集唱了一首詩歌:詩歌333首,說道:「你是千萬人中之第一人,求你開我眼並奪我心。」這話使我深深感動。

整場訓練弟兄多次強調「鴿子眼」,這是我沒有的。創世記四章:『亞伯是牧羊的,該隱是種地的。』當這話被解開之後,我問自己:苑萱是做最什麼的?我沒有答案,這使我在訓練中反覆思索。亞伯一心尋求神是我的榜樣,可是我不知如何。

在七月二十四日的午禱,在與主的交通中我向祂抱怨,我哭著說我不想完全把自己交出來。我無法體會到亞伯心中的虛空,他十分切慕找著神;可是我沒有這個切慕,我沒有這專一想要找神的心。

當最後聽到這首詩歌時,我似乎明白了,我有一個感覺:這應該是我每天的禱告,一直到真的被神的愛碰著了,願意愛祂,天天尋找祂。那一天我將像亞伯,天天牽著羊到伊甸園旁邊,巴望著要看到神;一早起來就看著羊哭,牽著羊笑,為了與神在一起。  (官苑萱)


 感謝主,在這三天給我看見了亞伯和利百加的榜樣,他們的眼目如鴿子眼,單一的注視神,並且他們的服事是蒙神悅納的。

回顧我自己的光景,在服事上常常失去與神的交通和連結。回顧半個月前我接受負擔要邀請人來門徒訓練的時候,常覺得勞苦並向神抱怨;那時看著有二十幾位弟兄需要邀約,過程中感覺到自己並沒有神生命的增加和湧流,並且服事中遇到了一些困擾,使得我靈裡受到打岔,眼目無法專一的看主。

然而經過三天的訓練後,我發現我的光景需要被對付,我的心思不像利百加那樣的高貴,並且服事的過程中並不渴慕要主,自己還有許多的摻雜。我向主禱告:「主啊,求你開明我的眼睛,讓我眼目專一的注視你,使我不被世界的事物蒙蔽而眼瞎。在服事時候有環境,但是我需要學會順服,並且常檢視自己是否在過程中缺少了敞開的交通。主,使我不成為攔阻你建造的因素,使我能夠獻上你所喜悅的屬靈祭物。感謝你這三天再次地恢復,我由衷地感激並讚美你。」(陽玉振)


 寶貝在這次的交通中,弟兄給了我們兩幅十分生動的圖畫,能夠幫助我們在主面前成為對的人。亞伯是一個尋求神的人,在他身上有一種的活出,他要神,不然沒有滿足。他尋求神,嚮往神。尋找神成為他的生活,牧羊成為他的記號。他與地之間沒有妥協,地也不成為纏累。

但在我的生活中,常常禱告可以晚一點,讀經可以等一下,向著主總不夠專注,對神的同在不是這麼在意,好像是可有可無。

弟兄鼓勵我們要像亞伯一樣,在他身上有一種豪邁的活出,不為人左右,也不受生活的打岔,他是絕對的要神。亞伯的心要成為我們的心,他的生活也要成為我的生活,在我裡面需要對神有這種熱切的心。 (曹  琳)


在三天的門徒訓練,弟兄讓我重新認識了亞伯這個人。其實原本我不懂他為什麼要養一群不能取來吃的羊,不懂為什麼不安居樂業好好的耕地生活,而要漂泊逐水草而生活,不懂他為何虛空,其實也不懂他為什麼就這樣被打死了。聖經上對他的記載是這麼的少,好像是個不怎麼重要的人。但透過弟兄的帶領,我才看見了,這裡有個活得如此豪邁的人。亞伯是那樣的渴望遇見神,找到神,他不管自己是否得溫飽,不管自己的疲累,他看著羊也許是流淚的、嘆息的,昨天沒找到神,一早起來,他要再去尋找神。他一個人在草場上,遠邊也許可以看到伊甸園,他虛空,他找不到神,得不著神,地上的事物他覺得虛空,沒有神,他感到更虛空。但他有一種格,沒有追求到決不罷手,就算死亡在面前,他也不放棄後退,化成了血,仍舊要與神交通。他是這樣活出他豪邁的一生,讓我非常羨慕、嚮往,看見自己真不是那樣的尋找神、渴想神。求神在我裡面興起一種渴慕,像亞伯一樣,帶著群羊,在草場上尋找他。  (陳彥儒)


