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職特會見證(五)

傳福音真的很喜樂。我們家大約從去年五月開始,每週三晚上7:30在馬偕醫院對面的麥當勞傳馬路福音,至今已經實行一年四個月,而曾弟兄一家已經實行兩年了。我們覺得,不是我們作了什麼,而是我們蒙憐憫,得了這福音的好處。

其實,每個人對福音都很有負擔,但是卻沒有一個平台,可以使我們還福音的債。還記得在大學的時代,因著對福音的負擔,我就一個人拿著福音單張去發送。雖然這也很喜樂,但是實行不了多久就無疾而終了。這樣十幾年來,我總是覺得對主有虧欠。直到一年多前,姊妹和我說:「我們要有福音的生活,重點不是果效,乃在於堅定持續。」那時我就覺得很喜樂,一定要抓住這機會,來與弟兄姊妹一同堅定持續的傳福音。過程中,雖然也是起起伏伏,並不是每一次都這麼高昂。特別是新竹的冬天非常的冷,甚至颱風來時,外面雨勢正大,只要想到有同伴來在一起一同爭戰,無論是颳風或下雨,我們總覺得要一起過這福音的生活。

剛開始,我們是從發單張開始,我們定規一次發五張就結束。但弟兄帶領我們儘量抓住機會向人傳講30秒鐘。要對陌生人揮手打招呼實在不容易,漸漸就覺得其實揮手也沒有那麼困難。當我這樣實行時,人就真的停下來聽我傳講。甚至還留下LINE給我們。 (熊陳涵文)


只要是基督徒都會傳福音。可是要堅定持續的傳福音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我們家實行週週傳福音一年多以來,我非常摸著堅定持續這件事。外面的社會學家說,你要養成一個好的習慣,至少需要三個月的操練。剛開始,我們家就很簡單的決定實行三個月,週週都去。三個月後,我們真的養成了習慣。每到週三晚上,我的孩子們就會說:「爸爸,今天是不是要去傳福音?」他們就會督促我們一同地往前。這使我領悟到-原來孩子也是我們的同伴。這是一個身體的時代,我們不是單靠我們個人的努力。當我們軟弱時,我們會想到有一班弟兄姊妹就在那裏等我們。我們就很自然地往前去。到了那裡,藉著禱告與呼求主名,我們就樂意的把福音傳出去。我們實在可以見證,我們來的時候是軟弱的,但是當我們傳完福音時是喜樂的。弟兄姊妹們,你們一定要來試一試。我相信藉著這樣的操練,只要三個月,你們一定可以把這樣的習慣建立起來。

當我們傳福音的時候,我也領悟到,福音不是一個工作。當然召會一定會不斷地鼓勵大家要傳福音。而我們在傳福音時,通常也會把福音當作是一個工作。什麼是工作呢?工作就是你不是規律性的作一件事。召會有吹號,你才去作,這就是工作。但是,我們實行一年多下來,我發現福音不該是一個工作。弟兄姊妹們,福音必須是我們的生活。我們必須要把它當作我們生活的一部份。我相信,藉著我們這樣的操練,主會更多的祝福我們。願主更多的帶領我們往前,我們都是新約福音勤奮的祭司。只要我們一同往前,我們就可以把福音傳遍居人之地。  (熊惟遠)  

青職特會見證(四)

在一次校園福音開展期間,我與交大弟兄們配搭在學生中心向一位邀來的大一新生傳福音。我們在同一桌坐定後,就請福音朋友享用點心,接著我們介紹學生中心與我們自己。然後我們就帶他享受詩歌「轉向祂的眷顧」。“何不放聲,呼求祂名:『喔!主耶穌!』轉回你的靈,享祂恩典的傾注。呼求:『喔!主耶穌!』將你心事向祂傾訴,祂聆聽且在乎,祂巴望並催促;祂永世的渴慕,就等你轉向祂的眷顧”。藉著詩歌,我們向福音朋友介紹這位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的三一神,如今他可以呼求祂的名來享受祂。

