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會與地方召會的歷史-第七、八章 地方召會的歷史(五)(六)

在第六章倪弟兄藉著苦難所學的功課後,第七章接著看到他所受的另一種苦,乃是在召會裏所經歷的。他因召會中某些人所受的苦,比來自基督教的苦更嚴重。例如:一九二四年在他外出的時候,被六位弟兄不公正的革除,但他卻從主領受了話,叫他不為自己表白並且離開福州。他也因著那些在他周圍之人的不成熟與無能受苦,但他並沒有因為同工不成熟的異議而堅持己見,卻是忍受並付代價為召會生活闢出道路。另外,還得忍受人要得地位的野心、忍受從反對者而來的毀謗和惡名,甚至因著聖徒中間的背叛而停止職事六年。倪弟兄一生沒有多少平安的日子,幾乎都在受苦。但在他所有的苦難中,他學會對付他天然的生命和己。因著被停止盡職,他更深的學一個功課,就是外面的人被破碎而讓靈得釋放。

在倪弟兄的生平中,可以看見一個原則,就是召會乃是由基督的生命藉苦難而產生的,如同婦人生孩子所受的生產之苦。所以,我們不該以為我們去到一個地方就能很輕易的建立一個召會。倪弟兄一生為著召會所付的代價和所受的苦難,一面為主的召會扎下深厚的根基,一面也為我們立下了榜樣。沒有任何一件為著召會的工是容易,不用經過受苦的。

接著第八章開始說到倪弟兄的職事。首先需要看見三件事,就是:啟示、苦難和職事。職事來自啟示加上苦難,沒有啟示,人不會有任何職事;人若有啟示卻沒有經過苦難,也不會產生職事。從使徒行傳和保羅的書信我們看見了保羅所受的苦難,但在他經過苦難以前,就已經領受了啟示。當他領受了主的啟示以後,主就把他擺在爐裏,擺在火中,好經過焚燒,經過苦難,因而產生了他這份職事;倪弟兄也是這樣經過相同的過程。因此,啟示乃是藉著苦難燒進我們裏面。我們能供應多少生命、多少基督豐富的實際,乃是取決於我們領受了多少的啟示以及我們為著所得著的啟示經過多少苦難。

另外,我們還需要分辨恩賜與職事的不同。巴蘭的驢子會說人話,是一種的神蹟、恩賜,並非職事。職事是一個人所是的表現,盡職事就是將一個人的所是發表出來,恩賜卻可能是一種的表演。在倪弟兄身上,我們所看見的就是這樣的一份職事,當他在講十字架的時候,乃是在他身上看見十字架。苦難多方的臨到他,就是十字架的作工,十字架已經完全作到他的裏面。他的供職並不是僅僅藉恩賜而施教;乃是一種職事,就是他的所是。當人有了職事,他不需要說太多,他的同在就將生命供應給人。當聖徒把難處和問題帶到這樣的人面前,有時他一句話都不需要說,問題就解決了。因為,這個人的同在成了亮光,光作到他的裏面,人來到他面前,就在光照之下,人就在他的光中看見亮光。所以,我們也必須得著正確的職事,將我們的所是的供應給人,為著建造召會我們所需要的不僅是恩賜和教訓,乃是職事。

最後,看見基督和召會是倪弟兄職事主要的點,他乃是充分並完全平衡的說到這兩方面。在他出版的許多書中,平衡的論到基督是我們的生命和一切,召會的實際或內容就是基督自己,還有召會的實行。他也強調關於基督做信徒的生命和一切異象,並非為著信徒個人,而是為著召會的建造。因此,信徒所經歷的基督乃是召會的實際、內容。為要與這實際相配,就需要有召會的實行。雖然倪弟兄有這樣完全平衡的看見,但許多在基督教裏的人都只接受倪弟兄關於基督的職事,卻棄絕他關於召會實行的職事。有些人甚至故意給人錯誤的印象,以為倪弟兄只顧基督的啟示和經歷,不顧召會生活的實行,並謠傳戰後倪弟兄改變了他對召會實行的觀點。但事實上從倪弟兄所有的著作中,證明並沒有改變他對召會的觀點。今天我們的立足點乃是主藉倪弟兄所給我們的職事-基督為著召會。

在主的恢復中,我們何其的有福,有這樣一位神聖啟示的先見,不僅將聖經中神聖的啟示揭示出來,更藉著他的捨己和順服,讓主在他身上產生了這一份生命的職事-基督與召會。李弟兄也忠信的承接這樣的託付,雖然因著召會的實行也遭受了許多的反對和攻擊,但在這一切的爭戰中,讚美主,得勝是屬於主的。基督與召會,這是我們的異象。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