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會與地方召會的歷史-第七、八章 地方召會的歷史(五)(六)

在第六章倪弟兄藉著苦難所學的功課後,第七章接著看到他所受的另一種苦,乃是在召會裏所經歷的。他因召會中某些人所受的苦,比來自基督教的苦更嚴重。例如:一九二四年在他外出的時候,被六位弟兄不公正的革除,但他卻從主領受了話,叫他不為自己表白並且離開福州。他也因著那些在他周圍之人的不成熟與無能受苦,但他並沒有因為同工不成熟的異議而堅持己見,卻是忍受並付代價為召會生活闢出道路。另外,還得忍受人要得地位的野心、忍受從反對者而來的毀謗和惡名,甚至因著聖徒中間的背叛而停止職事六年。倪弟兄一生沒有多少平安的日子,幾乎都在受苦。但在他所有的苦難中,他學會對付他天然的生命和己。因著被停止盡職,他更深的學一個功課,就是外面的人被破碎而讓靈得釋放。

在倪弟兄的生平中,可以看見一個原則,就是召會乃是由基督的生命藉苦難而產生的,如同婦人生孩子所受的生產之苦。所以,我們不該以為我們去到一個地方就能很輕易的建立一個召會。倪弟兄一生為著召會所付的代價和所受的苦難,一面為主的召會扎下深厚的根基,一面也為我們立下了榜樣。沒有任何一件為著召會的工是容易,不用經過受苦的。

接著第八章開始說到倪弟兄的職事。首先需要看見三件事,就是:啟示、苦難和職事。職事來自啟示加上苦難,沒有啟示,人不會有任何職事;人若有啟示卻沒有經過苦難,也不會產生職事。從使徒行傳和保羅的書信我們看見了保羅所受的苦難,但在他經過苦難以前,就已經領受了啟示。當他領受了主的啟示以後,主就把他擺在爐裏,擺在火中,好經過焚燒,經過苦難,因而產生了他這份職事;倪弟兄也是這樣經過相同的過程。因此,啟示乃是藉著苦難燒進我們裏面。我們能供應多少生命、多少基督豐富的實際,乃是取決於我們領受了多少的啟示以及我們為著所得著的啟示經過多少苦難。

另外,我們還需要分辨恩賜與職事的不同。巴蘭的驢子會說人話,是一種的神蹟、恩賜,並非職事。職事是一個人所是的表現,盡職事就是將一個人的所是發表出來,恩賜卻可能是一種的表演。在倪弟兄身上,我們所看見的就是這樣的一份職事,當他在講十字架的時候,乃是在他身上看見十字架。苦難多方的臨到他,就是十字架的作工,十字架已經完全作到他的裏面。他的供職並不是僅僅藉恩賜而施教;乃是一種職事,就是他的所是。當人有了職事,他不需要說太多,他的同在就將生命供應給人。當聖徒把難處和問題帶到這樣的人面前,有時他一句話都不需要說,問題就解決了。因為,這個人的同在成了亮光,光作到他的裏面,人來到他面前,就在光照之下,人就在他的光中看見亮光。所以,我們也必須得著正確的職事,將我們的所是的供應給人,為著建造召會我們所需要的不僅是恩賜和教訓,乃是職事。

最後,看見基督和召會是倪弟兄職事主要的點,他乃是充分並完全平衡的說到這兩方面。在他出版的許多書中,平衡的論到基督是我們的生命和一切,召會的實際或內容就是基督自己,還有召會的實行。他也強調關於基督做信徒的生命和一切異象,並非為著信徒個人,而是為著召會的建造。因此,信徒所經歷的基督乃是召會的實際、內容。為要與這實際相配,就需要有召會的實行。雖然倪弟兄有這樣完全平衡的看見,但許多在基督教裏的人都只接受倪弟兄關於基督的職事,卻棄絕他關於召會實行的職事。有些人甚至故意給人錯誤的印象,以為倪弟兄只顧基督的啟示和經歷,不顧召會生活的實行,並謠傳戰後倪弟兄改變了他對召會實行的觀點。但事實上從倪弟兄所有的著作中,證明並沒有改變他對召會的觀點。今天我們的立足點乃是主藉倪弟兄所給我們的職事-基督為著召會。

