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竹苗青職特會蒙恩見證(二)

這次嘉義相調,最享受的兩個詞是「家風」與「榜樣」。

家風主要的形成就是效法榜樣。在召會生活裡,很多我們聽到的見證和服事,都是前面的弟兄姊妹活出來的榜樣。倪弟兄說「榜樣乃是已被遵行的命令,這叫我們更容易學習神的道路。」

這讓我想到約翰二十一章,主耶穌囑咐彼得要餵養、牧養祂的羊。若彼得沒有遵行並活出主的話而成為榜樣,也許我們就沒有如此的家風去活出主所託付彼得的。在召會生活裡的操練和實行,不外乎是真理和見證。真理使我們在屬靈上受神的話供應;但見證卻使我們受到榜樣的激勵而效法。

因此,弟兄姊妹們活出真理的樣子就是我們的榜樣,就是我們該有的家風。這提醒我不僅要學習前面弟兄姊妹的榜樣,更要傳承基督徒該有的家風,並且也作彼此的榜樣。求主鞭策我,使我維持主的家風並且成為榜樣。  (焦仁鵬)


 感謝主,分別了我的時間,能參加這次的青職特會,讓我們看見何為榜樣。

仔細回想自己得救後所走的道路,若不是主的憐憫和弟兄姊妹的扶持與代禱,豈能走到今日。自從學生時期得救後,每週都固定在聖徒家小排享受主,有時也會因忙碌的課業和實習而軟弱不去聚會。尤其現在的我成為青職,在異鄉的生活與工作都是全新的開始,要有穩定的召會生活著實不容易。但小排對我而言就像一盞明燈,主的話總是透過排聚集指引著我。因著有聖徒的付出,且堅定持續的開家,我們才能被成全,成為長存且願意盡功用的果子。

在這些榜樣的身上我看到了主的生命,不是他們想要為主作什麼,而是他們被主浸透,湧流出生命,才能供應到我們這些肢體裡。

我願意奉獻我未來的家,也能這樣湧流主的生命,成為事奉主的家! (劉慧青)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青職特會,因我還在就讀研究所,原本預期這次特會與我關係應該不大,然而實際參與後覺得對我大有助益。

特會中說到要傳承善美的家風,而家風的形成乃是藉著效法榜樣。倪弟兄說,在許多時候,榜樣與命令有同等的價值,並且有的時候榜樣的價值竟然超過命令。在信息中弟兄也鼓勵我們不但要看榜樣,也要成為別人的榜樣。因著我在弟兄之家的時間只剩下最後一年,盼望靠著神的恩典,能在各項操練上盡力堅持,繼續與弟兄們積極向前而成為榜樣。 (劉泰承)


 我目前從事會計工作,每月底都是加班的時段,忙的時候,週六也需要進公司加班。雖然特會時間在月底,想到弟兄們交通到「一蹄不留」,我就先憑信心繳了報名費,也邀了同伴一同前往。

特會中,我最感動的是許多家的見證。許多的家是出了代價參加聚會、服事主。也摸著聚會的負擔,姊妹需要把孩子的事拿起來,在聚會時讓弟兄能放心地在會中聚會、服事主。箴言三一11~12:『她丈夫心裡倚靠她,必不缺少利益。她一生的日子使丈夫有益無損。』23節:『她丈夫在城門口與本地的長老同坐,為眾人所認識。』

從嘉義回來的晚上,我又進公司加班。但我心裡是喜樂的,因為看到許多榜樣也走過我現在走的路。之後,每當禱告聚會或小排聚會,因晚下班,距離又遠,不想參加聚會時,我就會想到這些見證。因為領悟到我若現在若出不起代價,將來結婚有孩子後就更無法出代價去聚會或扶持弟兄了。立刻我就勉強自己,就算遲到,也要去聚會。(施雅慧)


          

已過青職特會,我參加了九月29~30日這兩天。今年的特會很不一樣,除了信息的釋放,還多了與弟兄姊妹們到戶外的相調。因著工作的緣故,我是第二天一早才和區裡的聖徒們一同搭車前往嘉義。

