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第一一三篇所啟示之神完整的救恩與永遠的經綸

詩篇不是一卷道理或教訓的書,乃是一卷神聖啟示的書,藉著詩人敬虔的發表,基督得以啟示,召會是神的家和神的城也得以豫表。這樣神聖的啟示,與全本聖經裏所啟示的一樣。但詩篇裏的神聖啟示,有一個特別的點,就是這樣高的啟示,甚至是神聖啟示的最高峰,乃是在古代敬虔聖民情緒的發表裏豫言出來。這最高神聖啟示的總結乃是新耶路撒冷城,作神居所,帳幕的表號,(啟二一1~3,)使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的三一神,藉此得以在包羅萬有的基督裏得著顯明與彰顯,並且得以在新宇宙的新地上作王,直到永遠。(詩一1註1節錄)

詩篇一五○篇中有八篇,每篇都開始並結束於「阿利路亞」。除了大家所熟悉的一四六至一五○篇這五篇外,還有一○六、一一三及一三五篇。前者,可視為終極完成的讚美,相當於啟示錄末了的讚美。(啟十九1~6。)筆者則欲藉此篇幅分享一一三篇所啟示之神完整的救恩與永遠的經綸。

宇宙的讚美

這篇詩雖然只有短短的九節,它的啟示卻是何等的高超與深奧!詩人因著摸著神的浩瀚、偉大、尊高,卻又是何等的降卑與慈愛,他的心深受感動,因此,一開頭就驚嘆的歡呼「阿利路亞!」。甚至,大聲呼喚「僕人們」要讚美,要頌讚,並且一而再,再而三地呼喚。(詩一一三1~3)這些「僕人們」,就是那些親近神、認識神的一班人。但願我們讀完本篇,也能作個稱職的「僕人」,從心深處湧出「阿利路亞!」。

詩人的讚美是從宇宙中發出的。二節說,從今時直到永遠,這是時間,即是宙;三節說,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這是空間,即是宇。所以,這樣的讚美是從宇宙中發出的!有什麼樣的讚美是永遠又舉世的?世間的讚美是局限的,甚至多少今日的讚美,竟成明日的咒詛,尤以地上的政權為最。

在這宇宙中有諸天,亦有萬國,而神超乎萬國之上,祂的榮耀高過諸天,並且祂坐在至高之處,這是何等的尊高!(一一三4~5)這樣的讚美恰似啟示錄十九章的讚美!

神的降卑與宇宙的奧秘

這樣一位榮耀又尊高的神在天上所為何事?這是眾天使、眾受造之物想知道的。六節說,祂降卑自己,觀看天上地上的事。又說,祂觀看人,竟是觀看灰塵裏的貧寒人,且是糞堆中的窮乏人!(一一三7)這是何等憐憫,又是何其奇特!我想眾天使是難以置信的!此幕極富戲劇張力,神是最佳導演,甚至親自上場演出,祂也是最佳演員!

此幕會讓我們想起撒迦利亞書第十二章及腓立比書第二章。後者清楚地描繪神的降卑,主的降卑有七步:(一)倒空自己;(二)取了奴僕的形狀;(三)成為人的樣式;(四)降卑自己;(五)成為順從的;(六)順從至死;(七)且死在十字架上。主不僅降卑自己觀看天地事,甚至降卑自己到了極點而死在十字架上!自有永有的神、創造宇宙萬有的神,竟降卑自己成為一位受造之物─人!並且為著人羞辱的死,而不是尊貴的死!這

是何其奇特!

撒迦利亞書第十二章一節下說,鋪張諸天、建立地基、造人裏面之靈的耶和華說。這裏的諸天與詩篇一一三篇的諸天(4)、天上(6)是同一個希伯來字(尋根版聖經HB.8064),字義為天空、雙數或許用來暗指可見的有雲運行的穹蒼以及天體運行更高的上空。藉此,我們看見諸天是為著地,地是為著人;又詩篇一一三篇亦啟示坐在至高之處的神觀看人,注視人,並且寶愛人。更進一步看見,神給人造了靈,這靈使人能接觸神,接受神,敬拜神,活神,為神完成神的定旨,並與神成為一。至此,清楚啟示宇宙的奧秘在於人,更是在於人的靈。而這奧秘的完成在於神的降卑,且是極致的降卑!新約更清楚啟示這點。保羅說,將那歷世歷代隱藏在創造萬有之神裏的奧祕有何等的經綸,向眾人照明,為要藉著召會,使諸天界裏執政的、掌權的,現今得知神萬般的智慧。(弗三9~10)召會意即蒙召出來的會眾,這指明召會乃是神從世界所呼召出來的聚集,由一切在基督裏的信徒所組成。召會是神對基督一切所是的智慧展示,她是神的傑作,要在宇宙中展示直到永遠!(啟二十一2~3、二十二5)讚美神!祂的降卑成功了宇宙的奧秘! 