非常感謝弟兄的交通,讓我更多的認識如何成為適合主工作的祭司。在創世記四章2節這裡說到亞伯的故事,以前我讀的時候,完全是跳過這段,以為只是告訴我們他們在地上的職業而已,但沒想到這麼簡單的經節竟會帶著如此深刻的負擔。很感動弟兄交通到這兩種生活:牧羊的,耕地的。弟兄說,亞伯的生活是虛空的,他所做和所事奉的乃是尋求神的心意。他在地上,牧養許多的羊,最終這羊也是獻給神。但該隱的生活是耕地的,他是為了得到這個地,他不斷的設立他的目標。這話提醒我,我不該是耕地的,不是為了達成目標做任何一件事。主對我說,「你常常覺得你在做的事是為著主,其實是為了這許多目標才做的。」

弟兄在信息裡說,這是召會,我們不能隨便的服事,要有追求主的心。我覺得這話也非常的寶貝,若我記得在每件事中,我是牧羊的,我就是單純的對準祂。我願意,我也敞開的再奉獻自己,使我天天、時刻與主是親密的,不斷的享受祂,求主不斷的與我有交通,使我更認識我是牧羊的,不是耕地的!   (嚴世銘)


耕地生活,而要漂泊逐水草而生活,不懂他為何虛空,其實也不懂他為什麼就這樣被打死了。聖經上對他的記載是這麼的少,好像是個不怎麼重要的人。但透過弟兄的帶領,我才看見了,這裡有個活得如此豪邁的人。亞伯是那樣的渴望遇見神,找到神,他不管自己是否得溫飽,不管自己的疲累,他看著羊也許是流淚的、嘆息的,昨天沒找到神,一早起來,他要再去尋找神。他一個人在草場上,遠邊也許可以看到伊甸園,他虛空,他找不到神,得不著神,地上的事物他覺得虛空,沒有神,他感到更虛空。但他有一種格,沒有追求到決不罷手,就算死亡在面前,他也不放棄後退,化成了血,仍舊要與神交通。他是這樣活出他豪邁的一生,讓我非常羨慕、嚮往,看見自己真不是那樣的尋找神、渴想神。求神在我裡面興起一種渴慕,像亞伯一樣,帶著群羊,在草場上尋找他。     (陳彥儒)


非常感謝弟兄的交通,讓我更多的認識如何成為適合主工作的祭司。在創世記四章2節這裡說到亞伯的故事,以前我讀的時候,完全是跳過這段,以為只是告訴我們他們在地上的職業而已,但沒想到這麼簡單的經節竟會帶著如此深刻的負擔。很感動弟兄交通到這兩種生活:牧羊的,耕地的。弟兄說,亞伯的生活是虛空的,他所做和所事奉的乃是尋求神的心意。他在地上,牧養許多的羊,最終這羊也是獻給神。但該隱的生活是耕地的,他是為了得到這個地,他不斷的設立他的目標。這話提醒我,我不該是耕地的,不是為了達成目標做任何一件事。主對我說,「你常常覺得你在做的事是為著主,其實是為了這許多目標才做的。」

弟兄在信息裡說,這是召會,我們不能隨便的服事,要有追求主的心。我覺得這話也非常的寶貝,若我記得在每件事中,我是牧羊的,我就是單純的對準祂。我願意,我也敞開的再奉獻自己,使我天天、時刻與主是親密的,不斷的享受祂,求主不斷的與我有交通,使我更認識我是牧羊的,不是耕地的!               (嚴世銘)

 

 

大學聖徒羅東門徒訓練蒙恩分享(三)

這次訓練,主藉著簡弟兄將亞伯和利百加的圖畫深深刻畫在我們心裡。『亞伯是牧羊的,該隱是耕地的。』亞伯有這樣的格,他是這樣的人。亞伯牧羊乃是專一為著獻祭給神,尋求與神的交通。在聖經中他的記載很少,他沒有說什麼話,他乃是用自己的血向神說話,用血作見證,見證他所活的。他摸著神的心,就永不能彎曲!

即使亞伯天天看著哥哥種地,好像得著這地上的一切。而亞伯可能每天早晨起來,都是含著淚在牧羊,因為他還找不著神,還是虛空。這樣的虛空成了愛主之人的動力,亞伯渴慕恢復與神的交通,他深知唯有神能滿足他。甚至為了活在與神的交通中而殉道,即使死了,仍藉著血向神說話(創四10)。

亞伯自始至終仍是無法尋見神,面對面與神交通。而我們是何等有福,藉著耶穌幔子已裂,如今我乃是活在這實際裡,但我卻不是這麼看重。求主使我向祂能有個禱告:「主,我需要祢,恢復我的心,使我的心歸回,專一尋求祢的面。」願我們都能成為今日的亞伯。 (劉珈吟)


