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數記概論(上)

第十五篇 民數記的豫表(四)點燈、潔淨並獻上利未人、事奉的年齡、守逾越節

 點燈:八章開始於神繼續的說話,說到點燈,使燈發光。這順序指明每當神的話語來了,神的子民就得著光。七盞燈都向燈臺前面發光,表徵各人的職事雖有不同,但方向一致,乃是一個職事。燈臺是用金子錘出來的,表徵一個想要為神說話的人,要經過多次的試煉和對付,才能有發光的職事。

潔淨並獻上利未人:神對利未人還有進一步的要求,他們需要得著潔淨並獻上。五章說到營中的對付,是外圍的對付,八章潔淨利未人乃是內圍的,更深的對付。一個利未人即使沒有過錯或明顯的污穢和不潔,他要事奉神時,仍須受對付。這表徵我們事奉神的人必須徹底受對付,好得著潔淨。

事奉的年齡:八章的記載表明利未人二十五歲開始事奉;但四章說,利未人三十歲開始事奉。這兩者之間相差的五年是為著見習。利未人到了五十歲就要從事奉上退去,但他們還可以留在會幕裏幫助弟兄們。這表徵一位弟兄老了,不作長老或執事了,不是就袖手旁觀,乃應當幫助弟兄們,謹守與召會有關的事。

守逾越節:八章說到獻上利未人和事奉的年齡之後,九章就說到以色列人守逾越節。這啟示一個原則,就是在召會中不該只有事奉、作工、勞苦,而沒有對基督的享受。反之,召會中該有事奉,也該有過節。事奉是我們擔負責任,過節是我們享受基督。

第十六篇 民數記的豫表(五)雲彩、銀號、起行、約櫃的引領

雲彩的引導:雲彩的引導有三方面豫表的意義。第一,雲彩豫表聖靈。第二,雲彩幾時從帳幕收上去,以色列人就幾時起行。這豫表聖靈有行動時,召會就該跟著行動。第三,雲彩在那裏停住,以色列人就在那裏安營。這豫表當聖靈不行動時,召會就不該行動。

銀號的引導:銀號是銀作的,表徵救贖;號有兩枝,表徵見證。此外,銀號的用途乃是召聚會眾並叫以色列眾營起行,還有為著打仗和過節、歡樂。我們在聚會中的信息該有這幾面的用處。有的信息該把眾聖徒招聚在一起,有的該帶領眾聖徒跟隨神的行動,起來為神爭戰。我們還該經常有信息,使眾聖徒喜樂、過節、在與彼此的交通中享受基督。

起行和約櫃的引領:以色列人有約櫃在前頭引領他們。十章插入了摩西請求岳父米甸人何巴與他們同去,想要倚靠人的事。因此,神就藉著約櫃彰顯祂的地位。我們應從摩西學得祕訣,當神以約櫃的引領作為回應,摩西立刻接受神的改正,放棄自己的意見,站在神這邊,並與神合作。約櫃前行時,摩西禱告,『耶和華阿,求你興起,願你的仇敵四散。』當基督這神的約櫃行動時,神的仇敵必要失敗。末了,約櫃停住時,摩西禱告,『耶和華阿,求你回到以色列的千萬人中。』每當召會不行動時,我們都該禱告,『主,願你來到我們中間』。

