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數記概論(上)

第一篇民數記的總綱、中心、鑰辭與分段

民數記的總綱:以色列人編組成軍,受神引導前行,並為神爭戰。民數記的中心乃是基督是神子民見證的中心,也是他們行程與爭戰的領導和目的。神的子民編組成軍,是為著維護神的見證。神的見證就是帳幕,或稱會幕,而帳幕的中心乃是見證的櫃;這見證的櫃豫表基督,指明基督是神子民見證的中心。基督是神子民行程和爭戰的率領者,也是行程和爭戰的目的。神子民往前行的目的是基督,爭戰的目的也是基督。

民數記有三個分段,第一個分段是,一章一節至九章十四節說到編組成軍,給我們看見神怎樣訓練祂所救贖的以色列民,在祂面前有學習和長進,並被神編制組織,成為一營一營的軍隊。第二個分段是,九章十五節至三十三章四十九節說到神子民編組成軍之後,如何跟隨神,走前面的路程。因著他們在路程上有許多失敗,所以有人認為這卷書乃是記載以色列人飄流的書。然而,無論是飄流或是失敗,都是他們當時在神面前的行程。第三個分段是,三十三章五十節至三十六章十三節,說到他們行程末了的爭戰。

第一篇  編組的要義(一)數點與部署安營

有許多解釋太偏重於以色列人如何失敗,飄流在曠野。但民數記並不重在這一方面,乃重在蒙神救贖、領受啟示、並經過訓練的百姓,如何編組成軍,為著神在地上的見證爭戰,以保護並維持這見證。無論他們是在安營時或在行程中,都圍繞並保護著祂的見證。特別是在他們行程結束時,以色列人作為軍隊要為著見證的帳幕爭戰以得著迦南地。以色列人在取得美地之後,在其上建造聖殿,然後將神的見證擺在聖殿裡。這是完成於大衛和所羅門時代,那時神的見證才得以穩立在地上。

關於數點

為著編組成軍,全以色列人需要被數點。數點第一根據是家譜,第二是根據年齡。家譜與生命有關,年齡與長大成熟有關。因此,我們要兼有生命與成熟,才能被神數點。在召會中原則也是這樣。我們有許多的信徒,但只有生命成熟並剛強的才能從事屬靈爭戰。第三,被數點的人必須經過承認,也就是需要摩西、亞倫及十二宗族的首領認可。今天在召會中有基督元首的權柄,也有基督祭司的職分。當召會情形正常時,作長老的在召會中領頭,學習活在神面前,鑑定並安排聖徒在事奉上負責。另外,利未支派不在數點之內,因為他們乃是完全為著帳幕的事奉。這樣的編組成軍並非出於屬世、人意的組織,乃是完全從生命產生的,也是照著生命成熟的程度,並且是經過神的代表權柄所印證,毫不混亂。編組成軍的目的乃是為著維護神的見證。在召會中,我們需要更多剛強的人,有在生命裡強的配搭,使神的見證得著保障。

關於部署安營

以色列人部署安營,首先乃是各歸自己的纛下。這豫表在召會中的配搭,沒有自己的選擇,完全是出於神的命定及安排。所有的纛都對著會幕四邊安營,說出以神的見證為中心。以色列人在四方安營,三乘四的結果乃是十二,表徵神在三一的身位裡,與受造的人調和為一,形成一個永遠完全的行政單位。並且安營的次序不是照十二支派出生的次序,乃是照他們生命光景的次序。                  

一的真正立場 -第九-十篇

第九章 一之立場的恢復與見證

所羅門因著情慾而設立邱壇,耶羅波安則因為野心而建立邱壇。邱壇阻礙許多人上耶路撒冷去敬拜,邱壇帶來分裂,分裂是罪惡的根源。邱壇也是設立在每一個小山和每一棵青翠樹下,這說出邱壇是何等的普遍。今天基督教的情形應驗了舊約的豫表,基督教裡各處有邱壇,滿了分裂。每一個邱壇都高舉了一些基督以外的東西。甚至很好的屬靈事物也被用來高舉而導致一些分裂。

按照羅馬書十四章基督徒沒有分裂的理由,但大多數的基督徒看慣了邱壇的存在,甚至覺得邱壇是對的,是必需的。我們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我們生長在滿了邱壇的分裂環境之中,我們既看慣了分裂,就對分裂沒有多少感覺。然而保羅在羅馬十四章的感覺卻全然不同,例如他勉勵我們不要為食物或守節日爭辯,我們應該克制自己不表示意見,這樣聖徒的一就會蒙保守。

