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主者的資格、追求與學習 第七篇 事奉主者兩面的學習-基督作生命與召會的事奉

當我們信主,主就在我們裡面,祂是我們的生命。約翰福音十四章,在主釘十字架的前一天晚上,主和門徒同在時,應許保惠師要來(其實就是復活的基督),要與門徒們同在,也要在門徒們裡面。而在約翰福音二十章,主復活後與門徒們同在時,向他們吹入一口氣,說你們受聖靈,那就是約翰福音十四章祂應許的應驗。這吹入的一口氣,其實就是三一神自己,能夠進到所有接受祂的人裡面,作他們的生命和一切。所有信主、愛主、事奉主的人,能盡其一生享受這生命,經歷這生命,應用這生命。所有事奉主的人都要在基督作生命的事上有追求,有學習。

神的心意是要我們所有得救的信徒,不憑我們天然、有罪的生命活,而要享受祂這生命,憑祂這生命活,並且活這生命。這生命就是祂自己,所以我們每天需要花功夫,回到我們的靈裡,我們的深處,與內住在我們裡面的主有交通,觀看祂、享受祂、被祂充滿。也就是要藉著禱告、唱

詩、呼求主名等,加強到我們裡面的人裡,天天讓基督安家在我們裡面。然後在這樣的情形中,讓主藉著我們作祂所要作的,讓祂帶領、引導我們的生活,特別是事奉。如同倪弟兄所說,基督徒工作的源頭是神,過程要經歷神的能力,結果是歸榮耀給神。

  此外,我們需要藉著在主面前的學習、對付,讓神、神的生命在我們身上有絕對的地位,使我們能對召會有真正的看見與認識。認識到神作我們的生命不只是為著我們個人的益處,神還要把我們這些有祂生命的人建造在一起,成為祂的身體-召會。召會是神心意的中心與目標,召會的建造要帶進國度並使撒但懼怕。召會的建造需要經歷配搭,召會,也就是基督身體裡的眾肢體要認識自己的等次、地位,認識在召會中的權柄,在正確的情形裡盡功用。           

事奉主者的資格、追求與學習 第六篇 召會的立場與配搭,以及復興的律

 本篇信息要從南洋各地看見的難處與問題,說到召會的立場與配搭,以及一些復興的律,從1930年代起我們在東方所受的為難、攻擊和折磨,多是在於立場和配搭。早先倪弟兄被主興起,從主領受清楚的異象,並將這異象帶給我們。後來李弟兄因著主的呼召,放下了煙台的工作來到上海與倪弟兄配搭,看見基督是一切,在我們裡面作生命。有一次聽到倪弟兄說到,我們一切屬靈的經歷,客觀來說,是基督自己;主觀來說,就是死而復活。客觀的,是異象上的、理論的;主觀的,是實際的,就是經歷死而復活。李弟兄在後來的年日裡,仍不斷的領會並經歷這話。

1940年李弟兄進一步看見關於召會建造的藍圖,這是藉著倪弟兄的口說出來的,這一張藍圖:第一,基督是一切。建造召會並沒有別的材料,這個材料乃是基督,基督是一切。第二,這個建造完全是在地方上顯出來。第三,這個建造完全是在配搭裡實行的。在1940年,上海召會就有了執事室的設立,倪弟兄把自己全然擺在其中,執事室的事他作,長老的事他也作,但都不是代替他們作,乃是在那裡帶領他們作。另一方面倪弟兄也藉著機會把二千年來召會歷史的整個輪廓交通出來,給我們看見時代的責任是甚麼。我們被興起來,一切屬靈的豐富,都是為著召會。

關於一切的屬靈豐富,在供應方面都是受歡迎的,一切反面的攻擊、為難、批評,都與召會立場有關。仇敵的詭計就是要消除召會立場,打破配搭和諧。倪弟兄語重心長的說到,大家都是主的僕人,都願意作主的僕人,然而大家都是各作各的,沒有一點配搭,這就叫主沒有路。講了二個鐘頭,這一次叫許多人聲淚俱下。倪弟兄是不容易在人面前落淚的,但那一次他也流淚了。那篇信息真是感動人,許多人都在那裡落淚,連最剛硬的人都流了淚。