對我來說這是一次很特別的經歷,因著住家離會所較遠的緣故,我平常只有主日能參加聚會,但這兩天卻經歷時時刻刻與弟兄姊妹們調在一起。在遊覽車上,我們唱詩禱告,印象最深的是詩歌見證的影片。一位弟兄分享:早在我們愛了神之前,神就已經愛了我們。我們是多麼的有福啊!在等待用餐的時間,區裡的姊妹和我分享壯年班的生活點滴,最特別的是一對夫婦,姊妹為了讓弟兄能一同參與壯年班,背後是多有禱告與配搭。

這次最摸著的是週六晚上的見證分享,其中一對夫婦分享到他們在訂機票的錯誤發生時,不是互相指責對方,而是反省自己的性格有問題,互相認罪。我便聯想到自己,在很多事上,我經常是怪罪他人,卻沒有想到是自己的性格有問題,這格外的提醒我應該到主面前認罪悔改,這真是讓我看見一個榜樣,願自己也能多受調整。

最後用董弟兄的一句話作結:不要說我們沒有恩賜,每一個人都有他的恩賜。感謝主,讓我參加這次的特會,讓我享受了與弟兄姊妹們相調交通的時光,更棒的是讓我能有分享這次經歷的恩典。 (鄧珮玟)


這次青職特會第一篇信息主題是「過常時不斷之燔祭的生活」我很摸著一開始弟兄提到馬可福音六章45至52節關於基督徒末了一段道路。主吩咐門徒渡海,是記在食飽五千人以後,國度以前之中間的一段事。這就是今天召會時代中的事。這裡說到主催門徒上船,主有一條道路要給門徒走,這條路不是在路上,不是在山上,而是在海中,並且是在極深的黑夜中(夜裡四更天)。船在海中因風不順,搖櫓甚苦。在許多為難的遭遇中,我們仍要努力的划向對岸。既然開始了這趟旅程,就不要輕易放棄,因為白晝將近。弟兄說,這是我們所在的地位,我們寧可苦,總比漂流的好。只要我們把櫓停一下不搖,就有風把我們送回原地去。非常受提醒,只要與世界調和一點,稍微放鬆、退後一點,風浪就會把我們送回去,好像之前的努力都白費了,苦都白受了。我需要忍耐著到路終,因為若不走,主就沒回來的機會。

那我們如何到達對岸呢?乃是藉著將那在我們裡面神的恩賜,再如火挑旺起來。挑旺在原文是攪一攪的意思。火已經有了,但要搧一搧火才會旺。我們需要話和靈來挑旺,藉著操練靈劃擦神的話,我們心裡就會火熱。因此,晨興和禱讀主話是非常重要的。

另一面,要維持這火不熄滅就需要常時不斷的燔祭。神的子民必須每天獻燔祭,早晨獻、晚上也獻。壇上的火要一直燒著,不可熄滅;壇上的火是我們事奉的根據。沒有火,事奉就會白忙、抱怨、無法持久,並且不蒙神悅納。我們無法堅定持續的原因就是缺乏火。弟兄說我們要問我們裡面是否有火,或是中火、小火,而不是問要作甚麼工。我們常落在外面忙碌的服事中,愈來愈忙,卻欲振乏力。雖然我們的確有穩定的召會生活,並不代表有火。若有火,就不會啟動困難了。

我們該留在焚燒的地方,就是燔祭壇這裡。燔祭豫表我們的奉獻;奉獻的意義就是把自己獻給神作活祭。當我們願意每日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主就能不斷的用祂聖別的火焚燒我們,我們就能在神手中有用。我們的人生定規有翻轉,並且別人也會藉著我們被焚燒而一同火熱起來。

羅馬書十二章1節的身體是複數,祭卻是單數。要有身體的生活,我們就需要將我們的身體獻給主和祂的召會。我們不僅將自己奉獻給主,也要把自己擺在身體的事奉配搭裡,如此就能一同被焚燒並被建造。而最佳過燔祭之生活的地方就是青職弟兄姊妹之家。弟兄鼓勵單身的青職聖徒能抓住機會入住,受約束並被托住,與同伴彼此扶持,一同往前,這會對過常時不斷之燔祭生活大有幫助。

