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會中的牧養與青年人的成全-第一篇 關於工作往前的研討

在聖經裏,工作就是這兩條路;一條是工作到各處開闢召會,一條是聖徒分散出去。這幾年沒有甚麼新的地方召會興起來,推其原因,有一點是因為主要的都市都已有了召會,而較有功用的人多半集中在主要城市,不容易往小地方去。在這種情形下,毫無疑問,就得靠工人,而不能靠聖徒散居。

同工們有一個觀念要轉,就是不要一直被動的等待。譬如工作上派你去作某個會所,你就要聽工作上的指揮。然而,工作若要你今天作這個,明天作那個,這基本上是錯誤的。如果工作是這樣支配人,這個工作就要去掉。因為我們不是一個組織。每一個同工被安排到一個地方,他在那裏應當有相當的自由,可以好好的服事。當然有的同工很受當地情形的限制,因為長老非常轄制那地的情形。這就需要長老們的轉觀念。

對於同工們,我們根本沒有轄制,沒有統治,也沒有約束。譬如一位同工弟兄,被安排到基隆,若是基隆作不出來,他不該怨東怨西,乃該怨他自己,因為基隆已經交給他,他可以好好的作。所以,同工們的觀念要轉,今天若是交給你們大地方,你們就要把它作得像新耶路撒冷;交給你們小地方,也要作得像新耶路撒冷。因此,同工們的觀念的確要轉,我們這個工作,並沒有一個組織。況且這個工作上的發展,不能像一個政府機關。從使徒行傳我們能讀出,工作是根本沒有統治的。工作一交給你,你就要自己作,要發揮力量,盡量作,不要等帶頭的。

在長老這一面,必須尋求主的恩典,能實在的把召會擔過去,召會生活不必太倚靠帶頭的,乃要簡化我們的聚會以及治理方面的事務,使事奉的人和新進的弟兄姊妹,能省出時間多作探望、牧養、和照顧的工作。總之,長老們要多作牧養和探望的工作,把家負責、排負責一同帶著作。

                     

在時代的水流中事奉-第五篇 事奉的關鍵-在靈裏相調

以弗所書五章十九節:『用詩章、頌辭、靈歌,彼此對說,從心中向主歌唱、頌詠,』我們若要操練彼此對說,就需要先在靈裏被充滿。今天靈恩運動所以存在,甚至能有一點擴展,就在於他們注重靈。姑且不論靈恩運動的方言是真是假,至少人說方言時,要把頭腦忘掉,不在心思裏。靈恩運動的原則,就是把人的思想打掉。因此,我們需要來看聚會中說話的要點。

第一,要簡單,要從靈出來。我們說話的原則是越簡單,越從靈出來越好,這全在於我們平常如何。

第二,不要彼此講道,乃要一同操練。不要講道,不要加以解釋,帶頭的人需要帶頭操練靈。

第三,靈要強,靈要出來。

第四,操練學習要適度。老年人如果覺得青年人太吵,他們就需要操練喊一喊,少年人覺得老年人太安靜,他們就需要靜一些。我們要活,又要活得長久,就需要操練適中、得體。

第五,抓住機會供應靈和生命。我們在聚會中,不是一點活動都不可以有,只是活動必須適度、得體,並且要靈強、豐富、新鮮。禱告、交通都需要有分量,將『鑽石』擺出來。我們一定要操練,在任何一種聚會裏,都要用靈使聚會改觀。

第六,不改別人,乃要在靈裏供應生命。我們到一個地方,不要坐在無形的寶座上,也不要試著改別人,乃要在靈裏供應生命。

第七,操練要得體。青年人要操練在聚會中抓住機會,藉著禱告、分享,把屬靈的東西擺出來,並且要擺的得體。若是我們擺的不得體,又喊又叫,雖然你們有『鑽石』,因著你們的不得體,可能人就不要你們的『鑽石』了。總而言之,喊叫太過是不得體的,會叫聖徒感覺不舒服。凡是叫人不舒服的事,應該盡可能避免。

第八,重視全體操練靈。一面,我們要重視個人在主面前,和主相交、與主同活。另一面,我們重視全體都操練靈,並且是天天操練靈。禱告時,不一定要大聲喊,但只要一禱告,靈就出來;與人談話,一開口靈也出來;在聚會中,一有活動,就是靈出來。靈要強,靈要活,靈要新鮮、豐富,靈要明亮,要隨時能夠出來。

