喫喝享受神的操練-第五~七篇

第五篇 藉著讀經享受神、第六篇 用靈讀經吸取神、第七篇 神救恩的中心與目的

第五篇 藉著讀經享受神

人信主得救後,就需要天天以主作食物,喫、喝、吸取主自己,從主得著餵養,而讀經就是路。主耶穌在約翰六章54節說:『喫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遠的生命…』主是可喫、可喝的。我們只要用靈喫喝主,主就得以進到我們靈裡,成為我們生命的供應和成分,使我們可以因主活著。在馬太福音也說到:『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聖經就是神口裡所出的話,是我們的食物。我們藉著讀經,就將神的話當作食物喫到我們裡面,而得著餵養。

我們與主的交通是雙軌的;禱告是一軌,讀經是另一軌。在舊約,神用雲柱、火柱引導以色列人出埃及並在曠野行走。雲柱豫表聖靈,火柱豫表聖經,就是神的話。所以,基督徒生活中讀經、禱告缺一不可,我們要藉著禱告,用靈吸取主;也要藉著聖經,將主的話當作食物喫進來,而享受神自己。

第六篇 用靈讀經吸取神

聖經包羅萬象,但神賜給人聖經,不重在給人知識、道理,乃是重在把祂自己給人。神乃是將祂自己的所是和一切豐富的成分都放在祂的話中。神作為靈,存在於聖經的話裡,因此神的話滿有能力。我們讀經若是碰著神自己,就會充滿能力。

讀經必須用對器官才能摸著神,就是用靈。不能單憑心思,而要心思置於靈,全人專注於靈。第一步是用眼看白紙黑字;第二步是用心思領會其意義;第三步就是用靈來讀經。我們固然需要用眼看、用頭腦領會,但我們更需要操練用靈來碰著神話中的靈。

第七篇 神救恩的中心與目的

神救恩的中心,是神要來作人的生命。神的救恩分為內、外兩部分。外面的部分是主為我們流寶血,使我們蒙神稱義,這是手續。裡面的部分是主成為賜生命的靈,進到我們靈裡作生命,這是主要的部分。人受造,就是為了作器皿盛裝神。可惜撒但進到人裡,使人成了污穢的器皿,打岔了神對人的計畫和目的。但神沒有放棄,親自成功救贖,成為賜生命的靈,進入相信祂的人裡面,以完成神的目的。因此人得救後,就有神住在他裡面作他的生命,這才是救恩的目的。

信主的人因著有主進到他裡面,就可以操練與主交通並享受主。神藉著在人裡面的運行,使人立志並行事。基督徒因這運行而能在環境為難時仍讚美、喜樂,這乃是神救恩大能的表現。基督徒無論讀經、禱告或行事為人,都需要學習摸深處的感覺,如同約翰壹書第二章所說的,按著裡面膏油塗抹的教導住在主裡面,就能經歷神在人裡面的推動,操練與神是一,生命長大。

喫喝享受神的操練-第三~四篇

第三篇 藉著禱告與神調和、第四篇 藉著禱告享受神

 

第三篇、藉著禱告與神調和

神的心意和喜悅乃是要與人聯結、調和,每個重生、得著神生命的人,也都有神性調在人性裏,是神與人的調和。我們信入基督,就是將祂接受到我們裏面,作我們的生命。我們不僅經歷罪得赦免、得洗淨、被稱義,最重要的乃是,這位活的主要進到我們裏面,作我們的生命。

創世記第二章給我們看見,神是以食物的型態調到人裏面,而我們該如何喫基督呢?約翰福音四章24節說,『神是靈;敬拜祂的,必須在靈和真實裏敬拜。』因著神是靈,我們就需要用靈來接觸祂。我們只要藉著禱告,就能與那看不見之神的靈接觸、交通,而得著神自己。

真正的禱告是聖靈在人裏面禱告,由聖靈穿上我們,並引領我們來禱告。所以無論是順境或逆境,都要學習讓聖靈在我們裏面,引領我們有真正的禱告。

禱告的秘訣,乃是要隨從靈裏深處的感覺而發出禱告;另外還要經常、時時,甚至不住的禱告。我們越在靈裡禱告,就越覺得摸著了神;這樣的禱告是真實的。

第四篇、藉著禱告享受神

詩篇四十二篇2節說,『我的魂渴想神,就是活神。我幾時才可以來朝見神呢?』可見,禱告的目標不是事物,乃是神自己。禱告最首要的乃是得著神自己,而不是神之外的事物。我們禱告與神交通,要向與知己密友談話一樣。關於禱告,有一些原則、步驟和講究需要認識並操練:

