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人調和與復活的原則-第7~8篇

第七篇 神人調和的二性品、第八篇 事奉乃是供應基督

神人二性調和,神性調人性,人性彰顯神性,是許多神兒女所不認識,卻是聖經中心而緊要的一件事。這件事的開始是主的成為肉身,基督的降生伯利恆;這件事的完成或終極總結,終極表顯,也是神心意的終極完成是新耶路撒冷。

許多基督徒認為主的成為肉體,目的是為成功救贖,其實成功救贖只是手續,目的是神人調和。神願與人調和,神要得著神人二性的彰顯,但因有許多消極因素,如罪、世界、肉體、撒但…等的攔阻,所以神要先作清理的工作,所以祂要先成功救贖。

主的成為肉體是將神性調到人性裡,祂的從死復活則是將人性帶到神性裡,經過這兩步就完成了神與人的調和。我們得救所得著的是神人調和的基督,我們也就進入神人調和的生活。許多事該讓人生氣,我們卻不生氣(如因主遭受損失)。許多事別人在乎,我們卻不在乎(如對名利地位的追求、倚靠)。許多事別人過得去,我們卻過不去(如對人虧欠的賠償)。這樣的生活顯在外邦人中確是個奧秘。

保羅在加拉太書說到,神樂意將祂兒子啟示在他裡面,叫他把祂當作福音傳到外邦人中。保羅也對哥林多人說,他曾定了主意,在他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這位釘十字架的。並且他也說,他的服事是將基督那追測不盡的豐富當作福音傳給外邦人。以上都給我們看見,事奉乃是供應基督。我們需要愛,基督就是愛;我們需要忍耐,基督就是忍耐;我們需要醫治,基督就是醫治…,神願意讓基督作我們的一切。李弟兄幫助我們看見,神只作一件事,就是將基督建造到人裡面。為此,祂先在我們身上有拆毁,然後有建造。我們今天迫切需要的是認識基督,經歷基督,被基督構成,擁有基督,好叫我們的事奉能供應基督。   

神人調和與復活的原則 -第六篇

第六篇  勿以別的頂替基督

神只作一個工作,就是把基督建造到我們裏面。召會之所以長大,乃是因著基督建造到我們裏面,叫基督身體上各個肢體裏面都滿了基督。神是用基督作材料,來建造基督的身體。然而撒但卻一直用別的事物頂替基督。神不只恨惡各樣的罪,神也恨惡良善。惟有倒空的人,他們只知道基督,只學習在靈裏摸著基督,完完全全讓基督佔有,讓基督建造到他們裏面。

主在彼得身上下了相當多的功夫,目的就是要將他倒空。在馬太十六章,主問他的門徒說,『你們說我是誰?』15)彼得回答說,『你是基督,是活神的兒子。』(16)彼得雖得著這樣高的啟示,卻仍然帶著許多天然的觀念。在十七章,主帶著彼得、雅各、和約翰上了高山,在那裏變化形像。他看見摩西、以利亞顯現,同主談話,就提議給他們各搭一座帳棚。立刻有一朵光明的雲彩遮蓋他們,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你們要聽他。』(5)之後,耶穌進前來,摸他們說,起來,不要害怕。他們舉目不見一人,只見耶穌。在這裡將律法和申言者與基督擺在一起,乃是貶低基督的地位。很多時候在我們的生活中有摩西、以利亞,就是我們活出的是律法和教訓。就是讓摩西和以利亞頂替了基督。

今天,大多數人的事奉,不外乎兩種事奉:供應基督或是建立良善。我們不需要給人律法規條,因為人裡面有內住的基督作他們的生命。才生的嬰孩一定切慕得著餵養。因這是生命的本能,人裏面既有基督活著,就會有生命的需求。在我們的事奉裏,凡不是出於基督的,都是基督的仇敵。願我們真正看見,惟有基督是一切,我們若是缺少基督的成分,乃是因我們沒有倒空自己。沒有任何屬人的成分、便是一個乾淨的器皿,裏面只有神,沒有任何遮蔽和攔阻。正是這樣一個單純、潔淨的器皿,才能顯大基督。

