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新生兒女作兩件事

利未記十一章到二十二章講生活的條例。由十一章飲食的分別與禁戒死亡講起,因為正確的飲食才得健康的生活,且要避開死亡。接著十二章論到人生命的延續,即人生產的不潔,只有八節,是利未記最短的一章。然而,其中有二處經文關於對付人天然出生不潔的路,對初為人父母的聖徒頂重要,卻常被忽略,特以此文提醒我們留意。當然這兩點就新約說,原則上不只適用於肉身的兒女,也適用於屬靈的兒女。

第一處是第三節,『第八天,要給(男)嬰孩行割禮。』第八天是新一週的開始,指基督的復活(太二八1,約二十1),而割去肉體的割禮,指在基督的釘十字架裏舊人被了結(羅六6,加二20)。男孩(表徵為著神定旨的生命)在出生後第八天受割禮,表徵不潔之人的肉體(即整個人—羅三20),應當藉著基督的死被割除、被了結,使他被帶進基督的復活裏,不僅得著潔淨,更有生命的新開始(西二11,12)。

其次是第六至第七節上半,『滿了潔淨的日子,無論是為男孩或為女孩,她要把一隻一歲的羊羔作燔祭,一隻雛鴿或一隻斑鳩作贖罪祭,帶到會幕門口交給祭司。祭司要獻在耶和華面前,為她遮罪,她流血的污穢就潔淨了。』注意本處經節主要是對「她」,指生產的母親說的;或許更屬靈的說法是對人性(女人所表徵)說的。用新約的觀點解釋,剛經產難之苦的母親,得潔淨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將寶貝的初生兒女獻上給神,是極其重要且蒙福的。雖然經文是用燔祭和贖罪祭為母親遮罪,使她流血的污穢得潔淨;然而,污穢是因她流血生兒女而起,所以這遮罪和潔淨也必然包括出於她(即原本在她腹中)的兒女。初生的兒女不會也不能作什麼,母親的決定和作為就代表他或她了。因此,為人父母的聖徒責任重大,自己兒女一生的屬靈幸福和前途,確實有一部分是操控在我們這些為人父母的手中。舊約中不乏相關的例子,如摩西、亞倫的母親;士師參孫的母親和撒母耳的母親等,都是這樣的好榜樣。父母中尤其是作母親的更是關鍵,因為前述諸例證的主角均是母親。

再談所獻上兩個祭的意義。按照供物的大小或輕重(贖罪祭的雛鴿或斑鳩明顯小於燔祭的羊羔)所含示的,這兩祭似乎是以燔祭為主,贖罪祭為輔。這必然是由於這奉獻主要意義是絕對為著神,次要的是為著對付罪性(當然這兩祭合在一起,也涵括了贖愆祭,詳見”概述五祭”)。作父母的在嬰兒出生時的奉獻目的必須單純、正確,不為著別的,單單願意自己和嬰孩都絕對為主而活。為達此目的,必須求主對付我們的雙重罪–罪性與罪行,因此贖罪祭(和贖愆祭)也是必需的。筆者在此點上有些親身的經歷可分享。年輕時面對初生嬰兒的徨恐,雖不知這處聖經,仍迫使我們夫婦誠心將新生兒獻上給主。不料,經過二十五年主的保守看顧,當我們都淡忘這段記憶時,主仍然記念並悅納當初奉獻給衪的此子,引導他自願全時間服事衪。阿利路亞!主的話從不徒然返回(賽五五11),這是我們真實的見證。

總括地說,以上兩點告訴我們初為人父母的,應在兒女幼小還不懂事之前,為他們也帶他們在神前作兩件事。先是一件消極的「行割禮」,表示帶領、教導他們學習藉基督十字架割去肉體,捨棄魂、否認己,並在復活裏為神旨意而活;後是一件積極的「獻祭」,即幫助、引導他們甘心奉獻自己,藉燔祭–全然、絕對為著神,和贖罪祭–脫離罪性和罪行的轄制事奉活神(來九14)。只是對男孩,這兩件事的實行要隔三十三天(利十二4),若連出生不潔的前七天也算在內,一共有四十天(6),表徵重生到奉獻之間必要經過試驗和受苦。女孩共八十天,是四十天的兩倍,表徵人性(女性所表徵)一面還得有受苦及受試煉真實的見證。若真能作到這兩點,過了這兩個基督徒的重要關口,我們肉身的兒女就能穩固為神得著;屬靈的兒女也才會是常存的果子。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