我們裡面每一種心情的感覺,和我們外面每一個環境的遭遇,都是一個信號、一個返照、一個根據,要叫我們再一次得著復興,再一次享受基督。林後四章十六節說,『我們外面的人雖然在毀壞,我們裡面的人卻日日在更新。』在環境中有種種的難處臨到我們,毀壞我們外面的人,但這都不過是叫我們裡面的人能日日更新,這也就是復興。我們每一種心情上的感覺,每一個環境上的遭遇,都該成為一個根據、一個信號,叫我們經歷基督。每一次我們得著基督,我們就得著更新,也就得著復興。如同我們每一次吃飯、喝水,都得著加力和復興一樣。我們乃是這樣維持生存並長大茁壯。我們屬靈的生命和我們肉身的生命,在這一點上,原則是一樣的。    

事奉主者的資格、追求與學習-第五篇 事奉主者該突破的限制與該有的追求

本篇信息交通到,神在我們身上的路,以及祂在我們身上的工作,絕無法脫開我們本身的限制。我們落在己裡,就產生屬靈的自卑或驕傲。而屬靈的自卑或驕傲這兩種情形都叫我們受打岔,停止真實的追求。

從外面看可能我們的事奉很具規模,都在軌道上,但是裡頭缺少屬靈的東西。所有的事奉都是按部就班,裡頭缺少屬靈的追求,以致沒有活力,缺少動力,不新鮮,不豐富,不實際。召會生活之所以形式化,外面的形式之所以成為外殼,是因為裡面失去了對主活的追求。

在屬靈的事奉上,首要的不是會不會作,乃是活不活的問題。這個活就在於事奉的人裡面能享受主,與主有新鮮的交通,新鮮的進入祂裡面,新鮮的追求祂。像抹大拉的馬利亞一樣,她只知道一味的尋求主,她不管墳墓是不是空的,也不管裹頭巾是不是在那裡,她只知道主不在那裡,她只想要遇見主。這是在主面前,迫切到一個地步,不要別的,只要遇見主。若是我們有一點追求,而不覺得自己看見了,既不自卑,也不驕傲,並且在聚會中起來見證,自己直至今日,仍對我們榮耀的主不夠認識。人在那裡就要碰著基督,摸著屬靈真實的分量。這不是說我們見證的話摸著人,乃是這個話代表我們裡頭有一個東西,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為要認識基督。

自以為不行的弟兄姊妹,不需要自卑、灰心,那是沒有意義的。我們應當看見我們的不行,不會;但有一件事我們能作就是追求祂,受祂吸引,向祂有一個新鮮的愛。這在神面前是寶貴的。我若沒有愛,主能在我裡面激勵出一個愛。我能對祂有一點禱告,不是在於話,不是在於腔調,不是在於宣告,乃是在於我有一個追求,並且是無止境、不停止、新鮮的追求。即使我們在屬靈的追求上有些得著,也不該停滯不前。我們還必須像個賽跑者,如保羅所說的,忘記背後,竭力追求,因為在基督裡是無止境的。又如雅歌所說,願主用口與我親嘴,願祂吸引我,我就快跑跟隨。這是裡面新鮮的追求,這不在乎恩賜,不在乎知識,不在乎會作不會作,完全是裡面追求的問題。這樣一來,這個人無論在什麼場合,都會有一種影響力,都能起一種作用。他的事奉和工作,就不僅是外殼,不僅是一個外面的形式,乃是裡頭有實際,有內容,有活力,有動力並且是新鮮的。我們中間需要興起與屬靈同伴有活的追求。 

事奉主者的資格、追求與學習-第四篇 事奉主者工作的兩面-讓神作工,並根據人實際的屬靈需要作工

要為神作工,就要先讓神作工

當神把我們這些蒙恩的人,擺在一層一層的人際關係裡,我們的光景就被顯露出來。這不是為著別的,乃是為要破碎我們。神並不太注意我們為他作了什麼工;但祂的確在意,祂在我們身上能作多少工。凡沒有讓神在他身上作過工的,都沒有辦法為神作什麼。因為在宇宙間,神要先作一個工,把祂自己,在祂兒子裡,藉著祂的靈,作到我們裡面。我們肯出代價也罷,不肯出代價也罷;有真實的奉獻也罷,沒有真實的奉獻也罷,這都是小問題。最大的問題是,到底神在我們身上,有沒有一個工作,能把祂自己在祂兒子裡,藉著祂的靈作到我們裡面。