第一,要碰著神。向神禱告時,要渴望並碰著神的面。

第二,要瞻仰神。一碰著神的面,要學習把許多的話先都停下來,先在靈裏珍賞神自己。

第三,要靜默。不要急著開口,好的禱告乃是靜默的。

第四,要學習等候。當我們安靜、等候在神面前時,靈裏就會有從神而來的感覺和帶領。在禱告的事上,要學習讓神來起頭。

第五,要跟隨神給我們的感覺。因為神正在尋找一個懂祂心意、與祂同心的人。

第六,要求問。要跟亞伯拉罕學習,祂乃是與神商量,一步步的求問神。

第七,禱告必須讓神說完話。一個好的禱告,不是結束於我們說完了話,乃是結束於神說完了話。

這樣的禱告使我們沐浴在神的面光中,我們必滿了溫暖、滋潤、清新、飽足、喜樂、明亮的感覺。          

喫喝享受神的操練(第1-2篇)

 第一篇 神與人的關係、第二篇 藉著喫主與神調和

神為人造靈,使人能接受神,目的是為接觸神並接受神。神不是用眼睛接受的,因為人看不見祂;也不是用手觸摸的,因為人摸不著祂。神是靈,(約四24)人用以接觸神並接受神的器官,乃是靈。我們必須清楚看見這事。

為甚麼神要在人裏面造一個靈呢?如同人裏面的胃如何為著接受食物,人裏頭的靈也如何為著接受神。神是靈,祂要進到人裏面,作人的營養,化為人的成分,就像血液化為我們全身各部分的成分一樣。祂要灌注我們全人,作我們的一切供應,使我們裏裏外外都有神的成分。這樣,祂在我們身上就能得著完滿的彰顯。神並不要人憑己意敬拜神、事奉神、為神作甚麼,這都是人天然的觀念。神的心意乃是要我們把祂當食物喫了,要我們把祂當飲料喝了。藉著喫祂、喝祂,人就能得著生命的供應,而與神調和為一,成為神的彰顯。

聖經啟示神與人的關係,乃是重在神與人的調和。神將人造好後,把人放在伊甸園裏,園子當中有一棵生命樹。生命樹表徵神自己,說出神要以食物的形態進到人裏面,作人的生命。在新約裏,話成肉體的基督也就是生命樹。主耶穌說,『我是從天上降下來的活糧,人若喫這糧,就必永遠活著。』(約六51)這乃是出埃及十六章所記載從天降下之嗎哪的應驗。我們要喫主,就會因主活著,一個人喫得不好,就會軟弱沒有力氣;照樣,基督徒之所以軟弱,乃是沒有天天喫喝基督,沒有把基督喫飽。我們需要幫助人享受神作他們生命的供應,叫人飽嘗基督,裏面滿得生命的供應,剛強的活出基督。

利未記概論-第22-23篇

第二十二篇 利未記的豫表(十五)人身上的漏症

利未記十五章所說的漏症,是人肉身生命在生理上的漏洩,人因漏症而不潔淨。這裡至少講到三層的不潔:第一,天然的人都是不潔的;第二,天然的人所接觸的東西都是不潔的;第三,人接觸了天然之人所接觸的,也變作不潔的。漏症所產生的影響遠比痲瘋嚴重得多,人只要接觸到患漏症者所接觸的東西就變作不潔了。

如何對付人的漏洩:不潔淨到晚上、洗衣服、用水洗澡、用水涮手、患漏症的人所摸的瓦器要打破、木器用水涮洗。十五章有十四次提到『不潔淨到晚上』晚上表徵死,乃是一個結束,早晨表徵復活,乃是一個開始,天然生命必須結束-死,才有新的開始-復活。『要洗衣服』表徵對付外面的生活、行為,以及一切與人天然生命接觸的媒介,如職業、家庭、環境、人際關係等。『用水洗澡』『用水涮手』表徵用神活的話,並用神話語中的生命和靈,清除我們的污穢。『患漏症的人所摸的瓦器要打破,木器要用水涮洗』瓦器表徵我們這些受造而墮落的人,木器表徵神所創造的人性,原初神所創造的人因著墮落已經敗壞了,所以神要來破碎,然而神所創造的人性,神從來不抹煞,神所創造的人性要保留,不過需要用水涮洗,就是需要用神的話以及神話中的生命和靈來涮洗。『患漏症的人得了潔淨,沒有漏症時,就要為自己得潔淨,計算七天,也要洗衣服,用活水洗身,就潔淨了』一連七天的了結,表徵我們天然的生命需要一再的了結,直到完全了結的地步。

