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並經歷神作生命-第一篇 憑主活著、第二篇 神作生命的認識

這兩篇信息先說到我們要憑主而活。信息首先引幾處關於「活著」的聖經節,如約翰福音六章五十七節『活的父怎樣差我來,我又因父活著,照樣那喫我的人,也要因我活著。』十四章十九節『因為我活著,你們也要活著。』加拉太書二章二十節『…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信息中說到這些經節其實都是聖經中非常重大的話,但長期以來並沒有受到該有的重視,而多數基督徒都是注意、看重『丈夫要愛妻子,妻子要順服丈夫,兒女要孝順父母…』等類的話。的確,相信真認識聖經的人,會看出上述有關「活著」的聖經節是聖中最中心的話語。

約翰福音三章十六節說到信入主的人要得永遠的生命,多半基督徒會認為那是一個關乎將來永遠蒙福的光景,但其實那更是基督徒信主後一生都經歷的事。一個人信主後,不只得蒙救贖,罪得赦免,更是得著永遠的生命。這生命是神自己,藉著成為肉體、死而復活、成為那靈,進到信入祂者的裏面。信徒的一生是憑這樣一個生命活著,如同主在地上是憑父活著,活父的生命,活出彰顯父的生活,祂也要我憑祂活著,在地上活出祂、彰顯祂。

約翰福音六章五十七節不僅讓我們看見我們要因祂活著,也讓我們看見如何能因祂活著,那就是要「喫祂」。而祂在哪裏呢?祂在祂的話裏,也在祂的靈裏『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約翰福音六章六十三節)。就像我們肉身生命活在地上是靠著平常所吃的食物活著,照樣我們讀經、禱告以得著屬靈的糧食,是我們屬靈生命靠以活著的因素。聖經的話就是主這生命的活糧,主告訴我們要吃祂這活糧(約翰福音六章五十八節),我們藉著讀經就能享受祂。同樣的,我們禱告也能叫我們摸著主、接觸主並享受到主。多半基督徒喜歡「重大」、「奇特」的經歷,但這篇信息給我們看見「喫主」、「因主活著」這看來平常的事更是重要的。

這兩篇信息也轉我們天然、宗教的觀念。聖經的開頭就給我們看見,在伊甸園中神不是以高高在上的姿態,而是以生命樹的方式擺在所造的人面前,要人接觸祂、接受祂。在聖經末了,仍然有生命樹,但是這生命樹已經進到人裏面,進到祂所建造神人合併的新耶路撒冷這個團體的人裏面。神不要我們把祂捧的高高在上,敬拜祂、敬畏祂、為祂作什麼事。祂願我們接觸祂、享受祂,並憑祂活著。但願我們都有讀經的生活、禱告的生活,使我們憑祂活著、活祂、彰顯祂、顯大祂。                          

認識並經歷神作生命

本書係李常受弟兄於一九五九年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在香港青年特別聚會所釋放的信息集成,共有十四篇,曾連載於一九六O至一九六一年的「話語職事」。內容一開始說到「憑主活著」,約翰福音六章五十七節,主說,『活的父怎樣差我來,我又因父活著,照樣,那喫我的人,也要因我活著。』這就使我們能領會,乃是喫主的人,就因主活著。接著說如何喫,主在靈裏,也在話裏,要藉著禱告、讀經喫主,因為主在六十三節繼續說,『賜人生命的乃是靈,…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

神的兒女不認識神作生命的事,其中有一項是因著人天然的宗教觀念,一種傳統的敬拜模式;聖經中神啟示的中心,有一幅圖畫就是生命樹,是神將自己以食物的形態擺在人面前,要人來喫

祂,接受祂,讓祂進到人裏面作生命。其過程是神在永遠裏是父,顯在人中間是子,進到人裏面乃是靈,人的配合是碰著靈,接觸話,來經歷神作生命的七種成分-神自己、神成為肉體、人性生活、經過死、復活、將人性帶到神性裏、升天得榮。

