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羅馬書看神完全的救恩-第6-7篇

第六篇:稱義是神照著祂自己的義,宣告人為義。神的義是絕對完全的、至高的,但人在神律法跟前的行為無一是完全的,所以凡屬肉體的人,都不能本於行律法在神面前得稱義。靠行為稱義乃是立功的思想,叫人在神面前有可誇的。若是這樣,天上將再沒有讚美的聲音,地上也斷絕了感恩的心情,人也不再需要基督的救恩,這是神絕不容讓的事。立功思想是神永遠旨意莫大的攔阻和難處,會使人離開基督的面而向神獨立。這個思想在愛主、追求主的人裡面,常經過化妝後出現,但感謝神,他遲早要打碎我們所有『立功』和『作工』的思想。

神擺出基督耶穌作平息處,是憑著祂的血,藉著人的信(羅三25)。平息處也可譯為施恩座,基督不只解決了我們和神之間『罪』的難處,恩典也藉著祂向信的人洋溢出來。並且我們不是憑自己的信相信祂,基督是我們的信,我們憑這信相信祂,神的義就向一切這樣信祂的人顯示出來。我們得稱義,惟一合法且有效的路,乃是憑著耶穌的血,且藉著人的信,這信不是起源於我們,乃是出於活的基督。

第七篇:亞伯拉罕是蒙召的人,也是信的人。他所信的乃是稱無為有,並叫死人復活的神,他也因信被神算為義。這信就是神每次向他顯現時所傳輸到他裡面的元素,在他裡面的湧出。亞伯拉罕得稱義的結果,最終乃是叫他停下自己為神所作的,就是割禮所表徵的。割禮成為神對亞伯拉罕的提醒,叫他停下自己的作為,而憑在神裡面的信活著。亞伯拉罕因信稱義是在未受割禮時,這叫他能代表一切未受割禮的外邦人,使他在稱義的事上,作相信之外邦人的父,使他們也算為義。而他因信稱義之後受割禮,作他未受割禮時因信稱義的印記。因此他也是那些受割禮並且照亞伯拉罕信的腳蹤去行之人的父。外邦人和猶太人惟有因信才能得稱義。

因信稱義的所得是甚麼?神應許亞伯拉罕或他的後裔,必得承受世界,不是藉著律法,乃是藉著信的義。這世界如今是臥在那惡者裡面,滿了罪惡,有一天主要來潔淨、清理世界,把世界從那惡者手裡奪回,交給亞伯拉罕和他信心的後裔。亞伯拉罕和他信心的子孫,要承受世界,管理這地,這是福音的目的,也是因信稱義的結果。

從羅馬書看神完全的救恩-第三~五篇

第三篇~第五篇 定罪—說出救恩的需要(一)、(二)、(三)

第三篇:羅馬書是從人墮落的光景說起,看見所有的人都在神的定罪之下,都需要神的救恩。(不像以弗所書是從召會在神永世裡的的計畫講起)

在羅馬書一章18至32節說到人在神的定罪之下。一章18節說『原來神的忿怒,從天上顯示在那些以不義抑制真理之人一切的不虔不義上。』不虔是指人和神的關係不正確;不義是指人和人的關係不正確;人跟神的情形不正確,自然也就帶進跟人的情形不正確。不虔不義是人在神面前所有罪惡的總稱。宇宙中的一切,都該以神為中心,與神發生正當的關係,有神在其中,或有神在其上,使其成為真實並合理的正常事物。但人雖知道神,知道有神,卻不敬拜祂。他們不敬拜、事奉創造者,乃敬拜、事奉受造之物。先從拜人類,再拜天空的飛鳥,再到地上的走獸,最後是敬拜地上的爬物。所以到末了,人連地上的爬物都不如。