我寶貝青職相調特會的信息,因為這使我蒙光照,使我領悟自己的癥結所在,和需要加強操練的地方。特會中還有許多的見證,將一個個的榜樣擺在我們面前,讓我們能學習並跟隨。藉著相調,我也與平常不熟識的青職有更多的交通和認識。感謝主,雖然環境一直在變,風浪愈來愈大,船也晃得愈來愈厲害,但我們都知道確定的方向和目的地,也知道維持動力的秘訣,我們就能因此信靠主而不憂慮,我們的心就不會再搖擺,就能生根於神。  (劉子甄)

青職特會蒙恩見證

摸著這次青職特會第一篇前段的信息,弟兄交通到基督徒最末了的一段路。主留下了一段路讓我們走,有一段路主命定要我們來走;我們走了那麼多,還有一段路,這段路,若是我們不走,好像主就沒有回來的機會!

這最末了的一段路,不是在陸地上,不是在白天;乃是在海上,在黑夜;這段路,主是在岸上看著門徒,主催門徒上船是激勵,因為主有一段路要給門徒經歷。隨著人生的進程,我們的身份會轉變:學生時期猶似在陸地上;參加訓練猶似在山上。但是有一條最末了的一段路:是在召會中、是在黑夜、在一個風暴的海上,因風不順,搖櫓甚苦。所以你永遠沒辦法說,想當年參訓的時候如何,那時是在山上,是很榮耀;但要想的是現在,因風不順,搖櫓甚苦!所有的人都在海上,有工作在海上,有家庭在海上,也有子女在海上,怎麼一下海就翻騰起來了呢?在海上孤立無援,主耶穌也不在船上,這就是我們真實的經歷。好像我們到了海上,進到職場中,進到了一個相當黑暗的時候,在我們盼望黎明時,卻好像常是在四更天裡的海上。

這最末了的一段路,是主要我們走的路,是在召會時代的路,是從主復活升天要帶到國度的路;這段路看起來不是那麼順遂,且是在黑夜中、在逆風中,需要搖櫓。但是倪弟兄說我們寧可苦,寧可搖櫓,總比飄流的好;寧可走艱難的道路,總比走容易和飄流的好。如果我們要順風,並不必我們回去,只要我們把櫓停一下不搖,就有風把我們送回到原地去,飄流是用不著使力的。

這週在醫院工作上,遇到本院支援醫師不瞭解分院針劑發放的規定,加上當天病患多,我沒注意最後處方核對,以致發生針劑須在院外注射的問題;幸好與主管溝通後,找到解決問題的方式,及時與病人聯絡;想起來,自己真是在黑夜裡,風不順,停下了搖櫓,停下了儆醒與堅持!我現在只能想自己是在不順風的海上,而手裡抓著櫓…。

我們若要站住,就要辛苦搖櫓。若我們調和些,放鬆退後一點,風就可以把我們送回去,不須我們花力氣!但我們若是不搖櫓,若在這邊停了一下,那前面所走的,都白費了;那前面的苦,都白受了!所以弟兄姊妹們,願我們都能走上最末了的一段路。人有許多的環境,我們都在海上,因風不順,搖櫓甚苦,我們該怎麼辦呢?我們該退後嗎?不!我們還是要往前!

                   

 

 

 

 

 

 

 

 

 

 

 

 

 

 

 

 

 

青職相調蒙恩見證(二)

在第二天晚上的相調聚會中,我摸著一位弟兄見證和同伴住在一起的團體生活。在林前十二21~22節說到,『眼不能對手說,我不需要你;頭也不能對腳說,我不需要你,不但如此,身上肢體似乎較為軟弱的,更是不可少的。』住在一起的情形有高有低,但是無論如何,總是能彼此扶持,彼此需要。

一位弟兄分享到,家中有蟑螂造成的蟲蟲危機,但是常常因著工作的疲累再加上要聚會,就將問題擺在一旁,就在某一天晚上,同住的弟兄就拿起負擔,勇敢地殺蟑螂,把問題徹底解決,也許不是多大的問題,但是弟兄這樣的舉動實在供應了他。

另一位姊妹分享到,她曾經有一段軟弱的時間,早上晨興都爬不太起來,即使同住的姊妹叫她,他還是不想起來。這樣的情形持續了一陣子,但是同伴還是堅定持續地每天叫她。姊妹見證說,也許是因為同伴的愛感動了她,她在某一天就願意去晨興了,並且對同伴說,如果我還是不起來,你還願意叫我嗎?同伴說,我願意!

