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結晶讀經申言聚會指引(十一) 藉著神在基督和祂的國裏作王而恢復地

申言聚會開頭參考

宣讀本週各天經節。宣讀本週綱要大點。

禱讀經節:

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何其尊大—詩八1 。

耶和華作王!願地歡騰,願眾海島喜樂—詩九七1 。

他們要講說你國的榮耀,……好叫世人知道……你國度的威榮。你的國是永遠的國…… —詩一四五11~13 。

創造渴慕

神為什麼創造人?神創造人有什麼目的?神創造了一個團體人,不僅有祂的形像以彰顯祂,也運用祂的管治權管理全地以代表祂。

今天神要如何來恢復地?藉著神在基督和祂的國裏作王而恢復地。

屬靈負擔

基督先是三一神的具體化身,然後是神的家、神的居所(由神的殿所表徵),也是神的國(由耶路撒冷城所表徵),並且從神的家起,在神的國裏,作全地的元首。

召會引進基督的國,讓祂治理列國。

申言聚會結語參考

真理啟示 

在詩篇裏,神聖啟示的靈、實際和特徵,乃是作神永遠經綸之中心和普及的基督。

神創造了一個團體人,不僅有祂的形像以彰顯祂,也運用祂的管治權管理全地以代表祂。

詩篇揭示藉著神在基督和祂的國裏作王而恢復地。

生命經歷

當召會擴大為城,我們在其中享受神作我們的一切時,神就要藉著城征服萬民和列國,並在基督裏作大君王治理全地。

實行應用

作君王的主耶穌教導我們禱告,說,“願你的國來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六10。

我們必須為國度的來臨禱告,直到這地在要來的國度時代,為著神的旨意完全得到恢復。 

詩篇結晶讀經申言聚會指引(十) 因弟兄在一裏同居,而有耶和華所命定生命的福

申言聚會開頭參考

宣讀本週各天經節。宣讀本週綱要大點。

禱讀經節:

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這好比那上好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又好比黑門的甘露,降在錫安山;因為在那裏有耶和華所命定的福,就是永遠的生命—詩一三三1~3。

創造渴慕

詩篇一百三十三篇一節提到的和睦,乃是一幅新約真正的一的圖畫。甚麼是“真正的一”?我們要如何有這生命的福?

每當弟兄們在膏油之下合而為一,就有神命定的福,就是“永遠的生命”,一個豐滿、暢通、無止息的生命流。

屬靈負擔

弟兄在一裏同居,其善無法估計,好比上好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其美無法計算,好比黑門的甘露降在錫安山。

真正包羅的一(包羅萬有之靈的一)是由流淌的膏油和降下的甘露所構成,使基督的身體在神聖三一的神聖分賜裏,漸漸得以建造。

申言聚會結語參考

真理啟示 

詩篇一百三十三篇是一位聖民上錫安時,因弟兄在一裏同居,有耶和華所命定生命的福而有的讚美;每當弟兄們在膏油之下合而為一,就有神命定的福,就是“永遠的生命”,一個豐滿、暢通、無止息的生命流。