第十七篇 民數記的豫表(六)百姓發怨言、起貪慾

民數記十一章記載百姓發怨言,原因主要是不滿意主的帶領。他們在那大而可怕的曠野裏,隨著雲彩和約櫃前行;這樣的行程必是艱苦的。今天神帶領召會在地上所經過的,也是『那大而可怕的曠野』。表面看來,召會在這行程中沒有確定的路線,也沒有任何把握,只有跟隨神。我們追求神,若非有堅定的信心,恐怕也要和以色列人一樣發怨言了。十一章二至三節說到摩西的代求,豫表基督在神面前,為那些不滿意召會的人代求。若不是基督在神面前為召會代求,恐怕在召會所走曠野的路上,倒斃的人會更多。感謝主,基督一直在為召會失敗的光景代求。十一章接著說到以色列人起貪慾,不滿意神給他們的食物—嗎哪;他們對埃及的食物還有慾求。埃及的食物,豫表世界的道理和教訓。因以色列人貪喫鵪鶉肉,神的怒氣就發作,用極重的災殃擊殺他們。神命定賜給我們的是基督自己,然而,因著我們貪求基督以外的事物,在神主宰的權柄下,祂也許讓我們得著我們所要的,卻使我們在屬靈上軟弱了。結果,我們就不能再走神所命定的道路,不能再事奉神,不能在神的見證上有分。這給我們看見,我們若隨己意向神求,神在祂的主宰下可能賜給我們,但這對我們不一定是祝福。

我們該以此為嚴肅的警惕。 

民數記概論(上)13-14篇

第十三篇 民數記的豫表(二)行動中的聖器和

帳幕、營中的除污穢

以色列人行動中的聖器和帳幕-豫表行動中的基督與召會。見證的櫃,豫表神在地上的見證。約櫃行動時,幔子上要放海狗皮,鋪上一層全藍色的布以遮蓋幔子,指明當神行動時,祂的見證-基督-一直沒有脫開祂成了肉體成為人的事實。已過兩千年來,基督在地上的行動從未與祂的成為肉體分開。因此,每當我們傳揚基督,不僅該傳揚基督是神或救主,也必須傳揚這位是神見證的基督乃是話成肉體,就是神成為人。並且,榮耀的主在地上隨著召會行動時,無佳形威儀,卻非常堅強,能經得起一切試煉,受得住一切打擊。同樣的,召會能受得住任何風波打擊,乃因有這樣一位基督作遮蓋。

革順家族的職分所抬之物-豫表召會的彰顯。他們所抬的都是軟物件,是帳幕的外層;這些項目豫表召會的彰顯。當召會在地上行動時,顯出基督人性各方面的完全與完美。米拉利家族的職分所抬之物-豫表召會的骨架,他們所抬的項目乃是召會的骨架。哥轄子孫負責扛抬聖所和聖所一切的物件,聖器卻是由亞倫和他兒子們來包裹並遮蓋。哥轄子孫若越分摸了聖物,就會遭遇死亡。這警告指明每當我們踰越職分,就會遭遇屬靈的死亡。當別人在包聖器或遮蓋時,我們要心存敬畏,尊重別人的職責,耐心的等待別人包好、蓋好再抬。同樣的,包的人也要重看扛抬者的那一分。在召會的事奉上,各有各的恩賜和功用,好叫人在神面前沒有驕傲,也不輕視別人。

以色列營中的除污穢-豫表召會中的對付,對付痲瘋-對付豫表人裡面顯出來的敗壞,特別重在任意妄為;對付漏症-豫表人缺乏自約,我們天然生命不受約束和管制,隨意發表,任意行動;對付因接觸死人而不潔淨-豫表人摸著屬靈的死亡,軟弱和死亡是連在一起的,那裡有軟弱,那裡即將有死亡;對付弟兄彼此虧負的事,人若忠信的活在神面前,維持他和神的交通並對付他的良心,就不會在任何事上虧負人;對付丈夫所疑忌的妻子,豫表神的子民對神的愛和忠誠有了問題。

第十四篇 民數記的豫表(三)拿細耳人的條例、

神百姓的奉獻

拿細耳人許願歸給神,不是基於神的要求或命定,乃是基於人的自願。做拿細耳人不是許願要為神發熱心或為神做什麼,乃是完全在於將自己分別為聖歸給神。我們都需要經過神厲害的審判,到底我們今天作工、事奉神,是出於自己的愛好,還是出於神的差派?人若堅持自己有主權做任何的工,他的堅持就是他在神子民中間顯出的痲瘋,背叛的性情。他以為自己是為神熱心,為神作工,豈知他的『熱心』卻成了神子民中間的痲瘋,不僅破壞神子民中間的和諧,使神的軍隊無法剛強,也攔阻神居所的建造。我們只需自願作拿細耳人,將自己分別為聖歸給神,無需為神發熱心,或想辦法為神作任何的工。