這次訓練的交通,使我對屬靈層面有更深一層的認識,『亞伯是牧羊的,該隱是種地的』,平常讀到這處經節時,可能只能理解亞伯因著了解神的心意,有蒙神悅納的事奉而已,弟兄帶著我們把每處經節都讀得很細緻,看見亞伯不僅摸著神的心意,他的生活更是完全是為著神的,他不為自己尋求什麼,乃是眼目專一的對準神,渴慕更多得著祂。弟兄在分享神蹟啟示的見證時,我不只摸著神蹟的偉大,更是摸著弟兄裏面的基督,我還年幼的時候,前面的弟兄姊妹就像利百加一樣,殷勤的服事我、供應我,像弟兄在同伴受傷時,不管是大太陽還是下雨天都殷勤服事他,受傷的弟兄能夠恢復,也是因為他能憑信往前,與神配合,使神能夠成就祂的旨意。看見這些榜樣時常激勵我向前。第一天唱到補充本詩歌839首的“雲彩”,說到:「我的人生變得充實,當我迎向雲彩」,這雲彩就是身旁的弟兄姊妹們,感謝主如今為我們開闢一條又新又活的路,身旁還有弟兄姊妹隨同,使我們能在召會中彼此配搭建造,成為神活的見證。(施姿伃)


我摸著操練靈是一個細緻的過程,每一句禱告、每一個阿們、每一首詩歌都要將靈注入,與主調和,這就是在建造基督的身體。

藉著簡弟兄叫我們看見,亞伯只聽過父母講伊甸園的美好,但他能夠一個人一直憑信尋求神。亞伯擁有大片的土地,他完全可以做很多事情,也可如該隱一樣種地,但他都沒有揀選。亞伯選擇了牧羊,他是牧羊的!他每天所做就是餵羊、讓羊長大,而牧羊完全是為著神。多麼單純的一生。

我很摸著亞伯一天沒有遇見神,他一天就是虛空。因為亞伯認識到他是一個失落的人,唯有神能滿足他。今天我們有沒有認識到我們是失去了神,有沒有像亞伯一樣渴望將祂尋回。如今,神已經藉著祂的愛子給我們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我們實在是有盼望的,我們可以親耳聽祂,親眼見祂,我們的手也摸過祂。叫我們有亞伯的心,卻像老約翰一樣摸著實際。 (鄒瀛穎)


我很摸著利百加把水給僕人和駱駝喝直到駱駝喝足的這一幅圖畫,她是那麼的殷勤尊貴且簡單的人,當老僕人在尋找以撒的妻子時,為什麼能第一眼就看見利百加,那是因為利百加從裡到外都是彰顯神與神聯結的。

相反地當我們在家裡時是否也能有這樣的顯出,我們也許參加完一場特會或訓練當下很被主感動和激勵,但回家後呢?我們靈裡的感動是否還能持續?還是又回到之前一樣過一種兩套的生活。利百加之所以尊貴是因為她在凡事上都不隨便也不鬆懈,她有一雙鴿子眼,專一對準注視神,因為唯有神才能做我們的滿足。

記得有一次一位弟兄說:「若沒有外面養成的性格,就托不住裡面的生命」所以要在主面前受託付,我們就必需學習向利百加一樣說「我去!」,並操練做一位殷勤、不懶惰的人,願主更多加進來,製作、甄陶我們成為今時代的利百加。 (張維恩)

 

大學聖徒門徒訓練蒙恩分享(二)

我很摸著這次門徒訓練交通到亞伯專一要主的豪邁心志和利百加內裡尊貴的性情。這兩個要點對於我們來說是兩個必備且有順序的過程。

我們必須要先看見我們是屬土的人,我們在地上沒有盼望,我們遠離神。我們必須像亞伯。在地上要看見主對我們的託付必須是“照著神牧養”。我們不可能同時得著地上的一切,又得著神的心。

利百加為老僕人與十匹駱駝托住水瓶喝水的圖畫深深的吸引我。在這個圖畫裡我看到的是一個在心思、情感、意志各方面都已經預備好的人,在給老僕人水喝的事上願意有始有終;在面對從神而來的託付時願意說“我去!”每當我們有服事的機會時,我們要像利百加一樣有一顆接受成全的心,主不僅會藉著這樣的機會在我們身上踏過並且每當我們在服事裡服事出利百加的彰顯時,主就會藉著這樣的機會在我們身上加進金手鐲與金鼻環,加進份量。願主更多開我的眼,盼望操練有亞伯的心志與利百加的性情,願在日後的研究生活中更多地在信裡過生活! (周書煒)


