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苗青職特會蒙恩見證(四)

這是我恢復召會生活後第一次出去相調,而且還是一家四口一起去!首先感謝弟兄的扶持與陪伴,若不是弟兄陪我晨興、禱讀牧養材料,我必然又會回到工作的霸佔中!

特會中,我最摸著的是「榜樣」!召會中,在前面服事的弟兄姊妹身上滿了榜樣。信息中提到,許多時候,不只榜樣與命令有同等價值,而且有的時候,榜樣的價值竟然超過命令。回頭提醒自己:我有能看的眼睛嗎?不僅是看見,還要效法!因為我們同時也要做別人的榜樣。不論在生活中、工作中,家庭中亦是,身為父母,孩子希望看到的應該是身為榜樣的父母,而不是只會說教的父母!

回程路上在休息站用餐,看著信雄兄長在用餐

的同時,還時時刻刻把握機會傳福音,那剛強堅定的眼神好令人感動!沒錯,這是榜樣,是信心,是神生命的活出!盼望我們一家未來也能跟上召會生活,有朝一日也能為著主傳承美好的家風!  (古饒龍)


自2004年全台第一次青職特會以來,今年對我來說別具意義。不僅是從原本單身參加,到如今已是一家四口,更是從青職步入中壯年。因為報名時剛好滿40歲,是最後一次符合資格了。再者,期間看到後進,有些是陪伴過的大專生,現在也已是青職,且在召會中願受成全,學習一同背負見證,心裡深感欣慰。

這次為了預備見證,尋求時讀了『工作的再思』的自序。摘錄其中一段如下,「在許多的時候,不只榜樣與命令有同等的價值,並且有的時候,榜樣的價值竟然超過命令。因為命令是抽象的,難免使我們有不知邊際之苦,但是,榜樣乃是已被遵行的命令,我們看見牠不只知道神的命令是甚麼,並且具體的知道這個命令是如何遵行的。這個叫我們更容易學習神的道路。」靈中便覺得,是主的引導。而當聽見弟兄釋放信息時,竟提到他寫綱要時,主也給他這段話。這樣的巧合,令我心頭為之一震,真是低頭敬拜主。

一路以來,能持續往前,實在是主,將許多榜樣擺在我眼前。這叫我怎能不被激勵,緊緊跟隨。盼望我所講說的與我所活出的,能夠別無二致,我和我家也能成為眾人的榜樣。 (新豐 李典穎)


感謝主,使我有分於這次的特會,能持續地享受主,恢復禧年的生活。三篇信息當中,我特別摸著第一篇,分享如下:

雖然四福音書是我們最常研讀的書卷,特別是弟兄們提到門徒渡海的這段故事,但對我仍是很應時的幫助。這段海上的路,就是我們基督徒末了的一段路,也是主所命定的一段路,現在的我們就是在海上。

自從進入職場成為青職,生活就如同在海上的門徒一樣,『因風不順,搖櫓甚苦!』你常以為快到了,卻又颳起一陣大風,你以為再努力搖一下就可以到岸邊,結果卻越搖越遠。很受弟兄們幫助與提醒,「只要我們把櫓停一下不搖,就有風把我們送回原地去。」在我的經歷也是如此。還記得實習完後,一邊工作,一邊寫論文,一邊準備考教師證。第一年努力掙扎沒考上,第二年甚至錯過報名時間,當自己決定放棄掙扎,主卻帶領我完成碩士學位及取得教師證。所以保羅才對提摩太說,『使你將神藉我按手所給你的恩賜,再如火挑旺起來。』我們常是想要尋求道理,解決外面的環境,但主說火已經有了,我們不用去點燃,只需要挑旺,向主敞開我們的靈,把開關打開接受祂,享受主是一切!

不過在現實生活中,我們也常是在特會中靈裡火熱,但特會結束後,卻無法堅定持續。所以弟兄們說「今天在我們的基督徒生活和召會生活中,需要常時不斷的燔祭。」這火要一直燒,不然我們很快就會被「打回原形」。而這火能一直燒著的秘訣,就是我們要成為活祭,要成為我們生活的實際。

感謝主,青職特會每年都有,「燔祭」的信息也常常聽到,但求主使我能一直有著新鮮活潑的靈,天天「打開開關」,並且活在身體裡,將自己不斷的獻給主,為主使用,討主喜悅。 (竹北 方孜娟)