神完整的救恩

七節前半說,祂從灰塵裏抬舉貧寒人,這裏的灰塵與創世記二章七節『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塑造人』的塵土是同一個希伯來字。這裏的「人」是舊造的人,這舊人的特徵是貧寒,貧寒的字義是低位的、軟弱的、瘦的、窮的。(HB.1800)這樣的貧寒人,也就是舊造的人,被帶到生命樹跟前,強烈的暗示他是低位的、軟弱的,他需要吃生命樹上的果子。(創二9)而抬舉的字義是起來、興起、舉起,因此,低位且軟弱的舊人吃了生命樹的果子就得以興起,並被舉起而有祂的形像、樣式並代表祂管理。(創一26)這就是生機的救恩!在伊甸園裏的事,是墮落之前的事,人所需要的是生命,就是神的生命!

不過,可惜的是,亞當和夏娃並沒有揀選生命樹,反倒吃了善惡知識樹上的果子,就墮落而被趕出伊甸園。(創三6、24)詩篇一一三篇七節後半說,從糞堆中提拔窮乏人,糞堆的字義是垃圾、污穢物。(HB.830)約伯說,何況如蟲的人,如蛆的世人呢!(伯二十五6)可見墮落的人如蟲、如蛆。蟲蛆在那裏?在垃圾裏,在污穢物裏,在糞堆裏。大衛說,他是在罪孽裏生的,因此,求神洗滌、潔淨、塗抹他一切的罪孽,使他能比雪更白。(詩五十一5、1~2、7)主耶穌說,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入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遠的生命。(約三16)此處的世人,原文與世界同字,指犯罪墮落而構成世界的人,不只有罪,且有古蛇魔鬼的毒素,成為如他的蛇類,需要基督以蛇形替他們死,為他們受神審判,否則他們就必滅亡。(三16註2)故墮落的人就是在糞堆裏的人!糞堆中之人的特徵是窮乏,窮乏的字義是貧窮的、困苦的。被趕離伊甸園的亞當和夏娃既是貧窮的,也是困苦的。(創三16~19)至終,墮落的人如同在糞堆中的蟲蛆。這樣的人需要提拔,提拔的字義是使高聳、使升高、舉起。(HB.7311)糞堆是低處的,污穢的,需要被提拔而升高,以脫離墮落的光景和處境,並且被洗淨。這就是法理的救贖!也就是大衛所求的洗滌、潔淨、塗抹!也就是主耶穌說的「不至滅亡」!

主耶穌不僅說「不至滅亡」,祂更說「反得永遠的生命!」前者是法理的救贖,後者是生機的救恩,這就是神完整的救恩!阿利路亞!詩篇一一三篇竟豫先看明了神完整的救恩!

終極的完成與永世的彰顯

八節說,使他們與尊貴人同坐,就是與祂百姓中的尊貴人同坐。神完整救恩的結果,使貧寒人、窮乏人與尊貴人同坐。合和本聖經將尊貴人譯作王子,而英文恢復版聖經亦譯作princes(眾王子)。這涵示,在神國度中作王,並且直到永永遠遠。(啟二十二5)

七至九節是撒母耳的母親哈拿的禱告,(撒上二5~8)哈拿在禱告裏,讚美神藉著祂奇妙的作為所施的救恩。她的禱告與神在祂經綸裏的行動有關,指明她認識一些神經綸的事。(撒上二1註1)九節提到不能生育的婦人安居家中,作多子的快樂母親,讓我們看見神的救恩是生命的、生機的,並且救恩的結果乃是得著一個家,這家使神與人都快樂。(約十四2~3;路十五23~24、32)

神永遠的經綸

詩篇一一三篇歡呼讚美神永遠的經綸,詩人從宇宙中發聲,用短短的九節按著時間次序啟示神永遠的經綸;先是人的被造與墮落,後是神完整的救恩與生命的建造。大衛在詩篇五十一篇則從生命的經歷描繪神永遠的經綸,首先,他深切渴望得著神法理的救贖;(1~5、7~9)隨後,強烈地呼求神生機的救恩;(10~11)進而,帶進對耶路撒冷建造的關切;(18)至終,完滿的享受神!(19)阿利路亞!舊約詩篇中的一篇竟能如此清楚啟示神完整的救恩與永遠的經綸,這話的確是神的呼出!     

