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主的恢復之工作的交通-五

工作乃要終極完成新耶路撒冷

我們在主的恢復裡,不管經過多少時代,無論神作了多少工作,祂只有一個目標。在聖經開頭是單個的神,到末了是團體的大神-新耶路撒冷。因此,在召會的墮落下,我們要作一個得勝者答應主的呼召,就不僅需要勝過消極的事物,更需要勝過那些頂替新耶路撒冷為目標的積極事物。那一種僅以救靈魂為目標的傳福音,不是主所要的。我們傳福音的目的,必須是新耶路撒冷。

然而,我們該怎麼作呢?乃是藉著喝那靈並喫基督,使我們得著祂豐富、新鮮的供應,而以父神作其純金基礎、子神作其珍珠門、並靈神所化成之寶石牆,裝飾並完成新耶路撒冷。就是不照你的意思,不是用你的辦法,不是用你的成分,也不是用你的素質,乃是以神為素質,以基督為成分,以靈為作法。我們要天天喝湧流的神,就是靈,做我們生命水的河;我們要吃得勝獅子羔羊作生命樹,為我們常新、豐富的供應;並且以三一神作素質、成分、和作法為建造,以終極完成新耶路撒冷。這就是基督豐滿職事的終極完成。

因此,我們就不敢帶著肉體來建造新耶路撒冷,那是毀壞新耶路撒冷。我不敢帶著我的意見、舊我、愛好、看法來建造新耶路撒冷。我只願意恐懼戰兢,帶著父神如同精金,帶著子神如同珍珠,帶著靈神所化成的寶石,來裝飾這神聖的建造。這必須是我們每個人生活的態度。這樣的生活如何維持?我們若吃喝三一神,就得以維持,也就有精金、珍珠和寶石。我們若不吃神、不喝主,我們就沒有精金、珍珠和寶石;我們所有的就是木、草、禾稭。不是說你發了脾氣,才是木、草、禾稭,連你的溫柔都可能是木、草、禾稭;甚至你的殷勤服事,也可能不是三一神,而是木、草、禾稭。 

關於主的恢復之工作的交通-第四篇

相調以進入基督身體的實際

我們必須有基督身體交通和相調的實際,否則無論我們怎麼追求、單純、謙卑,遲早總會出問題,甚至會分裂。我們都必須付代價,實行相調。我們也許常在一起聚會而沒有相調。相調的意思是,你被別人摸著,你也摸著別人。你該以相調的方式摸著別人。要經過十字架,憑著那靈行事,且作每件事都為著基督身體的緣故分賜基督。

相調的思想在聖經裡很強。林前十章17節保羅說,『因著只有一個餅,我們雖多,還是一個身體,因我們都分受這一個餅。』保羅看召會是一個餅,這個餅是由細麵調油作成的(利未記二章4節),麵的每一部分都用油調和,這就是相調。約翰十二章24節說,基督是一粒麥子,落在地裏死了,在復活裏長起來,產生許多子粒,就是我們,祂的信徒。我們是許多子粒,被磨成細麵,好作成召會這餅。在這裡我們能看見聖經中相調的思想。林前十二章24節『但神將這身體調和在一起,把更豐盈的體面加給那有缺欠的肢體。』這節清楚說出神把所有的信徒調和在一起。調和的意思是調整、使之和諧、並調在一起。調和含示失去區別。在身體生活裡,藉著神將我們調和,我們的快或慢的特性消失了,不同種族和膚色的信徒也失去了他們的區別。我們該有個別肢體的調和,眾召會的調和,眾同工的調和,以及眾長老的調和。調和就是停下來與別人交通,這樣我們會得著許多益處。

相調的意義乃是基督身體的實際,並且相調的目的是要將我們眾人引進基督身體的實際。這個實際乃是一班蒙神救贖,被神作成神,作成神人的人。他們過一種生活,不是憑著自己 而是憑著他們裡面那另一個生命,這另一個生命就是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的三一神,祂進到他們裡面,以他們為祂的住處,祂的居所。

我們需要受身體之異象的控制,跟隨使徒的腳蹤,將眾召會的眾聖徒帶進基督身體全體相調的生活中。鄰近召會要盡可能的集調並一起行動,而又不廢除在事物上地方的行政。 當我們調合在一起成為一個召會,我們就會有衝擊力。並且,眾召會也要向主並向彼此敞開,盡實際上所許可的調在一起,為著建造基督宇宙的身體,好照神的喜悅,完成那照神經綸最終目標的新耶路撒冷。              

關於主的恢復之工作的交通-第三篇

看見身體,進入身體的實際,以及在身體裡並為著身體作工

聖經的中心是神的經綸,神永遠經綸的中心,實際和目標是基督的身體。所以我們雖是在一個地方召會勞苦、服事,但我們一直要持守著身體的觀點,知道我們所作的乃是在建造基督的身體。地方召會是手續,基督的身體才是神經綸的目標。今天在眾召會所看見的多半是召會生活的一些實行、作法,但其真正的內涵必需是基督身體的實際。地方召會是外面的骨架,三一神才是召會的內容。所以我們要看重基督的身體過於地方召會,並竭力活出基督身體的實際。

我們要注意身體的生活,並要活出身體生活的實際。身體生活的實際就是天天向自己死,向神活。“不再是我單獨活著,乃是神我共同生活;並與眾聖神裏配搭,建成三一宇宙之家,且成基督生機身體,作祂顯身團體大器。”