第二十三篇 利未記的豫表(十六)遮罪

每年七月初十日,是以色列人的遮罪日,雖然天天都有人到祭壇前獻贖罪祭,在神面前一次又一次接受遮罪,但遮罪這件事,是在七月初十日在神面前成就的。因此以色列人每年都得分別這一日,在神面前完全安息,專辦這一件事,就是獻贖罪的火祭,使他們在神面前得遮罪,解決他們和神之間罪的問題。有了遮罪,神就能接近他們,他們也能親近神,神能住在他們中間,他們也能進到神裡面。如果沒有遮罪,神與人的來往就無根據,遮罪實在是一件太大的事。亞倫的兩個兒子,拿達和亞比戶獻上凡火,死在神面前,他們要親近神但是沒有遮罪的根據,沒有遮罪的立場,以致倒斃在神面前,因此神吩咐亞倫必須遮罪,沒有遮罪就不能隨時進到至聖所裡接近神。

亞倫要為自己、為會眾、為家人獻贖罪祭,無論誰到神面前都需要經歷基督作贖罪祭和燔祭,若沒有基督作我們的贖罪祭,就無法進到神面前。亞倫不只要為自己和百姓遮罪,也要為至聖所和會幕遮罪,因為神的居所,在不潔的人當中受了玷污,所以也需要遮罪。遮罪一面除去以色列人的污穢,一面保全並成全神的聖別,如此神和人才能彼此相通、相配、相親。一年一次為全會眾遮罪,這是提醒眾人祭物不能叫人得以完全,牛羊的血不能真正解決人罪的問題,那不過是個象徵和提醒,乃是等到神的兒子來到,才真正完成了救贖的工作。    

利未記概論-第18~19篇

第十八篇、利未記的豫表(十一)痲瘋的不潔(一)

利未記十三至十四章的豫表,是從人裡面發出的不潔,也就是痲瘋。痲瘋指人明知故犯、任意妄為、定意頂撞神的罪。在舊約聖經裡有三個事例:第一,米利暗。因為頂撞摩西,背叛神的權柄;第二,基哈西。因為貪了不該得的錢財,破壞神恩典的原則,而患了痲瘋;第三,烏西亞王。因著不守自己的地位,明知自己不是祭司,不能到殿裡燒香,卻明知故犯,而患了痲瘋。

人在肉皮上的腫塊、癬或火斑,原則上都是指人外面的錯誤、弱點和過失。腫塊和癬都是表徵人與人之間有了疙瘩,有不和的光景;也就是說,我們與人之間相處的難處,有的像腫塊是重一點的、明顯的,會覺得痛,而有的像癬,比腫塊輕一點,癬只會癢,會叫你不舒服。『火斑』原文是發亮的點,指驕傲說的,意即人在某一點上有驕傲,想顯揚自己身上可誇的點。許多時候我們與人相處不來,就是因為我們要誇口,要顯揚自己。

要斷定是否為痲瘋,就需要帶到祭司面前察看,讓神斷定。祭司審斷時一面很謹慎嚴格,一面抱著寬容的態度;若不是有確定的證明,而僅僅是懷疑,祭司就不下斷案。祭司會將患者隔離七天,之後再察看。這乃是神莫大的恩典,盼望人不至於軟弱、嚴重到患痲瘋的地步,以至於從神子民中間被隔離。

要斷定是否患了痲瘋,必須有以下幾個憑據:第一,毛變白。即行為的力量衰退了,過正常召會生活的力量衰退改樣了。第二,深於皮。指明是人存心、定意與人鬧彆扭、定意與人不合。第三,火斑在肉皮上變白。這是生病過後的好現象,雖然人有過錯誤,但這個錯誤已經過去,而且他肯承認、不遮掩。第四,隔離七天。神給人七天的時間,人若肯接受生命的供應,生命在他裏頭就有一個殺死的能力,叫他身上的毛病完全得到恢復。第五,災病發暗,沒有發散。與人有疙瘩的難處消下去了,沒有從前那樣鮮明了,同時不發散,我們就知道在裏面有了生命的恩典,得了醫治。相反的就是第六,災病發散。第七,舊病發白處長出紅肉。就是舊痲瘋發作,看似停下來的難處,過了一段時間,在那個弱點上又有一種新的情形顯出來。第八,全身變白。意即人犯過罪,在神、在人面前都承認了,就可定他是潔淨了。第九,紅肉變白,表徵這個毛病過去了,留下一個生過病的痕跡。第十,長瘡處起了白腫塊或白中帶紅的火斑。意思是,當信徒中間出現一些弱點與罪過時,有祭司職分的人需要留心察看他們的情形,是否構成叫他們和神子民不能交通的罪。第十一,火傷處的紅肉成了火斑。這種火斑是由於火傷,由於人發脾氣,不能約束自己,反而顯揚自己,定罪別人而生出來的。