在身體裏的「信」

希伯來十一章六節說,『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悅;』馬可福音十一章二十四節則說,『凡你們禱告祈求的,無論是甚麼,只要信已經得著了,就必得著。』可見「信」是我們蒙神喜悅,禱告蒙垂聽的因由。保羅在希伯來書也鼓勵聖徒生活、行事、前進都要本於信,不憑眼見(林後四7)。但往往在我們的經歷中,會覺得自己信心小,甚至失去信心,是否這樣我們就無法往前了?答案當然不是,然而卻有兩面的講究。

首先,照著聖經的啟示,我們天然的人本來就沒有信的能力,惟有神才是真正信心的根源(徒三16,弗二8,來十二2),所以倪柝聲弟兄在信息裏說,我們的小信,常是因著我們向錯誤的源頭去尋求信心,我們若知道神是信心的發源地,就不會再向我們裏面去尋求信心,而會舉目仰望神、認識神。惟有藉著神的話更深的認識祂,知道祂是可信的,就自然在我們身上產生一種能力,使我們能信。但另一面,有時我們也會軟弱到像癱子,連行走到主面前的能力都沒有,更遑論要信,那這時又該如何呢?以下就從四福音所記載的三個事例中,來看這裏所啟示出另一種的信,不是出於那個需要醫治的人,而是他身邊的人。

第一個是在馬太九章和馬可二章所記載,四個人用臥榻抬著一個攤子,拆通了主所在房子的屋頂(可二4),主見他們的信心,就醫治了他們所抬來的同伴。聖經上並不是說主見癱子的信心,而是主見了「他們」的信心。可見乃是因著同伴的信,使癱子得著醫治。

另一個是在馬太八章和路加七章中,為著家中僕人到主面前求醫治的百夫長的信心。在這事例中只記載僕人癱瘓,極感痛苦,並沒有說僕人信主能醫治他。但為他尋求醫治的百夫長,不僅信主能醫治他的僕人,他更認識主的話是帶著醫治的權柄,不需要主親自到他家中,只要主的一句話就夠了,因著這樣的信不僅使僕人得著醫治,更使主耶穌覺得稀奇,讚賞這樣大的信心。

第三個是在馬可九章,那個帶著孩子到主面前求醫治的父親。與前兩個事例相同的是,需要被醫治的並非父親本人,而是他的孩子。但值得注意的是,他雖然不像抬癱子的人和百夫長有那樣大的信心,但卻知道信心的來源在於神。當主說,『在信的人凡事都能』時,他卻能說『我信,我的不信求祢幫助。』也因此,主為他的孩子趕出了啞巴靈。

從這三個事例裏,可以看見真正來到主面前,求醫治的並不是那些患病的人,而是他身旁的人憑著他們的信,對主的認識,還有向主求的信,就使那真正患病者能得醫治,也得着主耶穌的讚賞。所以,神實在憐憫我們,在聖經中擺給我們這樣一條恩典的路,雖然憑著我們自己不一定能信,但只要我們在基督的身體裏,藉著同作肢體之聖徒的信,還是能得著醫治。

在我自己的經歷中也是如此,記得當時還在訓練中心即將畢業之際,弟兄姊妹為著所有學員的家長都能前來,有許多迫切的禱告。最後只有我和另一個學員的家人無法前來,當時我裏頭完全沒有信,甚至覺得可以不用禱告了,反正母親是不可能來的。但就在同伴的迫切的禱告中,我深處有個聲音說,妳若沒有信心,也要在身體裏有信心。這樣一轉,就使我完全放下自己的定意,交託身體,主就在身體的信中,作了大事。畢業聚會當天,我的母親竟然前來,甚至隔天在身體的配搭中受浸得救,完全超乎我所求所想。這對於向家人傳福音,始終無力的我,可說是莫大的恩典,我竟然能在身體中經歷了同伴們的信心,讓主成就祂的工作。

