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羅馬書看神完全的救恩-第18~20篇

 第十八~二十篇  在聖靈裏的釋放(一)、(二)、(三)

我們從羅馬書五章至七章看見兩面的定罪:一面,因亞當一人的過犯,我們都被定罪了,這是客觀的。另一面,人自己願意行善,但因著人裏面有罪,這罪勝過人,把人擄去,叫人作自己不願意作的,這就是人自己定罪自己。因此保羅在羅馬書八章所論到在基督耶穌裏的救恩也有兩面。一面,在基督裏神將我們從亞當裏救出來;另一面,在聖靈裏神將我們從肉體裏救出來。如今那在基督耶穌的救恩,使我們脫離了在亞當裏客觀的定罪和在肉體裏主觀的定罪。

神所以賜給我們生命之靈的律,是因為律法有所不能。律法不能,是因著人肉體的緣故。律法本身是無可指摘的,但律法不過是字句,裏面沒有靈和生命,所以不能給人力量。因著人的肉體是軟弱的,律法就無能為力,不能作甚麼。所以,律法和肉體合起來並不能成就甚麼。既然如此,神就差了自己的兒子,叫他成為罪之肉體的樣式。從樣式上看,他有罪的肉體,但裏面並沒有罪的內容,他裏面的性質是沒有罪的。主耶穌是帶著肉體被釘在十字架上,使肉體受了審判並被定罪。

聖靈在我們裏面可能有兩種光景:『在』我們裏面或『住在』我們裏面。『在』不含示作為;『住在』含示作為。基督在我們裏面,是叫我們得救;基督住在我們裏面,是叫我們成為聖別。神救恩的頭一步,是叫我們的靈活過來,第二步是叫我們身體活過來。我們得救以後,若讓聖靈從我們裏面往外擴展,他就會擴展到我們的身體裏,叫我們的身體活過來。到末了,我們整個人都要活過來,生命就吞滅死亡。

律不一定是生命,但每個生命都是個律。我們把種子種在地裏,會長出植物,這是植物生命的律。我們把食物喫到肚腹裏,胃就把食物消化,這也是生命的律。生命越高,它的律也越高,功能也越大。生命之靈的律在我們裏面自然的能力和功能,就是在基督耶穌裏釋放我們,使我們脫離罪與死的律。這生命之靈的功能是屬靈的自然律,這律在我們裏面隨時自然的發生作用,就克制我們裏面那自然犯罪的率。我們要作標準的基督徒,就必須認識並跟隨這生命之靈的律;這就是基督徒生命的路。

一個得救的人應當認識肉體並認識靈,知道他的肉體是無能的,是軟弱的,並且是有罪的;然而這一切神已經在十字架上解決了。在他的靈裏有神生命的靈,這靈是剛強、光明、聖別的。所以在消極方面,他要棄絕、否認肉體;在積極方面,他要倚靠聖靈,緊緊跟隨聖靈而行。真實的救恩是在靈裏,不是在肉體。今天最大的難處,就是人對肉體缺少正確的看見。我們所需要的,乃是神進到我們裏面。我們要認識祂、敬拜祂、讚美祂、把自己交給祂、跟隨祂、並活在祂裏面;這就是得勝和聖別的路。

我們要得著生命之靈的拯救,就必須停下我們的意志、主張、傾向。這樣,我們自然就會覺得生命之靈在我們裏面運行和推動,就可以照著祂的運行而生活,無須自己做什麼。若心思置於靈,思念那靈的事,必定與神不隔絕,感覺有神同在,感覺活潑剛強,並有屬靈生命的功能;這些就是生命的感覺。

從羅馬書看神完全的救恩-第14~15篇

第十四、十五篇 在基督裏的得著(三)、(四)

在羅馬書六章裏我們看見一個事實,我們是在基督裏了,我們和祂同死同復活了,罪在我們身上沒有地位,向罪我們當算自己是死的,向神當算自己是活的。既有這樣的看見,就要負一個責任,要用實際的態度和行動與祂合作,證明我們的承認。

