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會與地方召會的歷史-第五、六章 地方召會的歷史(三)(四)

在前一章裏,我們看過主在已過五十年來給我們看見的主要啟示。在這兩章我們要來看,已過五十年來在主的恢復裏召會生活的實行,以及倪弟兄藉苦難所學的功課。

我們中間召會生活的實行開始於1922年。第一個家打開的弟兄兩年後成了受歡迎的佈道家,並為了使自己可以受基督教各堂會的邀請,竟然請宣道會傳教士到福州,按立自己成為牧師。

為此,當時才二十一歲的倪弟兄在聚會中指出,光景不正常時,神並不在意那虛空的帳幕,而是在意約櫃,就是基督自己。神並不在意外面的事,就如被按立作所謂的牧師等。因著這篇信息倪弟兄被六位弟兄革除,領頭的就是這位佈道家弟兄。因此倪弟兄離開福州到羅星塔、上海和南京等地。後來上海召會成了中國最大領頭並中心的召會,從上海開始,召會的實行擴展到全中國。

在這外面擴展的過程中,我們需要看見倪弟兄裏面所經過的過程,就是藉著苦難所學得的屬靈功課,包括有:1、藉貧窮學習過信心的生活;2、藉疾病學習信靠主,並憑復活的生命而活;3、藉來自基督教的逼迫學習屬靈的功課;4、藉受藐視而學習出到營外,忍受主的凌辱;5、藉受批評而學習對付肉體;6、藉受反對學習動機單純;7、藉來自反對者和逼迫者的毀謗,學習不表白自己。

其中最讓我摸著的就是倪弟兄如何經歷主在地上所經過的。當基督教人士必須出版許多批評他的文字好為自己辯護時,他學習對付自己的肉體;當許多愛主,奉獻一生的西教士群起攻擊他時,他思量自己是否錯了,他學習和主辦交涉,使自己的動機純淨。在動機純淨這事上,藉由倪弟兄對李弟兄的教導,讓我們看見我們若要去一個地方,不僅該是出於主的引導,更應該不帶著任何目的,包括認為去某地是為幫助聖徒,這也是”耍政治”,倪弟兄說:「只要你帶著目的,你就是政客。」這功課確實不容易,但卻幫助我們在服事上核對我們的動機。

最後看見倪弟兄因患病,母親前來同住並照顧,卻被謠傳與一女同住,因此被親愛的長者嚴厲責備也不願為自己有任何的表白。倪弟兄說:「我們必須學習,永遠不要說甚麼來為自己表白,我們只該告訴人實情。」倪弟兄將心裏的事告訴李弟兄,他說:「我們在這裏,不是單為基督,乃是為著基督和他的身體,就是召會。他說我們的異象不是僅僅基督做生命,乃是基督作生命為著召會。」

當車禍受傷的全時間弟兄不好意思麻煩大家來看望,推著輪椅,鼓勵來看望的聖徒時,我看見基督與召會。當某位弟兄因著香山開展事務繁瑣,難免摸著消極而軟弱,卻願意在眾人面前藉著哈利路亞讚美主的得勝;並在晚上的開展時,以喜樂的笑容迎接每位來開展的弟兄姊妹時,我仍是看見基督與召會。當軟弱的姊妹為了香山開展,為了身體的需要,超越自己的光景,不斷更新奉獻,擦乾眼淚繼續擺上自己的一切時,我在讚美中更看見基督與召會。哈利路亞!為著祂榮耀的召會,讚美主!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