而這個看見,也成為我往後服事的幫助。以往遇到軟弱退後的聖徒,總想靠自己天然的能力幫助挽回,一但沒有果效,就容易失望、灰心,甚至放棄。但一次在禱告中蒙主光照,自己從得救到一路過召會生活,受成全,都不是憑著自己的信心往前,乃是在身體中,眾多弟兄姊妹還有同伴的扶持,在主面前憑著信為我的代求,才使我能走到現在。所以,對於軟弱退後的聖徒,當在他們裏頭失去了相信的能力時候,我對他們的態度,不該是憑自己想要做什麼或是要求他們,而是需要更多藉著禱告在主面前背負他們,並且替他們信,將這信質實在他們身上,讓主來作。若是沒有信,也可以像那個父親一樣,向主求信,這也是主所樂意眷顧的。

主實在恩待我們,讓這樣的信在身體裏是流通的。當我們沒有的時候,同伴有;同伴沒有的時候我們有。在神的心意中,從來沒有要我們單獨,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得救後,需要過召會生活,需要有屬靈同伴,因為祂所賜予我們的恩典和豐富甚至包含信心,無論我們多軟弱,甚至無力,都能從身體中支取。       

召會生活的兩個翅膀

詩篇一一一篇一節說,『阿利路亞!我要在正直人的聚集中,並在大會中,全心稱謝耶和華。』初讀這經節時,覺得十分平常。因為大家都知道神的百姓本來就是要在聚會(認為聚集和大會是一樣的)中讚美、稱謝神,。但深入研讀後,才發現這節經文實在富有啟示。這裏的「聚集」指少數親密同伴秘密、私下的聚會;其字根意思是,立根基或建立。而「大會」指的是定期、固定的大聚會;其字根是,見證(人)或證據。

由此可知,古時以色列人的聚集,不單只有整個會眾聚在一起的大聚會,為要見證他們是神的子民,例如至少一年三次上耶路撒冷過節。並且還有平常與家人、親屬或同伴私下、親密的小聚集,作為他們生活行動的根基,如申命記六章說到,摩西囑咐以色列人要把他的話,放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訓兒女,無論坐在家裏,行在路上,躺下,起來,都要談論。

這正好印證李弟兄所帶領的神命定之路。他說,基督徒的聚會應該有兩面:一面是大聚會,一面是小排聚會。這二種聚會­-在家中的排聚集(徒二46),以及全召會聚在一處的聚會(林前十四23)-就像飛機的兩隻翅膀。飛機只在一邊有翅膀就不能飛。在家中的排聚集是一隻「翅膀」,全召會來在一起是另一隻「翅膀」。然而,我們必須看見,排聚集是更基本的。沒有排聚集,召會就很難增長。沒有藉著排聚集帶進肢體,我們就不能有全召會來在一起的聚會。

因此今日召會生活的聚集,我們必須是平衡的顧到這兩類的聚會。一面要與活力同伴配搭建立家聚會或排聚集,過福音及牧養的生活,能真正餧養照顧新人,使他們被穩固,這是召會生活的根基。另一面有固定的例會或是定期的特會,是為著在異象啟示上得著傳輸供應,及分享交通平日所經營的豐富,好使召會有剛強的見證。 

直湧入永遠的生命

約四13~14耶穌回答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裏面成為泉源,直湧入永遠的生命。

在這處經節裏,大家都知道,「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的「水」是指物質的享受和屬世娛樂的消遣。「它」不能解除人心靈的乾渴,人喝再多,依然會渴;且這「水」喝越多,乾渴越加增!而主所賜的水」的「水」,即指約四10節所說的「活水」,即約七39所說的「那靈」。

在這裏的「直湧入永遠的生命」,一般人認為「永遠的生命」是指「新耶路撒冷」;但原文與「新耶路撒冷」不同,故這詞不能作「直湧入新耶路撒冷」解,那這個詞到底是甚麼意思呢?我們可以從約七38~39得到幫助。約七37~39『…,耶穌站著高聲說,人若渴了,可以到我這裏來喝。信入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耶穌這話是指著信入祂的人將要受的那靈說的;…。』

「流出活水的江河來」的「江河」,原文是複數。「活水的江河」乃指生命多方面的流出(約七38註2)。當我們第一次喝主所賜的活水,即信入祂時,這活水就進到我們裏面,就是「那靈」進到我們裏面成為泉源,這泉源一直多方面的湧流出來,要解人多方面的乾渴。

人有很多方面的乾渴,當我們有某方面的乾渴時,若喝世上的水,喝了還要再渴;但我們心若轉向主,喝那靈所湧流出來的活水,在那方面的乾渴就得以消解,且永遠不再渴。雖然我們有多方面的乾渴,但感謝讚美主,主所賜的活水是多方面的流出,能綽綽有餘的應付我們所需!