在主的恢復中,我們何其的有福,有這樣一位神聖啟示的先見,不僅將聖經中神聖的啟示揭示出來,更藉著他的捨己和順服,讓主在他身上產生了這一份生命的職事-基督與召會。李弟兄也忠信的承接這樣的託付,雖然因著召會的實行也遭受了許多的反對和攻擊,但在這一切的爭戰中,讚美主,得勝是屬於主的。基督與召會,這是我們的異象。                    

召會與地方召會的歷史-第五、六章 地方召會的歷史(三)(四)

在前一章裏,我們看過主在已過五十年來給我們看見的主要啟示。在這兩章我們要來看,已過五十年來在主的恢復裏召會生活的實行,以及倪弟兄藉苦難所學的功課。

我們中間召會生活的實行開始於1922年。第一個家打開的弟兄兩年後成了受歡迎的佈道家,並為了使自己可以受基督教各堂會的邀請,竟然請宣道會傳教士到福州,按立自己成為牧師。

為此,當時才二十一歲的倪弟兄在聚會中指出,光景不正常時,神並不在意那虛空的帳幕,而是在意約櫃,就是基督自己。神並不在意外面的事,就如被按立作所謂的牧師等。因著這篇信息倪弟兄被六位弟兄革除,領頭的就是這位佈道家弟兄。因此倪弟兄離開福州到羅星塔、上海和南京等地。後來上海召會成了中國最大領頭並中心的召會,從上海開始,召會的實行擴展到全中國。

在這外面擴展的過程中,我們需要看見倪弟兄裏面所經過的過程,就是藉著苦難所學得的屬靈功課,包括有:1、藉貧窮學習過信心的生活;2、藉疾病學習信靠主,並憑復活的生命而活;3、藉來自基督教的逼迫學習屬靈的功課;4、藉受藐視而學習出到營外,忍受主的凌辱;5、藉受批評而學習對付肉體;6、藉受反對學習動機單純;7、藉來自反對者和逼迫者的毀謗,學習不表白自己。

其中最讓我摸著的就是倪弟兄如何經歷主在地上所經過的。當基督教人士必須出版許多批評他的文字好為自己辯護時,他學習對付自己的肉體;當許多愛主,奉獻一生的西教士群起攻擊他時,他思量自己是否錯了,他學習和主辦交涉,使自己的動機純淨。在動機純淨這事上,藉由倪弟兄對李弟兄的教導,讓我們看見我們若要去一個地方,不僅該是出於主的引導,更應該不帶著任何目的,包括認為去某地是為幫助聖徒,這也是”耍政治”,倪弟兄說:「只要你帶著目的,你就是政客。」這功課確實不容易,但卻幫助我們在服事上核對我們的動機。

最後看見倪弟兄因患病,母親前來同住並照顧,卻被謠傳與一女同住,因此被親愛的長者嚴厲責備也不願為自己有任何的表白。倪弟兄說:「我們必須學習,永遠不要說甚麼來為自己表白,我們只該告訴人實情。」倪弟兄將心裏的事告訴李弟兄,他說:「我們在這裏,不是單為基督,乃是為著基督和他的身體,就是召會。他說我們的異象不是僅僅基督做生命,乃是基督作生命為著召會。」

當車禍受傷的全時間弟兄不好意思麻煩大家來看望,推著輪椅,鼓勵來看望的聖徒時,我看見基督與召會。當某位弟兄因著香山開展事務繁瑣,難免摸著消極而軟弱,卻願意在眾人面前藉著哈利路亞讚美主的得勝;並在晚上的開展時,以喜樂的笑容迎接每位來開展的弟兄姊妹時,我仍是看見基督與召會。當軟弱的姊妹為了香山開展,為了身體的需要,超越自己的光景,不斷更新奉獻,擦乾眼淚繼續擺上自己的一切時,我在讚美中更看見基督與召會。哈利路亞!為著祂榮耀的召會,讚美主!             