感謝主!有分這次竹苗青職特會,使我與主更親密。參加人數雖多,卻享受在一個身體的實際。週六在出發前,天氣受到鋒面影響,在竹縣有較大的雨勢,但車才剛過了苗栗,就雨過天青了。在車上大家不約而同的感謝主,這是這次相調美好的開端。車上弟兄姊妹生機分享特會的第一篇信息,說到我們的光景就像『船在海上,因風不順,搖櫓甚苦。』但我們裡面卻有火,作為神的恩賜。我們只要早晚獻上燔祭,讓燔祭壇上的火不熄滅,就能脫離世界的洪流,不再漂流。

我們這車相調的路線是先去嘉義新港的板陶窯工藝園區、老楊方塊酥觀光工廠,藝術品、DIY、方塊酥吃到飽…,走到哪都能聽到常常喜樂的合影拍照聲!很喜樂。到了晚上,我們一起用餐,滿有著過節的氣氛,接下來是第二篇信息。弟兄提到倪弟兄的一段話「榜樣乃是已被遵行的命令,這叫我們更容易學習神的道路。」也有愛主事奉主的家作見證,叫我看見家的榜樣,也具體知道聖經中的命令是如何遵行的。使我們也能效法前人榜樣,傳承善美家風,也成為別人的榜樣。

感謝主,是主奇妙的安排,我和一位愛主、服事主、且在工作上有經驗的弟兄住在同一間,我們有甜美的交通,遲遲不肯入睡。主日的信息摸著我們都需要一再的將憂慮「卸」給神。父都預備好了,我只要在神的家中吃喝快樂!也需在百合花中來牧放群羊。讚美主,藉著這樣相調使我看見榜樣,也渴慕過同樣的生活! (湖口 閔溎程)


第一篇開頭著重在「苦」的一面,馬可福音是從主耶穌是奴僕救主的角度來寫的福音書,我們看見主如何做神的奴僕,完成神的旨意。今天我們也當看見主是如此服事的「榜樣」。弟兄在第六章點出門徒們在海上因風不順,搖櫓甚苦。這說出許多時候,我們所處的環境並不順遂,我們經營得非常辛苦。但是感謝主,這一切主都看在眼裡。

我們仔細去思考一個奴僕的一生,沒有人在乎祂從哪裡來,沒有人在意祂說了什麼話,只記得祂作了許多,如醫病、趕鬼…,最後這奴僕甚至死在十字架上。讚美主,當我們在這世上搖櫓甚苦時,祂親自在馬可福音中成為我們受苦的「榜樣」。祂甚至在最末了、最苦的時候,拒絕喝那沒藥調苦膽的酒。

讚美主、我們也當願意喝盡苦杯、不接受麻醉。在召會生活中,最感動人的是那些在為難中,卻因享受主而仍能喜樂地服事主的見證人。在召會裡有些年長聖徒的環境比我們還艱難,卻比我們還喜樂,從不向我們這些後生晚輩訴苦。外面環境上是苦的,裡面卻是常常喜樂。我們甚至能以「喜樂」來服事主,「喜樂」也是需要操練的,「喜樂」也是裡面生命的彰顯。

之後又說到燔祭的生活。我們的事奉必須根據祭壇上的火,也就是我們裡面的火。但是,我們的光景常是上下起伏的,所以我們更需要時時的挑旺這火,好使我們不至於獻上凡火。當我們將自己藉著奉獻擺在祭壇上,火就從神那裏降下。願我們在神前作個奉獻的人,好蒙神悅納。

在第二篇裡,許多弟兄姊妹見證了召會生活中一些美善、可敬的實行。這是一場滿了傳輸且為著傳承的聚集。這提醒我們這些青職聖徒要響應這樣的負擔,把前人的棒子接起來。

首先,已婚姊妹需要成為弟兄的幫助者,扶持自己的弟兄,不僅有召會生活,也能出來服事。姊妹們要在聚會中照顧孩子,不讓孩子打岔聚會。一幅美麗的光景是「即使姊妹比較優秀,也要站在弟兄背後扶持弟兄,因為這是神所命定的。」姊妹的服事能使弟兄在召會中成為柱子。但平衡的說,當弟兄回到家中,也當在家事上盡本分,並要珍賞這獨一無二的幫助者。

在召會生活中我也看見許多的榜樣,因著姊妹的扶持,弟兄就能義無反顧的服事召會,甚至放下職業全時間服事主,如同馬利亞打破玉瓶來膏主。我們都該說「這是一件美事」。

未婚的姊妹也需要有這樣的願望,羨慕成為她將來弟兄的幫助者、他的補滿。幫助弟兄愛主並服事主。而未婚的弟兄也當盡力擺上服事,至終他要找到神所賜給他的幫助者,兩人在服事上立定志向、恆心往前,更愛主。