第四篇:保羅在羅馬書一章18到32節先說到粗野不道德者種種該定罪的情形。接下來二章1至16節則說到自認為道德者同樣是在定罪之下。『你這審判人的,你審判別人,自己卻也行同樣的事。』世上看來較有道德者自以為比那些粗野不道德者好,審判、定罪那些粗野不道德者。但其實粗野不道德的人犯粗鄙的罪,有道德者犯文雅的罪,同樣都在神的憤怒和審判之下。有道德的人在甚麼事上論斷人、審判人、定罪人,也就在甚麼事上定自己的罪。『因你這審判人的,也行同樣的事。』這班有道德的人定罪別人,表示他們知道真理,卻以不義對待真理,因此神必按真理審判他。真理是神審判的原則,行為是神審判人的根據。凡恆心行善,尋求榮耀、尊貴和不朽壞的,就以永遠的生命報應他們。惟有私圖好爭,不信從真理,反信從不義的,就以憤怒,惱恨報應他們。在律法之下犯罪的,按律法受審判。在律法以外犯罪的,在律法以外滅亡。不是聽律法的為義,乃是行律法的為義。

第五篇:猶太人可能認為他們有神,有神的律法,有割禮的約。但保羅說,猶太人也在神的定罪之下。他們指著律法誇口,自認為是瞎眼人的領路者,是黑暗中之人的光,是愚昧人的管教者,是幼稚人的教師…。但他們傳講不可偷竊,自己卻偷竊。他們說不可姦淫,自己卻犯姦淫。他們憎惡偶像,自己卻搶劫廟宇。他們指著律法誇口,自己卻犯律法玷辱神。神的名在外邦人中,因他們受了褻瀆。

所以,猶太人和希利尼人(外邦人)並沒有分別,普世的人都在神的定罪之下,也在神的審判之下。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沒有明白的,沒有尋求神的;都是偏離正路,一同變為無用;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他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他們用舌頭弄詭詐,嘴唇裡有虺蛇的毒氣,…。所以羅馬書一章18節至三章20節實在給我們看見人對救恩的需要。

從羅馬書看神完全的救恩--第一篇-第二篇

第一篇概論、第二篇 引言—神的福音

我們要認識聖經,要認識基督在我們裏面生命的道路,要對神整個的救恩和完全的福音有清楚的認識,都需要透徹的明白羅馬書才行。新約頭四卷是福音書,詳論基督生命的顯出。使徒行傳接著說到這生命的傳開。以後就有二十一卷書信,陳明這生命進入信徒裏面的途徑,以及在信徒和召會裏的情形。末了就有啟示錄豫言這生命所要產生的結果,就是新耶路撒冷要完全充滿並彰顯基督這榮耀的生命。這是全部新約的次序。羅馬書居於使徒行傳之後,為書信之首,承先啟後概括的說明基督的生命怎樣進到信徒裏面,並在信徒裏面的過程,因此可說是後面二十卷書信的總綱,而後面二十卷書信可說是羅馬書的詳解。

羅馬書的題目是『神的福音』。本書裏面最重要的一句話,就是『神的義』。神的福音是建立在神的義上。沒有神的義,神的福音就沒有根基,也沒有能力。神的福音所以有大能,能救一切相信的人,乃是因為神的福音是以神的義為根據。神的福音是論到神的兒子。神的福音所論到的這位神的兒子,是有神人二性的。祂是神子,也是人子。祂成為人子,是由童女馬利亞而生。馬利亞乃是大衛的後裔,所以羅馬書一章三節說,基督『按肉體說,是從大衛後裔生的。』按這一面說,祂是人子,有人的肉體,有人的性情。四節又接著說『按聖別的靈說,是從死人的復活,以大能標出為神的兒子。』這是說到主耶穌身位的另一面。在靈的一面,主耶穌因著經過死而復活,就顯出是神的兒子。

『聖別』的意思,是聖而與俗不同,與人有別。主所以能過聖別的生活,乃是因為聖別的靈在祂裏面,使祂有聖別的能力。乃是聖別的靈,叫祂過聖別的生活。聖別的靈在主身上所作一件特別重大的事,就是叫祂從死裏復活。祂所以能從死裏出來,是因為聖別的靈在祂裏面。祂不僅能叫自己從死裏出來,還能叫別人從死裏出來。祂自己已經從死裏復活,成了從死人中復活的初熟果子。將來祂還要叫所有死了的聖徒都從死裏復活。聖別的靈在主身上最高的表顯,就是叫死人復活。使徒所以不以福音為恥,是因為這福音是神的大能。人無法改良自己、管理自己,也不能約束自己、救拔自己;但他若是接受福音,福音就要把他改變了。我們若看見這個,就能以福音為榮耀,不以福音為恥,而以傳揚福音為生活的目標,過一個有神同在,與神同行而平安喜樂的生活。     