我們也向他傳講人生的奧祕,使他認識人有靈,神是靈,藉著呼求主名,運用靈將祂接受進來。過程中,弟兄們也分享自己得救的見證,最後我們問這位福音朋友要不要受浸。但他表情平淡,手一直抓頭,像似猶豫不決。弟兄們再問他,是否有顧慮或排斥,他也一樣以手抓頭。於是我裏面有感覺,這或許是他性格的關係,我需要帶這位朋友有突破。因為反對是一種拒絕,沒反應也是一種拒絕。我們就再帶他呼求主名並我一句你一句的禱告。接著就向他說:「我們去受浸」。他就說:「好!」。

這次的經歷使我看見,我們傳福音是要動人的靈。而靈是生命的事,不是知識的事。不論我們福音真理說得多好,若是無法帶領人運用靈,就還是在知識道理裏,人也只會停留在他的魂裏,而無法用靈接受那靈。若我們是供應生命,那就會產生生命的果效。 (康建樑)


我從大學時期就開始過召會生活並住弟兄之家。那時總覺得服事不外乎就是操練分別時間聚會,或是打電話邀人來聚會。但漸漸發現在召會中其實最關鍵的就是如何服事人,而人的事情總是為難又細緻的。

所以從研究所升博士班就讀後,我由在學的階段就漸漸過渡到青職的階段。何其有幸可蒙主的憐憫,在我裡面興起一個心志,渴慕要向我的前面弟兄學習如何真實的從生活面服事召會與弟兄姊妹。主也開啟我的眼睛,讓我看見並學習如何在召會中與各個不同個性、年齡、背景、文化的弟兄姊妹相處,如何察言觀色,隨時憑著那靈的引導說合適的話並與人有相調。在交通與配搭服事時,如何與主有聯結,用主的心腸與思念來顧念每一位弟兄姊妹的情形與軟弱,並為他們尋求主的帶領…等。

在這樣的過程中,常經歷到自己裡面有許多的光景與觀念都需要被主細細地對付並調整,這樣才能在身體中合適的盡我肢體的功用。那時,博班的課業與實驗非常繁忙,又要兼顧屬靈的操練與召會的服事,有時也會感到辛苦。但感謝主,就在這個過程中,真真實實的讓我認識到,不論在屬靈、生活、工作與行事為人上,祂都是供應無缺並主宰一切的神。

有了那一段的過程,現在在區裡配搭時,很自然地就能觀察並了解到弟兄姊妹,他們碰到事情時的感受與需要甚麼。我就學習在他們所處的景況裡供應基督作生命,實際的幫助他們倚靠主作他們的一切,並鼓勵他們有事奉。就像那時前面弟兄如何像師傅一樣教導我許多屬靈與服事的功課,現在我也照樣把這些東西,在生活中一點一滴的傳輸給弟兄們。每當我能有這樣的服事,心中都感到非常的甘美與感恩,感謝主。

(張佐民)


我16歲時,在加拿大多倫多南方一個叫做Mississauga的小城市得救,我記得當年Mississauga召會還沒有會所,而是向商務旅館租賃二個房間用來聚會,所以我就是在旅館的浴缸裏面受浸的。當年Mississauga召會的核心成員是由大約十個家庭所組成,一個家的平均人數不超過四人。他們的行動與服事都是以家為單位,相調非常緊密,服事起來機動性很強。雖然當年我只是一個青少年,並不明白什麼是「家」,但這10個家庭都曾經分別或是一同服事過我(不論是愛筵、外出相調、甚至是生活上的需要),於是在我心中刻下一個深深的「模型」-神的家是以「家」為單位而建造的,服事神必須把整個家擺上去。主非常祝福Mississauga召會,因著這10個家庭的擺上,神不斷的把得救的人加給當地的召會,在大家同心合意的禱告中,他們在隔年買下了一個溫馨美麗的房子當作會所。

