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主者的異象、職事與引導-第四篇 在身體裏受引導(二)

關於工作上的引導,第一,應當注意,受引導不是個人的,乃是在身體裏,在團體裏的。(徒十三1~4,八5~17。)關於這點,聖徒們必須好好讀行傳頭十三章,特別要注意使徒們當時如何同工,如何受工作上的引導。

第二,是要注意在工作上不能有個人的感情。(徒十五35~39。)在行傳十五章,巴拿巴和保羅在受引導的事上,有了爭執。這一次他們受引導,要往外看望弟兄們。但是在帶不帶馬可這件事上,兩個人有了不同。巴拿巴堅持要帶馬可,保羅卻說不可。巴拿巴主張非帶馬可不可,可能有親戚的情感攙雜在內。在工作的原則上,個人的感情比我們跌倒、犯罪、作錯還要嚴重。

第三,工作上的引導雖是團體的,卻不會完全抹煞個人受的引導。比方,我們一同事奉主的人,大家在一起尋求,覺得某弟兄應該去花蓮,他在身體的感覺也是如此,結果他就去了。他到了花蓮,經過了兩週的禱告,覺得該有八天的佈道會,他需不需要打電報來請示我們呢?並不需要。那他是不是單獨行動?絕對不是。另一面,還得與當地的聖徒一同有交通,一同受引導。我們中間沒有組織,只有交通,而交通乃是和一同事奉的人交通。

第四,一個事奉主的人,應當學習隨時隨地接受負擔。(徒十五36,十七16。)事奉主的人都要操練裏面的感覺,一看見需要,裏面就有負擔。

第五,在工作上幾個人一同行動時,有一個很大的原則,就是他們的行動都是由前頭弟兄主持。在主的工作裏,任何一個場合,神只要一個頭。使徒行傳給我們看見,在彼得那個工作隊裏,彼得是頭;在保羅那個工作隊裏,保羅是頭。神從來不讓人獨裁,也從來不讓人民主,神要屬乎祂的人都活在聖靈裏。許多弟兄姊妹在一起時,總有一兩位在前頭,但不是由這一兩位獨裁定規,他們乃是根據旁邊許多弟兄姊妹的感覺來定規。一有了定斷定,弟兄姊妹都該學習順服。

第六,我們要懂得主的心意。保羅末了行程就是這樣。一面主對保羅說,不要去;(二一4,11~12;)一面主又站在保羅旁邊,告訴他:『不要害怕』(二七23~24。)神的命令是不要他去,但神的心願是要他去。保羅在行動上,表面是違反了神的命令,但實際上是行在神的旨意裏。愛主的愛,要超過主的命令。凡人沒有主的愛,都是避重揀輕的。但願我們在事奉的事上,都甘心揀選難的,逃避易的;揀選重的,逃避輕的。

事奉主者的異象、職事與引導-第三篇 在身體裏受引導(一)

ㄧ個人為主作工事奉主,除了受主呼召,有清楚的異象與職事外,必須學習受主的引導。從使徒行傳看見,使徒如何受聖靈引導,在閣樓上禱告,帶下聖靈的澆灌。特別是在工作的引導上,難得有個人的引導,多為團體的引導,即或有個人的引導,也須在團體的印證下受引導。ㄧ切神的工作是由神所發起,由那靈運行所推動,並歸榮耀於神。故而在召會的配搭與行動,應學習放下個人的感覺與意見,向著弟兄姊妹有敞開的交通,接受身體的平衡,就能夠避免單獨的危險。

召會是基督的身體,召會的行動、工作、事奉乃是ㄧ,實行上就是同心合意。我們要認識我們只是身體上的ㄧ個肢體,雖然個人對召會的事奉有異象、有負擔,但仍需要在禱告、交通中與眾肢體ㄧ同尋求,從眾人的交通中尋求神的心意,有時情況不顯明時,就學習放下自己;靜默等候,相信主總會顯明他的道路。

主在身體裏的引導是有膏油的,尋求主的引導,必須有透徹的禱告與交通,直到膏油的塗抹滿了舒暢,則眾人必能在同ㄧ心意、同一行動,必然帶下主的祝福,當我們認真來事奉主,學習對付己,受那靈的引導,就能保守我們在身體裏,不偏左右,也能享受身體ㄧ切的供應,這是我們ㄧ生學習的功課。        

事奉主者的異象、職事與引導-第二篇 恩賜與職事

在這篇信息的前三分之一,李弟兄接續上篇補了一段負擔的話。說到一個為主作工,事奉神的人,必須有五項基本認識,就是:蒙召、異象或啟示、恩賜、職事和引導。如果我們事奉神,卻對呼召不清楚,對異象沒看見,恩賜不明顯,職事不徹底,在引導上也是糊塗的,我們就只能作一個所謂的傳道人,不能作神的僕人。信息中並引用約伯記,說到神對付約伯不是因為他錯,乃是因為他太對了,對到一個地步,撒但也沒有法子對付他;對到一個地步,要在宇宙中向神挑戰,找神理論。李弟兄提醒我們,對的人,常常是瞎眼的人。自義叫人眼瞎,自義遮蔽人,叫人看不見亮光,看不見神。個人在召會生活的事奉裡,就經歷過像約伯一樣,在神面前滿了理由,有自己的看法,有自己的眼光,總覺得自己的看法是對的,是準的。有時不明白弟兄們有些事為何這樣安排?但是,當真去作的時候,就看見我看的並不準確。於是開始操練在事奉主的事上,學習把自己定下來,學習不把自己的意見帶進來,學習不把自己的眼光和看法帶進來。因為我若沒有異象,沒有啟示,我就不能事奉主,我只能事奉我自己的看法,我只能事奉我自己的見地,事奉我自己的眼光,事奉我自己的辦法。我只能作自己的工作,不能作神的工作,因為我沒有神的啟示,沒有神的異象,沒有看見神所要給我的東西。