詩篇一百三十四篇作為一百三十三篇的總結,是末了一首上行之歌,乃是聖民上錫安時,因以色列人對神殿中事奉之祭司的囑咐和祝福而有的讚美。

生命經歷

一天過一天,在召會生活中,神聖、奧秘之複合膏油的一切成分不斷地作到我們裏面;藉著把這些成分應用到我們裏面,我們自然就在包羅的一裏。

從黑門降在錫安山上的甘露,表徵那降下、新鮮、滋潤、浸透之生命的恩典,就是三一神作我們生命的供應,給我們享受。

實行應用

一天過一天,在召會生活中,神聖、奧秘之複合膏油的一切成分不斷地作到我們裏面;藉著把這些成分應用到我們裏面,我們自然就在包羅的一裏。

從黑門降在錫安山上的甘露,表徵那降下、新鮮、滋潤、浸透之生命的恩典,就是三一神作我們生命的供應,給我們享受。 

愛與服事

雅歌七章十一到十二節說,『我的良人,來罷,你我可以出到田間;你我可以在村莊住宿。我們清晨起來往葡萄園去,看看葡萄發芽開花沒有,石榴放蕊沒有;我在那裏要將我的愛情給你。』到了雅歌七章,佳偶已經成了良人的同工、祂的複製,被稱為書拉密女。現在她完全與祂是一,在她的工作中服事主。我們要注意十一節是佳偶對良人說話:『我的良人,來罷。』為甚麼是她來說這事?為甚麼不是良人起首這個工作,而是佳偶來說?因為佳偶與良人是一,她懂祂的心。然後她說:『你我可以出到田間;你我可以在村莊住宿。我們清晨起來往葡萄園去,看看葡萄發芽開花沒有,石榴放蕊沒有。』『田間』、『村莊』、『葡萄園』說出這是為著全地眾召會,基督整個身體的工作。她知道良人對整個基督身體的負擔。祂的工作是身體的工作,佳偶也渴慕進入這工作。她懂得事奉的原則:我們在地方上的工作都是為著基督宇宙的身體。我們需要實際的在一個地方,專特的在一些方面事奉,但我們的服事乃是為著整個身體的益處。

十二節末了說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在那裏要將我的愛情給你。』『那裏』是那裏?這裏的『那裏』,是指著上文中的『田間、村莊、葡萄園』,就是她服事的地方。當她服事良人時,佳偶將她的愛情給良人。我非常喜愛這處經節。若主延遲祂的回來,我需要到祂那裏去,我盼望我的墓碑上寫著:『我的良人,來罷。我在那裏要將我的愛情給你。』今年以來,我去了許多國家:俄國、馬來西亞、巴西和臺灣。這些就是我的『田間、村莊、葡萄園』。我來臺灣的動機是甚麼?因為我愛我的良人,我關心祂的工作,關心所有的田間、所有的村莊、所有的葡萄園。我在這裏發現了臺灣有個新的葡萄園:新北市召會。我不是等到服事的行程結束了,回到家中可以喘口氣了才愛主。現在這裏就是我的田間、村莊和葡萄園。我在這裏將我的愛情給主。當我們以這種方式愛主,我們就是在作一種工作,主用一個特別的詞稱呼這種工作:『上好的工作』。

起初的愛與起初所行的

在啟示錄二章,主對以弗所召會說:『你離棄了起初的愛。(或譯,上好的愛。)所以要回想你是從那裏墜落的,並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或譯,作上好的工作。)』服事主有一個危險,就是我們的服事可能會與我們對主的愛分開。那就是以弗所召會的情形。他們工作、勞碌,但主卻不滿意,因為他們離棄了起初的愛。這裏我們可能覺得主應該說,『要悔改,以起初的愛愛我』;但祂不是這樣說,祂說,要『行起初所行的。』上好的工作-起初所行的,是受起初的愛所推動的事奉,彰顯起初的愛。愛是工作的動機,也是工作的彰顯。這也就是雅歌第七章的愛,佳偶是在她的事奉中愛主。她的事奉沒有打岔她對主的愛。我們會說,『我的良人,來罷。你我可以出到田間;你我可以在村莊住宿。我們清晨起來往葡萄園去,看看葡萄發芽開花沒有,石榴放蕊沒有;我在那裏要將我的愛情給你。』這是我們所需要的事奉。

在復活裏作愛主的馬利亞與服事主的馬大

我們需要對愛與服事有平衡的看見。我們既是服事主的馬大,也是愛主的馬利亞。有的時候,我們對主的愛該像馬利亞的愛。在路加十章,她的愛甚至叫馬大不悅,因為她甚麼事也不作,只是愛主。有的時候,我們該停下一切,不被任何工作打岔,單單在主腳前坐著聽祂的話,讓我們願意以香膏膏祂。但我們不能總是這樣,我們也要服事主。當馬利亞坐在那裏的時候,馬大伺候的事多,各方忙亂。她的個性很強,就進前來告訴主該怎麼作:『主阿,我妹妹留下我獨自一人伺候,你不在意麼?請吩咐她同我作她分內該作的事。』她沒有對馬利亞說,卻要主吩咐馬利亞來幫忙。你能看見她的個性是多麼強。