住在一起的團體生活也許不像聚會那樣的激昂,但是,卻很真實地把每位弟兄或姊妹調在一起,團在一起。不論我們的光景如何,我相信,來在一起,在生活中彼此供應、幫助,是我們的需要。 (邱裕升)


                                   

在相調的過程中,我覺得很喜樂也很受弟兄姊妹的激勵,主要蒙恩有三點:第一,第一天生命讀經的展覽。每一大組的青職弟兄姊妹分享七篇利未記生命讀經,將每篇精華、精要的點分享出來。摸著第四十一篇說到患痲瘋者得潔淨,我們都是痲瘋的患者,痲瘋表徵從人裡面發出來嚴重的罪,就如明知故犯、任意妄為、定意頂撞神的罪。人身上的頭髮、鬍鬚也表徵人的榮耀和人的尊貴。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突出的、顯要的、誇耀的地方,這都需要藉著兩隻活鳥、牛膝草、香柏木、朱紅色線來對付,讚美主!藉著主的釘死、復活、升天,我們的痲瘋就被主潔淨、洗淨了。我看見在自己還需要向主更多認罪,求主更多的洗淨。第二,是關於青職展覽的部分,雖然外面工作及職場的壓力很大,但大家都見證讀生命讀經是我們的拯救,而且現在又有可以聽的生命讀經,當我們覺得力不能勝的時候,覺得靈裡下沉的時候,藉著播放生命讀經,聽著弟兄們在靈裡的堅定的說著:「耶穌基督,昨日、今日、直到永遠,是一樣的,我們要得加強,要得穩固!」心裡就得著主的灌輸,雖然我們的環境很艱難,但主仍然是一樣的,每當我們轉向他,他就做我們應時的幫助。藉著主話的追求,晨興聖言對我們就不再是陌生的,生命讀經幫助我們進入當週晨興聖言的負擔,開啟真理的亮光,每當我們在聚會中要申言時,生命讀經的話就成了我們的發表,並且帶著我們實際的經歷,供應到弟兄姊妹裡面,我們能見證生命讀經是我們事奉上的幫助。第三,青職弟兄姊妹之家的生活。大家見證我們在這裡的生活乃是有同伴的,我們心情常常起伏不定,有時也都有不想去聚會或是晨興的時候,但在弟兄姊妹之家,同伴可以提醒我們,肢體一同的扶持幫助,我們就能脫開自己的情形,跟著召會的水流一同往前。我自己因著服役住在學校,一個人實在很難有屬靈的操練,但每當假日我也住到弟兄之家,有弟兄們一同追求主的話,並一同為著我們的生活彼此代禱,我們屬靈的生活更能得著穩固。

藉著這次的相調,讓我更寶貝生命讀經,更渴慕過團體的神人生活!感謝主! (顏重恩)


感謝主奇妙地調度,使我能有份這次的青職相調,一同和眾聖徒在身體中見證祂榮耀的豐富。這次青職相調的第二天晚上,弟兄姊妹們將召會生活的蒙恩區分成數個主題分享,例如牧養、青職弟兄姊妹之家蒙恩,以及晨禱等;其中最叫我摸著的是晨禱的見證。

今年初剛搬到新竹時便聽說有晨禱的實行,但早起對我來說不是件容易的事,再加上早上時間分秒必爭,因此從來沒有想要去會所一同有份。但這幾個月來,區裡的弟兄姊妹常向我分享晨禱時的摸著,以及晨興的經節是如何及時地供應他們當天的需要,真是看見神的話語在他們身上顯出一種能力,能帶著我們勝過一切的試煉和軟弱。因此這次相調時聽到晨禱的見證,愈聽愈羨慕這樣的晨禱帶給他們的供應,因而願意突破自己天然人的限制,一同身響應投入晨禱的水流。(宋怡慧)

青職相調蒙恩見證(一)

感謝主,賜給我們這次美好、喜樂的青職相調。這次七月13~15日的青職相調,是今年全召會青職的第三次的戶外相調;上半年是三月份的大陸尋根之旅以及四月份的竹縣關西萊馥渡假村的特會與相調。下半年則是此次嘉義相調,共計122位參加,其中青職有80位。