第十九篇、利未記的豫表(十二)痲瘋的不潔(二)

利未記十三章二十九至四十四節說到在頭上或鬍鬚上的災病。頭上有災病,總是與思想和權柄有關。能在真理、思想上一直不出錯的人,在權柄上也必定沒有問題,相反的,不服權柄的人,定規是隨意思想,隨意講說的人。鬍鬚上有災病,有一種自居、自尊、自貴的光景,所以我們要學習不自居、不自尊、不求得到別人的尊敬,不高看自己。

頭上、鬍鬚上痲瘋的斷定,有以下幾點:第一,察看有無細黃毛。這豫表基督徒正常生活的能力衰退了。第二,頭上的災病不深於皮。指他積極方面的能力沒有衰退,這問題不是存他深處出來的,只是一時的軟弱和過錯,不構成痲瘋的罪。第三,剃鬍鬚但不剃頭。這裡把頭上與鬍鬚上的痲瘋連在一起,指明一個人頭上有沒有毛病,幾乎與他的自尊和自居有關。第四,在隔離七天若未發散,就要洗衣服。意思是人既沒有毛病了,就需要整頓外面的行為與生活。第五,潔淨後,頭上的病又發散,不必再找黃毛,要斷為不潔。意思是,一個在思想或權柄上出問題的人,經對付後又發作,那就不是他一時的過錯,而是他裡面深處的問題。第六,長黑毛。是恢復能力的情形,這是病得醫治的積極證明。第七,白火斑。『白』是指生過病而好轉了,問題過去了。第八,頭禿。指這人沒有順服但也沒有背叛,不構成痲瘋的病。第九,額頂禿。指在人前或場面上不肯順服,但不是背叛,還不是痲瘋。

患痲瘋者的公開承認:第一,衣服要撕裂。衣服表徵人的行為,他們若還穿著完整的衣服,那就是假冒和偽裝。第二,要蓬頭散髮。表徵不服,是沒有約束而放肆。第三,要蒙著上唇。患痲瘋的人裏頭所說出來的都是不潔的。第四,要喊叫說『不潔淨!』這是要自己定罪自己。第五,要獨居營外。意思是要從神子民中間的交通隔離。

外還有說到衣服上的痲瘋,指人的行為和生活的毛病。第一,三種質料的衣服。在生活中與人的交往,不論是純樸如麻衣,或是溫柔如羊毛衣,還是熱切如皮衣,都不可沾染痲瘋。第二,衣服的經緯,『經』是指人如何對神(包括對一切在上的權柄),『緯』是指人與人之間平行的交往,如何對待別人接受別人的對待。第三,衣服發綠發紅。表徵人在生活行為上,有了不正常而奇異的改變,失去原來的樣子。第四,惡性的痲瘋。有蠶食的意思,這表徵擴散的罪越來越嚴重,是很厲害的病。第五,焚燒衣服。表徵人所從事的職業、買賣、工作、或交往的朋友,有嚴重的毛病,需要焚燒、燒燬,完全的除掉。第六,再洗衣服。意即這有災病的人需要重新整頓他的生活、為人、行為。第七,腐蝕的痲瘋。指從前有構成痲瘋的罪,經過察看,仍無改變的跡象,反而更深入惡化腐蝕,就要斷為不潔。第八,災病發暗,要將衣服部分撕去。表徵人仍可留在原來的職業、工作和環境上,但沾染的部分要檢查、對付並除去。第九,衣服撕去後,有災病再出現,就要全部燒燬。意指局部的對付不夠,需要全部燒燬。第十,災病離開了要再洗衣服。指對構成痲瘋的罪真實承認過的人,在生活為人上,需要再一次的對付和整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