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隱密的生活,成為神隱密的得勝者

列王記上十九章14節:『他說,我為耶和華萬軍之神大發妒忌;因為以色列人背棄了你的約,拆毀了你的壇,用刀殺了你的申言者,只剩下我一個人,他們還尋索要奪我的命。』同一章的18節:『但我在以色列中為自己留下了七千人,都是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與巴力親嘴的。』

這二處經文給我們看見,神是自隱的神,祂的說話是隱藏的,祂的行事是隱藏的,祂的工作也是隱藏的,連祂工作的果效也是隱藏的。

以利亞在迦密山經歷了大得勝之後,接下來因著被耶洗別恐嚇而逃到何烈山。在一個山洞裡,神在以利亞沮喪時向他說話,給他託付。首先,神在微小柔細的聲音中向以利亞說話,然後神對以利亞說,他為自己留下七千個得勝者,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這二點對以利亞而言,都是出乎意外的,因為都與他天然的觀念相反。神在微小柔細的聲音裡說話,這說出祂的說話是隱藏的;祂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這說出祂的工作是隱藏的,連與神親密的大申言者以利亞都不知道。神在這裡要以利亞學一個功課,要他知道祂是自隱的神,祂的說話是隱藏的,祂的工作也是隱藏的。

然而以利亞卻對神說,作耶和華申言者的只剩下我一個人(王上十八22)。這說出以利亞不認識神是自隱的神,祂在隱藏中所作的遠比祂公開作的還多得多。照著王上十八、十九章,神公開作的有使天不降雨三年半之久(王上十七)、降火在燔祭牲上面、殺了四百五十個巴力的申言者、並使天降雨(王上十八)。這都是神在眾人面前大大的得勝。但是神也告訴以利亞,祂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這是祂隱密的工作。神隱密地為自己留下七千個得勝者,這個工作遠比祂公開的降火和降雨所作的還偉大。

以利亞不是信心大漢嗎?他的確是。但他需要學一個功課,不是舊約的信心,而是新約的信心,是一種不憑眼見的信心,是一種內裡的信心,是一種把神接受進來的信心,是一種與神產生生機連結的信心。

我們天然的人不僅自己喜歡顯揚,也喜歡神外面的顯明。『喜歡顯揚自己』的確是不對的,但是『喜歡神外面的顯明』雖沒有錯,但卻太小信了,也太膚淺了。神在這裡所要對付的,不是對付以利亞的顯揚自己,而是對付他要神顯明的盼望。在這件事上,我們都有相同的問題。因為連以利亞這樣的大申言者都如此,更何況我們,豈不更是小信?

神在微小柔細的聲音裡向人說話,就是用隱藏的方式向人說話。那些要聽見神打雷的聲音才跟隨神的人,並不是真正剛強的人;而是那些聽見神柔細微小聲音而跟隨神的人,才是真正剛強的人。所以,那些隱藏而未曾向巴利屈膝的人,乃是那些隱藏地順從神柔細微小聲音的人。

願我們操練自己,過一種扎根的生活,在隱密中享受神親密的同在與說話,成為神那隱密的得勝者。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