我們要表示一個態度,不要讓罪在我們的身體裡作王,使我們順從身體的私慾,也不要將我們的肢體獻給罪作不義的兵器。罪不該得著我們的眼睛、耳朵、口舌、手腳,我們不要將我們的肢體獻給罪作不義的兵器,倒要獻給神作義的兵器。例如罪在我們裡面催我們去賭錢,我們就來一個反表示,說:「我現在要去聚會。」罪在嘴唇上發動,想要說長道短時,你就告訴它說,「我不讓你作王, 我的嘴唇和舌頭不能獻給你。」並且來個反表示,說:「我要將我的嘴唇獻給神,我要唱詩、讚美、禱告、感謝、講說主的話、讀經。」每一次罪在我們裡面發動時,我們都要表示一個不讓的態度,不僅不將自己獻給它,更要反過來,將自己獻給神,將我們的肢體獻給神作義的兵器。

然而,我們會發現我們越立志為善,結果越行不來,拒惡不成功,善也作不來。所以,我們還需要看見六章十四節『罪必不能作主管轄你們,因你們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下。』在律法之下,就原則說,就是憑自己行義,什麼時候我們靠自己做好,我們就是在律法之下,在恩典之下的原則,就是靠神活著,讓神活在我們裡面。人越不在律法之下,而在恩典之下,就越不犯罪。十八節說,『你們既從罪裏得了釋放,就作了義的奴僕。』一直到我們被提那天神還是把罪留在我們身上,但主有救恩,可以叫我們不活在自己裡面,而活在祂裡面。我們天天把自己交給祂,天天和祂交通,我們就從罪裏得釋放。

從羅馬書看神完全的救恩-第14-15篇

第十四、十五篇 在基督裏的得著(三)、(四)

在羅馬書六章裏我們看見一個事實,我們是在基督裏了,我們和祂同死同復活了,罪在我們身上沒有地位,向罪我們當算自己是死的,向神當算自己是活的。既有這樣的看見,就要負一個責任,要用實際的態度和行動與祂合作,證明我們的承認。

我們要表示一個態度,不要讓罪在我們的身體裡作王,使我們順從身體的私慾,也不要將我們的肢體獻給罪作不義的兵器。罪不該得著我們的眼睛、耳朵、口舌、手腳,我們不要將我們的肢體獻給罪作不義的兵器,倒要獻給神作義的兵器。例如罪在我們裡面催我們去賭錢,我們就來一個反表示,說:「我現在要去聚會。」罪在嘴唇上發動,想要說長道短時,你就告訴它說,「我不讓你作王, 我的嘴唇和舌頭不能獻給你。」並且來個反表示,說:「我要將我的嘴唇獻給神,我要唱詩、讚美、禱告、感謝、講說主的話、讀經。」每一次罪在我們裡面發動時,我們都要表示一個不讓的態度,不僅不將自己獻給它,更要反過來,將自己獻給神,將我們的肢體獻給神作義的兵器。

然而,我們會發現我們越立志為善,結果越行不來,拒惡不成功,善也作不來。所以,我們還需要看見六章十四節『罪必不能作主管轄你們,因你們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下。』在律法之下,就原則說,就是憑自己行義,什麼時候我們靠自己做好,我們就是在律法之下,在恩典之下的原則,就是靠神活著,讓神活在我們裡面。人越不在律法之下,而在恩典之下,就越不犯罪。十八節說,『你們既從罪裏得了釋放,就作了義的奴僕。』一直到我們被提那天神還是把罪留在我們身上,但主有救恩,可以叫我們不活在自己裡面,而活在祂裡面。我們天天把自己交給祂,天天和祂交通,我們就從罪裏得釋放。

從羅馬書看神完全的救恩-第12~13篇

第十二、十三篇  在基督裡的得著(一、二)

在羅馬書五章是講到在亞當裡的承受-罪與死,在羅馬書六章是講到在基督裡的得著-義和生。生與死相對,義和罪相對。在亞當裡眾人都有了罪,也都死了;在基督裡眾人都得著義,也都得著生命。罪在我們身上產生的結果是污穢,污穢帶進死,死則表顯於軟弱。在亞當裡承受的死,使人在事奉上沒能力,聚會中無法讚美、感謝,無法盡肢體應盡的功用。

