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職尋根之旅見證(二)

這趟尋根之旅最叫我覺得寶貴的,是從弟兄們的交通中所認識的倪弟兄。

頭一站,我們到了杭州西湖。1935年,在這裡,倪弟兄曾因婚姻造成的風波,不願繼續盡職。李弟兄和幾位同工為了恢復倪弟兄,便請他查讀雅歌,後來收錄為《歌中之歌》,裡面有一段說:「她在自己幾乎絕望的時候,她竟然盡力幫助別人。雖然她自己好像已經失去了交通,但是她卻盼望別人能知道祂的寶貝而與祂有交通。她所述說的,雖然是她已往的啟示,但是信徒彼此談論到主的時候,主豈非就在旁邊靜聽嗎?…。她雖然飢餓,但是別人比她更飢餓。當她叫別人得飽足的時候,不知不覺的她自己也得了飽足。在這裡,你又看見她是如何脫離了自己。」

倪弟兄當年說這話的時候,他的光景豈不就像那尋覓良人的佳偶嗎?這交通首先救了他自己,爾後才能救多人。這話也在我準備研究所考試時,向當時下沉的我發出亮光,使我得了醫治。

1948年,在第一期鼓嶺訓練的末了,弟兄姊妹都交出來、都接受帶領,那時的光景是何等的高。當倪弟兄交通到福音化中國時,好像是件指日可待的事。但,主卻翻轉了局面:共軍下江,召會遭難,倪弟兄也入了監,直至死日未得釋放。主進來表白,祂的恢復永遠不是那棵大樹,而是供應生命的芥菜種;主也沒有設立倪弟兄作登高一呼、萬人受浸的大佈道家。感謝主,祂在中國起頭的恢復,並不像人想往的那樣一路順遂。若是這樣,當我們經歷不遂時,便要懷疑“這路豈非走錯了麼?否則哪有許多苦?”在弟兄身上,我們好像看見了獄中的約瑟、曠野的摩西、流亡的大衛。在他們能為主作什麼之前,先讓主深刻的製作。這些苦難並非莫名無由,因為“我們能供應別人的生命有多少,實際有多少,基督的豐富有多少,完全在於兩個元素:我們領受了多少啟示,以及我們為所得的啟示經過了多少苦難。啟示加上苦難,才使我們有職事。”

感謝主,重溫倪弟兄的經歷,對於剛在職不久的我,在許多為難之時,或許多模糊之處,實是莫大的鼓勵。“既是這樣,求我主,使我忠誠走窄路,除去雄心和大志,只願順服並受苦;更大能力我不取,更深的死我所需;但願加略的意義,完全成功在我軀。”   (吳俊樺)


這次「尋根之旅」是尋主恢復歷史的根,並懷念倪柝聲弟兄所走過的腳蹤。旅程雖然安排得緊湊,但卻和弟兄姊妹聯得更緊。不僅彼此多有交通,大家的見證也互相激勵,好像到了外地才更多經歷「身體」的感覺。

首站我們到了杭州。和當地聖徒有許多相調,很受他們熱情款待感動,在受限的環境仍然為主擺上。第二天在「西湖」,大家坐著船一邊享受美景,一邊聽弟兄講述倪弟兄於1935年5月,在這裏帶領一些同工查讀雅歌的過程。(之後也在這裡參加主日聚會,還有各專項的交通,使兩地召會彼此有學習。)

第二站到了蘇州,在香山墓園,弟兄帶我們回顧倪弟兄的一生。聽見他的得救和事奉是同時的,並一生走主的道路,直到最後與主耶穌一樣,死無葬身之處。但卻像一粒麥子落在地裏死了,結出許多子粒,主的恢復因此在全地開展。弟兄說得很激動,大家聽著都沈默了。

第三站到了福州,20世紀主恢復是從這裡開始。在倪弟兄的故居,想像1920年4月29日晚上,他在這個樓房為著信主而掙扎,真是特別有感覺。之後前往鼓嶺,看看倪弟兄在這裡開辦的訓練中心。弟兄告訴我們,因著當時倪弟兄在這邊的所作所為,如今大部分居民都是信主的。(返台前,我們也順道與漳州、廈門的聖徒有短暫相調,體驗道地閩南文化。)

這次尋根之旅,我很摸著「奉獻」。看見倪弟兄是一個為神絕對奉獻的人:為了事奉主放棄到上海讀書的機會;放下對張品蕙姊妹的愛戀;奉獻為主靜默,不為自己表白;在獄中更因信仰奉獻了自己的生命。這一再激勵我,向主有更深的奉獻,做今時代的拿細耳人。(吳少友)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