人真實的墮落,就是不讓神在祂裏頭作生命,不讓神活在他裏面。主耶穌是第一個以神作生命的人,並藉十字架叫罪人能得著神作生命,憑神而活,奉獻自己,憑裏面生命的能力作基督徒。不論在生活、工作、事業上一直蒙主的光照。

我們要經歷神作生命,維持與神的交通,一旦我們蒙主光照時,首先需要的是血的洗淨,其次是膏油的塗抹,就是聖靈在我們裏面的運行,第三是對付罪,使良心無虧,己的成分減少,神的成分加多。操練經過死,喪失魂生命,藉環境的打擊破碎,叫人同形於主的死,當瓦器被破碎時,寶貝就得以彰顯。

經歷神作生命,還有共同的一面,就是在身體裏和眾聖徒一同領略、明白。在生活中就需要有屬靈同伴,敬畏神,彼此相愛,一同追求主的闊、長、深、高。如此,生命的長進必然顯現,召會藉此也得以建造。基督徒的一切生活,都不能離開召會,並且是與召會聯起來的,沒有兩套生活,只有一套生活。愛主,愛弟兄姊妹,愛罪人,彼此扶持,如此才有真實的建造。     

召會與地方召會的歷史-第九、十章 地方召會的歷史(七)(八)

我們的歷史,乃是蒙拯救脫離現今這邪惡世代的歷史。加拉太一章四節說,『基督照著我們神與父的旨意,為我們的罪捨了自己,要把我們從現今這邪惡的世代救出來。』以弗所書啟示,神的旨意是要得著召會作基督活的身體。(弗一22~23,三10~11。)神的旨意不是要得著猶太教或基督教,神的旨意是要得著基督生機的身體,新造(加六15。),新人(西三10,)這新人就是召會。基督照著神的旨意,要把我們從現今這邪惡的世代救出來。在保羅時代,「現今邪惡的世代」乃是猶太教。今天撒但使用基督教,將許多主的子民系統化,使他們遠離神要得著基督身體的旨意。今天真基督徒和尋求基督的人必須從基督教的宗教系統中被救出來。主的子民必須聽見祂的呼召,『我的民,你們要從那城出來…。』(啟十八4。)這是主呼召人從巴比倫,從基督教這宗教系統出來。

基督教中最破壞人的一件事乃是聖品階級與平信徒制度。尼哥拉黨就是所謂的專行人,聖品階級,形成一種為羅馬天主教所採用,又為更正教所保留的宗教階級制度。按照啟示錄十七章,基督教這宗教系統乃是大妓女。五節稱這大妓女為,『大巴比倫,…妓女…的母』。我們需要蒙拯救,脫離這母親及其眾兒女,眾妓女。妓女的母親既是背道的羅馬天主教,她的女兒,眾妓母,就該是基督教中一切不同的宗派和團體。我們要從基督教出來回到基督的身體。我們已經把我們與基督教之間的橋梁燒了,我們需要維持與基督教中間的這一道鴻溝。這鴻溝越寬越好,因為這是我們與現今這邪惡世代之間的鴻溝。

在中國主的恢復有四次主要的復興。第一是在一九二三年,倪弟兄告訴人,只要照著聖經的教訓和啟示相信主耶穌,他們就能確信自己是得救的,他的傳講在福州帶進復興。第二次復興是在一九三五年,他幫助我們經歷基督得勝的生命,那次復興的火把上海召會焚燒起來。第三次復興是在一九四二、四三年間,與召會生活的實行有關,是在煙台發生的,那靈強烈的運行,聖徒將自己的產業奉獻給召會,至終帶進移民開展。第四次復興是在一九四八年,藉著倪弟兄的職事得恢復,帶進我們中間最大、最有能力、最得勝的復興,這次復興擴展到全中國,這是因著聖徒們為著召會完全向主降服而帶進的復興。

李弟兄與倪弟兄個人的接觸所得的幫助如下:認識基督是生命,認識主在中國恢復早期的歷史,認識召會的歷史,和用生命的方式認識聖經。李弟兄也藉著倪弟兄對他的試驗被帶進工作中與倪弟兄同工,一同有分於主工作的一道流,最後受倪弟兄打發到台灣,使主的行動得以繼續往前。                 