這次的相調有許多特別之處:第一,地點。因為嘉義市縣對新竹大部分的青職而言是個較為陌生的地方,過去的相調多是在竹苗地區或往北部、東部走,就算往南部走也都在台中以北,但這次我們往南到嘉義。沒想到嘉義竟有許多令人驚豔且高水準的相調地點,如愛情大草原、綠盈牧場、檜意生活村、竹崎的親水公園…,許多青職聖徒們表示對這些行程的設計很滿意。白天的行程多而緊湊,雖然對中年以上聖徒而言會覺得有點累,不過因著自行開車的緣故,可以彈性自由參加所要去的行程。

第二,住宿。這次住在寬悅酒店,是七月才開幕的四星級酒店。所以,整個設施都是新的,價格因正值開幕期間非常優惠。不僅設施與價格,連服務和晚餐的菜色也都令人滿意。

第三,交通工具。這次我們為了壓低成本,並沒有租遊覽車,而是各大組自行開車去。各大組可以自行彈性安排,也可借福音車。如此,聖徒們在小車內的交通與相調更為透徹。

第四,聚集。週五晚上我們在酒店的會議廳內有生命讀經的展覽聚會,不是一人講,眾人聽的聚會,而是大家一同展覽。有將近三十位弟兄姊妹上台展覽利未記生命讀經的豐富,各個都是有備而來。看到大家認真的豫備、過程中的相調、和展覽的喜樂,我們都大得供應,服事者們也都大受激勵。

週六晚上我們去嘉義一會所有相調聚會,在這裡有三個單位(新竹、嘉義、新北樹林)各自交通青職的蒙恩,最後父老們也有鼓勵加強的話。董弟兄在聚會中也正式宣告,下次還要再來嘉義,也就是今年九月底的竹苗青職特會將要在嘉義舉辦。我們希望竹市能有300位報名參加(40歲以下青職能達200位),竹縣與苗縣能有100位參加,竹苗加起來共有400位參加。感謝主!我們在身體裡信心的宣告,相信必會應驗。

主日早上在嘉義縣的新港鄉召會擘餅並申言聚會。這裡有我們所熟悉的葉弟兄在此開展服事多年,他交通到新港會所的成立與蓋造的過程,叫人得著激勵。接下來的申言時間,也看到青職聖徒們踴躍的上去申言。會後就在旁邊的草坪上有愛筵,他們20多人的召會竟然為我們擺出120人的愛筵,這樣的服事與度量實在叫人感動。

願主加強竹市的青職聖徒們,將大家都調在一裡,焚燒在一起,使我們能成為團體的燔祭,去焚燒更多的人。 (曾萬俊)


感謝主,讓我有份於這次的青職相調,在忙碌的工作之外,能與弟兄姊妹們相調在一起,有更多敞開的交通。此次相調不僅有外面的吃喝享受,還得著裡面生命的供應。在第一天晚上有這次冬季訓練利未記的生命讀經分享,整場聚會都是在供應神生命的話語,裏面的人很得著滋養和供應。

在第二天晚上的聚會中,安排嘉義市召會和新竹市召會的青職聖徒見證分享,比較摸著的點是操練讀生命讀經的部份,弟兄們分享藉著穩定以及規律的讀生命讀經,如何帶領他們勝過困難的環境。以往也會讀或聽生命讀經,但無法穩定以及有規律的讀生命讀經,常常一曝十寒,求主加強我在追求生命讀經的事上,有更多的恩典,能操練更有規律每天追求一篇生命讀經,感謝主。 (劉淑惠)


我的奶奶家就是在此次相調的地點「嘉義」。不管是小時候還是到最近一次回去,都只有從高速公路直達奶奶家的記憶。午間和親戚們說說話,傍晚就在田野間散步,小小的村莊裡人們也都彼此認識。對嘉義的感覺只有藍天和翠綠色一望無際的田野。