我們每個人都需要問自己,我能效法的「前人」在哪裡?願我們都能常常想起那些能夠影響我們榜樣,並效法他們。好使我們也被顯明是別人的榜樣。這樣的傳承就是我們的家風。 (竹北 陳建明)

竹苗青職特會蒙恩見證(三)

又來到一年一度的青職特會。我這樣問我自己:對你而言,特會是什麼呢?是拯救嗎?還是例行性的接受負擔呢?這次的青職相調特會十分特別,相對於傳輸負擔,這次更重視個人對主的享受!

當在學時,我們對主的經歷和認識像是在地上;在全時間訓練時,像是來到山上;在職時,像是來到海上。這時候,我們常常會像可六48所說『因風不順,搖櫓甚苦』。然而,我們寧可苦也總比飄流的好;因為只要我們將櫓停下,就有風把我們送回原地。

當我們遭遇逆境時,常常想找出一個合理的理由來化解心中的不平衡與埋怨,但主不要我們自己努力掙扎,乃是來到祂跟前,簡單的享受祂,卸去心中的憂慮和問題,讓主作一切問題的解答。雖然環境還在,但主的話已安慰了我,喜樂洋溢已充滿心間。願我們祭壇上的火能天天燒著,不可熄滅。

民二八3〜二九40裡提到神的百姓必須每天獻燔祭,並且早晨獻,晚上也得獻,每逢安息日、月朔、節期,還得特別的獻。這裡我們看到,享受主,是時刻的,是常時不斷的,當我們愛主,我們自然會想花時間在祂的話上。羅十二1『所以弟兄們,我藉著神的憐恤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聖別並討神喜悅的活祭。』至終,我們需要獻上我們的身體,讓主在我裡面有出路可以出去,主能藉著我們與祂同工,這是何等榮耀的盼望。(陳黃馨誼)


是我第一次參加竹苗區青職特會,也是第一次參加「青職」特會。因我是第三代基督徒,在召會中長大,從兒童排到青少年特會,再到大專特會,如今竟已經開始參加青職特會了,真是非常喜樂!

這次的主題談到「傳承善美的家風,過燔祭的生活,並彼此牧養」,特別摸著第一篇「過常時不斷之燔祭的生活」。馬可福音六章47至48節說『到了晚上,船在海中,耶穌獨自在岸上,看見門徒因風不順,搖櫓甚苦。夜裏約有四更天,祂在海上走向他們,想要走過他們去。』照人的看法,是說世界越過越光明,我想起大學畢業時,大家總是祝福畢業生們一帆風順、前程似錦;而這裡神的話卻說,黑夜已深。

我們基督徒應當遇見逆風,若是一帆風順,並非正常,反而叫我們不能經歷在主裏面的平安。環境越是黑暗的時候,就是我們遇見主的時候。主不受任何環境的攪擾,並願顧念跟從祂的人,在跟從祂的途中所遇見的艱難。許多時候,我們在艱難之中,好像主並不看顧我們似的,其實主的眼目一直在注視著我們,祂正在看我們所走的每一步路,也關切我們的每一個難處。我們寧可苦,總比漂流的好,只要我們把櫓停下不搖,就有風把我們送回原地去。今天這個功課學不好,那天我們還得再學,而之前的苦就白吃了。主要看我們怎樣向前,怎樣退後,今天我們基督徒的生活需要過常時不斷之燔祭的生活,將自己獻給主,好使我們成為活祭,使主能使用我們,阿們。

                              (張斯帖)

                                    

這次青職特會,跟以往很不一樣,除了信息的釋放,還多了與弟兄姊妹們到戶外相調的機會。大家一同在靈裡調在一起,真是享受。

這次的特會總共釋放了三篇信息:分別是「過常時不斷之燔祭的生活」、「效法榜樣,傳承家風」、以及「彼此牧養」。信息雖有三篇,但都建立在同一個點,就是享受基督。只要對基督有享受,祭壇上的火就會一直燒著,不會熄滅;只要對基督有享受,就容易否認己,效法榜樣,傳承善美家風;只要對基督有享受 就享受彼此牧養,共同追求主。

