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得與路得

在神原初的創造裡,人受到蛇的試誘而被破壞。但神親自來呼召人,要在墮落的人中有新的起頭。神呼召了亞伯拉罕,要他離開親族、父家(創十二1),他帶著姪兒羅得一起離開拜偶像之地-迦勒底的吾珥,往神所應許的地而去。

然而羅得並沒有抓緊這個機會,他離開亞伯拉罕,照著自己的選擇,去到約但河東的平原,進到墮落的世界並住在其中。至終,因著亂倫,生出為神所棄絕的兩個族類-摩押、亞捫(申廿三3)。但是何等的奇妙!摩押的後代出現了一名女子,名叫路得。她本應是被排除在神聖別子民之外的人。然而,藉著嫁給波阿斯,她不僅被帶進神聖別的選民中,並且更成為基督的先祖。

羅得與路得這兩個有血緣關係的人物雖然分屬不同時代,但他(她)們身上獨特的特質,很值得我們深刻的思考。無論是異象、判斷、選擇(揀選),或是實際的行事為人,他們呈現兩個強烈的對比。更重要的是,他們為人的結局、所產生的結果,大不相同。從創世記十三章以及路得記一章的圖畫,我們可以清楚看見這兩個人物鮮明的差異。

背景-從錯誤的地位中被帶回

羅得和路得在起初的背景上是相似的。創世記十三章記載,亞伯拉罕在埃及地受了管教,在那裏他學得了信靠的功課,於是他『從埃及上南地去』(創十三1),回到了起初築壇的地方,回到了高峰之處。而羅得與他一同回到正確的地位上。在路得記一章,以利米勒一家先是『從猶大的伯利恆往摩押鄉間去寄居。』(得一3)這一家人離開了美地,與神永遠的經綸隔絕,因為摩押地如同埃及地。但在丈夫與兩個兒子相繼死了以後,拿俄米『就與兩個兒媳起身,要從摩押鄉間歸回。』(6)這個歸回乃是歸回神經綸中的安息。因此,在這兩章裡,我們看見羅得與路得原先都在錯誤的地位上,但他們後來都回轉了,與他們親人回到神要他們所在的正確立場。

貳、試煉中的難處-單獨或跟隨

當他們回到正確的地位時,試煉和難處就跟著來了,他們都面臨重大的抉擇。在創世記十三章這裡,就一面來說,神在試驗亞伯拉罕是否學足了信靠的功課,但另一面來說,神是要給羅得一個揀選的機會。當時,亞伯拉罕的僕人和羅得的僕人因著牲畜牧養的問題而起了爭執。亞伯拉罕隨即對羅得說:『請你離開我;你向左,我就向右;你向右,我就向左。』(創十三9)羅得在這裡遇到試煉,他該不該離開?他該往何處去?他和亞伯拉罕都有極多的牲畜,生活富裕。但在這時候,羅得所看見的是『世界』,一片豐美如埃及的約但河東之地,是屬地的物質吸引了他。所以他離開亞伯拉罕,離開了祝福的源頭。他所選擇的是『獨立』,離棄了一路跟隨所學到的『倚靠』。至終失去一切的祝福。

同樣的,路得也遇到難處。這一家的男人都死了,婆婆拿俄米四次催促兒媳們離開她(得一8,11,12,15),要她們回到本族娘家去。和羅得不同的是,在這個時候,她們一無所有,毫無指望,因為沒有丈夫,沒有產業,沒有後代。拿俄米不忍心媳婦們和她一起受苦,所以催促她們離去。但是路得卻作了不一樣的決定,她有屬天的異象,她不願意自己選擇道路,反而在生命最匱乏,人生最無指望的時候,選擇跟隨婆婆,選擇回到以色列,選擇回到神所命定的美地去。

參、不同的揀選

在作重大決定之前,羅得和路得的景況天差地別,所看見的也不同。因此在實際行動上,他們當然也就完全不一樣。羅得和亞伯拉罕彼此分離(創十三11),路得卻與婆婆二人同行(得一19)。

當亞伯拉罕說:『遍地不都在你面前嗎?』(創十三9)羅得舉目所看見的是一片豐饒富庶之地,接著便走上這條亨通大路。羅得所犯的第一個錯誤是『為自己』,他沒有尋求神,他只考慮自己的利益。第二個錯誤是選擇離開,羅得的肉眼是明亮的,他看見有利可圖,有充足的水源、滋潤的土地、大好的前途。這表面上看似合理,但實際上他的心眼卻是被蒙蔽的。因為亞伯拉罕是神所呼召的人,神的經綸總是隨著他。因此羅得的離開,實際上就是離開神的經綸,離開了神的保護。

相反的,路得卻顯出完全不一樣的見證。拿俄米要回去的地方,是當初他們舉家因為飢荒而逃離之地。她們現在不僅一無所有,回去也毫無任何物質指望,除了親族,她們看不到未來,沒有倚靠。但在這種絕望情境裡,路得卻沒有離開,她堅定的選擇倚靠和跟隨。這裡值得我們注意的是:

她看見的絕不是屬地的物質,她存著單純的心仰望天上的神;