幾年後我離開加拿大,也離開召會離開神,跌進世界的網羅裡,甚至我在上海結婚時,先生根本不知道我是基督徒。感謝主,何等的憐憫,在我懷孕的過程中,主來恢復我,再把我從黑暗裡拯救出來。孩子出生以後,我們變成「一家3 口」,那時我才開始意識到我有一個真實的家。因著外面各樣的環境,我開始渴慕回到神的家中,人在上海的我,竟然時常在夜晚想起Mississauga召會那一個又一個甜美的家,就是那些服事神的家。

我開始向先生傳福音並作各樣的見證,卻碰了一臉灰,被潑了好幾桶冷水。於是我開始到神面前,為著我這個家認罪。五年來我禱告求主帶我們去一個可以過召會生活,又可以使先生信主得救的地方。神奇妙大能的手在去年把我們帶回台灣,連同我土生土長的上海人先生也「移民」到新竹娘家,這是何等煎熬的路,何等困難的選擇,特別是對我先生而言。來到台灣後我更迫切的禱告,我一遍遍這樣禱告主:「主啊,這個家是要獻給你的,求你來得著我的先生,求你來作他的頭,求你使我們這個家能夠完整的獻給你。」

剛來台灣的先生,面臨許多壓力和困境,甚至好幾次我們都想放棄回到上海去。這時神來親自作他的平安,主實在憐憫,就在今年3月4日他和我的婆婆一同接受救恩,受浸歸入神愛子的國裡。看著即將成為弟兄的先生穿著浸服坐在浸池的背影,我不斷讚美神,感謝祂的信實,感謝祂的愛與憐憫,那是我永遠都不能忘記的畫面。那天受浸禱告時我抱著兒子大喊:『至於我和我的家,我們都必事奉耶和華!』      (榮江怡玲)

 

 

青職特會見證(三)

記得以往讀過一篇見證集,題目是【當你對人有了愛】,其實見證內容我也不大記得是講些甚麼。不過若要用一句話形容我這十幾年的基督徒的生活或是變化,這句話是再貼切不過了。

從小我的個性是極為內向,害羞,不善與人交際或相處。向來只有人主動與我交談,而我總是獨善其身不願跟人接觸。這樣孤僻的個性,總讓人認為我有嚴重的自閉傾向。所以從小朋友不多,也習慣了一個人面對許多的事。這樣的生活方式我也不覺有太大的問題。直到我的父母親認識了耶穌,並在我生活周遭出現了許多弟兄姊妹。記得我剛得救時,對真理不甚了解,也不想聚會。有位弟兄費盡苦心,就是想來關心我,餵養我。我一次次地將他關在門外,但他不曾死心。那時我想我與他非親非故,為何他要一直這樣付出?這樣的行為也是會讓人感到厭煩的。不過因著他多次的在門外守候著我,實在讓我覺得扎心,不願讓弟兄再吃閉門羹。所以開了門,哪知這樣的開門也就將我的心門打開了,此後神的愛就進入我心。有人說愛的相反詞不是恨,而是冷漠。是神的愛將我從對人的漠不關心拯救出來,現在的我不僅在區裡有服事,且對人也有同樣的愛。我發現若我也在這愛中關心人,餵養人時。這愛是這麼的有能力。

最近嘗試與一位以往服事過的青少年聯繫,這個孩子從小就是令人頭痛的人物,不愛唸書,聚會中搗亂不配合。甚至上了高中還休學開始工作。進而染上了些不良嗜好,讓他媽媽非常苦惱。有天凌晨接到他媽媽的簡訊,說到不知如何教養這位孩子時,心裡真感到難過與不捨。想到一位母親因著孩子的處境在苦惱著,甚至凌晨了,還未能安睡。因著不知如何幫助他,在為他禱告尋求後,神就使我動了慈心,叫我能同情他的處境。畢竟對一個不愛唸書的孩子,各式的聚會對他來說都是種約束。並且神也給智慧,想到既然他下班之後時間多,不如就約他一起出外看望吧!讓我非常感動的是,在一次跟他交通並提出這想法時,他竟然對這事不排斥,甚至還每約必到,成了我看望時的好同伴。