基督身體的實際完全是在復活生命裡的事,要活在基督身體的實際裡,天然的生命就需被治死。天天向自己死,向神活,是藉死而活。就像加拉太書二章二十節所說『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

基督身體的實際是一種團體的生活,是一班蒙重生,被變化,得成全的神人所過的團體生活。他們是真正的人,但他們不憑他們天然的生命生活,而是憑在他們裡面內住的死而復活的生命而活,內住在他們裡面之神聖生命的屬性成為他們的人性美德。他們這樣團體的生活在一起,就是基督身體的實際。

我們要在基督的身體裡作工、事奉,我們不僅要服從主,也要憑著敬畏主彼此服從。要在一種平衡的情形中,不僅顧到主直接的引領,也顧到一同作工者的看法。而當我們顧到一同作工者的看法時,也當尋求主直接的引領。我們必須尋求服從頭,並保持與身體的關係;也應當尋求服從身體,並保持與頭的關係。  

關於主的恢復之工作的交通-工作的區域與工作的中心

工作的區域與工作的中心

主給我看見,祂已經豫備了許多弟兄,與我相調著同作奴僕事奉。我覺得這是主為祂的身體所作主宰的供備,也是現今為著完成祂職事的路。在一次與同工們的交通裏,李弟兄說主恢復之工作的中心,乃是一班相調的同工們。

在美國有工作的區域,但在某一區域的同工們,很少與其他區域的同工們有交通。區域的時代應當被了結。倪弟兄用到「區域」一辭,但他意思不是我們今天所實行的。使徒保羅在外邦人中間作工,而彼得、雅各和約翰在耶路撒冷地區的猶太人中間作工;但這兩個區域之間有關係。使徒保羅特別盡所能的將外邦眾召會與猶太眾召會調在一起。

在神的經綸裏,區域毫無意義。如果在不同區域的工作沒有調在一起,這些區域性的工作就會分裂基督的身體。主恢復裏主要的難處不是造成問題的某些人,主要的難處乃是區域主義。因著了解區域主義的危險,我就開始鼓勵相調。我們中間頭一次的相調特會在一九九三年五月舉行。從那時起,我開始作一些事以吞滅區域。

有些人說召會是地方的,工作是區域的。我們需要忘記這些事情。我們需要看見我們是一個召會。工作的區域不應該使召會分裂;在外邦世界的召會與在猶太世界的召會有交通;保羅在外邦世界作工,關心在耶路撒冷的召會;彼得在猶太世界作工,為在外邦世界的哥林多召會所接納;在猶太世界的同工和那些在外邦世界的同工,彼此有愉悅而甜美的交通;亞波羅為外邦世界的弟兄們接待並接納。以上這些點指明,在各區域的有同工,都該為著那獨一的身體,作同一宇宙性的工作。我們應當只作一個工,在主恢復裏不該有好幾個工作。工作應該只有一個,雖然他們在不同的區域作工,他們只有建造基督的身體這獨一的工作。

實際上,在這一個身體裏,猶太人和外邦人之間並沒有差別。每一種區別在身體裏都已經完全消失了。在身體裏沒有區域,也沒有猶太人或希利尼人。為著這樣一個身體,主在地上只有一個工作。從新約裏我們能看見,主在地上只有一個行動,一個身體,也只有一個見證。

我們不可因著有一個地區的工作,在這地區的工作下有幾個召會,就以為有充分的轄權,可以照著我們的揀選來作一切,而不顧到主宇宙的見證,宇宙的身體,宇宙的職事,和宇宙的行動。如果我們這樣思想並實行,我們自己會陷入難處,也會給別人製造難處。

我必須見證,我的確寶貝主藉著一個職事而有一個行動,為要產生基督的一個身體,背負耶穌的一個見證,就是神新約經綸的見證。我越想到這一點,就越覺得今天我們在地上能有這樣的一個見證,真是奇妙超絕。

關於主的恢復之工作的交通-第一篇

第一篇 只作一個工作─主恢復的工作

神聖建造的完成,乃是在許多地方的召會作神的家,也是在全宇宙中基督的身體作基督的彰顯。因此同工們應當學習定罪並棄絕己到極點,單單顧到主的權益和祂的恢復,不作自己的工作,乃是作為著基督宇宙身體的宇宙工作。如同雅歌所說,書拉密女要與她的良人一同完成那為著全世界的工作(歌七11);她也作工顧到所有的葡萄園(歌八11)。這指明我們必須學習把工作開放,不要把我們的工作放在『自己的口袋』裏。我們的工作不只為著一個城市,而應當為著身體,我們必須有一種為著全世界的工作。

我們必須領悟,在主的恢復裏只有一個工作,也就是基督身體的工作。我們一定要看清楚基督身體的異象,並在這異象的管制、支配之下,作主恢復的工作。只有一位主,一個身體,一本聖經,一個神聖的啟示,一個說話,一個恢復,一個交通,一條路,來實行這恢復。

我們只有一個工作。那工作就是基於使徒教訓之恢復的工作,這工作惟一的界限乃是恢復的界限。對眾召會中間所謂界限和地盤之難處的救治乃是交通。我們不該以為別人來到我們的地方會攪擾我們的工作。我們不需要防衛我們的工作。我們的工作就是主的工作,就是這恢復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