這次的門徒訓練我特別摸著亞伯對著神有絕對的心,他奉獻自己過牧羊的生活,不是為著自己的需要,而是為著神的需要,他渴慕回到與神和諧,神與人同在的日子。

亞伯每日一早起來面對群羊,心中就焦急憂慮,是因著沒有神的同在,尋不著神。在亞伯的身上,我深深的被他那絕對的心吸引,羨慕他不受地的吸引,不為著自己的肉體,每日牧羊,為著獻上上好的脂油給神。這實在是我們的榜樣,我對神也該是這樣的尋求,操練一再的回到我的靈裡,渴望得著主自己。感謝主,我看見前面弟兄實在就是亞伯,他的靈實在是尋求神,在這次的門徒訓練,帶領我們這群羊,一同在靈裡摸到神的話。 (龍又新)


感謝主,在酷熱的暑假裡,帶我們有這樣的訓練。弟兄帶我們從創世記四章到二十四章,讓我們看見亞伯生活的樣式與利百加的榜樣。

亞伯是牧羊的,他在那裡是那樣地渴慕。他的生活是尋求神的生活,他每天在那裡牧羊,當時,羊是人不可以吃的,羊是單單為著獻祭的。亞伯的名字是虛空的意思,他沒有神的日子,就是虛空的,並且這個世上沒有一件事物可以滿足他的虛空,唯有我們的神。亞伯沒有辦法由地上的出產得著滿足,他的生活就是尋求神,極力地尋求神。亞伯的人格,是至死不放棄尋找神,到死他的血仍然在向神說話;亞伯的心是單單向著神的。

我們比亞伯有福許多,亞伯沒有道路與神交通,今天我們的主耶穌已經為我們開闢了與神交通的路。可是亞伯的生活卻不該過去,亞伯的生活應該成為我們的生活;亞伯的人格也該是我們的人格;我們的心也該是亞伯的心。亞伯每天都在牧羊,我們也應該每天都像亞伯那樣渴慕接觸我們的神,若是有一天沒有摸到我們的神,我們就該覺得自己虛空。主啊,求你來加強我的虛空,沒有你我就虛空!牧羊是亞伯的生活,每天都注視我們的神,每天渴慕摸著神的生活也該是我們的生活。亞伯從一早就起來牧羊,我們也該一早就去接觸神,我們的渴慕,要像祭壇上的火一樣,常常燒著,不可熄滅。

今天,我有一個需要,就是每天都去接觸神,這是我該有的生活,我應該像利百加一樣回應我的主:「主啊,我去!」真是願意,從早晨的禱告、晨興開始,讓我們每天都渴慕,每天都追求神!每天都是這樣的生活,不是為了什麼,只是為了遇見神。  (丁佳偉)


以前我覺得我在屬靈上已經有一定的基礎了,但這幾天的操練,我覺得我對屬靈的事真的虛空、缺乏,需要好好的到神面前去學習。學習如何與神調和,如何藉著聽而信入。我認識到我以前的生活是如何的自以為是,以為是在服事神,卻是在自己的魂裡打轉。這訓練轉我的價值觀,主不是看我們做什麼,乃是看我們這個人的格,我們這個人是怎樣的格,就顯出怎樣的生活。實在羨慕與神有真實且親密的交通,能進到神的裡面,像利百加一樣向主有個簡單的信,並且能戴上鼻環叫我順服,使我認識神的啟示,不隨意往來;活在身體裡面,讓主的話在我裡面真實的經過,在我身上能有足量的金,使我在服事主的事上有重量,顯出尊貴的生活。感謝主,願這定住我未來的方向,做今日的亞伯-滿了虛空,一心要與主交通;做利百加,眼目單一的注視主,顯出一種尊貴有重量的生活;成為一個牧羊的人,不是只有奉獻,乃是成為我的生活。

   (李主靈)


這次門徒訓練很摸著亞伯和利百加的格,亞伯因著心裡對主的虛空,不為著自己的利益,乃是為尋求神,殷勤的為著獻上上好的脂油而牧羊,而該隱則是為著自己生活而耕地,還敢將天然勞苦的出產獻給神。我該學習亞伯的榜樣,單一的注視主和關心神的權益,將自己的心完全獻給神。

利百加則是一個肯出代價和順服的女子,當亞伯拉罕的老僕人向她尋求水喝,她簡單的順服並替老僕人和他的駱駝打水喝,因著順服就從老僕人得著金手環和金鼻環,使她在屬靈上有重量,當老僕人要將利百加帶回時,她也沒有任何的遲疑就順服的說:我去!這使我看見自己,常在服事上有許多的不順服,沒辦法很豪邁的答應,常留給自己一個不用付代價的後路而沒能真正在主前有重量。  (張榮傑)