召會與地方召會的歷史-第七、八章 地方召會的歷史(五)(六)

在第六章倪弟兄藉著苦難所學的功課後,第七章接著看到他所受的另一種苦,乃是在召會裏所經歷的。他因召會中某些人所受的苦,比來自基督教的苦更嚴重。例如:一九二四年在他外出的時候,被六位弟兄不公正的革除,但他卻從主領受了話,叫他不為自己表白並且離開福州。他也因著那些在他周圍之人的不成熟與無能受苦,但他並沒有因為同工不成熟的異議而堅持己見,卻是忍受並付代價為召會生活闢出道路。另外,還得忍受人要得地位的野心、忍受從反對者而來的毀謗和惡名,甚至因著聖徒中間的背叛而停止職事六年。倪弟兄一生沒有多少平安的日子,幾乎都在受苦。但在他所有的苦難中,他學會對付他天然的生命和己。因著被停止盡職,他更深的學一個功課,就是外面的人被破碎而讓靈得釋放。

在倪弟兄的生平中,可以看見一個原則,就是召會乃是由基督的生命藉苦難而產生的,如同婦人生孩子所受的生產之苦。所以,我們不該以為我們去到一個地方就能很輕易的建立一個召會。倪弟兄一生為著召會所付的代價和所受的苦難,一面為主的召會扎下深厚的根基,一面也為我們立下了榜樣。沒有任何一件為著召會的工是容易,不用經過受苦的。

接著第八章開始說到倪弟兄的職事。首先需要看見三件事,就是:啟示、苦難和職事。職事來自啟示加上苦難,沒有啟示,人不會有任何職事;人若有啟示卻沒有經過苦難,也不會產生職事。從使徒行傳和保羅的書信我們看見了保羅所受的苦難,但在他經過苦難以前,就已經領受了啟示。當他領受了主的啟示以後,主就把他擺在爐裏,擺在火中,好經過焚燒,經過苦難,因而產生了他這份職事;倪弟兄也是這樣經過相同的過程。因此,啟示乃是藉著苦難燒進我們裏面。我們能供應多少生命、多少基督豐富的實際,乃是取決於我們領受了多少的啟示以及我們為著所得著的啟示經過多少苦難。

另外,我們還需要分辨恩賜與職事的不同。巴蘭的驢子會說人話,是一種的神蹟、恩賜,並非職事。職事是一個人所是的表現,盡職事就是將一個人的所是發表出來,恩賜卻可能是一種的表演。在倪弟兄身上,我們所看見的就是這樣的一份職事,當他在講十字架的時候,乃是在他身上看見十字架。苦難多方的臨到他,就是十字架的作工,十字架已經完全作到他的裏面。他的供職並不是僅僅藉恩賜而施教;乃是一種職事,就是他的所是。當人有了職事,他不需要說太多,他的同在就將生命供應給人。當聖徒把難處和問題帶到這樣的人面前,有時他一句話都不需要說,問題就解決了。因為,這個人的同在成了亮光,光作到他的裏面,人來到他面前,就在光照之下,人就在他的光中看見亮光。所以,我們也必須得著正確的職事,將我們的所是的供應給人,為著建造召會我們所需要的不僅是恩賜和教訓,乃是職事。

最後,看見基督和召會是倪弟兄職事主要的點,他乃是充分並完全平衡的說到這兩方面。在他出版的許多書中,平衡的論到基督是我們的生命和一切,召會的實際或內容就是基督自己,還有召會的實行。他也強調關於基督做信徒的生命和一切異象,並非為著信徒個人,而是為著召會的建造。因此,信徒所經歷的基督乃是召會的實際、內容。為要與這實際相配,就需要有召會的實行。雖然倪弟兄有這樣完全平衡的看見,但許多在基督教裏的人都只接受倪弟兄關於基督的職事,卻棄絕他關於召會實行的職事。有些人甚至故意給人錯誤的印象,以為倪弟兄只顧基督的啟示和經歷,不顧召會生活的實行,並謠傳戰後倪弟兄改變了他對召會實行的觀點。但事實上從倪弟兄所有的著作中,證明並沒有改變他對召會的觀點。今天我們的立足點乃是主藉倪弟兄所給我們的職事-基督為著召會。