後段信息就說到恩賜。有異象,看見主自己;有異象,看見事奉的內容;但是,怎樣能把所看見的異象事奉出去呢?這就需要恩賜。恩賜是一種屬靈的本能,沒有屬靈的本能,就不會作屬靈的事。李弟兄說尤其是我們剛開始學習事奉主的人,要羨慕恩賜,好叫恩賜有操練,成為自己屬靈的本能。但要知道恩賜在事奉上,乃是神一時的借用,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應該長遠的。事奉主的人,必須把恩賜變作職事,召會纔能被建造。所以甚麼叫作恩賜呢?恩賜就是說,你平時不在牠裏面,臨時拿來用用而已。甚麼叫作職事呢?職事就是說,你平日在牠裏面,你就是牠,牠就是你,這就是職事。我們雖然寶貝恩賜,卻能不活在恩賜裏,反而要學習活在十字架的陰影下,受聖靈管治,讓十字架的信息組織在我們裏面,使恩賜變作職事。這樣,我們就能給召會幫助,而不會成為召會的難處;只會建造召會,而不會拆毀召會。                 

事奉主者的異象、職事與引導-第一篇 異象與啟示

一個事奉主,為主作工的人,第一必須蒙召,第二必須有異象。本篇信息我們要來看異象,或者說啟示的事。

在主的工作上,最可怕的一件事,就是人把他自己想要作的,把他自己看為應當、看為好的,帶到主的工作裏。保羅出來事奉神,逼迫基督徒時,猶太教全部的內容,不只組織在他的頭腦裏,更組織在他整個人裏面。難怪神呼召保羅時,頭一件事就是光照他,叫他仆倒在地。他這樣一倒,舊約倒了,律法倒了,猶太教倒了,這一切在他裏面都倒得徹徹底底。從那時起,保羅開始有異象。這個異象中斷他已往的事奉,開啟了他新約的事奉。他對亞基帕王說,『我故此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舊的路他不能走,新的路必須奔跑。這事關乎外面的道路。到了加拉太一章十六節,他說,『神樂意將祂兒子啟示在我裏面,叫我把祂當作福音傳在外邦人中』,這事關乎裏面的生命。異象與啟示乃是事奉的道路和生命。

我們如何能看見異象?異象是出乎神的,由不得你。然而,在各人身上仍有責任。第一,要有心向著神。第二,必須丟棄卑賤的,揀選貴重的。在神之外都是卑賤的,只有神是貴重的。第三,要學習在神面前等候。第四,心要清,清心的人必看見神,你要專一的要神,不要神之外的東西。第五,心要轉向主。心一轉向主,帕子就除去,你的臉就是敞開向著主的。主乃是異象的本身,啟示的本身。你看見主,就是看見異象,看見啟示。

附帶的說,在同一個時代事奉神的人,不是每一個都直接看見異象。如保羅看見異象,而提摩太的異象是保羅交給他的,是跟保羅學的。但無論如何,我們都必須看見相同的異象,並且得著的途徑也都一樣。              


 

事奉主者的異象、職事與引導

事奉主者要看見異象,就必須心轉向主,丟棄卑賤的,專一要神並等候神。

事奉主者要有職事,就必須接受十字架的破碎,讓十字架的生命構成在他裏面。事奉主者的工作要受引導,就必須活在召會的交通裏,蒙拯救脫離自己的眼光、選擇與愛好。願事奉主的人,有彀多的破碎和構成,使恩賜變作職事;願事奉主的人,都能在主面前拚上去,受對付,而有專一、厲害的工作。

本書係李常受弟兄在臺北與事奉主者的交通集成,共五篇,據其中第二篇末所題時間推斷,應講於一九五二年左右。各篇原刊於一九六四至

一九六五年的『話語職事』,今略加潤飾,彙集為單行本。這一系列的信息是要來看如何為神作工。

第一篇是說到事奉主必須有異象與啟示,並告訴我們如何能看見異象。

第二篇強調恩賜與職事的關係,看見恩賜必須變作職事對召會纔有益處。

第三、四篇交通『在身體裏受引導』的六個點:第一,受引導是在身體裏,在團體裏的;第二,不能有個人的感情;第三,不抹煞個人的引導;第四,隨時隨地接受負擔;第五,行動的決定在於帶頭的人;第六,要懂得主的心意。

第五篇交通『專一的工作』的五方面:第一,天性要受破碎;其次,要有大路的看法、正品的內容;第三,要作厲害的人;第四,要活在所看見的光裏;第五,不是孤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