神人調和與復活的原則-第一~二篇

第一篇『神救恩的目的-基督生在我們裏面,並從我們活出』、第二篇『認識自己』

我們需要看見神救恩的目的,是要將祂自己調到我們裏面。以弗所書一章五節說到,神豫定我們,使我們得兒子的名分,這是祂早在創世之前就豫定了。神的計畫和豫定是要在宇宙中得著許多模成基督形像的兒子(羅八29)。神將他自己放在基督裏面;神的生命和性情,神格一切的豐滿,都有形有體的居住在基督裏面(西二9)。一面,我們被放在基督這模型中被製作;另一面,祂又在我們裏面做工,使我們漸漸模成神兒子的形像。

救恩的中心意義乃是基督生在人裏面,在我們得救之時,神的兒子就生在你裏面了。基督的生命在我們裏面,就是基督生在我們裏面。而作基督徒的意義乃是讓基督活在我們裏面。在我們裏面有地位,讓基督從我們活出來;這就是模成神兒子的形像。是基督成了從神給我們的公義、聖別和救贖。

一個基督徒要讓基督從他身上活出來,必須先有認識自己的經歷。一個屬靈的人,一生必定曾經一次或多次認識自己。一個基督徒如果從未在神的光中被光照、被摸過,以至於認識自己,他在屬靈上或事奉上就沒有多大用處。聽信息、讀書報,不過是在道理上認識自己;惟有聖靈在人裏面作工,叫人裏面的肉體、血氣、天然生命和己赤露敞開,人才可能真正看見並認識自己。這是經歷在神的光中被暴露並被定罪,在神的光中倒下,感覺自己像被釘死一樣,不能再任意行動。

認識自己乃是一個人屬靈的轉機。就如保羅被大光照耀,而仆倒在地,這此時的眼瞎,乃是外面黑暗,裏面明亮;雖然看不到外面的一切,看自己卻是非常清楚的。這叫他停下自己所以為的事奉,並叫他認識死而復活的耶穌。只有倒下的人,才能事奉主。我們必須這樣遇見主,從主得著啟示而認識自己。人在消極一面認識自己,才能在積極一面認識基督。所以我們光認識自己還不夠,還必須一天比一天更加認識主,求主向我們啟示祂自己。           

神的運行與膏油的塗抹-第10~11篇

第十篇 如何開竅、第十一篇 對天然和自己的認識

根據路加福音二十四章的記載,主向門徒顯現,就是要讓他們屬靈的竅得開啟。主耶穌復活以前,門徒雖然跟隨主,屬靈的竅卻沒有開啟。這段聖經說到兩個開竅,第一個開竅使他們認識基督(31),第二個開竅使他們認識聖經(45)。實在說,這兩個竅就是一個,因為聖經就是基督的描寫;能開竅認識聖經,就能開竅認識基督。

人的心竅怎樣才能得開啟?一直從主手裏接過餅而喫飽的人,心竅不能開啟。惟有將自己手裏的餅、自己養生的,交在主手裏並且讓主擘開的人,這人的眼睛才會明亮。我們身上最大的難處,就是在追求主的事上,有自己的貪求。甚麼時候我們蒙了憐憫,看見神所有的一切,都是為著基督,不是為著我們自己;然後,我們在祂面前服下來,將自己交給祂,再沒有自己的貪求,這時候我們裏面的竅就開啟了。

有一件事情是定規的,就是我們若要在神手裏,成為一個有用處的人,我們總歸要看見,神復活的生命加在我們身上,是祂要彰顯能力,而我們彰顯祂而已,祂並不用我們的甚麼作燃料。因此,我們任何的眼光、能力,不能加進來,需要停下來。我們若覺得我們還有打人的拳頭,還有看事的眼光,神就要一直試煉我們,直到一個地步,在我們的估價裏,我們老了,眼花了,手也垂了,一切都完了。