感謝主一路引領,在報名門徒訓練的時候,我很猶豫是不是還要再請假?現在我要說,能夠有份於本次的訓練實在是太有福了。

很摸著利百加在井旁打水的圖畫,在井旁有其他少女在打水,但是老僕人只看到利百加,就跑上前去迎著她,並且就對她說給我一點水喝,我們在召會生活中的一舉一動,應當像利百加那樣容貌極其美麗,端莊穩重不隨便,是尊貴的把水托在手上給人。甚至主動的說:『我再為你的駱駝打水,叫駱駝也喝足。』

我很被她的主動給駱駝喝水所感動,駱駝一口氣能夠喝大量的水,利百加看見駱駝的需要,不怕勞苦地打水,利百加實在是細心的顧到駱駝的需要。很摸著羅東召會聖徒的細心服事,我買了奶凍捲準備要帶回新竹(放在保溫盒內裡面有些保溫包),放在大廳就進去聚會了,會後發現保溫盒內多了用寶特瓶做成的冰磚,實在是很受感動,願我們都能學習像利百加那樣細心的顧到身旁的人事物。 (邱正瀚)


這次三天二夜的訓練太寶貝了,我學習安靜主前,聽、信、得那靈。裡面有許多感動,也覺得在過程中主親自回答了幾個重要的問題。

第一個問題-我們需要問自己,我到底要什麼樣的人生?怎樣才值得?

第一首詩歌補充本詩歌839首『雲彩』,在又唱又禱又說之中,感動流淚。有個對比,我們以前的人生是揮霍掉的,是死寂荒漠,但我們看見雲彩,像火柱,給我人生新希望,定住我的腳步。我們還要迎向雲彩,人生就充實,擁有雲彩,生活就豪邁,至終我們融合成為這朵雲彩,將見證高舉,直到永世不渝。成為主的見證就是最有價值的人生。

第二個問題-人為什麼虛空?應當如何面對虛空?

亞當夏娃原本活在神面前,但因著犯了罪,失去了與神的交通。他們的下一代也無法回到伊甸園,沒有神,人就是虛空。亞伯的意思是虛空,會感覺虛空才是正常的人。但是人如何面對虛空的問題呢?創四2:『亞伯是牧羊的,該隱是種地的。』該隱的方式,是選擇回到被咒詛的土裡找源頭,憑自己努力,想討神喜悅,但神不悅納。但是亞伯從父母聽到,神用羊羔的皮遮蓋他們,他就信,他就牧羊,要獻給神,不是為著自己的生存。亞伯用生活見證他所信,甚至因此殉道,但是他的血卻仍舊說話。不管我們的職業是什麼,我們都是牧羊的,是向著主活的,才能脫離虛空。

第三個問題-我們今天如何過亞伯牧羊的生活,成為牧羊的?

亞伯愛神,每天都尋求神,像是尋找最重要的東西那樣迫切,他找不著,但每天又來找。弟兄說我們的心要得醫治,要能感覺虛空,不然我們不會覺得自己是失落的人,也不會來尋求神。每天早晨,當我們在光中看見自己不像樣,要哭到主前,主阿,我需要你,不然我如何去見同學同事。亞伯牧羊,是為了獻祭,我們也要得著基督,才有祭物獻給神。

約翰一書一1:『論到那從起初原有的生命之話,就是我們所聽見過的,我們親眼所看見過的,我們所注視過,我們的手也摸過的。』生命之話是活的人位,我們要尋求祂,與祂聯結,在靈裡經歷祂,我們就有金子,就有重量。補充本詩歌332首“僅僅一摸親愛主,僅僅一望便知足。”今天三一神在我們裡面,等我們找祂!

第四個問題-我們的服事如何蒙神悅納,並有屬靈的分量?

創世記廿四1〜58 召會不只是見證,更應該像利百加,服事主,做基督的新婦。利百加,簡單,尊貴,端莊,樂意服事,托著水瓶給老僕人喝水,也給十匹駱駝喝。她戴上鼻環,樂意受帶領,樂意接待,而且當老僕人問她,她樂意配合神,就說,我去!詩歌508首“一路我蒙救主引領,陳腐事物何必求,難道我還疑他愛情,畢生既由祂拯救,神聖豐富,屬天生活,憑信我可從祂得,我深知道凡事臨我,我有美意不必測!”