當知道相調要舉辦在嘉義時,我馬上決定報名參加,一面是想帶著小羊去相調,另一面是也想去看看在嘉義的親人,那些「屬天的親人」。

每一項為著主的決定,主都必保守。抵達嘉義市一會所時,進到裡面的感覺就像是回到自己的家。看見大家彼此開心的問候,雖是第一次見面,卻好像是認識多年的親人一樣,這是從主裡來的愛先愛了我們,才能使我們彼此相愛,雖然不熟識,卻都是在一個身體裡面的親人。

(侯佳君)


每次的相調都是蒙恩的機會,只要願意分別時間參加,總有得著。第一天晚上的聚會,二大組有四位聖徒預備分享利未記生命讀經。我們事先一同禱告,並將要分享的內容交通出來,我們就在我們所分享的話裡相調在一起並且成為一。起初我的申言稿中有很多想說的項目,藉著在行車的路上,在車裡彼此對說,學習受調整,讓我們的交通有一致的思路,有相同的負擔。所以當我們站在一起說話時,我們彼此是一,也與神也是一。

帶著寶寶到嘉義住宿,帶的行李比大人的還多,但藉著姊妹們的幫忙,仍然能夠輕鬆參加相調,整天下來,寶寶抱在我手上的時間縮短到3小時之內!總要相信神有奇妙的安排。這次很珍賞一位六大組的姊妹,她因著工作關係,只能參加週五晚上到週六的相調,週六晚上再返回新竹,看見姊妹願意跟上召會的水流,激勵著我也要緊緊跟隨!我們要讓神有機會作到我們裡面,簡單跟隨絕對是蒙福的路。   (陳宋宜儒)


這次的相調,我摸著召會是神美麗的園子。平常工作緊繃,生活中的大小事也常令人心煩,難免身體出現一些不適,因此假日就常想在家放空休息,但內心還是覺得虛空、乾渴。這次主就告訴我,要出去,走出自己窄小的天地,與弟兄姊妹出外相調、重新得力。在這次途中,看到弟兄姊妹們愛主與彼此顧惜的心,實在美麗,使我得著鼓勵。聚會中,有人分享堅定持續的禱告,顧惜、激勵弟兄姊妹,令人讚賞;有人分享不論多忙碌都將自己獻上給神,討神喜悅。聽著弟兄姊妹們的見證,實在覺得主在對我說話,並得著一種說不出的安慰。感謝主,當晚睡得特別香甜。

隔天到新港召會聽弟兄們談到當地召會的建造,雖然略有耳聞,但是親自造訪,感覺還是不一樣,看到弟兄姊妹們努力奉獻拼出的會所,別出心裁的出現在眼前,真是從心中不住地讚美神。感謝主,讓我能在相調中,藉由身體中肢體的交通,得著加力與喜樂。願主賜福給更多的弟兄姊妹,祝福祂的召會。(陳彥邦)


這次相調,共有生命讀經展覽、與嘉義市召會青職相調及新港鄉召會主日擘餅等三場聚集。藉由弟兄姊妹的召會生活分享見證,深深體會原來自己是如此的有福,能在有很多青職聖徒的新竹市過召會生活。聽著許多青職聖徒在召會生活中擺上自己的見證,更覺得自己也是身體上的肢體,也當能盡肢體生機的功用。在召會生活中應該有許多我能盡功用的地方,應當放下從前所顧慮的,與弟兄姊妹一同投入這道水流中,在身體中緊緊地跟隨,一同往前,使生命能成長茁壯。 (林聖杰)


這次的相調是全召會青職聖徒第一次來到嘉義,在物質一面來說,我們離開了熟悉的新竹而來到相對較為陌生且鄉下的嘉義,生活步調沒那麼緊湊,可以真正放下工作的負擔來享受難得的愜意。然而,就屬靈一面來說,這次的相調將我們帶到一年七次特會之夏季訓練的豫嚐裡。

藉著各大組青職的分享,我們學習如何承接聖職,學習讓虛空的雙手被包羅萬有的基督所充滿。我們也受提醒,需要謹慎我們所接觸並接受的東西;並且也認識到我們是患了痲瘋的人,需要一再的被潔淨。另外,我們也享受過節,在這樣的氛圍裡,我們都是過節的人。這些寶貴的項目,都只為著一個目的,就是訓練我們過一個聖別、潔淨、喜樂的生活。

