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職尋根之旅見證

這是我得救之後,第一次有機會訪問大陸。在八天七夜的行程裏,外面舊造的景色,以及大陸的交通建設以及網路各面的發達,都叫人覺得不可思議;但最寶貴的,還是在新造的範圍裏,與聖徒們之間的相調和交通。其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走訪倪弟兄的故鄉、鼓嶺訓練中心的舊址,以及倪弟兄、倪師母的墓地。在參訪這些地方的同時,我們聆聽當地聖徒對倪弟兄生平的介紹,他為主所受的苦,他所學習的屬靈功課,再配上倪弟兄所寫的詩歌,以及這些詩歌寫作的背景,使我再回到起初那向著主的單純和清潔。

倪弟兄的一生是受苦的一生。在主所量給他一切為難的環境中,他學習完全順服,甘心背十字架,不為自己辯解。在他事奉主的一生中,兩次經歷被他的同工們隔除。在經營生化藥廠以顧到當時的同工,及已故同工們的遺孀這件事被人知道前,幾乎所有的人都誤會他,離棄他。然而,他還是不為自己作任何的辯駁。倪弟兄的一生,就像燔祭一樣,經歷被宰殺、被剝皮、被切塊、被焚燒,產生叫神滿足的香氣。因著他是這樣絕對的順服,所以主能使用他,並藉著他把祝福傾倒給祂的召會。我們這些在後的人,都因著我們前面的弟兄,得著了屬靈生命的豐富,並藉著他認識了神的心意。

曾有前面弟兄說,在主的恢復裏不光真理是清楚的,主的恢復還有一個內在的素質,就是完全順服、完全了結的素質。當我們圍著倪弟兄的墓碑,聽著當地弟兄介紹倪弟兄一生時,裏面實在激動,眼淚不禁流下,為著主把這樣的一位弟兄擺在我們前頭,心中滿了向主的感謝。我也向主禱告,求主感動我們弟兄的靈,加倍的感動我!使我不僅是跟隨弟兄的教訓,也跟隨弟兄的為人,跟隨弟兄在主面前的學習。    (胡世傑)                         

這次的尋根之旅,對我就像是屬靈的沐浴一樣,一面洗滌我裡面的老舊與天然;另一面,則是讓我浸透在主恢復歷史的道路上,好使倪弟兄的榜樣深深扎根在我的裡面。

記得在與杭州聖徒的交通中,看見有的家奉獻愛主是非常絕對的,他們的見證著實激勵著我們。另一個叫我格外珍賞的,是在他們的主日擘餅聚會。當敬拜父的詩歌停止時,緊接著是讚美的禱告不絕於耳;他們不急著坐下,也不等待別人開口禱告,而是爭先恐後的讚美,好似深怕父沒得到應有的滿足,這實在給我非常大的衝擊。利未記結晶讀經的第十二篇信息裡就說道:「當我們在主的筵席上享受基督做平安祭,是為著與神並彼此有交通;倘若在聚會中沒有對父的敬拜,向神獻上平安祭就不能完全得著應驗。」感謝主,真是應時的話。爾後的每天,我們都與當地聖徒有交通,無論是分享彼此的蒙恩,抑或專項的交通,都使我們同被建造在一個身體裡面,也叫我自己身上所存留的老觀念和天然能夠被了結並更新。

「讓我愛而不受感戴,讓我事而不受賞賜…」一句句感人肺腑的歌詞縈繞耳旁,述說著倪弟兄以主為榜樣的人生。去年已有到訪蘇州的經歷,此趟故地重遊,再次站在倪弟兄的衣冠塚前靜聽王弟兄見證倪弟兄的生平,相同的是那份感動,但不一樣的卻是更新自己的奉獻。倪弟兄早期曾受到和教士的成全,有一次當他與和教士一同散步,將近轉角時和教士就說也許在轉彎的時候會遇見主。她熱切等待主的回來,她的生活和工作都是在盼望主的回來,這也成為倪弟兄的榜樣。

倪弟兄也是個學習十架功課極深的人,他不為自己伸冤,也不為自己表白,寧願讓十字架的痕跡深刻在自己的身上。他就像約翰福音十二章裡的麥子,寧願落在地裡死了,也不願自己得享安適和尊高。反過來看自己,實在有許多的虧缺;但感謝主,藉著主的光照,使我得以再將自己與這榜樣核對,無論是生活或服事,又或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看見自己不過是個祭物,一被擺在壇上就沒有自己的主權能夠隨意下來。主啊,求你使我像你一樣的順服,能使你心滿意足。