接著繼續說到神百姓的奉獻。他們的奉獻乃是他們經過編組、對付和分別為聖之後的結果,他們的奉獻不是個人的,乃是團體的;這樣的奉獻是經過安排的,豫表在召會中配搭與建造正常的光景。首先要有共同合作之團體、配搭的奉獻,然後才有在神面前個別的事奉。

民數記 概論 (上)11~12 篇

第十一篇 征戰的要義(四)戰勝米甸人

和預先安排美地的分配

戰勝米甸人:對付米甸人是以色列人得以承受迦南地的轉捩點。米甸人豫表肉體情慾的污穢,他們是亞伯拉罕在撒拉死後再娶基土拉所生。一面,他們聯著以色列人,與以色列人相近(豫表我們裡面污穢的肉體與我們的靈是相近的);另一面,他們關聯的成分複雜,和以實瑪利人、摩押人、亞瑪力人相關聯、與迦南人相近、與埃及相通、還牽涉到異邦宗教,設謀陷害神的子民。因著米甸人的成分複雜,摩西就打發祭司非尼哈同去,非尼哈拿著聖所的器皿和吹大聲的號筒。這表徵召會裡所有米甸人的成分:天然的肉體、情慾的污穢、世界、鬼魔、以及宗教的攙雜,需要像非尼哈這樣的祭司,有神忌邪的心,並為著神見證的爭戰,才足以對付。這也是民數記裡所記最後一次的爭戰,以色列人大大得勝。惟有藉著這勝利,以色列人才能進迦南得地為業。這啟示出聖徒或召會若要得著神所應許基督的豐富,並達到神榮耀的目的,就必須徹底除去肉體情慾的污穢。

爭戰所得的分配:全體子民都有分於並享受屬靈爭戰勝利所得著的,然而,爭戰的人享受勝利的最大部分。最終在所有的享受中需要將上好的獻給神。

關於美地的佔領與分配:以色列人要去奪取那地,趕出那地所有的居民,毀滅那地所有的偶像。按家族拈鬮(表徵享受基督在於神的命定),並按支派人數多寡來承受那地(表徵對基督的享受在於我們生命的繁增)。

第十二篇 民數記的豫表(一)編組與安營

民數記裡主要的豫表是:在曠野中走向迦南地的以色列人,豫表將要進入榮耀的召會。 以色列人的編組:豫表召會的配搭與建造。配搭在一起的基礎乃是:有配搭的資格(根據神的救贖、帶領、啟示和訓練)、不再是分散的個人,乃成為會眾,圍繞著帳幕居住,成為一個團體的實體召會,有神住在他們中間。配搭的基本條件:根據家族宗族的譜系(豫表生命)、根據年齡(豫表成熟)、惟有男丁被編組(豫表召會裡的剛強者),需要經過摩西、亞倫和眾支派首領(豫表基督以及召會中的代表權柄)的鑑定,各歸自己的纛(豫表地方召會)下,在自己的宗族旗號(豫表分家聚會)那裏。

兩面的職責:爭戰和職事,豫表聖徒一面有屬靈爭戰的責任(為著維護職事),一面有服事和事奉的責任(向神負責,好叫神的見證在地上得以建立並彰顯),各有地位,各有職分,在爭戰、服事、事奉上都以會幕為中心,成為軍隊維護神的見證。

以色列人的安營:以色列人以帳幕為中心四面安營,每面各有三個支派安營,帳幕就在他們中間,作神在以色人中間的居所,使神得以居住在地上。帳幕裡有陳設餅的桌子和燈台照耀。新耶路撒冷的東、南、西、北各有三個門,每個門上都有以色列一個支派的名字。新耶路撒冷裡也有生命樹作人的享受,並有神的榮耀光照。以色列人的安營是一幅豫表新耶路撒冷的圖畫,新耶路撒冷就是神的帳幕與人同在,祂要與人同住。