我看到這次有許多青職,即便到相調的景點,仍然與配搭的聖徒坐在一起交通並豫備要分享的利未記生命讀經,這樣的態度著實使我珍賞及感動。記得最後一天前面弟兄跟我們所交通的,召會是拚出來的,美好的召會生活是有一班人將自己埋在服事裡面用心經營。盼望我們青職聖徒都看見前面的榜樣,用同樣的態度將自己交在主訓練的手中,以事奉主為我們唯一的樂趣,叫神得著喜悅。 (潘宣佑)


這次的青職相調相當蒙福,從旺萊山到綠盈牧場,再從阿里山到新港,合適的天氣,平安的路況,與當地的弟兄姊妹一同享受豐富的基督,也帶回了許多大家來在一起,彌足珍貴的照片。畢竟已經是「青職」,每個人在時間上或多或少都要出點代價,感謝主,這樣的代價不是枉費,乃是馨香的見證,見證基督身體的建造!

其中一小段記憶猶新的是去阿里山林業藝術園區,有位弟兄一直想要拍照,而另一位總是很不情願,他們之間的互動一來一往令我覺得很有趣,個性迥異的兩人來到這裡不是為著興趣相合,乃是因為裡面都有主!只是後來隨著時間來到正午,氣溫一路飆高,慢慢失去了拍照的興致,大家都躲在商店內。這些商店其實就是日式的住宅,室內空間小小的、天花板低低的,我們一票人進去讓裡面的氣溫也瞬間增高,我想,老闆鐵定也因此熱起來了。

每天晚上我們自己都生機的聚在一起,像個小小排,不僅是吃方面的供應,所選的詩歌在弟兄姊妹一起開口時使我感到格外溫暖,如同一股暖流在我心裡舒服的流過,實在是感謝主,因為這實在是主的賜給,是主白白的恩典。這群人,在這個地方,一起唱詩、禱告,是多麼特別,我想這就是相調的意義,這也是與一般旅遊最大的差別,用靈彼此碰觸而不是用彼此的魂與心思。

最後來到新港召會的主日,眾人享受湧流的活水,一同獻上對主的讚美。感謝主,在末後,董弟兄提到下次九月的時候要再來,並且帶更多人來!他算了算數字,我當時心裡面想:「哇!真的能來這麼多人啊?」如果都能帶來,這裡的會所恐怕是坐不下了。讚美主!那豈不是一幅絕美的圖畫?願主記念這次的相調,期待下次再來!(張于恩)


很摸著這次相調中,主話語的豐富。第一天晚上的生命讀經展覽,超乎預期的好。青職生活實在疲累,少有話語的供應,更難有乾糧、公義的話。利未記生命讀經,在一般的印象中是「硬」的,不會拿來和疲憊的青職家聚會,但青職也不能一直停在話奶裏面,需要點紮實的東西。很摸著一位弟兄的分享,說,如果新竹市召會人人都像那晚的展覽那樣講說主的話,滿了主的話,召會的光景就大不同了。這次相調回來實在有個負擔,希望在弟兄之家能夠一起有生命讀經追求,讓消極的話失去地位,主的話更多充滿。 (吳俊樺)


感謝主,這次的青職相調一開始,我並不打算去。因著工作的關係,無法參加全程,還要趕來趕去,很累!但負責弟兄鼓勵我,要抓住機會與同伴們一同享受,一同有交通,我就報名了。

在出發的當天,因工作關係,無法與大家一同出發,當獨自踏上旅程覺得孤單時,已到達會場的姊妹們知道我的情形,傳訊息給我,他們己幫我拿好房卡留好位子,只等我來,剛還覺得孤單的心立刻被安慰,我知道這是主為我所預備的,祂顧惜我,知道我的需要,已為我預備好一切,讓我感受經歷到『所以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來十二1)。雖然我無法全程參與,但弟兄姊妹裏的基督真是吸引我,讓我享受加倍多。 (吳佩珊)

青職尋根之旅見證(二)

