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奶和乾糧

某日晨興後,一位姊妺問我,『要常常喜樂,不住的禱告』(帖前五16,17)這段經文是話奶,還是乾糧?我以前總是用希伯來書的話,『凡只能享用奶的,對公義的話都是沒有經驗的,因為他是嬰孩』(來五13)作判定,作答覆;因為這裡的“奶”是指前面十二節所說『神諭言開端的要綱』,而『公義的話』是指“乾糧”,譬如希伯來書六章五節所說『美善的話』,就是基督之開端的話(六1),但『公義的話』比神諭言開端的要綱更深,因為這話具體的說出神在祂的經綸並行政上,對待祂的子民所有公正公義的更深思想。這話比恩典的話(徒十四3,二十32)和生命的話(腓二16)更難辨識。不過,當時我靈裡閃過一個念頭,便回答她,「雞是奶,還是乾糧?」她愣一會兒,不知如何答覆。我說,「問題不在於雞本身,而在於要吃牠的人是嬰孩還是成人,是軟弱的病人還是健康的人,是用喝的,還是用嚼的」。經文是神的話就如雞,要作成雞精或白斬雞,就看我們如何調理或製作牠了。

「喜樂」或「禱告」,大家都知道,再普通不過;不過,主的話卻是說,『要常常喜樂』、『不住的禱告』,那就太難了,若不隨時操練靈,活在靈裡,保證你我都作不到。平常我們習慣聽、看前面弟兄講解聖經,許多經文都經他們下過功夫,消化吸收,再申言出來,被我們當作話奶接受、得供應;即便有乾糧也已由他人代勞,未經自己下過苦功,對自己影響也不深。難怪,我們多年仍作老嬰孩,沒有多少變化。保羅怕我們對這些話不深思,接著就強調地說,『這是神在基督耶穌裡對你們的旨意』(帖前五18下)。而我經過和姊妹的對話,自己也很蒙光照,雖努力讀經,偶爾也幫助聖徒讀經,卻缺少運用,在經歷主的話上也很欠缺。

我們喫主的話,是“喝奶”,還是“喫乾糧”,端看用什麼官能,有操練沒有。因為希伯來書五章不是結束於十三節,接續還有一節很關鍵,『只有長成的人,纔能喫乾糧,他們的官能因習用而受了操練,就能分辨好壞了。』(來五14)這裡的「官能」亦可作知覺,含示洞察力,這不僅在於心思的能力,也在於屬靈的悟性;而「操練」就像體操,字根意裸體,隱指「脫去各樣的重擔」(十二1);及「好壞」,是指超越與低下的對比,例如,基督的超越與天使、摩西、亞倫的低下對比;新約的超越與舊約的低下對比。照本節上下文看,這樣的分辨好壞,類似辨別不同的食物,與事物的道德性質無關。由此看出人是否是(生命)長成的,在於官能夠不夠操練,而能喫乾糧或公義的話。

前面提到的『要常常喜樂』,可以當作一句安慰、鼓勵的話;也可以將它當作乾糧,藉「讀禱」喫下,在靈裡消化、吸收,再從靈滲透到魂;尤其變化「情感」,使人由憂鬱變成喜樂,且不是短暫的,而是時常的,不受環境、情緒等影響,將喜樂構成到人裡面。同樣地,『不住的禱告』原本是一句我早就知道,卻一直作不到的話。但經操練過的官能消化、吸收後,將我變化成不只喜歡禱告,還使得原本習慣賴床的我,變成每晨必去會所,與弟兄姊妺們一同晨禱、晨興;最後甚至發現團體禱告是我的拯救,不僅是靈的救恩,更是魂的救恩。我不再單獨地作基督徒,而是活在配搭裡、在建造的身體裡,這就是神在基督耶穌裡對我的旨意。阿們!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