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運行與膏油的塗抹-第一~二篇

神向人所賜的恩典有兩面,外面的是手續,裏面的是目的。因著神的目的乃是要進到人裏面作生命和一切,直到完全與人聯結、調和。神要在人身上達到祂的目的,就需要使人生存。

 『外面的恩典』就是神為著使人生存,所賜給人一切物質的東西。僅僅活在外面恩典裏的人,物質享受可以豐富,但裏面心靈的感覺仍是虛空。因為這在神的手續裏,不在神的目的裏,無法得著滿足。所以凡神在這一切事上向人賜的,不是裏面的恩典,乃是外面的恩典。

『裏面的恩典』就是神在我們裏面作我們的生命和能力。保羅說他無論在甚麼景況,都可以知足。在各事上,並在一切事上,他都學得祕訣,就是在那加他能力者的裏面,凡事都能作(腓四12~13)。在哥林多前書十五章十節,保羅說他比眾使徒格外勞苦,但這不是他,乃是神的恩典與他同在。保羅知道神在他裏面夠用的恩典,能作他的能力,所以他在任何環境裏,都依靠、經歷這個恩典。在缺乏的時候,在他們裏面有個恩典,不只能忍受缺乏且能愛慕那個缺乏。能認識神,享受神,經歷神,得着神。

得著神,不在乎發熱心,也不在於為神作多少事,作多少工。乃是我們只管神讓在我們裏面的運行,能運行得通,順服祂的運行而生活、行動、工作,我們就能更多得著祂、充滿祂,祂也才能在我們裏面得著地位,在我們身上發揮祂自己,彰顯祂自己。而今天,神要進到我們裏面。我們能碰著這位話成肉體的神,是因為三個『在…裏面』:神在基督裏面,基督在聖靈裏面,聖靈在我們裏面。這是基督徒信仰的中心和奧祕。

一個得救的人,有聖靈住在他裏面,就是有基督住在他裏面,也就是有神住在他裏面。救恩的奧祕就在這裏,就在於這幾個『在…裏面』。這就是信徒所該認識、注重並經歷的『裏面的恩典』。

第二篇『神在人裏面的運行』給我們看見,神今天不僅在我們裏面,並且正在我們裏面運行,直到祂的想法、眼光、作法、定規,都成為我們的。這需要我們的配合,讓神在我們裏面得著地位,在我們裏面運行得通。 


 

從以弗所書看召會在聖靈裡的生活與職責-第19~21篇

真理要點

以弗所書從一章一節到六章九節,論到神對召會之雙重目的的第一面;但保羅絕不能忘記神在召會身上的另一目的,就是對付神的仇敵。在六章十節之前保羅說了那麼多論到聖徒的生命與生活,乃是作為豫備;現在來到『末了的話』(六10上),說到聖徒屬靈的爭戰。我們要從事屬靈的爭戰,第一件事就是要『得著加力』(六10下)。要去打仗的人都必須得著加力。這得著加力不是在自己裏面,乃是在主裏,不是靠自己的力量,乃是靠主力量的權能。第二件事乃是『要穿戴神全副的軍裝』(六11上)。穿戴神全副的軍裝,也指明這裏所說的戰士是團體的,不是個人的。第三,『要站住』(六11中)。一個不能站住的人就不能爭戰。站住的目的是要『抵擋魔鬼的詭計』(六11下),『因我們並不是與血肉之人摔跤,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黑暗世界的、以及諸天界裏那邪惡的屬靈勢力摔跤』(六12) 。

在屬靈的爭戰上,最重要的就是站住。接下來十四節到十六節,說到神全副軍裝的頭四項-『用真理束你們的腰』(整個生活已讓神有地位),『穿上義的胸甲』(在一切事上沒有不義),『以和平福音的穩固根基,當作鞋穿在腳上』(接受十字架的對付),『拿起信的盾牌』(良心無虧),我們有了前述四項,就能站住;但還要再加上神軍裝的另兩項-『接受救恩的頭盔』(取用神的救恩),『那靈的劍』(接受神的話)。我們不僅接受救恩的頭盔作消極的抵擋,還要接受那靈的劍作積極的攻擊;那靈就是神的話。神全副軍裝的頭四項,乃在解釋、形容怎樣纔能站住;有了前述四項而站住後,還要加上神全副軍裝的後三項,是在站住之後應用的。

屬靈戰士所穿戴神全副的軍裝,末了一項是禱告;這是關於屬靈爭戰最終的一項。『還要藉著各樣的禱告和祈求』,這乃是惟一、具決定性、不可或缺的憑藉。要使神軍裝的六項有力量,乃是靠著禱告;沒有禱告,這六項全使不上力。我們從事屬靈的爭戰,是為著對付神的仇敵,為著使神福音的奧祕能彀傳出去。神的仇敵被召會對付多少,神的福音就能從召會傳出去多少。在禱告這事上要盡力堅持,儆醒,為眾聖徒祈求,就是為全召會禱告,好叫神福音的奧祕能傳出去。

