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服事

雅歌七章十一到十二節說,『我的良人,來罷,你我可以出到田間;你我可以在村莊住宿。我們清晨起來往葡萄園去,看看葡萄發芽開花沒有,石榴放蕊沒有;我在那裏要將我的愛情給你。』到了雅歌七章,佳偶已經成了良人的同工、祂的複製,被稱為書拉密女。現在她完全與祂是一,在她的工作中服事主。我們要注意十一節是佳偶對良人說話:『我的良人,來罷。』為甚麼是她來說這事?為甚麼不是良人起首這個工作,而是佳偶來說?因為佳偶與良人是一,她懂祂的心。然後她說:『你我可以出到田間;你我可以在村莊住宿。我們清晨起來往葡萄園去,看看葡萄發芽開花沒有,石榴放蕊沒有。』『田間』、『村莊』、『葡萄園』說出這是為著全地眾召會,基督整個身體的工作。她知道良人對整個基督身體的負擔。祂的工作是身體的工作,佳偶也渴慕進入這工作。她懂得事奉的原則:我們在地方上的工作都是為著基督宇宙的身體。我們需要實際的在一個地方,專特的在一些方面事奉,但我們的服事乃是為著整個身體的益處。

十二節末了說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在那裏要將我的愛情給你。』『那裏』是那裏?這裏的『那裏』,是指著上文中的『田間、村莊、葡萄園』,就是她服事的地方。當她服事良人時,佳偶將她的愛情給良人。我非常喜愛這處經節。若主延遲祂的回來,我需要到祂那裏去,我盼望我的墓碑上寫著:『我的良人,來罷。我在那裏要將我的愛情給你。』今年以來,我去了許多國家:俄國、馬來西亞、巴西和臺灣。這些就是我的『田間、村莊、葡萄園』。我來臺灣的動機是甚麼?因為我愛我的良人,我關心祂的工作,關心所有的田間、所有的村莊、所有的葡萄園。我在這裏發現了臺灣有個新的葡萄園:新北市召會。我不是等到服事的行程結束了,回到家中可以喘口氣了才愛主。現在這裏就是我的田間、村莊和葡萄園。我在這裏將我的愛情給主。當我們以這種方式愛主,我們就是在作一種工作,主用一個特別的詞稱呼這種工作:『上好的工作』。

起初的愛與起初所行的

在啟示錄二章,主對以弗所召會說:『你離棄了起初的愛。(或譯,上好的愛。)所以要回想你是從那裏墜落的,並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或譯,作上好的工作。)』服事主有一個危險,就是我們的服事可能會與我們對主的愛分開。那就是以弗所召會的情形。他們工作、勞碌,但主卻不滿意,因為他們離棄了起初的愛。這裏我們可能覺得主應該說,『要悔改,以起初的愛愛我』;但祂不是這樣說,祂說,要『行起初所行的。』上好的工作-起初所行的,是受起初的愛所推動的事奉,彰顯起初的愛。愛是工作的動機,也是工作的彰顯。這也就是雅歌第七章的愛,佳偶是在她的事奉中愛主。她的事奉沒有打岔她對主的愛。我們會說,『我的良人,來罷。你我可以出到田間;你我可以在村莊住宿。我們清晨起來往葡萄園去,看看葡萄發芽開花沒有,石榴放蕊沒有;我在那裏要將我的愛情給你。』這是我們所需要的事奉。

在復活裏作愛主的馬利亞與服事主的馬大

我們需要對愛與服事有平衡的看見。我們既是服事主的馬大,也是愛主的馬利亞。有的時候,我們對主的愛該像馬利亞的愛。在路加十章,她的愛甚至叫馬大不悅,因為她甚麼事也不作,只是愛主。有的時候,我們該停下一切,不被任何工作打岔,單單在主腳前坐著聽祂的話,讓我們願意以香膏膏祂。但我們不能總是這樣,我們也要服事主。當馬利亞坐在那裏的時候,馬大伺候的事多,各方忙亂。她的個性很強,就進前來告訴主該怎麼作:『主阿,我妹妹留下我獨自一人伺候,你不在意麼?請吩咐她同我作她分內該作的事。』她沒有對馬利亞說,卻要主吩咐馬利亞來幫忙。你能看見她的個性是多麼強。