召會與地方召會的歷史-第三,四章 地方召會的歷史(一)(二)

我們若認識主的心意-就會看見祂的心意乃是一,但是那惡者撒但是何等詭詐、狡猾,藉著三件事-宗教、哲學、組織,偷偷地進來破壞神心意所要的召會。

從第三章開始,我們需要看見宗教改革,主恢復的歷史。中世紀時期因着天主教的封鎖聖經,

帶來了一千年的黑暗時期,不但讓平民沒有辦法接觸聖經,更充斥著贖罪券這不合真理的實行。十六世紀主興起了路德馬丁,冒著性命的危險恢復因信稱義的真理,也將聖經向大眾打開。但他卻沒有帶我們回到神所要得著的召會生活的真正心意裡,而產生了德國國教。歷史上也告訴我們這些改革的教會,至終成為死沉的宗教。開始有一班人被主興起來恢復內裏生命的經歷,如蓋恩夫人、芬乃倫神父、勞倫斯弟兄等,他們開始領悟生命就是神自己,祂是在祂的兒子裏憑著祂的靈來作生命,有許多人從蓋恩夫人得著幫助,但她卻不清楚召會的事。也有許多清心愛主的人興起,而形成私立的會以及自由團體,他們不在天主教、希臘正教、國教之內。如浸信會、長老會等,自由團體如聖經教會,他們竭力讓他們一切的實行都是照著聖經。

主初階段的恢復在新生夫鐸夫和摩爾維亞的弟兄們身上,在前面所提各式各樣的宗派、團體裏,有一班人對著這樣改革的不完全,裡頭過不去,而起來過一種清心、愛主的生活,他們因著為真理站住而受了許多的逼迫,所以逃往新生鐸夫那裏去,但在那裏有各式各樣的背景的人,而有了許多不同的差異。新生鐸夫為此召集了一次的聚會,使他們放下道理上的差異,並保守他們中間的一,使他們在一次擘餅聚會中經歷了聖靈的澆灌,使神的祝福澆灌在他們身上,他們也成了那時在地上最興旺的基督徒團體。

我們看見改教因與屬人政權發生關係而有的屬世,甚至產生了許多政教合一的宗派,但弟兄會的工作是真正屬靈的,所以弟兄會所帶來的影響遠過於改教運動所帶來的影響,但可惜的是,他們卻因著聖經上的道理不同而產生了分裂,甚至是分而再分,使神的祝福停止了。也因此,主無法繼續使用歐洲和美洲這些被宗教破壞的地方,祂開始將祂的恢復轉往中國這塊處女地。主在十九及二十世紀初藉著傳教士將主的名、福音和聖經帶到中國來。同時,主在中國也興起倪柝聲弟兄作為恩賜來賜給祂的身體。

主使倪弟兄藉著余慈度姊妹得救,也藉著和受恩教士使倪弟兄受訓練、被豫備。因為和受恩教士對主有活的認識,操練學習十字架的功課,是活在與主的同在裏,等候主再來的人。因著和受恩教士,使倪弟兄得知關於解經和召會歷史最好的書籍。並且倪弟兄認識聖經、認識主、認識生命、認識召會,也認識召會歷史,使我們從他所得著的幫助不是狹窄、偏於一面的,乃是包羅多面的。所以,倪弟兄幾乎是從每一個公會中,每一種基督徒的實行中,並召會歷史上所有尋求主的聖徒身上,擷取一些很好、有助益的點,倪弟兄是站在前人的肩頭上。主藉歷代所有聖徒恢復的許多美好的事物,都被放在我們的召會生活中。主在1922至1973年間,讓我們有四十六大項從主所領受的啟示。這一切項目的總和就是基督與召會,這是極大的奧祕。基督是內容,召會是顯出,基督在我們裏面是我們的生命,召會在外面作我們的生活。

這兩篇信息剛開始對我而言不過只是歷史事件。這叫我看見自己是何等的老舊,但藉著已過參加3/17-18全台基礎造就的C班-讀召會歷史,認識主的恢復。當我回來再一次進入這些信息時,叫我對這本書報開始有一種珍賞的眼光,讚嘆主奇妙的作為,以及主的心意所渴望要達到的,就是祂心頭所寶愛的召會被建造成為基督的身體。