我常想,若沒有這位神,我今天怎能有這樣的變化?又或者我會過著怎樣的生活?而神在我身上的變化有甚麼目的?又是出於什麼動機要變化我?面對這些問題,主給我的答案就是創世記一開始提到的,人被造是為了盛裝神,並且能有祂的形象彰顯祂並代表祂執行神在地上該有的權柄。神成全我是出於愛的緣故,為要使我也能像天上的父一樣完全。這是何等的救恩。

神說,那赦免多的愛的也多。每每因著自己生命的不成熟軟弱或是失敗,回轉到神前,主就再用祂的愛或是聖徒的關心顧惜加強我,讓我在完全的愛中將懼怕驅除。所以漸漸也讓我體認一件事,若沒有神的愛,那怎會有人願意請吃愛筵,或者包容我那些不成熟的服事。若不是神的愛與恩典,我今天是不會站在這裡的。所以當我今天享受了這神聖的愛,那花些時間打個電話,或是去關心聖徒,這哪裡會是一種工作或要求。這乃是你我理所當然的事奉。

愛是建造極超越的路,神給我最大的禮物就是神的愛,並讓我對人有了一樣的愛,雖說我還有許多不完全。但我相信盡我微力,只要神有需要或是有人願意向我敞開的,我也願意如同神一樣有捨己的愛,並將這愛流露出去。何等罪人如我竟也能成為神家建造的材料。    

 

竹苗青職特會見證(二)

得救兩年多,晨興常是斷斷續續、時有時無。得救剛開始時,有服事的弟兄邀我一起晨興,那時候其實並不懂晨興對我有多重要,只是有弟兄邀就一起晨興,晨興對於我而言就是「學習」呼求主名、禱讀經節、讀信息及學習禱告。雖然喜樂,但不久就漸漸當作是例行公事了。

後來過程中雖然與其他弟兄有配搭晨興,但由於工作關係需要更早到公司,加上服事弟兄又要服事其他弟兄姊妹,晨興就悄悄地自動停止了。在這段沒晨興的期間,工作上的事讓我倍感壓力,我每天早晨都拖著無力的步伐及疲憊的心面對工作,心裡飽受困境與為難。

直到今年初,在主日晚上與服事弟兄及同為青職的弟兄們聚會時,弟兄向我提出要我邀約其他青職弟兄一起晨興,當時我又想找藉口「工作忙要早起,無法晨興」來推卻。弟兄看穿我的藉口,就跟我說「不要再推了」。後來,我便與兩位青職弟兄相約早上起來享受主。在答應弟兄時,我並不曉得這果實是如此甜美,甚至成為我的倚靠。現在我每天早上6點就起來準備好就與弟兄一同來到主面前,享受主的面光、話語的供應。不管今天所要面臨的是何種挑戰、為難,我都需要得著復興,因為這一整天都要與主同在。工作遇為難時,深呼吸再呼求主名,主的話語在我深處流轉,肩頭上的重擔就變輕了,心裡頭喜樂滿溢。有主同在我並不孤單,然後繼續工作。

如今,晨興對我不再是例行公事,而是主給的恩典,每天享受主的注入。正如詩篇二三5所記:『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 (竹南 黃建家)


弟兄是為著糊口而勞苦,姊妹則是為著養育下一代及維持一個家勞苦,生產之苦只是一個開端。當我從專科護理師退下來當全職媽媽,才發現養育孩子真的很疲憊。我們家裡的成員雖然簡單,但在召會中還要顧前(傳福音)顧後(顧孩子),體力就被消耗殆盡。當主向我說話,應當家聚會,不能只靠小排撐著,心裡總不禁跟主埋怨:哪來的力氣再去作家聚會呢?