在約翰十一章拉撒路病了,姊妹二人打發人到耶穌那裏說,『主阿,看哪,你所愛的人病了。』像許多姊妹一樣,她們沒有直接要求主來,但她們覺得主該懂她們的意思。主刻意延遲時間,到的時候拉撒路已經死了。馬大對主說,『主阿,你若早在這裏,我兄弟就不會死。』她好像在說,『我早就告訴你拉撒路病了,你卻沒有來。你難道沒有收到我們傳的消息嗎?這都是你的錯。一切都太遲了。』耶穌對她說,『你兄弟必然復活。』她竟回答,『我知道…。』她是如此的強,滿了意見,但又真是能幹。這樣的人真是難辦。其實在我們中間,也不只有一些姊妹是馬大,很多弟兄也是馬大弟兄-強悍、能幹、滿了意見,像個老闆,甚至告訴主該怎麼作。你怎麼能跟這樣的服事者一同配搭呢?我們可能都覺得要作個馬利亞,我們會用主的話告訴這種人說,『馬大,馬大,你為許多的事思慮煩擾;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馬利亞已經選擇那美好的分,是不能從她奪去的。』然後我們就不願意讓她繼續服事了。後來當耶穌要叫拉撒路復活的時候,主說,『你們把石頭挪開。』馬大還對主說:『主阿,他已經臭了。』直到最後她仍然有意見。

但是到了十二章,我們看見召會生活的小影。主藉著祂復活的生命,在伯大尼得著一個家,可以讓祂坐席,得著安息和滿足。死而復活的拉撒路成為復活的見證,馬利亞仍然愛主,馬大則在伺候。馬大仍在服事,但是在復活裏事奉。照著之前的情形,一面來說,馬大積極、能幹,知道該作甚麼,召會中的服事不能缺少她。另一面她又真叫人為難,叫人不知該如何配搭。在召會生活中,馬大讓人為難,馬利亞總是討人喜歡。但若是沒有馬大的服事,就不會有召會生活。可是馬大若不在復活裏,我們就會很辛苦。即使如此,我們不要放棄馬大。我們是馬利亞也罷,馬大也罷,重點在於主渴望把我們的事奉帶進復活裏。當我們在復活裏服事,我們不會服事得比以往少,反而會服事得更多、更積極,但這與之前有極大的不同,因為現在我們的能力是在復活裏。馬大能幹,知道如何安排、怎麼管理,知道那裏有需要,現在這些都成了在復活裏的能力。事實上在召會生活中,我們都應該是馬大拉撒路馬利亞。但我想這個順序應該改成:拉撒路、馬利亞、馬大。拉撒路是復活的見證,馬利亞彰顯出愛,馬大在復活生命裏帶著愛事奉。我們在事奉上的名字是:拉撒路馬利亞馬大。我們真需要成為這樣的人。這就是主恢復中的事奉和宗教中的事奉的不同。我從前在基督教之中一段時間。在基督教裏,一切都是天然的能力;但當基督的身體由地方召會所活出時,一切都必須是在復活裏。

平衡的作買油的童女與賺得利潤的奴僕

我們可能對馬太二十五章相當熟悉,這章說到我們是愛主的童女,也是事奉主的奴僕。我們無從選擇,不能只想作精明的童女,不能只想買油,參加婚筵,而不想忙碌、不要時間表、不願勞苦。童女就像是馬利亞,奴僕就像是馬大。我們需要看見,我們是童女,也是奴僕。請注意我們不是雇工,我們是主的奴僕。在婚筵一面,我們要作童女,在器皿裏,就是在我們的魂裏帶著油。我們的靈-就是我們的燈-裏都有油,但我們必須使我們的魂被那靈浸透、充滿那靈,這是非常重要的。否則我們的油將會用盡,當我們想找那些精明的童女分一些油時,答案是:沒有辦法,你需要為自己買。在我們靈裏的油不需代價,但在我們魂裏的油是我們需要出代價買的。你必須自己去買,讓你豫備好參加婚筵。我們有這樣的責任:愛主、出代價被靈充滿,使我們的魂被浸透。

另一面,我們還有一個身分:奴僕。主是一個生意人,在經綸一面祂是很強勢的。祂給了各人一他連得、或許兩他連得(也許我們都不像李弟兄是五他連得的),期望我們的服事有所產出、有結果。我在一九七四到一九九七年間主要在文字工作上與李弟兄一同服事。直到一九九五年之後,李弟兄才差我出外盡職。實際上對我來說,他就代表了主。他請我來服事,是要我作出結果-一週要完成幾篇生命讀經是有時程的,不是要我像馬利亞坐在那裏,整天愛主。我每週四見他,我不能說,『李弟兄,這週我真是愛主。我得著了好多油。』他不會因此滿意。他告訴我們,屬靈可以去召會,職事站要求的是生產力(productivity)。