希伯來書十二章一節,『所以,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叫我看見這些弟兄姊妹實在是為主作了美好的見證,成為圍繞我們的雲彩,他們為真理打了那美好的仗。也看見主的恢復是一脈傳承下來的,藉著倪、李兩位弟兄為我們去蕪存菁的將最純正的真理、高峰的真理啟示在我們面前。前面所提到四十六大項真理的啟示,我們可能會覺得耳熟能詳,但是當我看見這一項又一項的真理是藉著許多殉道者的血來恢復的,叫我再也不覺得這些真理是如此的理所當然或是當作知識道理接受,而是如同發光、發亮的鑽石擺在我眼前一樣的珍賞和寶愛。感謝主,讓我生在聖經公開、啟示達到高峰的時代;並且讓我在主的恢復裏得救,能藉著一年七次特會、恢復本聖經以及許多的書報進入真理。讀召會歷史也使我們鑑往開來,求主不斷的憐憫我們,叫我們對真理的話有胃口,不以現有為滿足,求主一直給我們在主的話上有新的亮光。也需要求主保守我們不落入弟兄會分而又分的情形裏,乃是一直仰望主的祝福,讓主恢復的實際託付在我們身上,好建造基督的身體。

 

召會與地方召會的歷史-第一、二章 召會的歷史

認識神的目標是召會以及撒但對召會的破壞

在進入召會歷史之前,首先需要認識神的目標乃是召會。在以弗所書中啟示了召會的七個主要的方面:身體、新人、神的國、神的家、神的居所、基督的新婦及妻子、戰士。召會在這幾方面都是團體的。

召會既是神的目標,仇敵撒但便使用三件事來破壞召會,就是猶太宗教、希臘哲學、以及人為組織,這三件事使召會分裂、敗落、敗壞。因此,召會中活而忠信的肢體就起來護衛召會,守護召會脫離猶太宗教、希臘哲學,以及人為組織。這些護衛者都是虔誠愛主的基督徒,但他們不清楚神的目標是要得著召會做團體的身體、新人、神的國...。因此,他們的用意雖好,但在護衛召會的過程中,卻給召會帶來了更多的破壞。

愛主護衛真理者的錯誤導致的結果

我們或許以為主的恢復是從路德馬丁開始的,但事實上從第二世紀就已開始。神聖的啟示完成後不久,召會就墮落了,主的恢復立刻就開始了,從第二世紀以來一直持續著。在歷世紀的召會歷史中,因著聖徒沒有看見神團體的召會,使召會發生了難處、混亂及分裂。例如以格那提錯誤的教導監督比長老高,因而導致召會體制裏的主教治會系統,將階級制度及宗教組織帶進召會;此外,還有為了護衛真理而產生不同的意見,於是造成重大的分裂,至終分成了羅馬天主教、希臘正教、奈斯特留派以及許多的自由團體。除了這些,還有形成國教、以及對國教失望而興起的奧秘派…等,這些難處、分裂一再的發生,皆來自於沒有看見神團體的目標。

在召會歷史上,這些愛主的人不願與屬世的基督教妥協,他們想要憑清潔的良心而活,並照他們從聖經所看見的敬拜神,但他們對神團體的目標沒有看見,因此,主的再來一再被耽延,不管地上有多少基督徒團體,只要沒有正確的召會生活,主就還未達到祂的目標,祂就無法回來。

我們需要認識召會的異象並照著基督而活

因此,我們需要看見召會是什麼。我們若看見召會是神團體的目標,凡我們所作的都會對這團體的身體有益,我們需要看見召會、看見身體。召會中沒有階級制度、沒有宗教;相反地,在召會中,因著基督在十字架上,在祂的肉體裏廢掉了那規條中誡命的律法,以創造一個新人,就是新造。我們今天乃是在靈裏顧到那靈的一,並穿上基督,就是穿上新人。我們不該接受或照著任何屬世的哲學、教訓,或天然的思想而行,我們只該照著基督行事為人。在召會中,我們應將任何基督以外的一切事物,都看作是糞土。

召會是出於生命的,帶著能力與衝擊力的。為要實行正確的召會生活,我們必須在那靈裏剛強、豐富,至終我們不會鬆散,也不會有外在的規律。因基督作為實際在我們裏面是活的、激勵人的,給我們啟示、將我們折服並且得勝。當我們在召會生活中都照著基督而活,召會就是預備好的新婦,等候迎接主的回來!    