並且真實的果效在於真實的相調,弟兄們在各地能不能在靈裏相調,決定了你們的工作能不能繼續往下作。聖靈能在各地作的多深,在於弟兄們能否在一個靈裏相調。真實的果效在於真實的相調。相調乃是召會往前的命脈。此外,我們絕不要標榜什麼。即便你們真有看見,並且彼此調在一個靈裏,也不要結黨,說,『我們這些人都是有看見的。』你們不該這樣,乃該在一個靈裏,與弟兄姊妹們有交通,不是去推動新道裏,乃是幫助人在生命上得供應。對主的道路有認識。

在時代的水流中事奉-第四篇 脫開傳統影響,用靈供應生命

傳統宗教是與基督相對的,當我們不與主同活,就容易活在傳統宗教的影響下,常常熱心為主做工以為是服事主,卻不知是憑己意事奉,是主所不認可的。當我們不活在靈裡,就自然的落入習慣性的模式敬拜神,成為一種宗教的儀式卻沒有基督的實際。求主給我們啟示、光照,看見我們不是做基督徒,乃是活基督徒,活是生命的、生機的,時刻用靈接觸主,永遠在作屬靈的呼吸。靈被充滿、靈裡剛強,就能照著那靈生活行動。

聖經中對聚會、事奉、工作等並沒有一定的規範作法準則,只有屬靈的原則,就是當我們活在靈裡並照著那靈,無論去聚會或事奉,就滿了新鮮、滿了享受、滿了實際,就自然而然脫開傳統,脫開規則與老舊,所以在屬靈的事上,每天都該與主有許多活的接觸,以主做為我們新的起頭,不可照著老舊過日子,不可倚靠從前的經歷或過去的教導,因此我們絕不可用自己從前的經歷教導別人,要幫助別人藉著不斷呼吸主、接觸主並吃喝主來維持該有的生命與事奉,要認識基督徒是活出來的,不是作出來的。

我們要仰望主的憐憫時刻活在靈裡,越在靈裡就越脫離規條,越在靈裡就越脫離老舊、越在靈裡就越脫離自己,唯一能使我們蒙拯救脫離自己的路,就是活在靈裡,活在主裡面,凡事運用靈、釋放靈,不拘泥任何方式、規條和模式。有靈一切都靈,有靈就需要操練靈,靈是裏面的,人若不操練就不容易出來,每人生活中藉著晨興、禱讀主話、呼求主名,藉著讀經享受主話,並在生活工作中隨時享受主,活在靈中,聚會中事奉中學習供應生命,唯有積極的供應生命才能從消極死沉的光景中出來,唯有積極的供應生命才能幫助人生命長大。

最後我們要在時代的轉變中跟上水流,主的帶領是有水流的,藉著職事的說話帶進召會中成為普遍的說話,就是聖靈的水流,跟上水流就是在靈裡接受職事的說話,成為我們的異象、啟示與引導,讓生命能洋溢充滿並長大成熟,唯有活在靈中、供應生命、擺脫一切傳統宗教儀式,必能在這時代的水流中往前。   

在時代的水流中事奉-第三篇 活在靈中,站住立場

本篇說到那些年間,「活在靈中,站住立場」幾乎成了我們的口號。由於那時從遠東去到美國的青年人不清楚立場,特別是從台灣去的一些青年人,不太在意立場的事,結果到了美國遇到專門拉華人的基督徒團體,就被帶走了。所以弟兄們需要有帶領,若聖徒要移民國外,應該給一些出國前的交通,要看重並慎重的作這事。

