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神站在一起並倚靠神的生命

對神有用的生命乃是女人的生命。然而按照天然的觀念,對神有用的該是男人的生命。這是因為男人是優秀的戰士,而女人被認為是弱者。出埃及記第一章顯示神的百姓受奴役,而第二章啟示神如何豫備一個人,拯救祂的百姓脫離捆綁。出埃及記第一和第二章基本的主題,是神需要一種生命,為要保全祂的百姓;並且豫備一位拯救者,拯救他們脫離捆綁。保全百姓和豫備拯救者,兩者都只能藉著女人的生命而得成就。

在緊要關頭的時候,神為著祂的旨意使用女人的生命。在出埃及記第一章,神使用收生婆,就是女人的生命,來保全男人的生命,為著成就神的旨意。法老企圖要殺死男人的生命,就是代表為著神旨意的生命,卻要存留女人的生命,就是代表為著人享樂的生命。無疑地,法老為著他自己的享樂,意圖存留女人的生命。法老企圖利用收生婆執行他邪惡的計畫。但因著神主宰的權柄,收生婆拒絕與法老的陰謀合作。雖然法老是一個有權勢的統治者,甚至是一個暴君,收生婆卻一點也不怕他,她們也不聽他的話。收生婆不但沒有殺死男孩,反而存留他們。因此,神為著祂的旨意,使用女人的生命保全男人的生命。

在出埃及記第二章,神需要豫備一位拯救者,把神的百姓從法老暴虐的手中拯救出來。神在豫備拯救者時,首先使用的不是男人的生命,而是女人的生命(1~10)。神為著這個目的,在戰略上所使用的女人就在法老的家中─法老自己的女兒。這使我們聯想起保羅在排立比書中的話:『在該撒家裏的人』(四22)。雖然該撒曾把使徒保羅下在監裏,但至少有些該撒的家人成了基督徒。同樣的原則,雖然法老想要殺死一切希伯來人所生的男孩,但因著神主宰的權柄,卻使用法老的女兒,保全了在埃及的以色列人所生之最重要的男孩。

出埃及記二章二節只題到摩西的母親把他藏了三個月,是強調在緊要關頭時,女人的生命對神是有用的事實。若不是因著第一章的收生婆,以色列可能會遭滅種,神使用女人的生命保全祂的百姓。照樣,若沒有第二章裏女人的生命,神就沒有路來豫備一位拯救者來拯救以色列人。不僅姊妹們,弟兄們也該為著女人生命的功用而感謝。其實,以正確的意義來說,所有在基督裏的信徒,無論是弟兄或是姊妹,在神眼中都該是女人;因為女人說出倚靠的生命,就是完全倚靠神的生命。

摩西的父親、母親和姐姐不能再隱藏他時,作了蒲草箱子。這個『箱子』和挪亞所造的『方舟』用的是同一個希伯來字,功用是使在其中的人經過水仍能保全生命。摩西的家人也許知道法老的女兒習慣在河裏的某處洗澡,也許他們盼望摩西能被她發現,並且被她撫養。以摩西的父親為背景,母親和姊姊一同工作,實行這計畫,『把箱子擱在河邊的蘆荻中。孩子的姊姊遠遠站著要知道他究竟怎麼樣。』(二3~4)。法老的女兒看見那孩子,就可憐他,摩西的姊姊推薦他母親來奶他(7~8)。摩西的姊姊就這樣照顧男人的生命,而且建立起法老的女兒和摩西母親之間的關係。

當法老的女兒『看見箱子在蘆荻中,就打發一個婢女拿來』(5)。在此我們看見一個婢女所扮演的角色。在出埃及記第二章裏,我們看見幾個女子聚集在一個箱子旁邊,裏面放著一個三個月大的男孩。這些女子每位都有不同的功用。那婢女的功用是服事,她的服事特別是把箱子拿來。

法老的女兒救了摩西,然後囑咐摩西的母親去奶他。後來,這孩子被帶到法老的女兒那裏,他『就作了她的兒子;她給孩子起名叫摩西,意思說,因我把他從水裏拉出來』(10)。由行傳七章二十一節我們知道:『法老的女兒拾了去,養為自己的兒子。』

在緊要的時刻,神唯一能使用的生命乃是女人的生命,就是與神站在一起並倚靠祂的生命。我們正生活在一個緊要的關頭,一個迫切需要女人生命的時候。凡自以為是男人的,就要變成法老。我們眾人,包括弟兄們在內,都必須是女人。在現今這樣的緊要關頭時,向神獨立的男人生命是無用的。只有女人的生命,就是倚靠神的生命纔有用。若是我們看見這個,我們就會非常寶貴女人的生命,並且在凡事上操練自己順從神,與神站在一起,完全倚靠神而活。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