服事也是使我們更多得金子,更多有重量。所以服事雖有艱難,不要推,要在其中得更多金子。我很摸著弟兄坦率的交通,他說我們來訪,他也有壓力,但是在服事中金加多了。弟兄也提醒我們,服事中要注意,如果被事情佔滿,失去與神的交通,也會虛空,要趕快轉。服事中若沒有遇見主,各面要調整!我們要有金,才能像老僕人,供應金給人。

亞伯和利百加都是雲彩。亞伯虛空,尋求神;我們也虛空,要尋求生命之話,就是基督這活的人位。然後就有金加到我們裡面,使我們成為利百加,尊貴並有樂意服事的靈。我們成為雲彩的一部份,我們的生活將主見證出來,將人引到主面前。當召會裡更多人過亞伯和利百加的生活,才能成為美麗的新婦,迎接新郎回來。 (吳蕭寶華)


我很摸著利百加的美麗,不是外顯的,而是因為在她裏面有一個格,叫老僕人在眾女子中一眼就看見,聖經說老僕人是『跑上前去迎著她』。實在寶貝簡弟兄與我們交通,老僕人表徵聖靈,利百加的專一甚至能叫聖靈驗中。藉著弟兄描繪利百加的圖畫,她在服事人和駱駝喝水的事上,不是隨便的,也不選擇走輕鬆的路,她乃是將水「托在手上」給他們喝;當老僕人問她隔日是否願意起行時,她說「我去」。謝謝主,在利百加的身上,有專一跟從主的記號,用鴿子眼單單注視著主。我羨慕能像利百加一樣,簡單、殷勤、專一,受主的成全,培養一種的格叫聖靈能驗中。 (杜惟真)


亞伯的一生活得非常豪邁,他的信心是大的。他並沒有親眼見過神,也沒有聽見過神說話,他只是聽他父母講說以前在伊甸園的生活,他聽,然後他就信了。同樣的話,亞伯和該隱都聽見了,當他哥哥選擇為著自己的需要耕地的時候,他卻揀選神的需要,過一種向著神而活的生活。甚至至死都走在這條路上,不偏離、不彎曲。他有一個正確的格,他不是做一個奉獻的事,他的生活就是一個奉獻。

日復一日,他尋找神,渴慕回到與神的交通中,但他卻無法尋到神。在亞伯那個時候,他只有影兒;但如今,我們有實際。他尋找神卻找不著;但今天我們是可以找著神的!我們該像亞伯一樣,單單渴慕神,渴慕與神的交通,我們要回到起初,我們原有的。即使身邊的人皆選擇自己的需要,我們也要揀選神,尋求神,過一種向著神而活的生活。  (黃昱庭)


感謝主!這三天下來,這樣的禱告使我對靈有深刻的感覺,我們真是有福的一班人,神今天就在我們的靈裡。亞伯這名字意思是虛空,因沒有神而虛空,在他一生牧羊的生活裡,他看著他的羊就淚流,什麼時候才能尋見神呢?但他仍願意過這樣的生活,他不為著什麼,只要神,見證這位神,至終他的血仍舊繼續向神說話。

亞伯的心是向著神的,他期盼能恢復與神的交通。在新約時代,殿裡的幔子已經裂開,這條道路已經打開了,我需要被提醒,我有沒有像亞伯這樣的格來尋求神?還是像該隱,心是在咒詛之地上呢?求主吸引我的心,能時時被祂歸正,叫我的所是就是這樣的人,我的生活就是活祭。

                            (陳易勝)

2016大學聖徒羅東門徒訓練蒙恩分享(一)

亞伯的這幅圖畫深深觸著了我,亞伯因著夏娃錯誤的揀選而失去了對神的交通與享受。然而這樣的虛空成為亞伯的動力,天天牧羊流淚尋求神,豪邁地過生活,不羨慕該隱耕地的豐富出產,用一生為神做見證。

這樣的信息實在是叫我裡頭有大的翻轉,在生活中,我常常在為自己耕地,為著課業、球隊付出勞力,追求屬地的產物後再獻給神,不蒙神的悅納,但正如昨天的詩歌中提到:「陳腐事物何必求。」屬地的出產會過去,出於土的終將歸於塵土,看見自己該作個屬靈有重量、有份量的人。

亞伯得不著的,今日我們都已經得著了,因為耶穌已為我們裂開幔子,今日尋求的就必尋見,叩門的就為他開門。所以我們該比亞伯更亞伯,別人可以耕地,我們要起來愛主,看見亞伯的需要正是今日愛主之人的需要,要親耳聽神、親眼注視神、親手摸神。懂得人真正的享受在哪裡,成為牧羊的人,走亞伯豪邁的路。 (劉弘雲)


我很寶貝這次8/1~3三天兩夜的門徒訓練所聽到的信息,這一次的門徒訓練是我第一次參與,我很感謝主給我這樣一個機會,讓我能夠與大專院校的弟兄姊妹一同來到主前享受主豐富的話語,我們都要像亞伯一樣是牧羊的,而不像該隱一樣是種地的!我們要眼睛一直單單的注視著主,眼裡只有神,將自己全然奉獻給神,將自己上好的愛情擺上給神,我們也要像利百加一樣是單純潔淨的,是順服神的,當召會需要你我時,我們要大聲的回答說:我去!

