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以弗所書看召會在聖靈裡的生活與職責-第一~三篇

第一篇、第二篇 保守那靈的一(一~二)、

第三篇 恩賜的盡功用,與基督身體的長大並建造(一)

在基督身體裡需要的生活與職責,首先提到需要保守那靈的一。身體的實際在於那靈,身體的一就是那靈的一,若不在那靈的一裡,身體的生命與功用就受到很大的影響,自然就無法在生活與職責中,活出身體的實際。我們的行事為人要與我們所蒙的呼召相配。(弗四1)神呼召我們不僅把我們從世界裡呼召出來,並且要在我們的生活、工作中,配得過三一神在我們身上所施行的一切恩典的工作。

保守那靈的一,需要有五種的態度。第一種態度,就是凡事卑微。主是我們的榜樣,主降卑自己,自取卑微,我們服事召會也要自居卑微。第二種態度就是溫柔。溫柔就是不爭,不為自己的利益爭競。第三種態度就是恆忍。不僅要忍耐,並要堅定持續的忍耐。第四種態度就是在愛裡彼此擔就。要有寬大的心胸來包容一切的錯待。第五種態度就是和平聯索。與聖徒相愛和諧無爭,放下自己,與人配搭就能保守那靈的一。

那靈的一有七個項目,作為保守召會一的根據。第一組是一個身體、一位靈、一個盼望。當我們得救時,主就把我們浸在一個身體裡,也都得以喝一位靈,並在身體的配搭建造裡,滿有榮耀的盼望。第二組是一主一信一浸。當我們信主 就因著信與主有生命的關係,也因著浸就聯於身體,成為身體的肢體,這身體是以主為頭,並在死與復活中活出身體的實際。第三組是一位眾人的神與父。他超越眾人,貫徹眾人,又在眾人之內,而我們眾人都是一個身體,所以這七個一乃是我們信仰的基礎。這七個一是召會一的根據,主要就是一個身體,我們必須竭力保守那靈的一,活在身體的實際裡。

在基督身體裡需要的生活與職責-第二項就說到要盡恩賜的功用,為著基督身體的長大並建造,神將恩典賜給各人,是照著基督恩賜的度量(弗四7)因著我們身體各個肢體大小不同,我們在基督身體裡所得恩賜的度量也各有不同,這恩賜是基督升上高處,勝過仇敵將恩賜賜給人,恩賜是神的生命進到我們裡面所顯的本能,必須經過過程,使這生命在我們裡面毫無攔阻的通行,並顯出功用。基督因此能毫無攔阻的把神的豐滿分給人,在人裡面顯出恩賜。

 

信徒的兩件衣服

聖經中題到衣服有幾方面的功用,不僅是為著遮蓋,也是為著彰顯,甚至是為著某種資格。以下的相關經文,啟示信徒兩件衣服的屬靈意義。

第一件衣服

舊約以賽亞書六十四章6節說,我們得救前『都像不潔淨的人,所有的義都像污穢的衣服。』在撒迦利亞書三章4節說到,『…你們要脫去他身上污穢的衣服。又…說,你看,我使你的罪孽離開你,給你穿上華美的衣袍。』在神來看,只要離開神、沒有神,即使沒有作奸犯科,我們所行的都是骯髒污穢的衣服。但當我們得救以後,就脫去那件衣服,神為我們穿上華美的衣服,也就是基督作為我們的義,成為我們的遮蓋。因此,我們要喜樂歡騰,正如以賽亞所說,『我必因耶和華大大歡喜,我的魂必因我的神歡騰;因祂以拯救為衣給我穿上,以公義為袍給我披上。』(賽六一10)

這第一件衣服也啟示在詩篇四十五篇13節,『王女在君尊的住處,極其榮華;她的衣服是用金線交織成的。』這衣服表徵藉著許多苦難並藉死與復活而受對付的基督,成為我們的義,滿足神公義的要求,使我們在神面前得稱義(林前一30)。因此,這件用俄斐金線交織成的衣服(詩四十五9),表徵顯出神聖的性情,作為我們的第一層遮蓋,就是基督作我們的義,我們藉祂得稱義。

在新約路加福音十五章,當浪子回家時,他是個衣衫檻褸的可憐乞丐。『父親卻吩咐奴僕說,快把那上好的袍子拿出來給他穿(22)。』『那』這個定冠詞,說明父親早已特別為他預備了上好的袍子,因他知道浪子一定會回來。只要他穿上這袍子,頂替了污穢的衣服,他就有資格與他父親相配。浪子所穿上好的袍子,就是基督作我們的義,遮蓋悔改的罪人,在祂裏面,我們在神面前得稱為義。

