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監督」談起

使徒行傳二十章記載,『保羅從米利都打發人往以弗所去,請召會的長老來。』(徒二十17)然後保羅在和他們的交通中,卻說:『聖靈立你們作全群的監督,你們就當為自己謹慎,也為全群謹慎,牧養神的召會,就是祂用自己的血所買來的。』(28)特別強調『長老』是聖靈立作全群的『監督』,用“監督”代替“長老”(十四23),顯然長老或監督乃是指同一班人;那保羅為何要用兩個不同的稱呼呢?因為過往,猶太人並沒用監督的稱謂或職稱。保羅之所以如此發表,定然有他的目的和意義,值得深思。

新約聖經用長老很多次,不算猶太的長老,也出現二、三十次,而監督只出現十次,其中指「監督者」只用五次,其他指其功用或職分。提摩太前書三章前兩節各自用到“監督”一字,原文非同字,由它們在恢復本的註解便可瞭解:一節中『渴望得“監督” (GK1984)的職分』(提前三1註2),原文由“在上面”與“觀看”所組成,因此是在上面觀看,如同監督,指監督的功用;而二節的『作“監督”(GK1985)的必須無可指責』(2註1),原文由“在上面”與“觀看者”所組成,因此是監督者。長老,指成熟的人;監督,指長老的功用。所以,召會的長老必定是在生命裡的榜樣,長進並成熟;活在靈裡,老練、穩定,不發肉體。另一面,召會有監督必定有特別的功用,沒列在恩賜中,暗示可以學習、效法得之。就是對召會的各面,如發展、追求、配搭、建造等都看在前面(豫見、預備),看得高(超越、拔高),看得遠(有遠見、遠慮)、看得平衡(全面、健康地發展:如得人、牧養和成全,面面顧到),總是供應生命,常對眾聖徒申言,講說建造、勉勵和安慰。(林前十四3)

長老重在他的“所是”;監督重在他的“功用”。今日主的恢復,在各地方召會不一定正式設立長老(不一定有合適的人),卻一定有負責弟兄盡監督的職分(地方召會迫切需要)。原則上,無論是長老、大組負責和區負責等,雖然所照顧和服事的區域或範圍可能有所不同,但都是作或學習作「監督者」。他們主要的責任不是轄管,而是照顧、牧養聖徒。不過光講照顧和牧養,或生養教建,大家不容易實際地領會與監督有何關連,以為只重在職責或作法,這雖不算錯,但有些竅門要留意區別。監督在執行照顧和牧養之前,該有更深的禱告、尋求和交通。我們再從希臘原文字義上有些推敲,「監督者」(提前三2)此字原文由兩個字根組成,第一個意“在...上、在…前”;而第二個意“定睛所向的目標或標竿”。(錄自“尋根本”字典)所以監督必須先學習會從上、從前“觀看”或“注視”,且有正確的目標、符合神的經綸。不僅從召會或大組、區排的人數、光景、強弱、…來看,更要看得在上(有異象、有豫算)、在前(有發展、豫備)、在高(有長進、變化),和對準目標(召會建造、身體擴增)。不要讓聖徒問起召會的負擔和目標時,而莫名其妙、尚未尋求,沒有合適的答覆,令聖徒失望。彼得說,『常作準備,好對每一個問你們裏面盼望因由的人有所答辯,』(彼前三15)這裡『裡面的盼望』應該不僅指我們得救的原因,也包括神聖經綸裡的盼望。

舉兩個例子:先以“增區增排”為例,我們應為此禱告緊聯於主(禱告聚會和晨禱)、尋求突破(負責聖徒相調、禱告、尋求)和交通,帶進同靈同魂(同心合意,設定合適目標)。再以“缺少服事者”為例,如果我們看得遠些、高些並全面,必定知道,與其求人,不如求己,經在主面前尋求後,從身邊較年輕的聖徒中挑幾位,如果真的一個也沒有,就該出去接觸人,不只得新人,更要為主和召會得著“建造的好材料”,然後花時間陪他們禱告,摸著主的心意與召會的負擔;陪他們追求讀經,並操練話成肉體;陪他們服事,如代禱、福音、餵養、看望…;一步一步地帶領他們學習、操練。同時也提醒自己要作榜樣,光說不練是我們的通病,趁這機會,也成全自己,正如保羅鼓勵提摩太的話,『這些事你要殷勤實行,並要投身其中,使眾人看出你的長進來。』(提前四15)“這些事”就是自己要成全別人的事,必須自己先操練、先實行,並投身其中。一旦別人都看出你和那些被陪的聖徒的長進來,那就是復興的起始,也是繁增的開始,當然也就是增區增排的開始。若是連自己都不長進、突破,怎能叫全區、全排得復興呢?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