在主的恢復中,我們何其的有福,有這樣一位神聖啟示的先見,不僅將聖經中神聖的啟示揭示出來,更藉著他的捨己和順服,讓主在他身上產生了這一份生命的職事-基督與召會。李弟兄也忠信的承接這樣的託付,雖然因著召會的實行也遭受了許多的反對和攻擊,但在這一切的爭戰中,讚美主,得勝是屬於主的。基督與召會,這是我們的異象。                    

召會與地方召會的歷史-第五、六章 地方召會的歷史(三)(四)

在前一章裏,我們看過主在已過五十年來給我們看見的主要啟示。在這兩章我們要來看,已過五十年來在主的恢復裏召會生活的實行,以及倪弟兄藉苦難所學的功課。

我們中間召會生活的實行開始於1922年。第一個家打開的弟兄兩年後成了受歡迎的佈道家,並為了使自己可以受基督教各堂會的邀請,竟然請宣道會傳教士到福州,按立自己成為牧師。

為此,當時才二十一歲的倪弟兄在聚會中指出,光景不正常時,神並不在意那虛空的帳幕,而是在意約櫃,就是基督自己。神並不在意外面的事,就如被按立作所謂的牧師等。因著這篇信息倪弟兄被六位弟兄革除,領頭的就是這位佈道家弟兄。因此倪弟兄離開福州到羅星塔、上海和南京等地。後來上海召會成了中國最大領頭並中心的召會,從上海開始,召會的實行擴展到全中國。

在這外面擴展的過程中,我們需要看見倪弟兄裏面所經過的過程,就是藉著苦難所學得的屬靈功課,包括有:1、藉貧窮學習過信心的生活;2、藉疾病學習信靠主,並憑復活的生命而活;3、藉來自基督教的逼迫學習屬靈的功課;4、藉受藐視而學習出到營外,忍受主的凌辱;5、藉受批評而學習對付肉體;6、藉受反對學習動機單純;7、藉來自反對者和逼迫者的毀謗,學習不表白自己。

其中最讓我摸著的就是倪弟兄如何經歷主在地上所經過的。當基督教人士必須出版許多批評他的文字好為自己辯護時,他學習對付自己的肉體;當許多愛主,奉獻一生的西教士群起攻擊他時,他思量自己是否錯了,他學習和主辦交涉,使自己的動機純淨。在動機純淨這事上,藉由倪弟兄對李弟兄的教導,讓我們看見我們若要去一個地方,不僅該是出於主的引導,更應該不帶著任何目的,包括認為去某地是為幫助聖徒,這也是”耍政治”,倪弟兄說:「只要你帶著目的,你就是政客。」這功課確實不容易,但卻幫助我們在服事上核對我們的動機。

最後看見倪弟兄因患病,母親前來同住並照顧,卻被謠傳與一女同住,因此被親愛的長者嚴厲責備也不願為自己有任何的表白。倪弟兄說:「我們必須學習,永遠不要說甚麼來為自己表白,我們只該告訴人實情。」倪弟兄將心裏的事告訴李弟兄,他說:「我們在這裏,不是單為基督,乃是為著基督和他的身體,就是召會。他說我們的異象不是僅僅基督做生命,乃是基督作生命為著召會。」

當車禍受傷的全時間弟兄不好意思麻煩大家來看望,推著輪椅,鼓勵來看望的聖徒時,我看見基督與召會。當某位弟兄因著香山開展事務繁瑣,難免摸著消極而軟弱,卻願意在眾人面前藉著哈利路亞讚美主的得勝;並在晚上的開展時,以喜樂的笑容迎接每位來開展的弟兄姊妹時,我仍是看見基督與召會。當軟弱的姊妹為了香山開展,為了身體的需要,超越自己的光景,不斷更新奉獻,擦乾眼淚繼續擺上自己的一切時,我在讚美中更看見基督與召會。哈利路亞!為著祂榮耀的召會,讚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