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職大陸相調蒙恩見證(二)

希伯來書十三7:『要記念那些帶領你們,對你們講過神話語的人,要效法他們的信心,留心看他們為人的結局。』十二1:『所以,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就當脫去各樣的重擔,和容易纏累我們的罪,憑著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賽程。』我們聽聞當地一位年長弟兄的見證,這位弟兄竭力追求真理,隨身帶著聖經、詩歌、書報,並鼓勵人追求真理,在聚會中供應聖徒。他擁有真實卻不糊塗的愛,遭逼迫時願意為弟兄承擔所有的責任,也在一次事奉交通中請一位光景不正確的弟兄不能參加。他非常勤儉,吃穿簡單,吃剩菜卻很喜樂。他為主受監殉道,在弟兄姊妹探望時,不關心自己在獄中的生活,只關心召會和弟兄姊妹的狀況。藉著追述往事、許多的見證人,加強、鼓勵我們一直走到路終。 (詹博全)


這次的相調,若說是一次尋根之旅,一點都不為過。對我來說,無論是聽到頭一處召會弟兄們交通到一位年長弟兄在坐監中的事蹟,或是蘇州的弟兄們交通到倪柝聲弟兄在主恢復中盡職的身平,都非常激勵著我,感動不已。這些弟兄們,都是主恢復中重要的僕人,也都是事奉主者的榜樣。

 論到老弟兄,我很寶貝兩個點:第一,他是個贖回光陰,並渴慕真理的人,總是照著神的話來供應、牧養召會。第二,他對召會的愛是真實且不糊塗的愛。印象很深刻,在他下監受審的期間,也有許多弟兄遭遇同樣的處境,他就利用時機來關心他們;而在弟兄們探監時,不過問家裡情形,也不提自己的處境,完全只關切召會的事情。

  論到倪弟兄,最為寶貝的就是他是個奉獻的人。人們常是在起初得救後一陣子才奉獻,但倪弟兄卻說他的奉獻是和他的得救同一時間,並且他的一生就是完全奉獻給主,照著神的恩典,服事眾召會。他從不為自己表白,也不為自己伸冤,活在神聖生命管治底下,為神經綸開路。(留在十字架的釘死中,仰望主)

希伯來書十二1所說的見證人,是如此真實地如同雲彩圍繞著我們。這次的相調對我來說意義不凡。人是神的器皿,人是神的工作,人是神的道路,今天這世代不配得著我們!這一根根豎立在我們面前的柱子就是我們的榜樣。願我們都能立定心志,成為今時代的得勝者。   (潘宣佑)


我們稱此次的相調為“尋根之旅”。主的恢復是有歷史的,乃是承繼以往,勃興於中國大陸。

到了大陸的第一場聚會,就聽到弟兄交通當地召會的發展歷史。其中,有一位弟兄為一位老弟兄作見證。這位老弟兄前前後後因為信基督坐牢31年,最後病死在獄中。這位弟兄在敘述的過程中,幾度哭泣。他說:“每次自己軟弱,想要不服事的時候,只要想到老弟兄,我就沒有辦法再軟弱。”

之後,我們到了蘇州倪弟兄的墓。在倪弟兄的墓前,弟兄敘述著倪弟兄一生的生平。他是如何的被誤會、錯待,而不為自己表白。最終,死在獄中,床頭留下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基督是神的兒子,為人贖罪而死,三日復活,這是宇宙間最大的事實。我信基督而死。倪柝聲。”這就是我們的根—古老的十字架。

如今,為難的環境過去了,十字架的味道也漸漸變淡了。取而代之的,是爭競、私慾、地位、名聲。求主憐憫我,不失去主恢復的本質,有十架的記號。  (尹佳樂)


此次前往大陸和當地的聖徒們相調,充份的體會到“在主裡我們是一家人”這句話的真正意涵。一開始我實在是將此次的行程定義為“與召會的弟兄姊妹出國旅遊”且對於當地的召會生活也抱著僅是去體驗看看的心態;沒想到最後卻深深為當地的召會生活及弟兄姊妹在主裡的熱情接待所感動。

當地的聖徒大部份都是從祖父母那一代就開始信主,而他們也因著在自己的長輩身上看到了美好的見證而決志信主,一代傳一代的延續下來。我們此行的接待家庭也是這樣,但更特別的是他們的女兒、媳婦都是大陸頂尖大學畢業的高材生,以他們的學歷如果留在國內就業,成就必定非凡。但可貴的是,他們兩人因著愛主,知道主在他們身上有特別的計劃,因而在畢業後就選擇了全時間服事,現今在美國的校園傳福音為主做工。

第二天一早我們就參加當地的青職成全訓練。這個青職成全訓練是一個月一次,從週五晚上開始(住兩晚),直到主日下午三點結束後返家。這期間大家生活作息在一起,聚會追求主。我問當地的姊妹:「一次三天且一個月就有一次,對已經成家有年幼小孩需要照顧,且平常又有工作的她們而言,會不會很累?」不料她們都回答:「不僅不覺得累,反而覺得能分別時間出來享受主她們很珍惜,就是再怎麼樣都要抓緊機會參加的聚會。」我聽了覺得很慚愧,我覺得她們是如此地懂得贖回光陰,緊緊抓住主,而我卻是常常在生活的一些瑣事上,消耗了我的時間。她們真是我的榜樣。

第三天中午用餐後,我們到了倪柝聲弟兄長眠的墓園,在弟兄敘述倪弟兄這一生,因著愛主遭受許多的逼迫,仇敵多次要他否認主,但他持守這信仰而未曾否認主。最後他病死獄中,死前還是未能見到自己深愛的張品蕙姊妹時。我心裏很是難過;心想:「主啊,你怎麼讓這個愛你的人受這麼多的苦難呢?」也許是我的屬靈生命還不夠成熟才會這麼想吧!

晚上我們在當地召會享受愛筵,感受到弟兄姊妹的熱情,當我們同聲高唱“瓦器裏有寶貝”這首詩歌時,我立刻就濕了眼眶,心想怎會有這樣的事?第一次見面的人卻像親人一般?這真是  證明我們都是在主裡的弟兄姊妹!

以前出國渡假總是當下的激情,一下子就忘光了,但這次出國的相調卻是滋味常存,久久未曾褪去,回想起來還像是在昨日一樣。有主在其中真的不一樣。感謝主,有主真好!   (黃莉婷)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