她選擇的絕不是豐饒的財富,她專一的心志是尋求神的祝福。

不僅如此,兩個人的決定也是截然不同。羅得的離去非常輕率,路得的跟隨卻是那樣堅定。亞伯拉罕只一次請羅得離開,他就走了。但是,拿俄米四次『催』路得離開,她卻仍然緊緊跟隨。路得的回應是:『不要催我離開你回去不跟隨你。你往那裏去,我也往那裏去;你在那裏住宿,我也在那裏住宿;你的民就是我的民,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那裏死,我也在那裏死,也葬在那裏。除非死能使你我相離,不然,願耶和華重重的降罰與我。』(得一16〜17)

這真是一段感人的回應。事實上,路得隨著婆婆回猶大地又能得著甚麼呢?回到伯利恆,她們只能寄人籬下。路得不僅是外邦人、寄居者、窮人,也是寡婦。回到娘家,或許還能得著庇護;但繼續隨著婆婆,卻只能受苦。所以回到伯利恆後,她為著生活,必須像乞丐一樣到田裡拾取剩下的麥穗(得二2)。就著人的考量,隨著婆婆是不明智的決定。但在之前,她一定從拿俄米聽過很多關於耶和華神、神的應許和美地的事,這些就足夠讓她作明智的揀選了。前途雖然黯淡無光,但是路得有屬天異象,她選擇神和神的國。

在神的經輪裡,羅得本來應該是有分的,但他後來的決定卻使他完全無分無關,甚至遭到咒詛。路得的出身雖然無分於神的國,但她的決定卻改變了這一切,使她在神的經綸裡站在一個關鍵且重要的地位上,成為基督的先祖之一。

肆、帶進的結果

最後,我們來看他們的結局。約但河平原上,有兩座以惡聞名的城-所多瑪和蛾摩拉,那城裡的人在耶和華面前罪大惡極(創十三13)。羅得起頭可能只是為著錢財,但他卻『漸漸挪移帳棚,直到所多瑪。』(12)一旦他棄絕了正確的屬靈地位,他就開始走下坡路。向下的拉力是大的,屬世的吸引是強的,甚至使人麻痺。『漸漸』一詞說出,在不知不覺中,羅得就陷入罪惡之中。結果他不僅產業遭毀滅,妻子變成鹽柱,並且家庭被破壞,生出神所咒詛的後代。一切消極的結果都源於他一開始錯誤的揀選。

另一面,路得成了一個蒙大恩的女子。她緊緊跟隨婆婆的腳蹤,就算在貧窮中仍要與她在一起。有一首名為『揀選』的詩歌(新歌頌詠28),它的第二節正可用來形容路得:『世間雖有亨通大路,眾人蜂擁,汲汲營求,只是我心早有所屬,讓他們盡力去佔有。』路得原是與神的應許無分無關的外邦女子,但因著她尋求神,最終贏得她所尋求的。她所得的賞賜有四方面:第一,她贏得了贖她的丈夫,就是波阿斯(豫表基督);第二,她清償舊丈夫一切的債;第三,她成為基督家譜重要先祖,帶進大衛王室,為著產生基督;第四,延續神所創造的人類這條線,使基督能成為肉體。(參得一4註2)

羅得羨慕屬地的,路得羨慕屬天的;羅得為自己積攢財富在地上,路得尋求天上的賞賜;羅得短視近利,路得因忍耐而得著神的應許。最終,羅得離開神的經綸,路得進入神的經綸;羅得一無所有,路得卻擁有萬有;羅得遭受咒詛,路得卻帶來祝福。

伍、心得與應用

創世記十三章和路得記一章,呈現兩個人物的強烈對比。他們最主要的差別是『揀選』。羅得因著錯誤的揀選,成為一個失敗的義人;路得揀選正確,成為芬芳又明亮的見證。由此可見,『揀選』太重要了!他們二人的故事該成為我們的鑑戒和榜樣。

今天我們無論是在學校裡,在職場中,都該留意我們的每一個行為、每一個決定,是照著自己的口味、喜好,『為自己』揀選?還是凡事尋求神,照著神,並為著神?“我心所追求乃是神自己,不是樂與安,也不是福氣。”(詩歌270)這應該是我們正確的態度。

羅得要的是享樂、安逸、財富,但路得不要這些,她乃是要得著主。她“因信而向前,要得神自己,憑愛而跟隨,永遠不他依。”路得信神,愛她的婆婆,所以定意要跟隨;神也調度萬有,在暗中保護她。“雖然這道路有時真可怕,雖然這代價常是非常大。”雖然跟隨主的路本來就不是那麼容易,但若要得著神,就必須出代價。看外面的環境,往往會使我們走不下去。但是裡面的異象和信心能夠生出盼望,使我們肯出代價,為主花費。

總結來說,神的愛在我們裡面勝過了所有的為難,神的甜美吸引在我們裡面征服了一切。所以“一事我所知,祂永不會錯,一事我所做,要將祂得著。”這是路得的認定,也該成為我們的認定;這是路得的揀選,也該成為我們的揀選。不問富庶貧困,不理平順艱難,總要認定基督,走主道路,向著標竿竭力追求。至終,就能得著神在基督耶穌裡召我向上去得的獎賞(腓三14)。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