民數記概論(上)

第九篇  爭戰的要義(二)重新數點

在民數記第二十五章對付行淫亂並拜偶像的人之後,民數記第二十六章,神要摩西和祭司亞倫的兒子以利亞撒重新數點以色列百姓。這次的數點不只是為爭戰,更是為著分地為業,承受地土(民數記一章的數點主要是為著爭戰)。長達四十年的時間,神藉著各樣的環境,使以色列人裡面許多消極的光景,包括背叛、不服、不信、貪慾…等被暴露而被煉淨。如在他備拉,艱苦的環境使以色列人發怨言;在基博羅哈他瓦,以色列人中的閒雜人大起貪慾;在哈洗錄,米利暗和亞倫因摩西娶了古實女子,就譭謗他;到了加低斯,以色列人不信神;到了十六章,以色列會眾中有二百五十個首領,在可拉、大坍、亞比蘭的領頭下背叛。…這一切遭遇都是神的試煉,為要對付並煉淨他們。除迦勒和約書亞以外,舊的一代全都死在曠野。所以,在二十六章被數點的以色列人是新的一代。至此,擺在他們面前的是榮耀的光景,他們將前進迦南,取得美地。

關於分配美地,神告訴摩西說,各支派人數多的,要多分配土地給他們,人數少的,少分配土地給他們,但仍需抽籤,也就是仍照神的命定。重新數點後有七個支派人數增加,五個支派人數減少。人數減少跟死亡很有關係,例如民數記二十六章題到流便的子孫大坍、亞比蘭參與了可拉的背叛,他們和他們的家眷遭至死亡,流便支派的人數減少,相對的他們分得的土地就減少。所以關於土地的分配,有神的命定,也有人的責任。

第十篇 爭戰的要義(三)女子承受產業的條例、摩西的死與承繼者、獻祭和許願的律例關於女子承受土地的條例

西羅非哈只有女兒,沒有兒子。他的幾個女兒因著看重神所給的產業,重看神的目的、應許和產業,因此摸著神的心而蒙神悅納。她們訴求要有土地,但不是為她們自己,而是為了使父親的名能夠存留,並保留他的產業在她們的支派內。她們是在生命的正確源頭裡,並在生命的交通裡。所以神對摩西說“西羅非哈的女兒說得有理。你一定要在她們父親的弟兄中,把地業給她們作產業;要將她們父親的產業歸給她們。”(民二七7)並且還補充了女子承受土地的條例。

摩西的死與繼承人

摩西豫表律法以及為主的身分,不能帶色列人進迦南。惟摩西的繼承人約書亞(意即耶穌,耶和華救主)豫表基督是好牧人,能帶領神的子民進入美地。約書亞要在祭司以利亞撒之下,帶領並牧養以色列人,豫表基督是在祂大祭司的身分下,作牧人牧養並帶領我們。

獻祭和許願的律例

當以色列人因著美地的分配,在美地上有經營,對美地有享受後,自然而然會帶進對神的獻祭。原則上所獻的祭物是出自對美地的享受,而美地是基督的豫表,所以基督是神子民的食物,也是神子民獻給神的食物。以色列人所獻的祭物,有每日獻上的,每週獻上的,每月朔獻上的,每年(各節期)獻上的,而且越獻越多。例如安息日除常獻早晚的燔祭外還另加兩隻公羊羔,每月朔及每年各節期所獻的則更多。另外,在每月朔及每年各節期除了獻燔祭外,還要加上贖罪祭。這指明到了每月朔或每節期時,我們的奉獻還必須帶著對付。對付罪,以保持在神面前蒙悅納的光景。              