生命經歷

屬靈爭勝的祕訣,首先乃是要在主裏,靠著主復活升天的大能。我們要求主拯救我們脫離自己的眼光,不靠自己、不想自己、不看自己;並且應當花時間默想主,觀看主,與主交通,與主接觸,而在主裏,靠著祂復活升天的大能,得著加力。這樣,我們纔能從事屬靈的爭戰。

屬靈的爭戰不是個人的事,乃是團體的事。要有屬靈爭戰的禱告,就不能只有一個人,乃要召集一班人,在身體的原則裏禱告,並且該有許多的禱告並各樣的禱告。我們必須藉著各樣的禱告和祈求,來應用神軍裝的各項。我們的禱告乃是證明我們憑自己不能,並承認我們沒有能力來從事屬靈的爭戰。在屬靈的爭戰上,必須神進來;只要神進來,一切都具備,一切都能作成。

從以弗所書看召會在聖靈裡的生活與職責-第16~17篇

第十六篇 藉著話中之水的洗滌潔淨召會、

第十七篇 基督為召會捨了自己並潔淨召會,好將召會獻給自己

基督愛召會,為召會捨了自己,好聖化召會,就是使召會像祂自己是聖的一樣,接著就說到:『藉話中之水的洗滌,潔淨召會;』主的話是生命的話,如同活水一般,藉著活水的湧流,就將一切的消極事物洗去,同時帶進積極的事物。我們這墮落的罪人成為召會,必須解決兩大問題:舊人內裏的罪與舊人本身。藉著祂流出的寶血來潔淨、解決了罪,也藉著祂生命的釋放成為新造的人。

『話中之水的洗滌』,就是指基督那復活生命,如同水流,洗去我們天然生命裏的斑點和皺紋。主在十字架上釘死了舊人,是客觀的真理;在主觀經歷上,就須要我們天天享受主的話,在這即時的話中,在我們裡面,用祂復活的生命,洗我們的斑點皺紋。我們越在與主的交通中,越在話語的享受中,復活的生命越在我們裡面作洗滌的工作,這就是聖化召會的過程,直到我們被提進入榮耀為止。這時完整毫無瑕疵的召會,『沒有斑點,皺紋或任何這類的病』,就可以獻給基督做榮耀的召會。

基督為召會捨了自己,為要聖化召會,潔淨召會,召會也實在需要被潔淨,雖然主藉著寶血除去罪,但召會仍然是老舊的污穢的,無法成為新婦與主匹配,所以主藉著主話中的水,就是從神流出來的生命,能洗滌並潔淨召會,基督用祂的生命,就是雷瑪的話,洗去那些不屬神的,凡俗的,老舊的,天然的,就是斑點皺紋,同時帶進更多神的成分,構成在裡面,成為新造,沒有瑕疵,完全彰顯神,就是榮耀的召會,成為新婦,預備好了,迎接主的再來。

從以弗所書看召會在聖靈裡的生活與職責-第15,18篇

第十五篇信息在交通到五章22節開始所說到的“在倫常關係上需要的生活”之前,先題到隱藏在五章前半段那些勸勉細節裡的重點(那些重大的事,原則的重點),共有七個重點,1、基督作光來光照我們-使我們不沉睡在錯誤的黑暗裡,不死在錯誤的黑暗裡。2、在靈裡被聖靈充滿-使我們活出神調在我們裡面的生活。3、明白主的旨意-主的旨意作我們生活的範圍和目標。4、接受一切出於主的事作為聖靈的管制。5、在靈裡被聖靈充滿而滿溢的生活-聖靈在我們裡面作主動的能力,從我們裡面滿溢出一種屬靈的生活。6、敬畏基督-在敬畏基督的心境、範圍和空氣裡彼此服從。7、彼此服從-彼此守住地位。有這七項,我們就能不被那些零碎的點(例如五章4節“還有淫辭、妄語、或是粗鄙的戲言,都不相宜,寧可說感謝的話…”)遮蔽。

從五章22節開始,說到在倫常關係上需要的生活。這一段(五章22〜26)論到丈夫與妻子勸勉的話,為何首先說到妻子,再說到丈夫,因聖經的頭一對夫妻是妻子先出事,是妻子先沒守住地位。這一段話說到作妻子的,要服從(不一定順從)自己的(而非別人的)丈夫,如同服從主。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如同基督是召會的頭。神要作丈夫的站在作頭的地位上來作頭,來代表主。召會怎樣服從基督,妻子也要照樣凡事服從丈夫。作妻子的要服在丈夫權下,正如召會服在基督的權下。作丈夫的要愛自己的妻子(不是管轄妻子,真實有價值的管理乃是愛)。基督愛召會,好聖化召會。基督愛召會,為召會捨了自己,把祂自己的生命、性情構成到召會裡,使召會成聖-成為與眾不同的。