當神激動祂子民的靈回耶路撒冷的時候,不僅恢復了一的立場,並且很自然的也恢復了所喪失的一切積極事物。神殿的器皿被帶回耶路撒冷,祭壇在原有的地方被設立。他們的良心開始盡正常的功用,他們開始追求敬虔,渴慕禱告,渴慕主的同在,並且更多經歷神救恩的喜樂。這個一是包羅萬有的一,包含一切積極的東西。何處有一之立場的恢復,何處就有主的見證。

第十章 地方的一與恢復的終極啟示

到了啟示錄,神在聖經中的啟示達到完成的階段。馬太福音十六章主說我要把我的召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這是指獨一的宇宙召會。十八章說到將一件事帶到召會去,這一個召會能對付某些人,這是宇宙召會地方性的表現。使徒行傳有在“耶路撒冷的召會”,在“安提阿的召會”。在林前一章二節有在“哥林多神的召會”,加拉太一章二節有在“加拉太的眾召會”。加拉太是羅馬帝國的一個區,其中有許多城市,因此在加拉太地區有許多召會。到了啟示錄,不是講宇宙召會乃是講到各城的地方召會。啟示錄一章四節說『約翰寫信給亞西亞的七個召會』,這七個召會分別在七個城中,不是在一個城裡。一章十一節說,『你所看見的當寫在書上達與以弗所、士每拿、別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鐵非、老底嘉』,達與七個召會等於達與七個城。所有在一個城的信徒,應該在那個城的範圍之內,組成一個獨一的地方召會。因此一個召會等於一個城,一個城等於一個召會,這就是我們所說的地方召會。

啟示錄一章四節、五節包含著聖經終極的啟示。聖經中的啟示,開始於神是創造主,而完成於經過過程的三一神,把恩典與平安賜給眾地方召會。沒有眾地方召會,神聖啟示就沒有目的。最後,啟示錄二十二章十七節,那靈和新婦一同說話,這說出三一神與祂所救贖的子民真是一了。我們應該作啟示錄中的基督徒,應該進入神終極完成的啟示中,我們需要享受到這位經過過程包羅萬有賜生命的三一神與召會的調和。

                     

一的真正立場 第5-6篇

第五章 在一的立場上與神一同享受基督

申命記十二章是豐富的一章。根據第二、三節,以色列民需要毀除那些敬拜的中心、假神、偶像以及那些名字。今天基督教敬拜的中心,也把一些基督以外的東西高舉起來。在原則上,這些敬拜的中心就是在高山或小山等高處。然而,神的百姓應該來到錫安山,神所選擇作團體敬拜獨一的地方。

在神所揀選的地方,以色列民在神面前喫並且歡樂。(申十二7)正確的敬拜是把美地的出產喫在神面前。美地豫表基督,豐富的出產豫表基督的豐富。因此,神向我們所要的敬拜,是在神面前喫與享受基督的豐富。詩篇三十六篇八節說到主殿裡的肥甘,按豫表是指著美地豐富的出產。一切在殿裡獻給神的豐富,都變成主殿中的肥甘。這個豫表的應驗是在基督身上,祂是主殿裡肥甘的實際。我們對基督豐富的經歷,變成我們對神真實的敬拜。這種敬拜乃是召會生活的基本元素。

在這個宇宙中,神只揀選了一個地方,那一個地方就是召會。神規定我們要到祂所揀選的這個地方去。用屬靈的話來說,我們必須毀除召會之外的每一個地方,以及基督之外的每一個名字。這意思就是說,我們必須毀除我們的文化與宗教背景。甚至我們的性格或個性都可能有柱像、木偶與偶像。因此我們必須毀除一切柱像、木偶、偶像的地方。不要保留任何地方,只管毀除它們,而去神所選擇獨一的地方。我們一再指出,這地方就是召會。既來到召會中,我們除了基督的人位與十字架獨一的路之外,沒有別的。如此,我們就可以在召會中享受基督作美地豐富出產的拔尖部分。我們在神面前享受祂,這種享受就成了我們的敬拜,我們的召會生活,甚至我們基督徒日常的生活。然後,我們就要在一的立場上,長大而成熟。

第六章 降在一之立場上生命的福-膏油與甘露(一)

詩人用兩個形容詞,來描寫弟兄們在一裏同居。(詩一三三1)他說,那是善與美。他所以用兩個形容詞,是因為第二節把一裏同居比作兩樣東西:亞倫頭上貴重的膏油,與錫安山上黑門的甘露。這兩個形容詞指出一的兩方面,善與美。善是貴重的膏油,美是降下的甘露。兩方面的第一面–亞倫,是一個人;第二面–錫安,是一個地方。是一個人,召會包含着頭與身體;是一個地方,召會是神的居所。實際說來,召會只有兩大方面:人的方面與居所的方面。與召會這兩方面有關的,就是膏油與甘露。

