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督的子孫

以西結時代,以色列人被擄到他們原初所在的地方迦勒底,就是巴比倫,是撒但在墮落的人中煽動對神最大背叛的地方;所以神要以西結用四個要點:一、神榮耀顯現的異象,二、神作為烈火,審判自己的百姓和外邦列國,三、神用生命恢復祂的百姓,四、神聖別建造的異象;啟示自己的子民,不僅為著祂的救贖,更是關乎祂的經綸。到最後,就是聖別建造這關鍵的要點時(結四十~四八),以西結三次提及『撒督的子孫』(四十46,四四15,四八11),及一次『撒督的後裔』(四三19),特別以撒督作榜樣,提醒並鼓勵祭司,是別處聖經沒有強調的。

簡單介紹撒督的事蹟:大衛作全以色列的王後,設立雙大祭司:屬亞倫兒子以他瑪的後裔撒督,和亞倫另位兒子以利雅撒的子孫亞希米勒同作祭司(撒下八17)。(註:亞倫原有四個兒子,其中兩個因獻凡火,神用火將他們燒滅;利十1,2)撒督於掃羅王死後,投效大衛王,並在大衛三子押沙龍背叛時,帶利未人和自己的兩個兒子支持大衛王(詳見十五24~36);又在大衛四子亞多尼雅高抬自己想作王,並得著約押和祭司亞比亞他的支持,但他仍站在大衛這邊,後來又膏所羅門為王(詳見王上一5~46)。至所羅門作王,革除亞比亞他,應驗了耶和華在示羅論以利家所說的話(二27),回歸正統,由撒督一人作大祭司,後來撒督兒子亞撒利亞繼任作(大)祭司(四2)。(註:4下,“撒督和亞比亞他作大祭司”一句話,似為筆誤或錯置)以下按以西結書的次序交通與撒督子孫相關的經文。

四十章論到聖殿的異象,在講到內院末了,首次提及撒督的子孫,『那朝北的屋子是為看守祭壇的祭司。這些祭司是利未人中撒督的「子孫」(原文或作「兒子」),近前來事奉耶和華的。』(結四十46)這裡說到看守祭壇的祭司時,沒提亞倫其他的後裔,只強調祭司是利未人中“撒督”的子孫,顯然神要突顯其先祖撒督的忠信表現,作所有事奉耶和華者的好榜樣。另外,在事奉前加上「近前來」,含示祭司的事奉不是一般的、儀式的,而是「近前的」,即與神相近、親切,如下一節所說的。

到四十三章講到祭壇時,第二次提起『主耶和華說,你要將一隻公牛犢作為贖罪祭,給祭司利未人,撒督的「後裔」(原文或作「種子」),就是那親近我、事奉我的。』(四三19)神要以西結將贖罪祭的公牛犢交給撒督的後裔,未提其他祭司,只給撒督的後裔,就是那親近我、事奉我的。神藉撒督的後裔作榜樣,要我們服事主的人,必須先“親近”祂,再事奉祂。親近的意思是,“親的”(指情感、思想)和“近的”(指靠近,無距離的)。倪柝聲弟兄曾說:沒有一個人能事奉主而能不親近主的,也沒有一個人能事奉主而能不用禱告來親近主的。屬靈的能力不是講道的能力,乃是禱告的能力。能夠禱告多少,就是表明你裡頭的力量實在有多少。(錄自“事奉殿呢或是事奉神呢”)

四十四章說到耶和華殿中的事奉,神第三次提起,『以色列人走迷離開我的時候,祭司利未人,撒督的子孫,仍看守我的聖所;他們必親近我,事奉我,並且侍立在我面前,將脂油與血獻給我;這是主耶和華說的。』(四四15)這節含示,所以強調撒督的子孫,是因為當以色列人走迷離開神的時候,他們仍看守祂的聖所;接著點出他們看守聖所必須守住四件事:一、親近神,二、事奉神,三、侍立在神面前,四、將脂油與血獻給神。這四件事依序是先與主親密、透徹地禱告,再照神指示的事奉祂,再如奴僕侍立在神面前等候神吩咐,最後將供物的“脂油”豫表基督身位的寶貴,和“血”表徵基督救贖的工作一同獻給神。事實上,以上三處經文均提及“親近”或“近前”(這兩字的原文有相同字根)和事奉,暗示事奉前,應多禱告親近神。

末處是在本書最後一章,論到地的分配,將獻為聖別舉祭的地要歸與這些作祭司的。特別指定,『這地要歸與撒督的子孫中分別為聖的祭司,就是那些守我所吩咐之職責的;當以色列人走迷的時候,他們不像那些利未人走迷了。這要歸與他們,作獻為舉祭之地中的舉祭,是至聖的,挨著利未人的地界。』(四八11,12)這裡神特別指定將獻為舉祭之地中的舉祭(包括殿的聖所,參21),是至聖的,分配給撒督的子孫中分別為聖的祭司,他們守神所吩咐之職責的,並再提一次它的理由,當以色列人走迷的時候,他們不像那些利未人走迷了。主藉以西結書結束前,分配地時,再告訴我們這些今日在主的恢復裡忠信的服事者,別人都走迷時,我們仍守主吩咐的職責,祂必將聖別舉祭之地賞賜給我們。阿們!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