  然而,當我對人越有負擔,越對準主,我就無法不聽衪的話,我就對人越有感覺,就越為人的需要有負擔禱告。這是因為衪把衪的愛灌注在我的心裡。

家聚會的負擔緣自於去年的青職特會,那時,竹南召會只有我和弟兄參加。當時,個性內向害羞的弟兄被聖靈充滿,豪邁的衝上台宣告我們的奉獻心願書,我心底其實是恐懼戰兢的。我們的奉獻是要得5個常存的果子,要開小排,要作家聚會等等。因著這樣的奉獻,主聽了我們的禱告,去年福音週作了十週,共得了九個果子,其中有4位仍持續過召會生活。以醫護人員的觀點來看,這存活率相當的高。然而個性像約拿的我又開始想要開溜了,心底直跟主說:「不要找我,不要找我,主!你知道我顧兒子非常疲憊。求你把這苦杯挪去罷!」數算了許多的理由,但那不肯放過我之愛,藉著一次又一次的禱告向我顯現,我就開始鎖定兩位到三位姊妹,不久就開始了與她們家聚會的日子。

  這樣的家聚會就在我每天下午孩子午睡起床時,或是中午用餐時間,我邀約姊妹們讀十二籃或初信的信息。一開始,我覺得勞苦重擔壓心頭。主卻帶我看見一件很重要的事:當我在餵孩子吃飯的時候,就想到我不可能日日都給孩子吃牛排、義大利麵(就像豐富的小排),我們的家聚會應當要像媽媽的便當(家常菜)讓人覺得舒服,容易入口消化,並且是適合個人的屬靈情形。一個不怎麼認識字的弟兄,若是每次聚會都只告訴他十字架的道路,教導他要犧牲,大概過不了多久這人就不再聚會了。家聚會就像是媽媽養孩子,帶家聚會的人就要像媽媽一樣親切柔細,儘量不要給孩子有一餐沒一餐的吃,若是小羊搆不上,一週也打個電話關心一下近況,留心主羊群的近況。

這樣經營家聚會,最蒙恩的人反而是自己。一面是自己在枯乾的育兒生活中得著享受,並且餵養的對象也會幫忙看顧自己的孩子。有時孩子會突然在我們的禱告聲中,加入一聲「阿們!」「阿利路亞!」。我們若期盼孩子殷勤愛主並喜歡召會生活,我們就要成為這樣的榜樣。感謝主!求主賜福給我們生產及乳養衪兒女的福。 (竹南 黃鄭珮渝)


詩篇一三三1:『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這是一幅美麗的圖畫。對我而言,姊妹之家的生活也該是如此的甜美。

大學開始我就隻身在外租屋、求學,習慣著回家後那個屬於自己的獨立空間,當我剛入住姊妹之家時,覺得一切跟原本想像的有相當落差,每個人的成長環境、習慣都不同,個性更是南轅北轍,我很不習慣這樣的生活,所以,每天能多晚回家就多晚回家,晚間11、12點都是家常便飯,即使放假也幾乎不在家,為的就是能避開姊妹們。照著我天然的想法,以為只要少接觸就可以少掉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然而,在一次與服事者的交通中,服事者的一句話使我有一個『轉』,回想起當初奉獻住姊妹之家的心願。一位前面弟兄曾說姊妹之家不僅僅是住在一起,更是需要建造在一起,鼓勵我們要有一同追求的時間。在與姊妹們交通後,我試著分別了一天的時間提早回家,與她們一同晚禱,剛開始我並沒有很享受,因為還“轉”得不夠!之後,因著我的屬靈同伴結束全時間訓練返回新竹,我們就開始一同建立晨興的生活。