這次我比較摸著的是第三篇信息:生活就是一連串憂慮的總合。凡事都一體多面,有好的一面,也有壞的一面。你這樣想也憂慮,那樣想也憂慮。所以真正叫我們得著安息的,不是外面人事物的改變,因為外面的人事物不管怎麼變,憂慮的你還是會憂慮,唯有當這位包羅萬有的基督給我們得著,給我們享受了,才能叫我們得著真正的安息。

享受帶進滿足,滿足帶進安息。這世界帶給我們的享受是空虛的,自然帶不進滿足,沒有滿足,何來安息呢!所以,我們需要享受基督作我們的禧年,好使我們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劉吉峰)


這次特會的主題「家風」很特別,對我來說很重要、很務實、很享受。想分享以下幾點:

一、聚會中,弟兄交通到餵養弟兄不單單只為了傳福音,更要顧到弟兄在地上的需求,看望、教導,甚至幫助課業。這使我明白同伴的彼此牧養是多麼的重要。在511區我們家有許多弟兄姊妹的扶持、曾弟兄夫婦協助找房子、讀生命讀經等等…。深覺得過召會生活的確需要一群人來在一起作同伴,彼此扶持,裡面的活水就會不斷的湧流,就會有更剛強的信心向前走。

二、在遊覽車上播放的福音見證影片說到,我們都是在自己孩子還沒出生前,就愛著這個孩子的。我姊妹時常會問我“你愛我嗎?”我總是說,如果有一個秤可以秤一個人的愛,那個秤一定會爆表。然而,神在我們未出生前,甚至創世以前,就愛了我們,這是很何等的愛!

最後,分享一個見證。當我孩子出生後,我常常罣慮,該如何教育我的孩子。但我領悟到,我只要把孩子帶進召會生活,使他在其中長大,就一定能蒙神保守與祝福。正如我姊妹是在召會中長大的,她總是能給我神的話並供應我生命。讓我能再轉回靈裡,得著生命的喜樂。  (陳品任)


感謝主,讓我們一家五口有分於這一次的青職特會。過了三十五歲之後,常常覺得自己已經不再是青職了,也因著諸多的不順遂,慢慢的就收起主在我裡面曾經給我的負擔。但這次特會很提醒我,我們都必須經過末了一段基督徒的道路-渡過提比哩亞海,到對岸的伯賽大。這一段的路程是在夜裡四更天,船在海上,但主似乎不在。而且我們因風不順,搖櫓甚苦。在青職邁入青壯這段路的過程中,我需要知道,我心裡常覺作難原來是主命定的,我需要祂與我同在。祂就是火,我需要將裡面的恩賜再如火挑望起來,好讓主帶著我們到達對岸。

弟兄交通,主是願意將火丟在地上,讓火著起來,但問題是,哪裡有可焚燒的呢?有誰是願意被焚燒的呢?主點醒我,燔祭不是只有特別的時候才獻的,更是需要天天早晚獻上。所以,我們不該等外面有了環境,為著難處能過去而奉獻;而是每天都需要藉著與祂有生機的聯結而獻上自己,讓祂焚燒我們。這樣,我們就會靈裡火熱服事主,直到對岸。阿們! (徐蔡亦媛)


感謝主,這次特會的總題是:「傳承善美的家風,過燔祭的生活,並彼此牧養。」第一篇信息的題目是:「過常時不斷之燔祭的生活。」在馬可福音六章45〜52節揭示基督徒末了一段的道路。弟兄交通到這道路是:「因風不順,搖櫓甚苦!」外面的環境有如夜裏的四更天,是最黑暗的時刻,卻也是白晝將近的時刻。這時「耶穌獨自在岸上」,看我們怎樣向前,怎樣退後。因此我們需要將在我們裏面神的恩賜,再如火挑旺起來。在每一位信徒的裏面都有個東西在焚燒。然而,單單焚燒並不夠,還需要將這恩賜如火挑旺起來。所以在我們基督徒生活和召會生活中,需要常時不斷的燔祭。我們也要過常時不斷之燔祭的生活,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在原文,身體是複數,祭是單數,信徒將「他們的」身體獻上,而活在「基督的」身體裏。我們將身體獻給主和祂的身體,活在基督的身體裏,過身體的生活。(黃耀慶)


 這次是我第二次參加青職特會。因著特會與弟兄姊妹們一同前往嘉義相調,彼此建造。也從特會的信息中讓我看見異象以及主的需要。非常摸著特會的第二篇「效法前人榜樣,傳承善美家風」。從弟兄姊妹見證分享,了解我們在愛裡彼此擔就、互相扶持、共同勉勵的重要。我看見許多在我前面的家,為著主的行動、討神喜悅,單純不計代價地獻上自己的那分,讓我們青職看見許多的榜樣。