藉著信而受浸,我們得在基督裡,我們經歷與基督聯合,我們聯於祂的死,也聯於祂的復活。『我們若在祂死的樣式裡與祂聯合生長,也要在祂復活的樣式裡與祂聯合生長。』(羅六5)一個負債公司,不知情的人入股於那個公司,也就進入那公司的債務裡。同樣的,我們浸入基督的死,就與基督同死。我們是經歷祂的替死,也經歷祂的同死。祂的替死解決我們的罪案,祂的同死解決罪的能力,罪的生命和性情。祂的替死,滿足神公義的要求,消除我們在神面前的罪案。基督的死消極一面把罪消除,積極一面把義帶給我們。祂的復活,則吞滅了軟弱和死亡,也把生命帶給我們,使我們能在生命的新樣中生活行動,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從死人中復活一樣。在生命新樣中生活行事,也就有分於祂的榮耀,成為祂的彰顯。        

從羅馬書看神完全的救恩-第10-11篇

第十篇、第十一篇 『在亞當裏的承受』(一~二)

在羅馬書五章十二至二十一節說到人在基督裏的恩賜遠超過在亞當裏的承受。罪是藉著一人入了世界,這裏的『罪』乃指罪的本身。並且罪不是單獨來的,乃是同著死而來;那裏有罪,那裏就有死。我們都在亞當那一次的犯罪裏犯了罪。人一生下來就是罪人,死在人身上就有了權勢。另一面亞當乃是基督的豫表,亞當作為舊造的元首,基督同樣是新造的元首。因此,亞當犯罪,所有舊造的人也都犯罪;照樣,基督蒙神悅納,所有新造的人也都蒙神悅納。

這裡經文說明了兩個範圍:一個是恩賜,一個是過犯,二者各以基督與亞當為元首,為代表,但其性質則完全不同。保羅在此比較,指明恩賜遠勝過犯,過犯不如恩賜。而恩賜本於恩典,這恩賜是白白賜給的。頭一個元首亞當違反神的命令,就有了過犯;第二個元首基督,乃是把神的恩典白白的賜給人。因此,恩典中白白的恩賜,就更加洋溢的臨到多人。神稱義我們,乃是白白的恩賜;祂在恩典中對我們的恩賜,遠超過犯罪的結果。並且恩賜能赦免許多的過犯,所以恩賜的結果遠勝於過犯的結果。

在十八節和十九節中,有一個比較。十八節說『一次』,是指事說的,十九節說『一人』,是指人說的。藉著亞當的悖逆而有的過犯,在十八節『一次』的結果是定罪;在十九節『一人』的結果乃是構成了罪人。不僅如此,十八節說,基督一次義行的結果使我們被稱義得生命;十九節說,基督一人順從的結果使多人構成義的。因此,人在神面前被定罪或被稱義,都與我們本身無關,乃在於我是在亞當裏,或是在基督裏。在這兩節中,也給我們看見代替與聯合的稱義。一面神看你個人的行為,另一面,神看你是在那一個範圍裏。你若在亞當裏,與亞當聯合,就構成了罪人,他的過犯就是你的過犯。他那一次被定罪,你也照樣在那一次被定罪。同樣的,你若是在基督裏,與祂聯合,就成為義的;因祂那一次的義行,你就被稱義得生命了。

我們原來都是在亞當裏,但神的福音臨到我們,主的恩典眷顧我們。當我們敞開心,將主接受到我們裏面時,聖靈進到我們裏面,我們就不再是在亞當裏,乃是在基督裏了。一個人或被定罪,或被稱義,乃在於他是在那裏。人只要是在亞當裏,就足夠被定罪;而在基督裏,就足夠被稱義。甚麼地方有死,甚麼地方就有罪,罪就在那裏作王。這死不僅是指身體的死,也包含屬靈的死。譬如在聚會中,沒有讚美,沒有聲音,那裏必定滿了死亡,那裏有死亡,那裏必定有罪。那裏有罪,生命就不能作王;這生命作王乃是藉著義。我們若活在義的光景中,恩典就在我們裏面作王。主耶穌已經產生義了,這義就成為神的恩典臨到我們的憑藉。神的恩典藉著義在我們身上掌權,結果就叫我們得著永遠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