剛開始我都是癱在沙發上賴床,等到開始禱告才清醒,就這樣一次、兩次…,不知不覺的我開始享受這樣來在一起的晨興生活,甚至期待每次晨興時間的到來,漸漸地也享受晚禱時的追求。不僅如此,我們也開始有了事務服事上的配搭,在這樣的團體生活中,我逐漸看見姊妹們裡面基督的豐富,並珍賞她們的那一份!     (楊蕙甄)


感謝主的憐憫,讓我在結束兩年全時間訓練後,回到社區與弟兄姊妹們一同過召會生活,並開始對區裡的青職姊妹們有負擔。

主也讓我看見,我所受的成全,不僅是為著自己的享受,更是為著身體!回到新竹時正好一大組的青職姊妹之家成立,我便和她們交通,一週兩次到姊妹之家與他們一同晨興享受主。原先似乎是為著她們的晨興,到後來也成為我的幫助及成全,使我能在結訓後,仍然持守著神人的生活,也學習如何與姊妹們一同建造。

為了讓姊妹們能從早晨就得著復興,我看見自己必須率先被主充滿,從起床到去姊妹之家的路上,藉著呼求主名得著主的分賜。有時候也會浮現出一首詩歌,而這詩歌就成為我們晨興享受的詩歌。

藉著週週的晨興,慢慢地不再都是我帶頭呼求主名、禱告、點詩歌。有次我晚到了,在門外聽到姊妹們的禱告聲,我真是喜樂,很得姊妹們的供應;姊妹們也會將他們在生活中所享受的詩歌供應出來,成為我的享受。使我得著了肢體的平衡及成全。

感謝主,這就是我們甜美的召會生活,彼此成全、彼此供應!在與姊妹們一同建造的這半年裡,我很享受以弗所書四章15~16節:『惟在愛裡持守著真實,我們就得以在一切事上長到祂,就是元首基督裡面;本於祂,全身藉著每一豐富供應的節,並藉著每一部分依其度量而有的功用,得以聯絡在一起,並結合在一起,便叫身體

青職特會蒙恩見證(一)

非常喜樂能夠在這裡做生命供應的見證。本次特會的主軸是四維的召會生活。而其中一個維度是成全別人,具體的說就是帶一個同伴,陪他、服事他、牧養他、成全他,這個才是我們持續得生命供應的秘訣。

約翰福音21章主對彼得說:『餧養我的小羊』、『牧養我的羊』、『餧養我的羊』。約四34:『耶穌說,我的食物就是實行差我來者的旨意,作成祂的工。』只要我們成全別人,主就叫我們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剛退伍在高雄過召會生活的時候,主憐憫我,使我有機會餧養一位弟兄。這位弟兄是一位退伍軍人,他因著工作不穩定,所以時常因為收入的問題軟弱,餧養起來實在不容易。有一次弟兄整整兩個星期不接我的電話,我裏面實在焦急,但倚靠主的話,腓一8:『神可為我作見證,我在基督耶穌的心腸裡,怎樣切切的想念你們眾人。』在基督耶穌的心腸裏切切的想念這位弟兄,才叫我能堅定持續的打電話給他。感謝主,後來他的環境還在,但卻向我越來越敞開,於是我們就持續午興一年多。

其實那時我也在找工作的環境中,屢次面試不錄取也給我很大的壓力,叫我裡面喜樂不起來。但很奇妙的,那一陣子我發現一天裡面有一個時段,一定能叫我裏面既喜樂又有活力,就是和這位弟兄午興的時光。看起來好像是我在那裏勞苦付出,供應生命給他,但殊不知因著神的小羊得到餧養,神心喜悅滿足,神也就藉著這位弟兄供應我,叫我有活力再過召會生活,再有一些事奉。於是我就學到了這個秘訣:我活,若你在主裡站立;你活,若我在主裡堅定。我的往前是為你;你的往前是為我。不是單獨肢體,我真迫切需要你。所以要能有生命的供應,我們需要不只顧到自己,更能顧到其他的肢體,這樣就讓主有路供應我們生命,讚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