神人調和與復活的原則-第19~20篇

第十九〜二十篇 萬有的效力與模成神兒子的形像(一)~(二)

羅馬書向我們啟示神工作的目的,就是將我們模成神兒子的形像。八章給我們看見,神在人身上的工作是由兩面分頭進行的,一面是聖靈在人裏面作;另一面是環境在人外面作。聖靈在我們裏面的工作,乃是為著將祂自己調和、組織在我們裏面;而聖靈藉外面的萬有作工,乃是在破碎、壓迫、催逼我們,乃是管制。裏面的聖靈配上外面的受苦,裏應外合,一直作工,結果就把我們模成神長子形像。二十八節說『萬有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這說出是神先愛我們,祂豫定我們,呼召我們,叫我們來愛祂。當我們一開始愛主,神就調度萬有,安排合式的環境來為我們效力,叫我們得著屬靈的益處,這益處就是二十九節所說的『模成神兒子的形像』。

神不僅在人外面的環境作工,也藉著環境作工在人身上。許多基督徒對神在萬事萬物中的安排,領會得不夠正確。常以為所遇見的一切變故只是偶然、或運氣不好。事實上,沒有一件事臨到我們,是沒有意義的,都是出於神的手。因為這都是神用來破碎我們天然的人,要叫我們身上有破口,祂才能更多進入我們裏面。我們越完整,神越無法進來。因此,有人多年聽道,個性仍然未變;有人聖經知識很多,在召會生活中卻無法與人相處。一個人沒有破碎過,他無論有多好,仍是自己,沒有基督。所以我們不要害怕環境和試驗,因為這是聖靈的工作,要叫我們模成神兒子的形像。         

 


 

神人調和與復活的原則-第17~18篇

第十七篇 復活的工作、第十八篇 模成基督榮耀的形像

十七篇:神揀選我們是豫定我們模成神兒子的形像,神要作成這工的第一步,乃是藉著話成肉體,把神帶進人裡面;第二步乃是藉著死而復活,將人帶進神裡面;這兩步藉著子都已經完成。今天基督藉著死而復活作為那靈,正在我們裡面作復活的工作。

復活就是把人的心思、愛好、主張等一切的成分,都調進神裡面,使人身上能有神的成分和味道。每一個復活的工作都必須根據死,復活的工作有一個請求,就是我們天然的智慧、豐富的情感、清楚的思路,必須被置於死地。然而,聖靈不是要使我們成為木頭人,聖靈是要帶領我們的思路、心思,經過死而復活而進入神裡面。何時我們將自己的情感、主張、愛好、心思,置於死地,聖靈就負責使其活過來,天然的智慧經過死而復活的工作,就得更新有神的成分,能參透以前不能參透的事,能看透別人看不透的事。天然的美德長處(愛、忍耐、寬大等),若不經過死和復活的工作,都是有限的,且叫人驕傲、叫人有自覺、叫人與別人比較,經過死與復活就能被擴大、沒有自覺、不與人比較、不驕傲。

十八篇:神豫定我們模成神兒子的形像,使祂兒子在許多弟兄中作長子(羅八29)。但我們有三個難處:外面的罪行(複數)、裡面的罪性(單數),以及想要守律法卻導致『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

第一個難處,藉著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我們的罪行,得以洗淨。第二個難處,藉著祂在十字架上被釘,我們的舊人也與祂同釘,我們性情上的罪性、肉體、天然得以解決。第三個難處要得著解決,乃是藉著生命之靈的律,生命之靈的律在基督耶穌裡釋放了我們,使我們脫離罪與死的律。我們需要照著靈而行、活在靈裡、思念那靈的事,這樣,我們就一步步被變化、進入復活,天然成分自然脫落,我們的生活也更與神調和,成為神人二性品的生活,這就是模成基督的形像,結果,就產生基督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