膏油,乃是指出埃及記三十章所說的聖膏油。亞倫和他兒子們,帳幕以及帳幕有關的每一樣東西,都要用這種膏油來塗抹。按照詩篇一百三十三篇,這種複合的聖膏油是澆在一個人–亞倫–的頭上。與這相對,那新鮮滋潤的甘露則是降在一個地方–錫安山上。

膏油表徵經過過程的三一神『油漆』到我們裡面來,甘露則表徵三一神是我們生命的供應,為著我們的享受。因此,在召會生活中,我們天天接受膏油並且蒙恩。我們是被經過過程的神『油漆』了的,我們也是蒙這位經過過程之神的恩,得著祂作了生命的供應。膏油的塗抹與生命的供應,使我們能生活在這一裏。詩篇一百三十三篇說,這個一像貴重的膏油與流淌的甘露。憑這膏油與甘露,我們在一的立場上就經歷到生命的福。              

一的真正立場第3-4篇

第三章 分裂的後果-巴別,巴比倫,大巴比倫

聖經中有兩條路線:生命的線與死亡的線。分裂是在死亡的線上,起源於撒但,流經大巴比倫,最後終結於火湖。從創世記四章、六章、十一章,我們看見分裂包含著仇恨、兇殺、一夫多妻、戰爭、敗壞、反叛,和拜偶像等等消極的東西,所產生的第一個後果,就是巴別─分裂與混亂,也包含偶像的崇拜;王上十二章記載耶羅波安為著保住自己的王國,而另建一個敬拜中心,這就是分裂的罪,給各種罪惡開了進來的路。結果,神的百姓敗壞到了極點,以致被擄到巴比倫去,這是分裂進一步的結果;終極結果乃是在啟示錄十七章所揭示的大巴比倫。

分裂的原因乃是自私與野心。今天基督教的分裂,乃是因為有些人存心要有他們自己的『帝業,』就不顧神的選擇,建立頂替神的『偶像』來吸引人到那些團體中去,並且把他們留在那邊。

從分裂中蒙拯救的路乃是渴慕神的殿,就是神所在的地方。這種的渴慕,會排斥分裂和消極方面的一切事物。這種渴慕使我們與神的眾兒女成為一,藉著在一裏,我們就蒙保守脫離罪惡,「一」也使我們聖潔、得勝與屬靈。教會一的立場乃是我們經歷生命的基礎。

我們必須警惕,只要有一點分裂的念頭,就夠暗中破壞我們基督徒的生活。因此就連分裂的想法,我們都應該厭惡。這是極其嚴肅的一件事,我們需要仰望主,保守我們在祂的一中,而保守我們在祂的同在裏。

第四章 神為保守一所選擇獨一的地方

申命記十二章說出神對於以色列民生活在美地上的心願。首先,以色列人在享受美地的豐富之前,必須除去偶像、毀壞外邦人拜假神之處,所有外邦敬拜的中心,都必須從美地上完全清除。然後,神的百姓必須去到神所選擇立他名的獨一地方,就是神的居所。照著這個預表,我們必須除掉所有異教作法,並且只該有一個名─耶穌基督的名,也只該有基督和神所選擇獨一的地方,來保守一。

去到神所選擇的地方就是學習敬畏神,不滿足自己的私慾,行神眼中看為正、為好的事。神如此吩咐我們要去到祂所選擇之處,乃是要我們不妄用神的恩典。以色列人惟有在神所選擇立為祂名的地方,才能享用祭物。同樣的,今天我們必須來到教會聚會中,才能享受基督的上好部分。另外,當我們在神所選擇的地方,會經歷到主最徹底的對付,我們會被逼著在基督裏與弟兄姊妹們合一,而蒙保守在正當的一裏。

一個真正的教會,必須有獨一的名,就是基督的名。在這裏,人的靈得優勢,基督的豐富被人享受,並且我們能在主面前歡樂。因此,在教會生活中,我們有主的名,以及我們靈的運用。我們還享受基督的豐富,並在主裏歡樂。這是神所選擇的地方,就是祂為保守一所選擇獨一的地方。                      

一的真正立場第1~2篇

第一章  神四次大作為中的一

聖經啟示神有四大作為:創造、揀選、新造、新耶路撒冷。在每次作為中,我們都看見一。本篇首先根據以弗所書、馬太福音和啟示錄這幾卷書,給我們看見「教會的重要性」,再往前看「教會的內外各方面」,幫助我們更珍賞神四大作為中的一。