在約翰十一章拉撒路病了,姊妹二人打發人到耶穌那裏說,『主阿,看哪,你所愛的人病了。』像許多姊妹一樣,她們沒有直接要求主來,但她們覺得主該懂她們的意思。主刻意延遲時間,到的時候拉撒路已經死了。馬大對主說,『主阿,你若早在這裏,我兄弟就不會死。』她好像在說,『我早就告訴你拉撒路病了,你卻沒有來。你難道沒有收到我們傳的消息嗎?這都是你的錯。一切都太遲了。』耶穌對她說,『你兄弟必然復活。』她竟回答,『我知道…。』她是如此的強,滿了意見,但又真是能幹。這樣的人真是難辦。其實在我們中間,也不只有一些姊妹是馬大,很多弟兄也是馬大弟兄-強悍、能幹、滿了意見,像個老闆,甚至告訴主該怎麼作。你怎麼能跟這樣的服事者一同配搭呢?我們可能都覺得要作個馬利亞,我們會用主的話告訴這種人說,『馬大,馬大,你為許多的事思慮煩擾;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馬利亞已經選擇那美好的分,是不能從她奪去的。』然後我們就不願意讓她繼續服事了。後來當耶穌要叫拉撒路復活的時候,主說,『你們把石頭挪開。』馬大還對主說:『主阿,他已經臭了。』直到最後她仍然有意見。

但是到了十二章,我們看見召會生活的小影。主藉著祂復活的生命,在伯大尼得著一個家,可以讓祂坐席,得著安息和滿足。死而復活的拉撒路成為復活的見證,馬利亞仍然愛主,馬大則在伺候。馬大仍在服事,但是在復活裏事奉。照著之前的情形,一面來說,馬大積極、能幹,知道該作甚麼,召會中的服事不能缺少她。另一面她又真叫人為難,叫人不知該如何配搭。在召會生活中,馬大讓人為難,馬利亞總是討人喜歡。但若是沒有馬大的服事,就不會有召會生活。可是馬大若不在復活裏,我們就會很辛苦。即使如此,我們不要放棄馬大。我們是馬利亞也罷,馬大也罷,重點在於主渴望把我們的事奉帶進復活裏。當我們在復活裏服事,我們不會服事得比以往少,反而會服事得更多、更積極,但這與之前有極大的不同,因為現在我們的能力是在復活裏。馬大能幹,知道如何安排、怎麼管理,知道那裏有需要,現在這些都成了在復活裏的能力。事實上在召會生活中,我們都應該是馬大拉撒路馬利亞。但我想這個順序應該改成:拉撒路、馬利亞、馬大。拉撒路是復活的見證,馬利亞彰顯出愛,馬大在復活生命裏帶著愛事奉。我們在事奉上的名字是:拉撒路馬利亞馬大。我們真需要成為這樣的人。這就是主恢復中的事奉和宗教中的事奉的不同。我從前在基督教之中一段時間。在基督教裏,一切都是天然的能力;但當基督的身體由地方召會所活出時,一切都必須是在復活裏。

平衡的作買油的童女與賺得利潤的奴僕

我們可能對馬太二十五章相當熟悉,這章說到我們是愛主的童女,也是事奉主的奴僕。我們無從選擇,不能只想作精明的童女,不能只想買油,參加婚筵,而不想忙碌、不要時間表、不願勞苦。童女就像是馬利亞,奴僕就像是馬大。我們需要看見,我們是童女,也是奴僕。請注意我們不是雇工,我們是主的奴僕。在婚筵一面,我們要作童女,在器皿裏,就是在我們的魂裏帶著油。我們的靈-就是我們的燈-裏都有油,但我們必須使我們的魂被那靈浸透、充滿那靈,這是非常重要的。否則我們的油將會用盡,當我們想找那些精明的童女分一些油時,答案是:沒有辦法,你需要為自己買。在我們靈裏的油不需代價,但在我們魂裏的油是我們需要出代價買的。你必須自己去買,讓你豫備好參加婚筵。我們有這樣的責任:愛主、出代價被靈充滿,使我們的魂被浸透。

另一面,我們還有一個身分:奴僕。主是一個生意人,在經綸一面祂是很強勢的。祂給了各人一他連得、或許兩他連得(也許我們都不像李弟兄是五他連得的),期望我們的服事有所產出、有結果。我在一九七四到一九九七年間主要在文字工作上與李弟兄一同服事。直到一九九五年之後,李弟兄才差我出外盡職。實際上對我來說,他就代表了主。他請我來服事,是要我作出結果-一週要完成幾篇生命讀經是有時程的,不是要我像馬利亞坐在那裏,整天愛主。我每週四見他,我不能說,『李弟兄,這週我真是愛主。我得著了好多油。』他不會因此滿意。他告訴我們,屬靈可以去召會,職事站要求的是生產力(productivity)。