民數記概論(上)第7~8篇

第七篇 形成的要義(四)職權的申述、除污穢的條例、進一步的失敗、失敗的結果、繼續前行、行程的站口

民數記中,每一次神的子民失敗後,都會題起一些條例或律例;這是神恩典的安排,為著應付以色列人的失敗。十九章的條例主要說到如何除去死亡的污穢。十四和十六節說到,有人進入死了之人所在的帳棚,或接觸了死人的屍首、骨頭或墳墓,這人就必不潔淨。這些經節指明在神面前,沒有任何不潔比死亡更甚。罪乃是死的根源,所有的不潔都是死亡的結果。民數記十九章十二節說,觸著人死屍的,那人在第三天和第七天都要灑除污穢的水。除污穢的水豫表基督死的功效和復活的能力。

在提到除污穢之水的條例之後,二十至二十一章題到以色列人進一步的失敗。第一件是為水爭鬧。第二件是毀謗神和摩西。以色列人在行程中許多次失敗的結果就是死。民數記二十章記載毀謗摩西的米利暗的死,和兩次犯錯的亞倫的死。在二十七章看見神的僕人摩西也死了。因此,米利暗、亞倫、和摩西都沒有進到迦南地,惟有約書亞能帶領以色列人進入美地。這指明申言者、祭司、律法只能帶領人走向迦南地。舊約的『約書亞』這名字等於新約的『耶穌』。只有主耶穌能帶領人達到神的目的。這些失敗之後,以色列人繼續前行;至終,他們到了毘斯迦山頂,能直接望見迦南地。

民數記三十三章一至四十九節,重新記載以色列人出埃及後,行程的每一個站口。三節說,他們從蘭塞起行,在所有的埃及人眼前昂然無懼的出去。然後他們一站一站往前行,共有四十二站。他們整裝出去爭戰,奪取迦南美地,達到神榮耀的目標。

第八篇 爭戰的要義(一)戰勝諸王

我們若能在民數記這卷書摸著神的思想,就知道本書不重在神子民的失敗和漂流,乃重在神在祂子民身上的目標。我們對任何事的判斷,都要根據開頭和結尾,就是一件事起初的用意和最終的結局;而不是根據其中的過程,因為過程並不能作為代表。這卷書開頭說以色列人編組成軍,末了說到他們爭戰得勝。

無論是神子民的編組或行程,都是為著爭戰。然而爭戰本身不是目的,乃是過程,為要得著迦南美地。同樣的,我們在召會裏的配搭和在地上跟隨主的行程,也都是為著爭戰,為要進入基督的豐盛,帶進神的國度,並設立神的見證。

民數記從二十一章開始記載以色列人的爭戰;以色列人戰勝亞拉得王、亞摩利人的王西宏和巴珊王噩。第二十二至二十五章記載巴勒與巴蘭對以色列人的擾害。亞拉得王、亞摩利人的王和巴珊王是直接與以色列人爭戰,但摩押王巴勒不是。巴勒知道他不能抵擋以色列,就想出一個詭計-召巴蘭來為他咒詛以色列人。巴勒是王,巴蘭是外邦的申言者,他們二人的聯合就是政治與宗教的聯合,來對付神的軍隊。當巴勒要巴蘭咒詛以色列民時,神卻使巴蘭四次作歌,將咒詛變為祝福。巴勒的努力全歸徒然,就發怒要巴蘭回去。然而,巴蘭既受了賄金,就在臨走時獻了一個計謀,教導巴勒利用摩押和米甸女子引誘以色列人。以色列人在什亭與摩押女子行淫亂,這些女子邀以色列人給她們的神獻祭,百姓就喫她們的祭物,跪拜她們的神。神便向他們發烈怒,以瘟疫審判並擊殺他們。在以色列人失敗受神憤怒審判時,有祭司亞倫的孫子非尼哈起來,以神

的妒忌為妒忌,殺了一個米甸女人以及與她行淫的以色列人首領;這才使神的怒氣轉消。這指明,神的子民落入這樣的計謀和網羅時,所需要的乃是祭司的職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