神要摩西把手放在懷裏,摩西也許想,這一摸會摸出個法寶,可以走遍埃及。哪知道摸出來的是一手的痲瘋;好的沒有,都是壞的。這就是說,一個人要在神手裏有用,就需要認識自己;天然不過是荊棘,自己不過是痲瘋,裏面滿懷的都是敗壞的東西。      

神的運行與膏油的塗抹-第5~7篇

第五篇 肉體與律法、第六篇 住在主裏面、第七篇 如何與主交通中摸著主

肉體最大的惡,就是叫人向神獨立,不倚靠神。所以不只肉體作惡,是神所厭惡的,就是肉體行善、事奉神,也是神所拒絕的。凡肉體所作的,無論是甚麼,都是神所不要的。實在說,肉體不能行善,更不能事奉神。人掙扎得越努力,失敗得越厲害,直到人完全認識自己,認識肉體的絕對無能。律法是因著人的肉體而頒下的,與人的肉體相關聯。人要遵行律法,必是憑著肉體,人憑著肉體,也必要遵行律法。但肉體雖喜歡成全律法的要求,卻無力完成,所以神的救法,是要我們向律法死,治死肉體。脫離了肉體,就脫離了律法,因為肉體和律法是相關聯的。

肉體與律法都不是神的心意,神造人是為著盛裝神自己,神渴望人彰顯神並代表神,但因著人的墮落與失敗,神就要拯救人脫離罪與死的轄制。主耶穌為我們的罪上了十字架,捨了自己的生命擔當我們的罪,如今成了賜生命的靈住在我們裡面。林前一章三十節說,『但你們得在基督耶穌裡,是出於神。』我們要看見這個榮耀的事實,乃是神把我們作到主裡面,是神藉著祂的靈,把主的生命放在我們裡面,叫我們與主聯合,成為一靈。我們要住在主裏面,就是活在與主的聯合裏,過與主聯合的生活。如葡萄樹的枝子,它的「住」是根據它的「是」,若不是葡萄樹的枝子,就無分葡萄樹的供應,同樣我們的「住」乃是根據我們的「是」,我們是主真葡萄樹上的枝子,所以我們能住在主裏面。在主裡面,是一個屬靈的事實;住在主裡面,是一種屬靈的生活,是我們該好好負責的。

我們要追求在交通中摸著主,首先必須確定的看見,主所以創造、救贖我們,就是要我們與祂有交通。神在宇宙中,無論在什麼時代,什麼地方,都需要有出路,神要得著人與祂的交通,作祂的出路。交通的原則,就是人與神二者成為一個,調和為一,而這個調和,不是神喪失在人裏,乃是人喪失在神裏面。真實的交通,就是人的思想、情感、意志,完全降服在神底下,完全喪失在神裡面。交通乃是厲害的要求,沒有降服就沒有交通;清楚交通的基本條件,交通就容易了。

在交通的實行上,首先,因著神是住在我們裏面,所以我們要與神交通,要摸著神就不能在我們身外,或在我們的頭腦裏,我們必須學習回到靈裏,在我們最深處的感覺裡與神交通。其次,我們要有安靜的時間,放下外面的事務,放下頭腦的思想,在安靜中與神交通。第三,我們一進到交通,就要停止自己所有的要求,即使是我們自己的禱告,也需要停下來,因為在交通中只該有神的要求,不該有人的要求,人只有在那裏答應神的要求。以上的學習真是一生之久的功課,從認識肉體無法服事神,乃要在靈裏事奉神;我們要負責住在主裏面,接受神的交通;停下一切人的作為,順服神的要求與指引。願我們真是能好好活在主裏,與神有情深的交通,作一個願付代價並讓神在我們身上有出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