第十八篇首先繼續論到妻子與丈夫之間倫常關係上需要的生活。五章28〜29“丈夫也當照樣愛自己的妻子,如同愛自己的身體;…從來沒有人恨惡自己的身體,總是保養顧惜,正像基督待召會一樣”。作丈夫的要愛自己的妻子,如同愛自己的身體,包括保養、顧惜,如同基督愛召會。基督對召會最大的顧惜是為召會上了十字架,解決我們罪的難處。祂還從死裡復活,以祂自己作生命的糧、生命的水供應我們,並顧到我們各面的情形與需要。

在論到父母與兒女的關係上,六章1節說到“作兒女的,要在主裡順從你們的父母…”。“在主裡”含幾面的意義,首先,說出我們順從父母是因著愛主、敬畏主的緣故。其次,說出順從父母不是憑自己,而是要憑著主。末了,這樣的順從父母是照著主的心意。六章3節也說到,要孝敬父母,使我們亨通,在世長壽。六章4節則說到,作父親的,不要惹你們兒女的氣,只要用主的管教和警戒養育他們。偏袒或管教過度都可能惹兒女的氣,主是我們的父,祂在凡事上管教我們,我們也要用祂管教我們的模型和示範來管教兒女。

在論到奴僕與主人的關係上,六章5〜6節說到“作奴僕的,要恐懼戰兢的,憑心中的單純,順從肉身的主人,如同順從基督一樣。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討人喜歡的,乃要像基督的奴僕,從心裡實行神的旨意”。六章9節,作主人的則要“同樣待奴僕,放棄威嚇,知道他們和你們的主人,乃是在諸天之上,祂並不偏待人。”

從以弗所書看召會在聖靈裡的生活與職責-第12~14篇

以弗所書五章一節說,『你們要效法神。』這不是教導我們靠自己的能力而有好的行為,乃是我們因著蒙了神的愛,成為神的兒女,有神的生命和性情,才能效法神。積極一面,效法神是在愛裏行事為人,因為神就是愛;消極一面,我們這些有了神生命和性情的人,不能有分於出自撒但的淫亂、污穢和貪婪。我們必須活在愛裏,好叫與我們接觸的人,不受到出自撒但之事物的任何影響。如果我們有分於撒但的事物,我們在基督和神那聖別、榮耀的國裏就得不到基業。

六至十四節說到,效法神的生活就是要過光的生活。我們從前是黑暗,如今有了神的生命,而神是光,所以我們也就有了光的性質而成為光。光所活出的,就是光的果子-善、義和真實;我們既是光的兒女,就要驗證甚麼是主所喜悅的,而主所喜悅的乃是善、義和真實。與光的果子相對的,是黑暗無果子的行為-不善、不義或不真實的事。凡有這黑暗無果子行為的人,不僅是在黑暗裏,也在靈性上是睡著的,是死了的。他們一面失去光,一面失去生命。主對這樣的事會加以責備;這責備就是使人恢復光,並且這責備在他們身上就是基督的光照,使他們恢復生命,而從死人中站起來。

活在愛中,需要我們在話語上謹慎。我們不該說淫辭、妄語、或是粗鄙的戲言,倒要說感謝的話。感謝的話,不僅指說話的人發表感謝,也包括使聽見的人生發感恩。人所說的話,若是使聽這話的人沒有得著恩典,就是不相宜的話。出於神的話,總是叫說的人感恩,也叫聽的人得著恩典而感謝。光的果子,善、義和真實:善,重在事情的性質;義,重在與別人的關係以及事情的手續;真實,重在事情裏有神顯出來。好比為主說話是善事,但若在不適當的時候說,這是不義;若在適當的時候說,但在你的說話裏,神沒有多少地位,反而滿了自己的成分,使你的己得著彰顯。這樣,你的說話雖是善、是義,卻不是真實。我們的行事為人必須通過這三重考驗,才是在光中生活。

  從十五節開始,說到效法神乃是在靈裏被充滿的生活,因此我們不要像不智慧的人,乃要像有智慧的人。一個有智慧的人,就是贖回光陰的人,贖回光陰指明贖回時間和機會。要贖回光陰,一面來說是把時間用在主的旨意上,另一面我們要受提醒,不要醉酒,因為醉酒使我們這人和時間都浪費了。相反的,我們該多喝那靈;在靈裏被充滿,就能過一個向主歌唱、頌詠和彼此

對說的生活。至終,在靈裏被充滿使我們讚美主並感謝神與父,憑著敬畏基督彼此服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