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說

讀經:林後十一16,加一9,腓四4。

我們都知道聖經中有一個『起初』的原則,神所提的每件事,第一次提及時就立下這件事的原則,若非人的心硬,神並不輕易改變祂的原則(如馬太19:8)。我們也知道在尋求主的事上有三次的原則。當主耶穌在地上時,祂常用:『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強調祂所將揭示之啟示的重要。而保羅則是用『我再說』來強調他所將要交通之事。在保羅的十四封書信中,僅三次出現『我再說』:哥林多後書十一章十六節為了證明他使徒的身分,保羅要哥林多人接納他,並提及他『過去』的經歷;加拉太書一章九節保羅強調以前他所說的,因此『現在』他再說;腓立比書四章四節的我再說則以『未來式』呈現,下列僅就保羅所強調之事有些交通。

哥林多後書十一章十六節,保羅要哥林多人將他看做愚妄人而接納他

林前十一章開頭,保羅自比愚妄的,到了十六節他再次訴求哥林多人把他當做愚妄的而接納他。當時的背景乃是有些猶太教背景之人偷著進入召會生活,自稱是使徒,帶哥林多人離開神經綸的目標,聖徒不僅被帶離了,甚至懷疑保羅的使徒資格及職分。因著保羅對他們的關切及迫切,他用了愚妄的方式論到他使徒的資格,他稱那些猶太教徒為假使徒,是詭詐的工人。若非愚妄人,保羅定會用更緩和的說法,不得罪人而得人的歡迎。但因著保羅的迫切,他寧願人看他是愚妄的而接受他直白的說話,進而幫助他們回到神經綸的線上。不使用天然的聰明,也不耍手腕,只有單純對聖徒們的關切。在他論到他使徒的資格時更是如此,人若論到他的資格可能論及自己的恩賜、能力以及他所成就的,但保羅論及他的資格卻是談及他所受的苦難:被鞭打、棍打、石頭打,遭遇各樣的危險,勞碌、儆醒、飢渴、不食、寒冷、赤身,還有眾召會的罣慮,天天壓在他身上。至終保羅說:我若必須誇口,就要誇我軟弱的事。這顛覆我們的印象,成為神忠信的執事而有神的職事,不是天天蒙神保守大有能力剛強開拓,而是在神手中經歷許多的苦難,將我們所看見所聽見的啟示深深的烙印在我們的所是裡,而成為我們所能供應召會的職事,這就是主僕人的資格。可說保羅用『我再說』訴求哥林多人的接納,為了將他所親愛的聖徒們帶回神經新約綸的中心線上。

加拉太書一章九節,保羅要人提防不同的福音

加拉太一章九節,保羅說:『我們先前說過,現在我再說,若有人在你們所領受的之外,另傳一個福音給你們,他就該受咒詛。』這裡我們看見加拉太人之前領受了保羅所傳的福音,這福音包含了四福音中所強調的一切:國度、生命、赦罪和服事。然而,他在書信中涵蓋得更多。在歌羅西一章二十五節保羅說,他照神所賜的管家職分作了執事,要完成神的話。因此,保羅的福音是完成的福音。沒有保羅的福音,新約中對福音的啟示就不完全。保羅所傳的福音乃是唯一的福音,這福音也是恩典的福音(加一6),不是照著人意(一11),不是從人領受的(一12),不是人教導的(一12),乃是藉著耶穌基督的啟示領受的(一11),保羅也為了這福音作基督的奴僕傳揚這福音(一10),不是要尋求人的贊同,也不是要尋求人的好感、滿意。他是基督的奴僕,只照著他所領受的啟示傳福音,不是要討人的喜悅,乃是要討神的喜悅。

正因保羅所傳這獨一完全的福音如此寶貴,保羅警告熱衷律法的猶太教徒不該在這獨一經綸的福音之外傳揚其他之事。他們所寶貝的律法、割禮,只叫人與基督隔絕,從恩典中墜落,從神新約經綸的中心線岔開,傳這等事的人是可受咒詛的。所以保羅在加拉太書一章強調離開這獨一福音的嚴重性。

腓立比書四章四節,保羅提醒腓立比人要喜樂

腓立比書四章四節,保羅說:『你們要在主裡常常喜樂,我再說,你們要喜樂。』保羅在腓立比書中使用『喜樂』這詞十四次,『歡喜』這詞兩次。所有聖經教師都同意,腓立比書是一本喜樂的書。我們可能不明白,為何保羅勸聖徒『要喜樂』。喜樂似乎是根據於我們的心情,受我們的經歷及所處環境的影響。事實上,喜樂乃是我們在魂中享受基督的結果。不僅是在我們的靈中經歷基督,更是藉著我們更新的心思及變化過的魂享受基督而有的結果。因此,保羅勸我們要喜樂,意思即是保羅勸我們要享受基督,不只在靈中接受祂,更要讓祂擴展到我們的全魂,讓祂佔有我們全人。這完全連於神新約經綸的目標。

總結的說,保羅作為神的執事,完成神的話,他強調神新約經綸的重要性。對於岔開聖徒離開這目標的人事物,保羅總是勇敢、直接地辯護及提醒,甚至不惜自顯為愚妄。今天我們仍與保羅同工,當有保羅的靈、負擔與勇敢,為完成神新約的經綸奮不顧身,直到主回來的日子。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