這趟旅程的寶貝,最後在一個負擔裡面結束,那就是人人都要渴慕作祭司。為著基督身體的建造,需要一班祭司侍立在主面前,不是穿羊毛衣而是細麻衣;並且需要我們從早開始獻祭物給神。這次來的年輕青職不多,但我相信主藉著弟兄們的說話,已經很清楚地傳達到我們裡面。這條將主的心願成就的路,需要我們一生緊緊跟隨。(潘宣佑)                      

感謝主,這次能與大陸的杭州、蘇州、漳州及廈門弟兄姊妹們有喜樂的相調。前三天接待在杭州召會的一位姊妹家,她是國中老師,雖然先生未信主,但夫妻仍然熱切接待我們。姊妹說到她信主的過程。是在四年前得救的,因著在學校任教,所以在一堂的自修課時,看到學生們在讀「讀者文摘」中的一篇文章,介紹世界上最暢銷書的書–聖經。姊妹為之震驚,驚訝自己活到了四十多歲,卻不知道世界上有本如此受歡迎的書,自己卻從不曾讀過,因此便開始尋找讀聖經的聚集。有段時間週末,甚至花來回三小時的車程,為的就是追求認識聖經,好能明白其中的奧秘,她也因此得救。我們住在姊妹家,每天早上都看到她早起安靜在餐桌旁讀聖經–新約三章、舊約三章,真是我的榜樣。

除此之外,在與杭州聖徒的主日聚會中,也受到他們青職弟兄姊妹主日敬拜父時熱切的靈所吸引。雖然聚會中多數是年輕的弟兄姊妹,但個個幾乎都開口禱告、感謝、讚美,使父得著敬拜和滿足。反觀自己,有時在主日聚集中,開口讚美的靈弱了、淡了,缺乏對父神為眾兒女所成就的一切,有真實的敬拜和感戴。我當下為著自己在不冷不熱的光景中,無法讓父得著滿足而向主悔改。

此行的後四天,有一個行程是到蘇州倪弟兄的墓園。聽著王弟兄在墓地細細地講解倪弟兄的生平,很受倪弟兄為主奉獻的靈所感動。倪弟兄得救時,也是他盡職的開始,他是徹底的得救。他也願意為著召會花費自己的錢財,為著當時同工的需要擺上自己的一切。更在最後二十年的監禁中,即使無法與妻子相聚,依然不否認主的名,一生為主站住,真是我們的好榜樣。

最後,分享一首倪弟兄寫的一首詩,「有時偶是青天」,邊聽詩歌邊被倪弟兄寫詩時的聖靈所感動。自己很喜歡第一節中寫的「雖然偶晴,但是經常是陰,迫我學習忍耐,迫我不能不來尋求神心,神的喜愛。」願我不論在何種環境中,都不停止渴慕來到神的面前,也能如同腓立比書四章12~13節寫的,『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富餘;或飽足、或飢餓、或富餘、或缺乏,在各事上,並在一切事上,我都學得秘訣。我在那加我能力者的裡面,凡事都能作。』(賴君妮)


這次的相調負擔是尋根,也就是我們希望藉由這次相調,能對主恢復的歷史中,我們一位前面的寶貴弟兄–倪柝聲,有更清楚的認識。

這次的行程,有兩次的機會我們聽到倪弟兄的生平,一次是在蘇州香山公墓,倪弟兄的墓園裡。另一次是在福州,我們參訪了倪弟兄的住所–玉林山館以及在鼓嶺的訓練中心。藉由在兩地的弟兄詳細的介紹,彷彿有台時光機帶我們回到過去,重溫了前面弟兄的種種經歷。

聽到倪弟兄一生的經歷,反觀在自己的服事上,有時會遇到一些挫折和誤會,覺得沒有動力再做點什麼。但倪弟兄甘願留在這種境地,雖然他滿腹經綸,卻願意順服在死地,從中經歷十架的功課,等時機成熟後便能流露生命。這種榜樣是我的安慰及提醒。

在杭州期間,有一天晚上與當地青少年服事者交通,當地一位初得救就服事青少年的青職姊妹問了一個問題讓我印象深刻。因為嚴格說來,在人性顧惜這面,我沒有被中壯年家或屬靈父母照顧過,所以大陸姊妹問到:「服事青少年很辛苦,沒有人照顧難道不會累嗎?」我實在不知如何回答這位剛得救的姊妹。因為沒有中壯年聖徒的牧養而要叫青職留在召會中並事奉,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詩歌「讓我愛」中說到「只知傾酒不知飲酒,只想擘餅不想留餅,倒出生命來使人得幸福…」,另一首倪弟兄的詩歌也說到「誰受的苦最深,最有可以給人…」我們的確有許多榜樣如同雲彩圍繞我們,願我們都受前面弟兄的激勵,在這屬天的賽程中,願意更多獻上自己。          (劉浩航)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