簡單的說,我們給神破碎越多,拯救越多,我們留在自己裡面就越少。我們留在自己裡面越少,自己的感覺就除去得越多,而無所謂驕傲,無所謂情感,無所謂快樂,也無所謂痛苦。既沒有多少可誇,也沒有多少可灰心,因為我們已相當脫離自己。這些過程沒有別的,乃是神來摸我們,以帶領、拯救我們。

屬靈追求的兩面-根據帶領者的學習與受帶領者實際的情形

屬靈的追求,需要根據兩方面的情形。一方面是我們這些事奉的人,在神面前有屬靈的學習,不只是得救,並且受過十字架的對付,學十字架破碎的功課,懂得如何交通,如何在聖靈裡與人配搭,甚至有合式的建造。我們越學得好,越有屬靈的異象,就能看見神在今天所要得著的。這時,我們給人屬靈的帶領,就是獨特的。我們若沒有這些學習,便無法帶領人有更深的追求。

屬靈追求的另一面,是需要顧到受帶領人實際的情形。比方,你到了一個地方,看見人還沒有得救,或是剛得救還沒有穩固,就需要給人一個供應,帶他追求得救的證實。或是你看見人得救了,已經有得救的把握,只是愛主的情形不夠,奉獻還沒有過關,你就需要帶領他有奉獻。或者一些弟兄姊妹已將自己奉獻給主,但是還沒有學習如何與主交通,你就要帶他們學習與主交通。總之,屬靈的追求,一面是根據帶領者所學習的,一面是根據受帶領者實際的情形。

作工的兩面

什麼是會作工?會作工有兩面:一面是自己要讓神作工;另一面是在作工的技術上有些研究。讓神在我們裡面作工,就是讓神除去我們不該有的、天然的,並帶領我們、教導我們學美好的功課。另一面還得在工作的技術上,有一點研究,清楚到底在一般人身上,以及在聖徒中間有什麼需要。然後根據人的需要,給人實際的帶領,有實際屬靈的追求。這樣,我們的事奉才能有屬靈的味道,才有在生命裡的服事,才有中心,有實際,才是活的,有進度、有目標的。願主憐憫我們,使我們重看這件事,否則時間過去,人經過我們的服事,卻沒有實際的得著,就太可惜,也太虧欠。   

事奉主者的資格、追求與學習-第三篇 事奉主者的資格-神在身體裏作我們的『彀』

在宇宙中不光是在這個時代,甚至是從已過的永遠到將來的永遠,神所做的是要將祂自己作到我們裏面;神為什麼要把祂自己作到我們裏面?實在說就是要把我們作成一個器皿,一個召會,一個身體;唯有到了這時候,神的計畫、創造、救贖才算完成;神在宇宙中所要作的,沒有別的,就是要將祂自己作到一個大器皿裏,再從這個大器皿裏,將祂自己彰顯出來。

神若將你緊緊握在手裏,你會覺得自己十分荒涼,你越感覺荒涼,越是證明神的手在你身上拉得緊;只有當神把你鬆一鬆的時候,你才會覺得有所看見、經歷和得著,你才自己在工作上作得不錯,工作有相當好的結果;只有被神拉緊,被神帶領到一個地步的人,才會看見一切我行、我能、我可以,都不在我們人裏面,全數是神自己。

作為事奉主者,我們的資格,我們的『彀』是在神裏面,神自己就是我們的『彀』,這個『彀』是神自己;使徒保羅在林前四章七節說:『但我們這寶貝在瓦器裏,要顯明這超越的能力,是屬於神,不是出於我們。』神自己要做到我們裏面,作我們的『彀』,作我們的生命、能力、亮光;我們總是盼望自己能彀明亮、剛強,能承擔什麼事,但神就是要打掉我們的能;因為神要訓練、引導我們,叫我們知道我們的『彀』,不在乎自己,乃在乎『祂』。

學習看見一切對於我們都是主自己,祂是生命、祂是亮光、祂是能力、祂是我們的『彀』。在祂裏面所有問題都得解決,神一切的豐富都是為著身體,也是在身體越過越多;你我都依靠神,也依靠弟兄姊妹,結果我們看見,基督是在召會裏;任何的個別肢體,都沒有辦法單獨享受這個豐滿;我們若要把豐富留在自己裏面單獨享受,立刻我們就變成脫節的肢體;你我屬靈的得著都是為著身體,什麼時候我們把它扣住為自己,這在神面前就毫無價值,但你若將這得著帶到身體裏,這得著就要更加豐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