雖然在操練服事中有許多第一次,但我們在小羊階段時可以跟隨羊群的腳蹤,這條路上有光使我們不致迷失方向。路途的艱難反而讓我們更有機會彼此操練回到靈裡轉向主,使我們也能像他們一樣成為在召會中盡功用的柱子。弟兄姊妹們有關家風的見證與分享令人非常感動。

我也了解到弟兄們在聚會中要扛抬約櫃,擔負主的見證。而姊妹們作為弟兄的幫助者更是重要。為了讓弟兄能專一的服事主,姊妹在聚會時打理好其它事務,使弟兄沒有後顧之憂的服事聚會,擔負主的見證。

最後說到牧養的重要。我從弟兄姊妹的見證看見,為著屬靈的生命的長大,人人都需要牧養人和被牧養。這兩面的牧養能使自己和別人的屬靈生命更加成熟。感謝主,藉由這次的特會向我說話,使青職們承繼前人善美的家風,並在愛裡彼此扶持牧養,使召會能建造起來。阿們。

    (楊晉杰)

2018竹苗青職特會蒙恩見證(二)

這次嘉義相調,最享受的兩個詞是「家風」與「榜樣」。

家風主要的形成就是效法榜樣。在召會生活裡,很多我們聽到的見證和服事,都是前面的弟兄姊妹活出來的榜樣。倪弟兄說「榜樣乃是已被遵行的命令,這叫我們更容易學習神的道路。」

這讓我想到約翰二十一章,主耶穌囑咐彼得要餵養、牧養祂的羊。若彼得沒有遵行並活出主的話而成為榜樣,也許我們就沒有如此的家風去活出主所託付彼得的。在召會生活裡的操練和實行,不外乎是真理和見證。真理使我們在屬靈上受神的話供應;但見證卻使我們受到榜樣的激勵而效法。

因此,弟兄姊妹們活出真理的樣子就是我們的榜樣,就是我們該有的家風。這提醒我不僅要學習前面弟兄姊妹的榜樣,更要傳承基督徒該有的家風,並且也作彼此的榜樣。求主鞭策我,使我維持主的家風並且成為榜樣。  (焦仁鵬)


 感謝主,分別了我的時間,能參加這次的青職特會,讓我們看見何為榜樣。

仔細回想自己得救後所走的道路,若不是主的憐憫和弟兄姊妹的扶持與代禱,豈能走到今日。自從學生時期得救後,每週都固定在聖徒家小排享受主,有時也會因忙碌的課業和實習而軟弱不去聚會。尤其現在的我成為青職,在異鄉的生活與工作都是全新的開始,要有穩定的召會生活著實不容易。但小排對我而言就像一盞明燈,主的話總是透過排聚集指引著我。因著有聖徒的付出,且堅定持續的開家,我們才能被成全,成為長存且願意盡功用的果子。

在這些榜樣的身上我看到了主的生命,不是他們想要為主作什麼,而是他們被主浸透,湧流出生命,才能供應到我們這些肢體裡。

我願意奉獻我未來的家,也能這樣湧流主的生命,成為事奉主的家! (劉慧青)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青職特會,因我還在就讀研究所,原本預期這次特會與我關係應該不大,然而實際參與後覺得對我大有助益。

特會中說到要傳承善美的家風,而家風的形成乃是藉著效法榜樣。倪弟兄說,在許多時候,榜樣與命令有同等的價值,並且有的時候榜樣的價值竟然超過命令。在信息中弟兄也鼓勵我們不但要看榜樣,也要成為別人的榜樣。因著我在弟兄之家的時間只剩下最後一年,盼望靠著神的恩典,能在各項操練上盡力堅持,繼續與弟兄們積極向前而成為榜樣。 (劉泰承)


 我目前從事會計工作,每月底都是加班的時段,忙的時候,週六也需要進公司加班。雖然特會時間在月底,想到弟兄們交通到「一蹄不留」,我就先憑信心繳了報名費,也邀了同伴一同前往。

特會中,我最感動的是許多家的見證。許多的家是出了代價參加聚會、服事主。也摸著聚會的負擔,姊妹需要把孩子的事拿起來,在聚會時讓弟兄能放心地在會中聚會、服事主。箴言三一11~12:『她丈夫心裡倚靠她,必不缺少利益。她一生的日子使丈夫有益無損。』23節:『她丈夫在城門口與本地的長老同坐,為眾人所認識。』