我們是主的奴僕。多年來我對自己的兩個身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是童女,愛主,盼望祂的回來,在婚筵中有分,成為新婦的一部分。我們真是盼望目睹主在婚娶之日是多麼喜樂,因此我們該作精明的童女。但我們的神是平衡的,祂對我們也是平衡的,我們也是祂的奴僕。啟示錄這卷書是將必要快發生的事指示祂的『奴僕』;使徒也把自己視為奴僕,在羅馬書的起頭保羅稱自己為基督耶穌的『奴僕』。奴僕就要勞苦,就必須有出產。工作而沒有出產是沒有意義的。我們若是跟主說,『主阿,我很努力,我很積極,我很勞苦。』主會問,『那麼,你的出產是甚麼?』我們不能說,『甚麼都沒有,但我盡力了。』若你有五他連得,主就向你多要五他連得;你有二他連得,就向你再要二他連得;有一他連得,就還要一他連得。主是很嚴格的。那領一他連得的奴僕說主是忍心的人,主回答他說,你既知道我是怎樣的人,為甚麼沒有任何生產?

弟兄姊妹,如果我們要有正常的服事,就需要一生在這兩條線上。我們不是擺盪於二者之間,早上作馬利亞,中午甚麼都不是,下午作馬大。我們不是只作馬利亞或只作馬大,我們是拉撒路馬利亞馬大。我們要一直愛主,要一直事奉主。這就是以起初的愛愛主,並行起初所行的。

在勞苦中得餵養的牛

除了作拉撒路馬利亞馬大之外,我們還必須作一種動物。是哪一種動物呢?在死水中游的魚嗎?不是。在空中超越地上一切的鷹嗎?不是。你必須作勞苦的牛。一九七四年四月的一個早晨,當我開始作生命讀經的第一篇時,主用一句經節來幫助、牧養我:『牛踹穀的時候,不可籠住牠的嘴。』(申二五4,林前九9。)主告訴我,作這個服事,我必須像牛,被牽制著在禾場上,所作的似乎只是每天轉著圈踹穀。看起來雖然無趣,但主的原則是:不可籠住牠的嘴。牠吃牠所出產的;牠所出產的成了牠的食物。一九九四年當我從歐文搬到安那翰的時候,李弟兄叫艾迪弟兄和我去與他有交通。那麼我們都很安靜,他帶著一種屬靈的領會看著我們兩人,對我們說,『你們不只是工作,你們也有分(partake)。』他知道,當我們在工作的時候,我們也有分享受這職事。

有一次職事站全體的愛筵,李弟兄先表達了他對所有服事者的珍賞,然後他說,挪亞建造方舟一百二十年,一定有許多人在工作上幫助挪亞-搬木頭、帶動物,幫助方舟的建造。但這些人沒有進入方舟。他們建造了方舟,卻沒有進到方舟裏面。我擔心你們服事這分職事、幫助職事的工作,卻無分於這分職事所出產的。我非常感謝李弟兄的忠信,他不是光說一些感謝我們的話,他知道我們的光景:你可能在幫忙,卻沒有被建造到方舟裏面;你可能在服事,卻沒有成為這服事的一部分。這對我是一大光照。我們需要像牛一樣的勞苦,但我們還要享受我們所勞苦的。我能見證,我『吃』了從我出產的每一篇生命讀經,艾迪弟兄『吃』了每一篇他所編輯的職事書報。李弟兄察驗我們,他知道誰真的有分享受,誰沒有去享受;他知道誰將自己建造到方舟裏面,誰只是在外面幫助這個工作而已。

服事的目標-建造方舟作為團體的基督

我們要有起初的愛,行起初所行的。然後,我們要在復活裏,作拉撒路馬利亞馬大,在復活裏愛主,在復活裏事奉。我們會越來越愛主,更多的服事主。我服事主永遠不會退休。我要用最後一口氣、甚至最後一次心跳來服事主、愛主。這就是我們的所是。然後,我們要看見平衡:我們是買油的童女,也是賺得利潤的奴僕。我們也是牛。大部分的服事就著魂來說都是無趣的,但我們在靈中卻是竭力的。牛的嘴不可籠住,我們在事務的服事中也該從主得著餵養。最後,我們要看見目標:建造方舟作為團體的基督。當方舟建造完成的時候,主就要回來。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來臨也要怎樣。我們不只是作工建造方舟-團體基督、身體基督,當我們在工作時,我們更是把自己建造進去。當方舟建造好的時候,我們就要航進國度,享受婚筵,與主同王,因為我們愛祂,我們服事祂。讚美主。 