1957年,史百克弟兄第二次來台灣時,造成了難處。故此,「立場」在我們中間就非常確定,非常清楚。早在1938年,倪弟兄曾到英國,在史弟兄那裏住了一段時間。1939年,倪弟兄回來之後就清楚告訴李弟兄,那時在地上,只有史百克弟兄以及他那裏的一班人,能和我們在屬靈生命的原則上起共鳴,有交通;然而,他們在召會實行方面不行,倪弟兄指出許多路,他們都不肯接受。史弟兄在1957年第二次來台灣時,在召會立場上起了爭論。他無意要設立地方召會,而全心全意盼望在全地一些重要地方,設立他的職事中心,然後就飛來飛去,各地都有人得他職事的幫助,就散到各公會作地下工作,等到他下次再來時,就再召聚那些人,把他們在各公會的人帶來。事實上,這個策略是行不通的。1958年,我們中間有一班人受了史弟兄影響,李弟兄盼望他們能轉回,就到史弟兄那裏與他有交通。史弟兄自己說,「1957年四月,當我從台北搭飛機往香港去的時候,飛機一起飛,我裏面的流就斷了,直到今天,這流都還沒有恢復。」史弟兄那麼高的職事,從那時起,就開始走下坡,並且是直線走下坡。他不是在道德上或其他行為上有錯誤,他乃是在神的行政上頂撞了神。這是一件嚴重且嚴肅的事。另一面,我們也看見,在反對者身上,以及他們的工作上,沒有主的祝福;他們中間乃是分而再分。

是主憐憫我們,今天才能站在這立場上,但還需要有內容,就是操練活在靈中,與主同活,如此我們眾人才能一,才能活出一個身體的見證。弟兄們要在靈裏,跟隨靈,帶領召會。若不然,你主張這樣帶召會,我主張那樣帶召會;你覺得你該釋放這篇信息,我覺得我該釋放那篇信息;我們若這麼作,乃是自我毀滅。即使大家外面有涵養的功夫,撒但卻知道我們內裏不一致,也知道我們不在靈裏。今天我們需要徹底的轉,轉到靈裏,我們眾人在一個靈裏,將是無往不勝。這是主今天所要的。

在時代的水流中事奉-第二篇 在靈裏被充滿,受異象支配

基督徒有兩種不同的生活原則:第一,用頭腦盤算的基督徒生活。有的人一早起來,頭腦裏就開始想:『我是個基督徒,我該怎樣纔好。』他用頭腦盤算,就不作這個,而作了那個。這樣的屬靈是人工的,不是自然出於靈的屬靈、屬天。第二,在靈中接觸主,在靈中憑主生活。若是我們早晨起來,既不想自己是基督徒,也不盤算甚麼可作,甚麼不可作,只在靈中接觸主,並在靈中憑主生活,自然能活出這種光景。我們不作這事,不是因為這件事錯,乃是因為我們靈裏不這樣作;我們所以作那件事,不是因為那件事對,乃是因為我們靈裏要那樣作。這種基督徒完全是從靈裏活出來的。

照聖經來看,主乃是要我們的生活、聚會都自然出於靈。在基督徒的生活裏,我們不要用頭腦盤算,乃要靈能出來。我們用頭腦盤算自己要如何跟隨靈而活,要如何讓主活,但這乃是出於我們的頭腦,不是出於靈。換言之,一切都是我們自己;對是我們自己,不對也是我們自己。然而,活在靈中就不同,乃是憑主活出來。一切都不靠頭腦盤算,也不照著情感的感覺,乃是隨著靈,讓靈出來。靈喜樂,我也喜樂;靈不喜樂,我也不喜樂。靈讚美,我也讚美;靈不讚美,我也不讚美。我就是讓靈出來,這就不是人工。

主不要人工的屬靈,不要作出來的屬靈。所以我們要天天學習活在靈中,自然活出屬靈,而非作出屬靈。等我們習慣活在靈中,我們就不需要作出屬靈,因為我們都能活出屬靈,很自然的用詩章、頌辭、靈歌,彼此對說,彼此教導;甚至不需要多作解釋,只要從靈裏把詩章、頌辭、靈歌的本文宣讀一遍,就會滿了教導的味道。這種教導乃是從靈裏出來的。

感謝主!祂已經成功救贖,藉著死而復活,成了賜生命的靈,活在我們靈裏,使我們能憑祂活著,與祂一同生活。然而,大部分聖徒屬靈的生活都是人工『作』出來的,不是靈中『活』出來的。因此,主渴望恢復我們對靈的經歷,使我們能實際的憑靈而活。為此,基督徒的生活、聚會與事奉,都應當出於靈,照著靈。至終,眾人在靈裏如同一人,活出一個身體的見證;這纔是主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