召會與地方召會的歷史(書介)

本書係李常受弟兄於一九七三年春,在美國加州洛杉磯所釋放的信息集成。本書乃是論到兩部分-召會的歷史和地方召會的歷史。關於召會的歷史,乃是從異象和啟示來論到召會的歷史。首先我們需要看見,神獨一的目標乃是召會,而召會是團體的,就是基督的身體。從以弗所書我們看見團體召會的七方面:身體,(一22~23)新人,(二15)神的國,(19,)神的家,(19)神的居所,(21~22)基督的新婦,妻子,(五23~32)以及戰士。(六10~20。)

召會不是僅僅為著將來的,今天是召會時代,來世是千年國度時代。神的仇敵利用宗教、哲學,以及人為的組織使召會分裂、敗落和敗壞。歷世紀以來,有許多尋求主的聖徒從主得著亮光,並且看見聖經許多的事,而起來護衛真理。但他們因缺少神目標的異象-召會。在基督徒中間帶進了不同的意見,而這些意見就造成重大的分裂。至終,西方基督教成了羅馬天主教,而東方基督教成了希臘正教、波斯的奈斯透留派(Nestorians)。除了這三大派,還有許多的自由團體。這給我們眾人看見,召會的異象是我們的保障與平衡。無論我們有多認識聖經,我們若不認識召會,至終就會犯下嚴重的錯誤。沒有一件事比認識召會,看見身體,更能充分的保障我們。

在神聖的啟示完成後不久,召會就墮落了,所以需要恢復。主恢復的線開始於第二世紀,歷世紀以來一直持續著。十六世紀,路德馬丁改教的時候,主的恢復更確定的成形。路德恢復-因信稱義,並將聖經普世化。但他因缺少對召會的異象和認識,就妥協並與德國政府聯合,而撒下國教的種子。在十七世紀,主興起一班聖徒,對改革召會的死沉和空洞有反應。這些奧祕派的人,就如蓋恩夫人、芬乃倫神父等,被主使用來恢復內裏生命的經歷。到了十八世紀,主在新生鐸夫帶領下的摩爾維亞弟兄們中間行動,恢復了一些召會生活的實行。雖然他們在某種程度上享受了召會生活的實行,但對於召會的真理,在許多方面仍然不清楚。直到十九世紀,主興起了由達祕領頭的弟兄們。弟兄會運動及其影響,遠大過改教。但後來弟兄會由於過度強調道理(例如:何時被提等),他們在九十年內分裂成一百多個團體。

然後主的行動到了遠東。李弟兄說,倪柝聲弟兄乃是召會元首賜給祂身體的最大恩賜,特別是在二十世紀。倪弟兄非常清楚神團體的目標-召會,他也是偉大的護衛者。在一九三○年以前,他就收集了超過三千本基督教經典書籍,包含從第一世紀起的基督徒著作。中國第一個在主恢復裏的聚會,是一九二二年由倪弟兄在他的家鄉福州開始。關於主給倪弟兄所看見的啟示,從二二到七三年至少有四七項:從得救的證實開始、基督教的偏差…地方召會的立場、召會生活的實行、基督的身體…。以上所列一切項目的總和就是基督與召會,這是極大的奧祕。倪弟兄一生最具戰略性的工作,是從三九至四二年,一再著重的說到基督的身體。許多人可能用到「身體」這個辭,也可能喜歡談論關於身體的職事,卻沒有真正看見甚麼是身體。

倪弟兄不僅從主領受了啟示,也從主接受了苦難。他藉這苦難學了許多屬靈的功課。他所受的苦來自貧窮、疾病、基督教的攻擊,並在召會裏因著異議者的野心和驕傲。啟示加上苦難產生職事,啟示乃是藉著苦難燒進我們裏面,沒有一個神真正的職事能免去苦難。啟示加上苦難就產生職事。有了職事就有工作,這工作產生眾召會。藉著倪弟兄的職事,在我們中間有四次清楚而確定的大復興。甚至今天我們還在承受並繼續經歷得救的證實、基督得勝的生命、召會生活的實行,以及為著召會把自己完全交給主。願我們都能承繼這一切所看見的異象,也願將自己完全奉獻,完成主恢復的神聖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