神賜給我們的是剛強的靈,不是膽怯的靈,求主保守我們每個弟兄姊妹的心懷意念,單一注視著神像鴿子一樣,感謝讚美主! (李佳美)


弟兄描繪一幅圖畫:當利百加打水給駱駝喝的時候,老僕人只是定睛看著,忍住不幫忙,因為他要察驗利百加。而利百加沒有說話,也沒有叫老僕人來幫忙,自己一人堅忍地完成這事。我們是否能在服事過程中不喊苦,堅忍負重地成就這事?當我們平常沒事禱告時,主都會說話,但當苦難來的時候,禱告呼叫主都沒用,主都不聽,主不見了!原來主像老僕人,給我們任務,又靜默不語在旁察看。為要察看我們是否實行諾言,奉獻到底,完成託付。這樣,主就要賞賜我們,給金鼻環、金手鐲,加重我們的份量。

感謝主!這觸動了我在苦難中主不聽的痛,但也同時安慰鼓勵了我。主,謝謝你這麼愛我,這麼器重小子,一路走來凡事臨我都有你的美意。也請你赦免我,許多的服事熬不過去,喊苦喊停,對不起!請你原諒赦免。主,謝謝你再藉由弟兄說話,越服事應該越有,若服事中虛了空了,表示有東西要受對付,要找同伴禱告。主,感謝讚美你!我愛你。            (沈林慧雯)

 

亞洲大專訓練蒙恩分享

在起初開放報名亞洲大專訓練時,雖然心中有感覺要把握住機會,但是因為當時研究所畢業的時程還不明朗,所以遲遲不敢報名。但是感謝主,因著有弟兄臨時要準備研究所口試無法參與,多釋放出一個名額使小子有分於這次的訓練。

雖然在訓練前畢業口試日期因颱風的緣故延後,使得我在訓練時必須中途離開,漏掉了四篇信息,但是仍然可以藉著與其他弟兄們彼此交通來得著供應。這次訓練除了有台灣本地的大專聖徒參與之外,也有來自中國、南韓、印尼、馬來西亞、印度等國家的弟兄姊妹,雖然彼此之間存在文化上的差異,但是感謝主!在我們的靈裡都是聯於同一位元首,使我們可以藉由禱告、唱詩、彼此交通個人的摸著來調和在真實的一裡,在交通的過程中並沒有生疏的感覺。

這次的訓練在寢室的分配上,也是將各地的大專聖徒全部打散,與我同間寢室的弟兄們除了有一位是從台北來的之外,還有參加過全時間訓練的印尼聖徒以及來自美國的老弟兄,一開始與他們交談時,其實心中有些害怕,主要是對於自己的英文能力沒有自信,但是與他們交通與禱告的過程中即便有些英文詞彙聽不太懂,有些感覺也不太知道要如何用英文表達出來,但是裡面不會因此感到生疏,反而時常感到平安與穩妥,讓我了解到一開始會有害怕的感覺在於自己對主的信心還不夠,只要能在訓練過程中真實的享受主,一切外面的障礙就不再是問題。

這次訓練的前四天,我們進入到夏季訓練的十二篇信息,對於“祭司體系”這部分特別摸著,有一個綱目提到“祭司體系不是單個的信徒,乃是團體的;祭司體系是由建造在一起的祭司所組成的”,主所要得著的並非許多單一獨立的基督徒,而是每位基督徒都要盡祭司的職分,彼此盡功用互相配搭,被建造在一起成為團體的彰顯。這也提醒我,在召會生活中要多與周圍的弟兄姊妹有接觸,求主藉著各樣環境銷減我裡面各種“單獨”的成分。

最後三天安排有相調的行程,並有兩場聚會,除了有年長弟兄交通到關於亞洲行動的負擔外,各國的弟兄姊妹也在台上有些展覽與介紹當地聚會的情形,裡面的著許多激勵,對於主的恢復更具信心。

很快的我就要脫離學生的身分了,求主在未來人生的道路上不斷引領我,持續接受各樣成全,並做個盡功用的肢體!  (謝佳峻)