每當我們在喝主所賜的活水時,一方面的確解了我們的乾渴;更重要的是,活水有豐富的供應,新陳代謝的將神聖的成份,豐富、加強、拔高我們的人性,即把我們人性的這部份「湧入」(帶進)永遠的生命(神性)裏。我們須一再的來到這活水泉源,喝活水,讓這活水將我們湧入永遠的生命,直到全人都湧入永遠的生命(神性)!

約七38~39則說到『信入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即我們有了主觀的解渴經歷,主觀的被湧入永遠生命的經歷後,我們就有生命的富餘,我們就能成為活水的運河、管道,供應人活水,解人乾渴!讓人也湧入永遠的生命!哈利路亞!  

在祂腳凳前下拜和在祂的聖山下拜

從詩篇九十篇到一百0六篇說到耶和華我們的神作王,阿利路亞!但在其中插入九十九篇說到我們可能在不同的地方讚美神。

這篇分三段。頭一段(詩九九1~5)是說到耶和華作王,眾民當戰抖。祂坐在二基路伯之間,祂是我們當尊崇的耶和華神,人是在祂腳凳前下拜。第二段(6,7)說到,在祂的祭司中有摩西和亞倫,在呼求祂名的人中有撒母耳,他們呼求耶和華,祂就應允他們,並且祂在雲柱中對他們說話。他們遵守祂的法度,和祂所賜給他們的律例。第三段(8~9)說到耶和華是赦免的神,卻也是按人所行施行報應的一位。要尊崇耶和華我們的神,在祂的聖山下拜;因為耶和華我們的神是聖別的。

在這三段中,提到兩種下拜:一種是在祂腳凳前下拜(5);一種是在祂的聖山下拜(9)。這兩種下拜有其講究。首先,我們來看第一種,腳凳前下拜。當耶和華作王時,祂是崇高的、被尊崇並超乎萬民之上。因祂坐在二基路伯之間,施行審判,地當動搖,眾民當戰抖。這裏提到神是坐在二基路伯之間,這讓我們想到創世記人墮落後,神用三個憑藉封閉生命樹的道路:基路伯、火焰和劍。『於是把那人趕出去了;又在伊甸園的東邊,安設基路伯和四面轉動發火焰的劍,把守生命樹的道路。』(創三24)這三個憑藉各自代表神榮耀、聖別和公義的要求,既然有罪的人無法達到這些要求(羅三10~18,23)他就不可接觸作生命樹的神。因此,人只能在祂腳凳前下拜,在那裏讚美王的能力。祂喜愛公平,堅立公正,在雅各中施行公理和公義。你們當尊崇耶和華我們的神,祂是聖別的。

但感謝主,還有第二種,在祂的聖山下拜。因著人的背叛、墮落,就需要興起祭司。在舊約祂的祭司中有摩西和亞倫,在呼求祂名的人中有撒母耳,『他們呼求耶和華,祂就應允他們。藉著祂在雲柱中對他們說話;他們遵守祂的法度,和祂所賜給他們的律例。』(詩九九6,7)阿利路亞!耶和華我們的神阿,你應允了他們。但舊約仍然只停留在外面行為的遵行與要求,救贖還沒成功,沒有血的赦免。到了新約,基督來了,藉著祂在十字架上包羅萬有的死,滿足了神榮耀、聖別、和公義的要求,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人纔可以進入至聖所,有分於生命樹,重新開啟救恩的路。我們需要時刻儆醒,保守自己是聖別,因為耶和華我們的神是聖別的。祂雖是赦免我們的神,卻也是按我們所行施行報應的一位。我們要尊崇耶和華我們的神,那時我們是有福的,能在祂的聖山就是錫安向祂下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