從嘉義回來的晚上,我又進公司加班。但我心裡是喜樂的,因為看到許多榜樣也走過我現在走的路。之後,每當禱告聚會或小排聚會,因晚下班,距離又遠,不想參加聚會時,我就會想到這些見證。因為領悟到我若現在若出不起代價,將來結婚有孩子後就更無法出代價去聚會或扶持弟兄了。立刻我就勉強自己,就算遲到,也要去聚會。(施雅慧)


          

已過青職特會,我參加了九月29~30日這兩天。今年的特會很不一樣,除了信息的釋放,還多了與弟兄姊妹們到戶外的相調。因著工作的緣故,我是第二天一早才和區裡的聖徒們一同搭車前往嘉義。

對我來說這是一次很特別的經歷,因著住家離會所較遠的緣故,我平常只有主日能參加聚會,但這兩天卻經歷時時刻刻與弟兄姊妹們調在一起。在遊覽車上,我們唱詩禱告,印象最深的是詩歌見證的影片。一位弟兄分享:早在我們愛了神之前,神就已經愛了我們。我們是多麼的有福啊!在等待用餐的時間,區裡的姊妹和我分享壯年班的生活點滴,最特別的是一對夫婦,姊妹為了讓弟兄能一同參與壯年班,背後是多有禱告與配搭。

這次最摸著的是週六晚上的見證分享,其中一對夫婦分享到他們在訂機票的錯誤發生時,不是互相指責對方,而是反省自己的性格有問題,互相認罪。我便聯想到自己,在很多事上,我經常是怪罪他人,卻沒有想到是自己的性格有問題,這格外的提醒我應該到主面前認罪悔改,這真是讓我看見一個榜樣,願自己也能多受調整。

最後用董弟兄的一句話作結:不要說我們沒有恩賜,每一個人都有他的恩賜。感謝主,讓我參加這次的特會,讓我享受了與弟兄姊妹們相調交通的時光,更棒的是讓我能有分享這次經歷的恩典。 (鄧珮玟)


這次青職特會第一篇信息主題是「過常時不斷之燔祭的生活」我很摸著一開始弟兄提到馬可福音六章45至52節關於基督徒末了一段道路。主吩咐門徒渡海,是記在食飽五千人以後,國度以前之中間的一段事。這就是今天召會時代中的事。這裡說到主催門徒上船,主有一條道路要給門徒走,這條路不是在路上,不是在山上,而是在海中,並且是在極深的黑夜中(夜裡四更天)。船在海中因風不順,搖櫓甚苦。在許多為難的遭遇中,我們仍要努力的划向對岸。既然開始了這趟旅程,就不要輕易放棄,因為白晝將近。弟兄說,這是我們所在的地位,我們寧可苦,總比漂流的好。只要我們把櫓停一下不搖,就有風把我們送回原地去。非常受提醒,只要與世界調和一點,稍微放鬆、退後一點,風浪就會把我們送回去,好像之前的努力都白費了,苦都白受了。我需要忍耐著到路終,因為若不走,主就沒回來的機會。

那我們如何到達對岸呢?乃是藉著將那在我們裡面神的恩賜,再如火挑旺起來。挑旺在原文是攪一攪的意思。火已經有了,但要搧一搧火才會旺。我們需要話和靈來挑旺,藉著操練靈劃擦神的話,我們心裡就會火熱。因此,晨興和禱讀主話是非常重要的。

另一面,要維持這火不熄滅就需要常時不斷的燔祭。神的子民必須每天獻燔祭,早晨獻、晚上也獻。壇上的火要一直燒著,不可熄滅;壇上的火是我們事奉的根據。沒有火,事奉就會白忙、抱怨、無法持久,並且不蒙神悅納。我們無法堅定持續的原因就是缺乏火。弟兄說我們要問我們裡面是否有火,或是中火、小火,而不是問要作甚麼工。我們常落在外面忙碌的服事中,愈來愈忙,卻欲振乏力。雖然我們的確有穩定的召會生活,並不代表有火。若有火,就不會啟動困難了。

我們該留在焚燒的地方,就是燔祭壇這裡。燔祭豫表我們的奉獻;奉獻的意義就是把自己獻給神作活祭。當我們願意每日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主就能不斷的用祂聖別的火焚燒我們,我們就能在神手中有用。我們的人生定規有翻轉,並且別人也會藉著我們被焚燒而一同火熱起來。