這趟尋根之旅最叫我覺得寶貴的,是從弟兄們的交通中所認識的倪弟兄。

頭一站,我們到了杭州西湖。1935年,在這裡,倪弟兄曾因婚姻造成的風波,不願繼續盡職。李弟兄和幾位同工為了恢復倪弟兄,便請他查讀雅歌,後來收錄為《歌中之歌》,裡面有一段說:「她在自己幾乎絕望的時候,她竟然盡力幫助別人。雖然她自己好像已經失去了交通,但是她卻盼望別人能知道祂的寶貝而與祂有交通。她所述說的,雖然是她已往的啟示,但是信徒彼此談論到主的時候,主豈非就在旁邊靜聽嗎?…。她雖然飢餓,但是別人比她更飢餓。當她叫別人得飽足的時候,不知不覺的她自己也得了飽足。在這裡,你又看見她是如何脫離了自己。」

倪弟兄當年說這話的時候,他的光景豈不就像那尋覓良人的佳偶嗎?這交通首先救了他自己,爾後才能救多人。這話也在我準備研究所考試時,向當時下沉的我發出亮光,使我得了醫治。

1948年,在第一期鼓嶺訓練的末了,弟兄姊妹都交出來、都接受帶領,那時的光景是何等的高。當倪弟兄交通到福音化中國時,好像是件指日可待的事。但,主卻翻轉了局面:共軍下江,召會遭難,倪弟兄也入了監,直至死日未得釋放。主進來表白,祂的恢復永遠不是那棵大樹,而是供應生命的芥菜種;主也沒有設立倪弟兄作登高一呼、萬人受浸的大佈道家。感謝主,祂在中國起頭的恢復,並不像人想往的那樣一路順遂。若是這樣,當我們經歷不遂時,便要懷疑“這路豈非走錯了麼?否則哪有許多苦?”在弟兄身上,我們好像看見了獄中的約瑟、曠野的摩西、流亡的大衛。在他們能為主作什麼之前,先讓主深刻的製作。這些苦難並非莫名無由,因為“我們能供應別人的生命有多少,實際有多少,基督的豐富有多少,完全在於兩個元素:我們領受了多少啟示,以及我們為所得的啟示經過了多少苦難。啟示加上苦難,才使我們有職事。”

感謝主,重溫倪弟兄的經歷,對於剛在職不久的我,在許多為難之時,或許多模糊之處,實是莫大的鼓勵。“既是這樣,求我主,使我忠誠走窄路,除去雄心和大志,只願順服並受苦;更大能力我不取,更深的死我所需;但願加略的意義,完全成功在我軀。”   (吳俊樺)


這次「尋根之旅」是尋主恢復歷史的根,並懷念倪柝聲弟兄所走過的腳蹤。旅程雖然安排得緊湊,但卻和弟兄姊妹聯得更緊。不僅彼此多有交通,大家的見證也互相激勵,好像到了外地才更多經歷「身體」的感覺。

首站我們到了杭州。和當地聖徒有許多相調,很受他們熱情款待感動,在受限的環境仍然為主擺上。第二天在「西湖」,大家坐著船一邊享受美景,一邊聽弟兄講述倪弟兄於1935年5月,在這裏帶領一些同工查讀雅歌的過程。(之後也在這裡參加主日聚會,還有各專項的交通,使兩地召會彼此有學習。)

第二站到了蘇州,在香山墓園,弟兄帶我們回顧倪弟兄的一生。聽見他的得救和事奉是同時的,並一生走主的道路,直到最後與主耶穌一樣,死無葬身之處。但卻像一粒麥子落在地裏死了,結出許多子粒,主的恢復因此在全地開展。弟兄說得很激動,大家聽著都沈默了。

第三站到了福州,20世紀主恢復是從這裡開始。在倪弟兄的故居,想像1920年4月29日晚上,他在這個樓房為著信主而掙扎,真是特別有感覺。之後前往鼓嶺,看看倪弟兄在這裡開辦的訓練中心。弟兄告訴我們,因著當時倪弟兄在這邊的所作所為,如今大部分居民都是信主的。(返台前,我們也順道與漳州、廈門的聖徒有短暫相調,體驗道地閩南文化。)

這次尋根之旅,我很摸著「奉獻」。看見倪弟兄是一個為神絕對奉獻的人:為了事奉主放棄到上海讀書的機會;放下對張品蕙姊妹的愛戀;奉獻為主靜默,不為自己表白;在獄中更因信仰奉獻了自己的生命。這一再激勵我,向主有更深的奉獻,做今時代的拿細耳人。(吳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