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中的錫安

錫安在詩篇中是一常見卻富含屬靈深意的地名(共用三十九次),其原文意堡壘,字根意紀念碑、指路碑(暗指藉由錫安可達到目的地),是群山之一,因耶路撒冷城建於其上而聞名;錫安本為耶布斯人的保障,大衛攻取後改名為大衛城(撒下五7),所以「在北面的錫安山,是大君王的城,居高華美,為全地所喜悅。」(詩四八2)是耶路撒冷的中心,作神在地上的居所(一三二13,賽二八16)。就屬靈豫表而言,錫安在詩篇中是對召會宇宙一面及地方一面詩意的稱呼;更狹意地說,錫安指耶路撒冷的最高處,聖殿建於其上,故豫表作屬天耶路撒冷召會裏的團體得勝者(來十二22,啟十四1~5)。下面將就詩篇中一些與錫安相關的經文交通一下其深奧的屬靈含意和啟示。

錫安極為神看重,詩篇中有許多經文提到它。如神立王在錫安山(詩二6),救恩從錫安而出(十四7),從全美的錫安,神已經發光了(五十2)等。又尊崇錫安說,是大君王的城、居高華美,為全地所喜悅(四八2)並且神住在耶路撒冷的耶和華,當從錫安受頌讚(一三五21)。可見錫安是神心意的中心。尚不止於此,詩篇尤其在卷三至卷五中,更突顯並豫言錫安在神的經綸中佔有關鍵的地位。

八十四篇讚美神居所的可愛(八四1),就屬靈含意說,是論到關於享受基督為成肉體之三一神、為神人的隱密啟示。其中四、五節,『住在你殿中的,便為有福;他們仍要讚美你。因你有力量,心中想往錫安大道的,這人便為有福。』含示要住在神殿中讚美神,必須經歷神有力量,且心中想往錫安大道。原文只有複數的大道並無錫安,然而末了七節說到錫安朝見神。因此譯作錫安大道意思是通往錫安的諸大道。鼓勵聖徒要信靠神的力量,努力走大道上到錫安,經祭壇藉基督十字架奉獻,再由香壇藉禱告獻上復活的基督(註:祭壇在聖所前,香壇在至聖所前,把守著入口;而「兩擅」又與約櫃連成一直線,是錫安大道朝見神、住在神殿中最直接、最關鍵的一段路),進神殿中,住在三一神裏並讚美神,便為有福,原文也有喜樂(表徵生命的平安、滿足)之意。八十七篇更明白、直接地看出神如何看重錫安。衪立根基在聖山(指錫安山)上;衪愛錫安的門(出入處,表徵交通)。(八七1,2)甚至,當衪記錄眾民的時候,祂要數點出,這一個生在那裏(指錫安)。(6)可見神是何等重視人生在錫安。這裏的「數點」還有書寫、雕刻和描述等意;而「生在」一字也可譯作登錄(民一18)。由此可知神不只計算、數點那一個生在錫安,更要記錄、登錄、書寫,乃至雕刻、製作他們(包括基督和得勝者)。只有靠神力量,經過錫安大道,經錫安的門,進到錫安的聖民才蒙神如此厚待、成全。再進到九十篇,老摩西一起頭便宣告說,『主阿,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神成人的居所,何等深奧,難以明白的發表。九十一篇一節或許可以幫助我們稍有領悟,『住在至高者隱密處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蔭下。』隱密處指覆蔽物、避難所(重保護);而蔭下指蔭蔽和陰影下(重遮蔽)。總之,住在神裏面乃是在神裏面過生活(西二6,三3,約壹四16),以祂作我們的一切(屏障、保護、依靠、享受等等)。然而,神在那裏?何處是神的居所?如何能到神那裏?

八十四篇七節,『他們行走,力上加力,各人到錫安朝見神。』可見神在錫安,而一三二篇十三、十四節,『因為耶和華揀選了錫安,願意當作自己的居所,說,這是我永遠安息之所;我要住在這裏,因為是我所願意的。』神住物質的錫安嗎?只有神獨居嗎?當然是否定的,答案揭示在以賽亞書二十八章十六節,『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看哪,我在錫安放一塊石頭,作為根基,是試驗過的石頭,是寶貴的房角石,作為穩固的根基;信靠的人必不著急。』注意這塊石頭是專指基督說的。因為主曾引用一一八篇二十二節,『匠人所棄的石頭,已成了房角的頭塊石頭。』論到自己(太二一42)。所以基督作房角石把錫安和神的居所奇妙地連在一起(參彼前二4,5)。錫安就是神的居所,那如何進到錫安就是神的居所呢?轉折起於一一九篇末節,『我如亡羊走迷了路;求你尋找僕人,因我沒有忘記你的誡命。』顯然高舉律法、遵行律法的詩人最終體會那不是路,他轉而求神尋找他這迷羊、亡羊,因為唯有救主(基督)才是路(約十四6)。所以從一二O篇起有了新起頭,一直到一三四篇是上行詩,詩人不再只在律法字句上打轉,墨守成規地持守律法,反倒由呼求耶和華(詩一二01)開始行動並對準聖殿-神的居所為唯一方向、唯一目標,憑信且靠神的力量走上坡路,即走上錫安大道,奮力往前,直上錫安朝見主神。到了錫安,進了聖殿會蒙什麼福呢?如何能得到此福呢?

經過十二篇後,關鍵的一三三篇說,『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這好比那上好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又好比黑門的甘露,降在錫安山;因為在那裏有耶和華所命定的福,就是永遠的生命。』啟示要蒙錫安之福除了上錫安山,進聖殿神的居所外,實行上更重要的是弟兄「和睦同居」。此句原文沒有譯作和睦的字,而同居的「同」字意合一、一致,其字根意結合、聯合。因此譯作「一裏(或內)同居」更貼近原意。本篇還啟示得勝者在一裏聯合、同居、建造帶下的錫安之福並非物質的福而是生命的福,就是永遠的生命。到了上行詩的末篇一三四篇更豫言說,『耶和華的眾僕人,夜間站在耶和華殿中的,你們當頌讚耶和華。你們當在聖所舉手,頌讚耶和華。願造天地的耶和華,從錫安賜福給你們。』含示得勝者即神的眾僕人在夜間(表徵大災難期間)站在神殿中,頌讚神並舉手禱告神,願衪從錫安賜福衪全體子民。此時錫安成為神賜生命之福的根據與據點。這正合新約末了,得勝者帶下基督再臨,進入千年國和新天新地的永遠之福。(參啟十二10註1)

詩篇的最後五篇是阿利路亞詩篇,可視為終極完成的讚美。其中仍強調錫安和錫安的稱頌、歡騰。『耶和華要作王,直到永遠,錫安哪,你的神要作王,直到萬代!阿利路亞!』(一四六10);『耶路撒冷阿,你要頌讚耶和華;錫安哪,你要稱頌你的神。』(一四七12);『願以色列因造他的主喜樂;願錫安的民因他們的王歡騰。』(一四九2)由此再次確認錫安所豫表的召會和得勝者在神經綸中的關鍵與重要,實係神的喜悅和祂心意的中心。阿們!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