羅馬書十二章1節的身體是複數,祭卻是單數。要有身體的生活,我們就需要將我們的身體獻給主和祂的召會。我們不僅將自己奉獻給主,也要把自己擺在身體的事奉配搭裡,如此就能一同被焚燒並被建造。而最佳過燔祭之生活的地方就是青職弟兄姊妹之家。弟兄鼓勵單身的青職聖徒能抓住機會入住,受約束並被托住,與同伴彼此扶持,一同往前,這會對過常時不斷之燔祭生活大有幫助。

我寶貝青職相調特會的信息,因為這使我蒙光照,使我領悟自己的癥結所在,和需要加強操練的地方。特會中還有許多的見證,將一個個的榜樣擺在我們面前,讓我們能學習並跟隨。藉著相調,我也與平常不熟識的青職有更多的交通和認識。感謝主,雖然環境一直在變,風浪愈來愈大,船也晃得愈來愈厲害,但我們都知道確定的方向和目的地,也知道維持動力的秘訣,我們就能因此信靠主而不憂慮,我們的心就不會再搖擺,就能生根於神。  (劉子甄)

青職特會蒙恩見證

摸著這次青職特會第一篇前段的信息,弟兄交通到基督徒最末了的一段路。主留下了一段路讓我們走,有一段路主命定要我們來走;我們走了那麼多,還有一段路,這段路,若是我們不走,好像主就沒有回來的機會!

這最末了的一段路,不是在陸地上,不是在白天;乃是在海上,在黑夜;這段路,主是在岸上看著門徒,主催門徒上船是激勵,因為主有一段路要給門徒經歷。隨著人生的進程,我們的身份會轉變:學生時期猶似在陸地上;參加訓練猶似在山上。但是有一條最末了的一段路:是在召會中、是在黑夜、在一個風暴的海上,因風不順,搖櫓甚苦。所以你永遠沒辦法說,想當年參訓的時候如何,那時是在山上,是很榮耀;但要想的是現在,因風不順,搖櫓甚苦!所有的人都在海上,有工作在海上,有家庭在海上,也有子女在海上,怎麼一下海就翻騰起來了呢?在海上孤立無援,主耶穌也不在船上,這就是我們真實的經歷。好像我們到了海上,進到職場中,進到了一個相當黑暗的時候,在我們盼望黎明時,卻好像常是在四更天裡的海上。

這最末了的一段路,是主要我們走的路,是在召會時代的路,是從主復活升天要帶到國度的路;這段路看起來不是那麼順遂,且是在黑夜中、在逆風中,需要搖櫓。但是倪弟兄說我們寧可苦,寧可搖櫓,總比飄流的好;寧可走艱難的道路,總比走容易和飄流的好。如果我們要順風,並不必我們回去,只要我們把櫓停一下不搖,就有風把我們送回到原地去,飄流是用不著使力的。

這週在醫院工作上,遇到本院支援醫師不瞭解分院針劑發放的規定,加上當天病患多,我沒注意最後處方核對,以致發生針劑須在院外注射的問題;幸好與主管溝通後,找到解決問題的方式,及時與病人聯絡;想起來,自己真是在黑夜裡,風不順,停下了搖櫓,停下了儆醒與堅持!我現在只能想自己是在不順風的海上,而手裡抓著櫓…。

我們若要站住,就要辛苦搖櫓。若我們調和些,放鬆退後一點,風就可以把我們送回去,不須我們花力氣!但我們若是不搖櫓,若在這邊停了一下,那前面所走的,都白費了;那前面的苦,都白受了!所以弟兄姊妹們,願我們都能走上最末了的一段路。人有許多的環境,我們都在海上,因風不順,搖櫓甚苦,我們該怎麼辦呢?我們該退後嗎?不!我們還是要往前!