詩篇結晶讀經申言聚會指引 (九)錫安和耶路撒冷的寶貴,以及在錫安之得勝者的光景

申言聚會開頭參考

宣讀本週各天經節。宣讀本週綱要大點。

禱讀經節:

信靠耶和華的人,好像錫安山,永遠存在,總不動搖。眾山怎樣圍繞耶路撒冷,耶和華也照樣圍繞祂的百姓,從今時直到永遠—詩一二五1~2。

願耶和華從錫安賜福給你;願你一生的日子,看見耶路撒冷的美福—詩一二八5。

創造渴慕

雖然神是奧秘且看不見的,然而,神的存在有兩個地上的標記—錫安和耶路撒冷。詩篇一百二十至一百三十四篇指明,作中心的錫安和作圓周的耶路撒冷,深深留在以色列人的思想中;他們

非常關切錫安和耶路撒冷。什麼是錫安?

在召會時代,已經得成全並成熟的神人乃是錫安,就是得勝者。

屬靈負擔

召會生活是今天的耶路撒冷,而在召會裏必須有一班得勝者;這些得勝者就是今天的錫安。

主的恢復是要建造錫安。錫安就是基督身體的實際,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而在今日主的恢復裏,我們必須竭力達到這高峰。

詩篇結晶讀經(二)申言聚會結語參考

真理啟示 

在舊約的豫表中,有神的聖城耶路撒冷,城內有一高峰,稱為錫安,聖殿建於其上。

耶路撒冷豫表召會,錫安山豫表召會裏的得勝者。

在上行之詩—詩篇一百二十至一百三十四篇裏,我們看見錫安和耶路撒冷對於聖民是寶貴的;在這一切詩篇中,殿和城乃是中心。

詩篇一百三十二篇說到耶和華藉著祂的受膏者大衛(豫表基督),在錫安得了居所和安息。

生命經歷

我們的心謙卑,魂安靜時,我們就是在適合神進來安息的光景中。

唯有我們謙卑、平穩、安靜時,神才能興起,進入我們裏面,以我們為祂的安息之所;這就是錫安成了神的居所,祂安息之所。

實行應用

達到錫安高峰唯一的路乃是藉著禱告。

禱告乃是人呼吸神,得著神,而給神得著。

禱告乃是人與神合作同工,讓神從人裏面,藉著人把神自己和神的心意發表出來。 

詩篇結晶讀經申言聚會指引 (八) 神的律法作為神活的話 對愛祂之尋求者的功用和福分

申言聚會開頭參考

宣讀本週各天經節。宣讀本週綱要大點。

禱讀經節:

你的言語在我上膛何等甘美!在我口中比蜜更甜—詩一一九103。

我趁天未亮呼求;我仰望了你的言語。我趁夜更未換,將眼睜開,為要默想你的話語—詩一一九147~148 。

創造渴慕

舊約的律法與新約的基督有何關聯?

詩篇一百一十九篇有一百七十六節,描述基督是律法、誡命、典章和判語的實際。總之,祂是神的話。

一百一十九篇的話是神寫出來的話,但基督是神活的話。寫出來的話是字句,但活的話乃是那靈,就是字句的實際。

屬靈負擔

我們將律法的每一部分—所有的誡命、典章、律例,當作我們所愛之神呼出的話,我們就會有律法賜生命之靈的這一面。

我們藉著律法作為神的話,得著神本質的注入,就在生命、性情和彰顯上與神成為一,並自然而然過彰顯神且符合祂律法的生活。

詩篇結晶讀經(二)申言聚會結語參考

真理啟示 

在詩篇一百一十九篇,基督是律法的實際。

律法有兩面—字句的一面,和那靈作神福分之實際的一面。

律法的功用有兩面:消極一面和積極一面。

與律法有關的有兩種人:第一種是守字句的人;第二種是尋求神的人。

詩篇一百一十九篇表達愛神的尋求者對作為神活話之神的律法的態度是尋求神的人。

生命經歷

律法是神活的話:

  • 給我們帶來救恩。
  • 使我們堅立,安慰我們,並滋養我們。
  • 使我們享受神作我們的業分。
  • 保守我們不絆跌,使我們的腳步穩當,並使我們勝過罪孽。

實行應用

我們要愛神的話、尋求神的話、羡慕神的話、以禱告仰望神的話、信靠神的話、默想神的話、遵行神的話並奔跑神話語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