第二件衣服

在詩篇四十五篇14節,說到王后的另一件衣服,『她要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前…。』這是第二件衣服,是她第二層的遮蓋,表徵我們要穿戴聖徒所行的義,被引到作王的基督面前,以滿足基督的要求,使基督與我們成為婚配。這件刺繡的衣服,相當於基督藉著那靈變化的工作,『刺繡』到我們裏面,並從我們活出來,作我們主觀的義,使我們得勝。這件衣服是基督編織到我們的性格裏,刺繡到我們的所是裏,使我們可以站在王面前。我們知道刺繡的布,正面會繡出美麗的圖案,背面卻是雜亂的圖案。正如有些人,因著順從聖靈在他身上的製作,從人的角度看滿了苦難的環境;但從神的角度看,卻是美麗的圖案,甚至成為一件錦繡的美衣。然而有些人因著不順從聖靈變化的製作,就像針沒帶著線,一直在布上穿梭,千瘡百孔,卻不見圖案,就好像神在他身上雖有許多的環境,卻看不出基督在他身上的顯出。

相對應到新約,在馬太廿二章11~13節同樣說到婚筵的禮服。『王進來觀看坐席的,見那裡有一個沒有穿婚筵禮服的,就對他說,朋友,你沒有穿婚筵的禮服,是怎麼進到這裡來的?那人無言可答。於是王對僕役說,把他的手腳捆起來,扔在外面黑暗裏,在那裏必要哀哭切齒了。』這裡的婚筵是給得勝信徒的獎賞,並不是所有得救的人都能有分,只有得勝者才會被請赴席。那「沒有穿婚筵禮服的人」是那些雖然已經得救、已接受基督作客觀的義的人,但因為他沒有活出基督作主觀的義(腓三9),因此他就不能來到婚筵中,也就是不能有分於諸天之國的享受。

到了啟示錄三章,主對於有名無實的撒狄召會,說到得勝者的稱許與賞賜,『你還有幾名是未曾玷污自己衣服的,他們要穿白衣與我同行,因為他們是配得過的。得勝的,必這樣穿白衣。』(4~5)在這裡的「白」不但表徵純潔,也表徵蒙稱許。「白衣」表徵行事為人不僅不受罪的玷污,更不受死亡的玷污,並要蒙主稱許。穿白衣與主同行,特別是指在要來的國度裡與主同行的資格。

接著,主對於恢復後又墮落的老底嘉召會的囑咐,是要他們『買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恥不露出來。』(啟三18)就是需要付代價,要有蒙主稱許的行為,就是憑基督活著,活基督作主觀的義,作她在日常生活中的第二件衣服,好遮蓋她的赤身。

末了在千年國的羔羊婚筵,是給得勝信徒的獎賞,他們是『…穿明亮潔淨的細麻衣,這細麻衣就是聖徒所行的義。』(啟十九8)因著這些得勝者在日常生活所行之外在的彰顯是明亮的,內裡的性質是純潔的,所以夠資格被請赴基督的婚筵,引進千年國的享受裡。但願我們今天都在預備這第二件的衣服,那日在千年國裡,我們就夠資格享受羔羊的婚筵。  

效法榜樣,建造基督身體-信、愛、望

帖撒羅尼迦前書從頭到尾都有信心、愛心、和盼望,這是我們基督徒生活的結構。信心、愛心、和盼望,使人願意過一種事奉活神、聖別為人、並等候主來的生活。

在帖前一章保羅說完引言,引出基督徒生活信、愛、望的結構,就開始描述他自己如何照這結構,有信心的工作(帖前一5~9)、愛心的勞苦(帖前二7~11)、和盼望的忍耐(帖前二19、20)。這樣的服事,也把信心、愛心、和盼望傳輸到信徒裡面。我信保羅很清楚,他的服事該把這三項傳輸到信徒裡面,所以在第三章,我們看見保羅在關切行事為人之前,先關切信徒的信、愛、望。

帖前三章1~11節是關切信徒的「信」。保羅差遣提摩太去到信徒那裡,『…為著你們的信心,堅固並鼓勵你們,』(帖前三2)並且渴慕親自前往,『…要見你們的面,補足你們信心的缺欠。』(帖前三10)帖前三章12節,關切信徒的「愛」。『又願主使你們彼此的愛並對眾人的愛,都能增多洋溢,…。』帖前三章13節開始於「好使」,指明本節是「信心的堅固」和「愛心的洋溢」所產生的結果,也就是信徒的『心…得以堅固,在聖別上無可指謫。』(帖前三13)信得堅固,愛得洋溢,使我們有心,渴慕過聖別的生活。這樣渴慕聖別生活的心,要堅固到甚麼時候呢?要到『…當我們主耶穌同祂眾聖徒來臨的時候,…。』(帖前三13)這就是「盼望」。在確定了信徒們信心、愛心、與盼望的情形後,保羅才在四章提起行事為人。