                   

 

 

 

 

 

 

 

 

 

 

 

 

 

 

 

 

 

青職相調蒙恩見證(二)

在第二天晚上的相調聚會中,我摸著一位弟兄見證和同伴住在一起的團體生活。在林前十二21~22節說到,『眼不能對手說,我不需要你;頭也不能對腳說,我不需要你,不但如此,身上肢體似乎較為軟弱的,更是不可少的。』住在一起的情形有高有低,但是無論如何,總是能彼此扶持,彼此需要。

一位弟兄分享到,家中有蟑螂造成的蟲蟲危機,但是常常因著工作的疲累再加上要聚會,就將問題擺在一旁,就在某一天晚上,同住的弟兄就拿起負擔,勇敢地殺蟑螂,把問題徹底解決,也許不是多大的問題,但是弟兄這樣的舉動實在供應了他。

另一位姊妹分享到,她曾經有一段軟弱的時間,早上晨興都爬不太起來,即使同住的姊妹叫她,他還是不想起來。這樣的情形持續了一陣子,但是同伴還是堅定持續地每天叫她。姊妹見證說,也許是因為同伴的愛感動了她,她在某一天就願意去晨興了,並且對同伴說,如果我還是不起來,你還願意叫我嗎?同伴說,我願意!

住在一起的團體生活也許不像聚會那樣的激昂,但是,卻很真實地把每位弟兄或姊妹調在一起,團在一起。不論我們的光景如何,我相信,來在一起,在生活中彼此供應、幫助,是我們的需要。 (邱裕升)


                                   

在相調的過程中,我覺得很喜樂也很受弟兄姊妹的激勵,主要蒙恩有三點:第一,第一天生命讀經的展覽。每一大組的青職弟兄姊妹分享七篇利未記生命讀經,將每篇精華、精要的點分享出來。摸著第四十一篇說到患痲瘋者得潔淨,我們都是痲瘋的患者,痲瘋表徵從人裡面發出來嚴重的罪,就如明知故犯、任意妄為、定意頂撞神的罪。人身上的頭髮、鬍鬚也表徵人的榮耀和人的尊貴。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突出的、顯要的、誇耀的地方,這都需要藉著兩隻活鳥、牛膝草、香柏木、朱紅色線來對付,讚美主!藉著主的釘死、復活、升天,我們的痲瘋就被主潔淨、洗淨了。我看見在自己還需要向主更多認罪,求主更多的洗淨。第二,是關於青職展覽的部分,雖然外面工作及職場的壓力很大,但大家都見證讀生命讀經是我們的拯救,而且現在又有可以聽的生命讀經,當我們覺得力不能勝的時候,覺得靈裡下沉的時候,藉著播放生命讀經,聽著弟兄們在靈裡的堅定的說著:「耶穌基督,昨日、今日、直到永遠,是一樣的,我們要得加強,要得穩固!」心裡就得著主的灌輸,雖然我們的環境很艱難,但主仍然是一樣的,每當我們轉向他,他就做我們應時的幫助。藉著主話的追求,晨興聖言對我們就不再是陌生的,生命讀經幫助我們進入當週晨興聖言的負擔,開啟真理的亮光,每當我們在聚會中要申言時,生命讀經的話就成了我們的發表,並且帶著我們實際的經歷,供應到弟兄姊妹裡面,我們能見證生命讀經是我們事奉上的幫助。第三,青職弟兄姊妹之家的生活。大家見證我們在這裡的生活乃是有同伴的,我們心情常常起伏不定,有時也都有不想去聚會或是晨興的時候,但在弟兄姊妹之家,同伴可以提醒我們,肢體一同的扶持幫助,我們就能脫開自己的情形,跟著召會的水流一同往前。我自己因著服役住在學校,一個人實在很難有屬靈的操練,但每當假日我也住到弟兄之家,有弟兄們一同追求主的話,並一同為著我們的生活彼此代禱,我們屬靈的生活更能得著穩固。

藉著這次的相調,讓我更寶貝生命讀經,更渴慕過團體的神人生活!感謝主! (顏重恩)


感謝主奇妙地調度,使我能有份這次的青職相調,一同和眾聖徒在身體中見證祂榮耀的豐富。這次青職相調的第二天晚上,弟兄姊妹們將召會生活的蒙恩區分成數個主題分享,例如牧養、青職弟兄姊妹之家蒙恩,以及晨禱等;其中最叫我摸著的是晨禱的見證。

今年初剛搬到新竹時便聽說有晨禱的實行,但早起對我來說不是件容易的事,再加上早上時間分秒必爭,因此從來沒有想要去會所一同有份。但這幾個月來,區裡的弟兄姊妹常向我分享晨禱時的摸著,以及晨興的經節是如何及時地供應他們當天的需要,真是看見神的話語在他們身上顯出一種能力,能帶著我們勝過一切的試煉和軟弱。因此這次相調時聽到晨禱的見證,愈聽愈羨慕這樣的晨禱帶給他們的供應,因而願意突破自己天然人的限制,一同身響應投入晨禱的水流。(宋怡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