教會的重要性

以弗所書論到召會,給我們看見(一)召會是神在已過的永世裡所計劃的;(二)是身體–基督的豐滿,不僅是一種團體或宗教組織;(三)是基督受死的目標;(四)召會是恩賜的目的。

馬太福音十六章也指出召會的重要性。(一)主是活神的兒子,產生神的眾子為著身體;(二)祂的所是,就是為著召會的建造;(三)當祂建造召會時,陰間的門要起來敵擋;但不能勝過基督所建造的召會。

啟示錄中說到召會在每一地方乃是耶穌的見證,更加強了召會的重要性。每一個地方召會是一個燈台,把基督照耀出來。

召會的內在與外在

召會的內在是召會的內容,關係到召會的見證。召會的外在是關係到召會的立場和召會的出現。我們應該同等看重內外兩面。如同人有裡面–魂與靈;也有外面,就是身體。雖然我們很珍賞靈與魂,但我們也不敢低估人類生命外在身體的重要性。

召會立場的重要性

為著維持生存如何需要關切身體,照樣我們也必須注重召會的立場,好實行適當的召會生活。若是離開召會立場,召會就無法實際的存在。召會立場這問題,暴露了分裂的嚴重性。這些分裂,都是由於忽略了召會的立場,而不是因著內容,或召會的見證。召會的立場,就是召會的一。何時我們有一,何時就有立場。

神四次大作為中的一

(一)神在創造中的一:神只創造一個宇宙,且為著一,神只造一個人。神能在同一時間創造出億萬的人類,但祂不這樣作。神所造的人是一個團體的人,正像召會是一個團體的實體一樣。

(二)神在揀選中的一:神所造團體的人墮落了,分裂成邦國,不能成就神的旨意。但神又來呼召出一個人,就是亞伯拉罕,作為選召族類的祖先。神只創造一個人,照樣祂也只呼召一個人。神囑咐亞伯拉罕的子孫,必須一年三次到神所揀選為立祂名的居所,為著保守一。但因著墮落,神選民的一也被毀壞而分裂了。

(三)神在新造裡的一:在五旬節那天,神只產生一個召會成為新造,作為召會生活的開始。我們再一次看見,神的路是一的路。然而宗派也破壞了神新創造團體的人,新人召會也已被分裂了。

(四)在新耶路撒冷裡的一:分裂對神旨意的成就是一種攔阻,但神永不失敗,祂的旨意必要完成。最終,神的旨意要藉著新城–新耶路撒冷–而完成。基督–神經營的中心–要藉著召會,至終使萬有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不再有分裂,只有一,直到永世。

第二章 一的本質–生命與光

生命保存一

神造人之後,把人安置在一處滿有生命的地方,指明祂把自己擺給人,作生命的源頭、供應。然而人並未取用生命樹,反倒吃了善惡知識樹的果子。因此,人至終分裂成了邦國。生命是一的本質。在神的經綸中,聖經所啟示完整、偉大的一,只能靠著生命來保持。離開了生命,就不能有一。神命定所造團體的人,要生養眾多的子孫。這些子孫如何能保持一呢?是藉著教育?是藉著某種的權力?是藉著組織?惟一的路是藉著生命。在生命裡,並用生命,才能維持一。

神的說話與一的立場

當亞伯拉罕的子孫–以色列人,出埃及到曠野的時候,他們製造了一個帳幕。如果摩西和以色列人離開了會幕,他們就不能聽見神的話語。神的說話深切的關係到一的立場。如果我們在這正確的立場上,我們就會天天有神的說話。神的話帶進亮光,而亮光出自生命。當我們沒有神說話的時候,就有死亡與黑暗。死亡與黑暗傷害了身體,使肢體離散。

生命、光與一的循環

首先,我們是藉著主的說話蒙光照;然後我們接受生命的供應;最終,生命帶進更多的光。我們於是享受了光與生命、生命與光的循環。光、生命與一是在一起的,這種循環,保守了一。

新城的一

生命與光,也是新城–新耶路撒冷–一的本質。在啟示錄二十一章主要是看見光,而二十二章主要是一些生命的事。在新耶路撒冷,光要支配、管理、引導,並保守每一樣東西,使其井然有序。因此,光會保持一。藉著生命水,藉著生命樹,新城要永遠得著豐富的供應。靠著生命豐富的供應,新耶路撒冷的一,要保持到永遠。那裡不可能有任何分裂。光要照耀全城,生命要滋潤、供應全城。這生命與光將消除分裂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