 很喜樂在這次的亞洲大專訓練中,能與15個國家的聖徒調在一起,雖然我們都來自不同的文化背景,也有不同的語言,但藉著一同進入英文的結晶訓練,我們一同被神聯結的靈充滿,突破了天然的隔閡,一同進入每次的小組研讀並喜樂地彼此分享。四天的訓練雖然時間緊湊,卻也使我被三一神浸透,就如詩篇八十四篇10節:『在你的院宇住一日,勝似在別處住千日。』我們都是有福的人,能夠住在神的居所,與弟兄姊妹一同享受主,這真是地上最喜樂的事。

我在這次特會中配搭翻譯的服事,在得知需要與同伴一同翻譯兩篇信息後,我們便時常在特會前一同預備,提早進入信息內容並一同為這項服事禱告。但是到了真正要翻譯的時候,還是非常緊張,深怕會翻不出來或是翻錯,所以第一次翻譯時,雖然翻得還可以,沒有重大錯誤,但我卻沒能享受這服事,反而一直回想剛剛那句話應該可以翻譯得更好,或是哪個詞應該用更漂亮,更達義的詞代替。經過禱告後,深覺真正的遺憾不是詞句的華美,而是靈不夠釋放。因此我們的禱告就不再只是為這個服事禱告,更是求主在過程中充滿我們,使靈能夠釋放。很感謝主,在第二次翻譯時,真是可以感受到靈的運行,雖然弟兄們講信息的速度還是很快,我們需要集中心思去理解才能翻譯,但在緊迫的時間壓力下仍能將靈推出,實在是神的憐憫。結束後也不再去分析到底翻得好不好,反而是被弟兄姊妹分享的靈激勵。讚美主給了我這樣一個特別的服事,使我學習更多依靠祂,更謙卑地來到主的面前。  (廖常虹)


感謝神,除了讓我能夠有分於神經綸中這一段重要的歷史,也讓我在大專這個階段,不但能夠和台灣各處聖徒相調、敘舊,更能看見來自不同國家的聖徒,親眼見證基督身體在亞洲各國的擴增與興盛!弟兄姊妹們一同唱詩、禱告的時候,我真是感受到自己被大光所圍繞,各個弟兄姊妹真都是為神點燈的祭司!並且我也深為這個神聖的一而感動-儘管我們的膚色可能有所差異、母語各不相同、生長的環境與背景更是大相逕庭,但我們裡面都有基督的生命。透過與那靈合作,讓聯結的靈通過與會的每位聖徒,在基督裡將信徒們聯結一起!讚美主,基督是我們的一!我深深感謝神,是因神的憐憫,我才蒙揀選到祂的身體裡面,和各國眾聖徒交通,有分於身體生機的建造。

在英文方面的成全,因著自己很少有機會用英文對話,禱告、分享和申言,在這之前更是從來沒有操練過;另外,我們這次所追求的出埃及記後半部,除了非常多專有名詞以外,每個器具所豫表的屬靈意義也十分豐富,用中文就已經很困難了,更何況我們還需要用英文!但蒙主的保守,我非但沒有因此退縮,反而得著動力、激勵我追求更深的真理!整整四天被十二篇信息充實地填滿,雖然外面非常疲憊,裡面卻是靈裡高昂,因飽足而喜樂!               (梁嘉君)


我這次最摸著的,就是在最後一篇弟兄說,他覺得他很榮幸這幾天可以跟我們在一起聚集。他說:“在場的青年人都是主恢復的未來。”這句話在接下來相調的幾天一直在我裡面,而慢慢地我也開始領會弟兄的意思。我們常常看自己覺得很渺小,覺得自己只是學生而已,但弟兄們看我們卻不是如此,他們把我們當作主恢復的未來,並且也因此寶愛、看重我們,願意為我們付出與擺上。

這使我有一個轉,一面,我不再只是著眼前的事物,而是放眼十年二十年後我要在哪?另一面,當我以這樣的眼光看我身邊的每一位聖徒時,我真的很寶愛他們,也覺得很榮幸可以與他們一同有份這次的訓練。他們來自亞洲不同的國家,並且很有可能都會是未來當地的負責弟兄,或是在國外有份於福音開展。雖然我們都從不同的國家來,也有不同的背景,但寶貝我們都是為著同一個目標奮戰。在跟他們的交通中也聽到他們是如何的在各地得著青年人,並為主站住做他的見證人,這些見證真的很激勵我。我們在台灣的聖徒並不孤單,因有許多在各國的弟兄姊妹也是如此的奮戰,這激勵我更要在我的校園好好勞苦,不能在我這一隅就漏掉了。     (吳易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