我很佩服保羅的服事。因為他不僅傳福音使人得救,不僅牧養人使人常存,也不僅安排人事奉。他的服事乃將他生活的結構,就是他裡面的信心、愛心、和盼望,傳輸給他所服事的人。即便他當時不在信徒身邊,但信徒裡面的信心、愛心、和盼望,使他們能繼續熱切的、奮力的盡生機的功用,做保羅所做的,甚至『成了馬其頓和亞該亞所有信徒的榜樣。』(帖前一6)我們也傳福音,牧養人,但為何少有人像保羅一樣,將他的所是印在信徒裡面?或許最大的問題,就是我本身就缺乏那種所是。

帖前一、二章多處描繪保羅的服事。帖前一章5節概述保羅在他們中間的服事,他有言語、有能力和聖靈、有充足的確信、還有行事為人。一章6節概述信徒接受保羅的服事,他們有聖靈的喜樂(對應能力和聖靈)、領受了主的話(對應言語並含示確信)、效法使徒並效法主(對應行事為人)。帖前一章7節指明這是使帖撒羅尼迦信徒成為眾召會榜樣的原因。

二章有對於使徒的服事更細緻的陳述。例如:1、雖受凌辱,卻在神裡放膽講說福音(二2)。2、誠實與忠信(3)。3、不是要討人喜歡,乃要討神喜歡(4~5)。4、不尋求從人來的榮耀(6)。5、為人溫和,如同乳母顧惜自己的孩子(7)。6、連自己的性命也願意分給人,因信徒是他所愛的(8)。7、勞碌辛苦、晝夜作工(9)。8、向著信徒,是何等聖、義、無可指謫,勸勉、撫慰、作見證,如同父親待自己的孩子(10~11)。

二章的1~11節有個目的,就是12節所說的『要叫你們行事為人,配得過那召你們進入祂自己的國和榮耀的神。』這是保羅擺出的榜樣,是帖撒羅尼迦信徒所效法的模型。短短的11節經文中,保羅是越寫越高,從放膽傳福音,寫到為人聖、義、無可指謫!這是他的服事,是他所過信心的工作、愛心的勞苦、及盼望之忍耐的生活。光是文字的記載,就足使人受到榜樣的激勵,更何況親身受到他服事的聖徒?因著保羅的生活工作,使帖撒羅尼迦信徒都成為盡功用的肢體,我們可以說,這是一種建造基督身體的生活!

感謝神!雖然這樣的生活是非常高的標準,但帖撒羅尼迦的弟兄姊妹效法了,甚至成為眾召會的榜樣,說明這事是可能達到的。他們如何接受了保羅的話語,我們也要藉著讀經,用信領受經上的話。他們如何在患難中有聖靈的喜樂,我們也要藉著禱告的生活,常被那靈充滿。他們如何親眼看見並效法使徒的行事為人,我們也不能僅僅追求主卻忽視基督的身體,因為今天神要藉著基督的身體在肉身顯現。我們要學習在生命裡效法榜樣所顯出的基督。求主作我們夠用的恩典,使我們效法榜樣,過以信、愛、望為結構的生活,成為建造基督身體的人。   

基督是晨星,作得勝者的獎賞

在新約裏,晨星是指基督,是給得勝者的獎賞。啟示錄二十二章16節:『我耶穌差遣我的使者,為眾召會將這些事向你們作見證。我是大衛的根,又是他的後裔,我是明亮的晨星。』這節說到基督是晨星。啟示錄二章28節:『我又要把晨星賜給他』,這節說到主要將晨星賜給在推雅推喇召會的得勝者。在基督第一次顯現時,看見祂星的人(太二2,9~10)不是猶太宗教家,乃是星象家。在基督第二次顯現時,祂對那些儆醒等候祂來的得勝者,乃是晨星;但對所有其餘的人,祂只出現如日頭(瑪四2)。基督是明亮的晨星,與召會和被提有關。晨星是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前出現。大災難就是這最黑暗的時候,隨後,國度的白晝就要破曉。在國度裡,基督要像日頭,公開向祂的百姓顯現;但在大災難之前,祂要像晨星,暗中向祂的得勝者顯現。