我們是主的奴僕。多年來我對自己的兩個身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是童女,愛主,盼望祂的回來,在婚筵中有分,成為新婦的一部分。我們真是盼望目睹主在婚娶之日是多麼喜樂,因此我們該作精明的童女。但我們的神是平衡的,祂對我們也是平衡的,我們也是祂的奴僕。啟示錄這卷書是將必要快發生的事指示祂的『奴僕』;使徒也把自己視為奴僕,在羅馬書的起頭保羅稱自己為基督耶穌的『奴僕』。奴僕就要勞苦,就必須有出產。工作而沒有出產是沒有意義的。我們若是跟主說,『主阿,我很努力,我很積極,我很勞苦。』主會問,『那麼,你的出產是甚麼?』我們不能說,『甚麼都沒有,但我盡力了。』若你有五他連得,主就向你多要五他連得;你有二他連得,就向你再要二他連得;有一他連得,就還要一他連得。主是很嚴格的。那領一他連得的奴僕說主是忍心的人,主回答他說,你既知道我是怎樣的人,為甚麼沒有任何生產?

弟兄姊妹,如果我們要有正常的服事,就需要一生在這兩條線上。我們不是擺盪於二者之間,早上作馬利亞,中午甚麼都不是,下午作馬大。我們不是只作馬利亞或只作馬大,我們是拉撒路馬利亞馬大。我們要一直愛主,要一直事奉主。這就是以起初的愛愛主,並行起初所行的。

在勞苦中得餵養的牛

除了作拉撒路馬利亞馬大之外,我們還必須作一種動物。是哪一種動物呢?在死水中游的魚嗎?不是。在空中超越地上一切的鷹嗎?不是。你必須作勞苦的牛。一九七四年四月的一個早晨,當我開始作生命讀經的第一篇時,主用一句經節來幫助、牧養我:『牛踹穀的時候,不可籠住牠的嘴。』(申二五4,林前九9。)主告訴我,作這個服事,我必須像牛,被牽制著在禾場上,所作的似乎只是每天轉著圈踹穀。看起來雖然無趣,但主的原則是:不可籠住牠的嘴。牠吃牠所出產的;牠所出產的成了牠的食物。一九九四年當我從歐文搬到安那翰的時候,李弟兄叫艾迪弟兄和我去與他有交通。那麼我們都很安靜,他帶著一種屬靈的領會看著我們兩人,對我們說,『你們不只是工作,你們也有分(partake)。』他知道,當我們在工作的時候,我們也有分享受這職事。

有一次職事站全體的愛筵,李弟兄先表達了他對所有服事者的珍賞,然後他說,挪亞建造方舟一百二十年,一定有許多人在工作上幫助挪亞-搬木頭、帶動物,幫助方舟的建造。但這些人沒有進入方舟。他們建造了方舟,卻沒有進到方舟裏面。我擔心你們服事這分職事、幫助職事的工作,卻無分於這分職事所出產的。我非常感謝李弟兄的忠信,他不是光說一些感謝我們的話,他知道我們的光景:你可能在幫忙,卻沒有被建造到方舟裏面;你可能在服事,卻沒有成為這服事的一部分。這對我是一大光照。我們需要像牛一樣的勞苦,但我們還要享受我們所勞苦的。我能見證,我『吃』了從我出產的每一篇生命讀經,艾迪弟兄『吃』了每一篇他所編輯的職事書報。李弟兄察驗我們,他知道誰真的有分享受,誰沒有去享受;他知道誰將自己建造到方舟裏面,誰只是在外面幫助這個工作而已。

服事的目標-建造方舟作為團體的基督

我們要有起初的愛,行起初所行的。然後,我們要在復活裏,作拉撒路馬利亞馬大,在復活裏愛主,在復活裏事奉。我們會越來越愛主,更多的服事主。我服事主永遠不會退休。我要用最後一口氣、甚至最後一次心跳來服事主、愛主。這就是我們的所是。然後,我們要看見平衡:我們是買油的童女,也是賺得利潤的奴僕。我們也是牛。大部分的服事就著魂來說都是無趣的,但我們在靈中卻是竭力的。牛的嘴不可籠住,我們在事務的服事中也該從主得著餵養。最後,我們要看見目標:建造方舟作為團體的基督。當方舟建造完成的時候,主就要回來。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來臨也要怎樣。我們不只是作工建造方舟-團體基督、身體基督,當我們在工作時,我們更是把自己建造進去。當方舟建造好的時候,我們就要航進國度,享受婚筵,與主同王,因為我們愛祂,我們服事祂。讚美主。 

最近更新於 2012-03-16, 週五 1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