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子的進展與啟示

舉凡在聖經裡第一次提到的,都立定為屬靈的原則,經過在新約的發展,而後在啟示錄達到集大成。在創世記二十八章,雅各在曠野立了柱子,其後出埃及記也提到柱子。在新約裏,柱子是指作見證的使徒(雅各、彼得和約翰)和召會(真理的柱石)。最後在啟示錄,得勝者就是神殿的柱子。

無論在新約或舊約,『柱子』都與神的居所和神的見證有關。雅各立了柱子以後,稱那地方為神的家—伯特利。在出埃及記與撒母耳記,柱子使用於帳幕和神的殿。到了新約,『柱子』從物質範圍轉入神聖奧秘範圍,指明一班有神生命和性情的人,起來尋求神並顧到神在地方的彰顯和代表。最後,聖城新耶路撒冷是神居所的終極擴大、擴增和擴展,這座城滿了柱子,是座柱子城,到處滿了柱子,共有十四萬四千根柱子。因著有這麼多柱子,所以是一個不能震動的國。

柱子最早出現在創世記裡

在創世記二八章,當雅各離家往巴旦亞蘭舅父拉班家去的路上(18),經過曠野,夜間在睡夢中夢見一個天梯,立地且頂天,神的使者上去下來,耶和華在上面說話。他睡醒以後,就稱那地方為神的家,也就是天的門;且把所枕的石頭立作柱子,澆油在上面,給那地方起名叫伯特利。這裡啟示,石頭就是救主,藉著我們聯與祂(人枕在石頭上),我們這勞苦擔重擔的人才能得享真正的安息。『安息』就是這位基督把祂自己分賜到我們裡頭,使我們有了安息與滿足。這時我們就被興起來成為柱子,也顧到神家的建造,使祂能滿足且安息。這其中的順序乃是基督先作我們的生命和一切,隨之我們就有力量成就祂的心願。

出埃及記和撒母耳記中的柱子

出埃及記裡的柱子與作神居所的帳幕有關;撒母耳記下的柱子是與神的殿、神的居所之擴大有關。兩處的柱子在材料上是不同的,一個是木頭(皂莢木),豫表基督那品質堅剛、道德崇高的人性。我們人性得了加強之後,也成了皂莢木,起來保護神性權益,成為掛著簾子和幔子的柱子。另一個是石頭,指明人性的變化,從泥土變化為石頭,這是藉由基督的加增和新陳代謝的改變,從內到外所發生的。我們越享受基督,就越寶貝基督與召會,也就越投身在基督身體的建造裡,並且禱告和奉獻,穿上從高天來的能力,在一地又一地作主的見證人。從耶路撒冷、猶太全地、撒瑪利亞,直到全地,作主活的見證人。從近到遠,一處又一處,傳揚耶穌基督為福音。

在列王記上所發展的柱子

在列王記上七章十五節,戶蘭製造兩根銅柱,立在殿前。銅表徵神的審判。清楚指明我們若要作柱子,就必須認識我們是在神審判之下的人。我們不僅該在神的審判之下,也該在我們自己的審判之下。正如保羅在加拉太二章二十節所稱,我們已經被釘十字架,現在活著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因為在神的經綸中,我一無用處,我只配死。若是稱義自己,高舉自己,就完全與銅無關。唯有經歷銅的人,就是一直活在神審判台前的人,才有資格背負祂的見證。

柱子的實際是在新約書信中

加拉太二章九節說,雅各、磯法、約翰三人被視為召會的柱石。當耶路撒冷召會大受逼迫時,門徒都遷移別處,只有他們三位依然剛強壯膽,如同煙柱一樣,不可搖動的站住並顧到主見證。人可以分散或搬離,但見證卻需要我們扛在身上,使金燈台繼續發光照耀。提前三章十五節說,『倘若我耽延,你也可以知道在神的家中當怎樣行;這家就是活神的召會,真理的柱石和根基。』這裡的真理,是指照著神新約的經綸,在新約裏所啟示,關乎基督與召會的真實事物。所以我們需要贖回光陰並被真理實際所構成,也同時傳達這實際的道理。

柱子的啟示終極完成於啟示錄

啟示錄三章十二節,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絕不再從那裏出去,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由天上從我神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這裡指出得勝者就是新耶路撒冷的柱子,並且有三一神的名從他身上彰顯出來。十四章一節,『看哪,羔羊站在錫安山上,同祂還有十四萬四千人,額上都寫著祂的名,和祂父的名。』這些早期的得勝者,額上寫著羔羊的名和父的名,表明他們與羔羊和父是一,屬於羔羊和父,與那些拜獸的人,額上寫著獸的名相對。從這兩節可以得知,得勝者在所是上,由三一神書寫的靈所構成,而成為祂的團體彰顯;且在所作上托住並背負整個見證。

從以上新、舊約的經文,我們可以看見神在歷世歷代的工作和行動,在生機上是要得著基督的身體作為祂的彰顯;在愛的關係上是祂的新婦;在安息和滿足上是祂的居所。作為神居所的帳幕、聖殿、召會和聖城,最重要的點是『柱子』,也就是那些背負、托住並支持整個見證的人。他們在人性上經歷基督作安息,由泥土變成石柱;藉著神性精金成分的包裹(莢木包金),拔高並加強了人性;並且活在神審判台前的亮光中(銅柱)。這一切都啟示出,作為神殿的柱子,無論是木柱、石柱、或銅柱,全是由三一神注入、滲透和構成所產生出來的。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