從雅各而出的星(民二四17),和主出生時所出現的星(太二7,9~10),總結於啟示錄二章28節的晨星。沒有一顆星像晨星那樣明亮。在最黑暗的時候,得勝者裏面有一顆星在照耀。得勝者要得著並享受特別的光,就是基督作晨星。

我們要享受基督作晨星就需要在地方召會裏並留意申言者更確定的話。在新約起頭,星是在宗教之外(太二1~6),但在新約末了,星是在召會裏。在眾召會中,耶穌基督是那晨星;祂今天行走在眾地方召會中間。我們要看晨星,就必須到地方召會去。

晨星也是與聖經相聯的。彼後一章19節:『我們並有申言者更確定的話,你們留意這話,如同留意照在暗處的燈,直等到天發亮,晨星在你們心裡出現,你們就作得好了。』彼得告訴我們要留意申言者的話。我們若留意申言者的話,我們裏面的天就會發亮,並且晨星要在我們心裏升起。留意申言者的話,就是注意活的話。這不是僅僅讀主的話,乃是進入這話,直到有東西在我們裏面升起。我們可以稱之為黎明或晨星。彼後一章19節的晨星,希臘文是phosphorus(磷),是一種帶光物質。一塊磷能在暗中發光。基督是真正的磷,照耀在今日的黑暗中。我們必須用我們的靈劃擦聖經的靈,以點著神聖的火,直到我們裏面有東西照耀我們。我們必須來到確定的話跟前,將我們的全人—我們的口、我們的眼、我們的心思、我們的靈和我們的心—向這話敞開,直到基督這晨星在我們裏面升起,並且照耀我們。

我們若留意申言者的話,就會經歷在我們裏面照耀的燈,享受在我們心裏出現的晨星,並有屬靈的白晝在我們裏面發亮。我們必須留在這光景裏,直到實際的時候來臨,那時主耶穌要作晨星顯現,並且天要發亮,有祂作公義的日頭。

神聖羅曼史-神與人的關係

在聖經頭兩章和末了兩章,都啟示出一對夫婦,說出聖經是一本論到愛的書。這樣的愛不是父母對兒女之間的愛,也不是同事之間的愛,更不是親友之間的愛,乃是指明男女的情愛-男方由神所豫表,女方由人所豫表的神聖羅曼史。這真是打破我們心裏固有的宗教觀念,因為神是絕對榮耀且聖別,崇高而不可攀的;而人是低下、污穢並滿了罪惡的。但聖經起初和末了兩章顛覆翻轉我們的想法,讓我們看見神內裡的喜悅和願望,就是要把祂所揀選、救贖、變化的人帶進榮耀裡去,使他們成為祂的新婦妻子。即使人在創世記三章因撒但化身為蛇,受了試誘而墮落,但這位有定旨和經綸的神,從未改變祂的初衷。祂為完成此一目標,親自來經過種種過程並終極完成,使人也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與祂成為一對宇宙的對偶。

創世記-新婦豫表的圖畫

「亞當」本為「紅土」之意,是神用地上塵土為材料,且以自己為藍本及原型所創造出來的複製本。他是照著神的形像和樣式所造的第一個人,而夏娃這第二個人,是一個女人,為第一個人亞當的妻子,是出於亞當的肋骨,是他的骨中骨、肉中肉,是從亞當而出,與他同生命、性情、功用和彰顯。

人墮落,神救贖及生命分賜

雖然神有最高美意,卻因那惡者狡猾的誘惑,在神還未進到人裏面之前,就搶先一步將罪注射到人裡面,把人敗壞了,使神的計劃受到打岔。但我們的神總不失敗,祂就是那在創世前所預備的神的羔羊,為著除去世人之罪的,藉死而復活將生命來分賜與拯救。

生命變化的歷程

在雅歌書中,主用八個表號來描述尋求者在生命裡的長大和變化。首先用駿馬、鴿子眼、百合花、鴿子、煙柱、臥榻和華轎,最後是華冠。這些啟示祂是一個可愛的人位,祂是全然美麗,不僅是我們的生命,也是我們的生活,更是我們真正的良人。藉著個人私下與主情深的屬靈交通,我們就要慢慢的成為祂的複製與翻版,在言談、舉止、態度、表現和一切的彰顯上,與祂一模一樣,就像書拉密女是所羅門的陰性名稱一般。

向天地的宣告

這就是我們一生的寫照,也是我們向天地的宣告,『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詩七三25)。願我們都能用起初的、上好的、第一的愛來追求主、享受主,作祂一生熱戀的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