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湖會所新建工程四月份進度報導

感謝讚美主!明湖會所新建工程在全召會同心合意的禱告與主的祝福之下,已順利進行到五樓結構,整個明湖會所的主體結構工程即將於近期完成。謹將本(四)月份之工程進度摘述如下:

1、四樓牆柱樑之鋼筋綁紮與板模組立工程

2、四樓牆柱樑與五樓地板之混凝土澆置與養護工程

3、五樓地板之下層鋼筋綁紮及水電配管

4、五樓地板之旋楞鋼管裝設與上層鋼筋綁紮工程

5、五樓牆柱樑之鋼筋綁紮與板模組立工程

6、五樓牆柱樑與頂樓板之混凝土澆置與養護工程

7、頂樓板之下層鋼筋綁紮及水電配管

8、頂樓板之旋楞鋼管裝設與上層鋼筋綁紮工程

9、電梯工程討論與規格審核

10、外牆牆面工程與室內磁磚工程討論

請聖徒們持續為明湖會所後續之蓋造與內裝工程禱告,使施工品質、施工安全、交通管制、與敦親睦鄰等各方各面都蒙主保守與祝福,得著最高與最佳之果效,讓明湖會所新建工程成為這地的祝福。榮耀歸與主!           

新竹市召會三、五大組地區開展報導(二)

『當耶和華使那些被擄的人歸回錫安的時候,我們好像作夢的人。那時我們滿口喜笑,滿舌歡呼。...耶和華為我們行了大事,我們就歡喜。』(詩篇163:1~3)

讚美主,我們好像作夢的人!在已過一週--新竹市召會在三、五大組地區開展的第三週,一大組的許多弟兄姊妹與三、五大組一同配搭持續在社區開展。一面我們持續叩生門,另一面回訪上週接觸的敞開名單。弟兄姊妹彼此配搭的靈十分高昂火熱,單這一週下來接觸的人數多達近800位,得到敞開可連絡名單85位,積極回應與再次見面家聚也有37位。

在週中三個晚上的叩訪中,也多有神蹟奇事隨著我們,如:有姊妹尚未得救的先生在社區中被叩訪到,不但向著接觸他的聖徒敞開,回家後很興奮的與她姊妹分享;有一隊叩訪到一位師母的家,師母因為意外喪子,無法從傷痛中出來而離開召會生活,叩訪的聖徒與師母一同流淚禱告;兩位中年姊妹整晚叩不到敞開對象,因著再次禱告,被福音的火燒著,在運動場旁抓住最後時間衝上去攔住在慢跑的青年人,竟然是個平安之子,聽完傳講並呼求主名禱告;還有,曾經參加過相調的媽媽,在沒有人邀約下,已過主日自己帶著孩子跑到新光會所,讓在一樓正作飯食的姊妹訝異不已,怎麼會有這位天上掉下的福音朋友,當下樂意的陪她與孩子談話、遊戲…。還有許多的事,若想都要一一寫出,週訊的版面就不夠用了。

週六的戶外親子兒童排,三、五大組分別在孔廟前廣場與水源街大草坪舉行,一大組與六大組的聖徒們準備了活潑的詩歌帶動唱、生動的故事講說、有趣的遊戲活動,特別是有弟兄在兒童排開始前,預備了水火箭發射體驗,先抓住孩童們的好奇與新鮮感,試射玩水火箭後,直接帶他們進到兒童排中。這些安排不但吸引了許多孩童,也讓我們接觸了許多家長,得到多位反應良好的名單,甚至遠從台中來玩的一位媽媽大讚這樣的基督徒兒童聚集,我們也預備將這個敞開媽媽的名單轉給台中市召會接觸。這再次印證親子兒童排是我們生活中傳福音、接觸人的重要的管道,也是牧養福音家長、培育兒童的重要憑藉。

週二晚間三、五大組集中禱告事奉聚會,弟兄們交通要注重「三靈」(一個靈的三方面):福音的靈、禱告的靈、牧養的靈。弟兄姊妹們不但藉著同心合意的禱告挑旺了深處了恩賜,實行人人走出去傳福音、報好信息,並且陸續到家中回訪、看望、牧養,我們確實見證了這條新路的可行。四月十八日晚間的福音聚會,竟有三十多位福音朋友到會。會中兩位弟兄鮮活的見證他們得救的經歷,一位是從高中接觸直到大學被牧養而願意受浸;一位是常年追求信仰,就在決意皈依佛門前兩天,因善意接待年長聖徒使用洗手間,竟遇到人生的大轉變,如今全家得救,夫妻同蒙恩典。末了,弟兄扎入人心的話語與加強的呼召,在場有十三位朋友宣告要接受救恩而受浸。

因著全召會同心合意、堅定持續的禱告、外出傳福音、接觸人、探望牧養,主就將得救的人天天與我們加在一起。讚美神,願我們這樣顯在眾民面前有恩典的生活,使榮耀歸於神。

新竹市召會三、五大組地區開展報導及見證

約翰壹書一章3節:『我們將所看見並聽見的,也傳與你們,使你們也可以與我們有交通;而且我們的交通,又是與父並與祂兒子耶穌基督所有的。』

已過一週進入新竹市召會在三、五大組地區開展的第二週,也是社區開展的第一週。天氣因着受到鋒面影響,陰雨綿綿,但弟兄姊妹福音的靈卻是高昂火熱,不受陰雨的影響。第一天除了新竹市召會本地的聖徒,還有二十幾位竹縣聖徒一同配搭福音開展。週一晚上7點不到,新光會所二樓就有六十幾位聖徒一同在靈裏禱告,週中三天的開展叩門,每天都有七十位左右的聖徒一同外出傳福音,真是何等喜樂!二週下來總共有二百多位敞開可接觸的名單,二十幾位受浸的果子,並有七十幾位已回訪的福音朋友正在建立家聚會的生活,弟兄姊妹有超過三分之一以上過走出去傳福音牧養人的生活。有聖徒見證,一位以前接觸過且敞開與我們有過多次聚會的福音朋友,因著搬家而失去聯絡,但藉著這次的叩訪,又讓我們尋見了,不只叩門的弟兄姊妹喜樂,連這位再被尋著的福音朋友也非常喜樂。

週六、週日下午,我們有戶外的兒童福音。週六下午第一場是在世博館環球廣場的舞台進行,由竹北市召會聖徒來配搭,現場參與的人總共有近八十位大人和小孩。所邀來的福音朋友,無論大人和小孩都覺得活動內容是非常棒的課程。特別在當前的社會裏,一般人都非常注重孩子的品格教育,因此參與的家長都向我們非常敞開。這實在印證兒童排是我們生活中傳福音一條重要的路。

讚美主!我們不僅在這裏一起傳福音,也同着聖徒們同過一種活福音的生活。不僅走出去得著人,也更藉著這次的開展,聖徒們也都能個個走出去牧養人。(梁慶豐、湯松年、張積福、王博智)


2015年4月10日,高燕蕙姊妹受浸得救了,她是我們在這次三五大組的社區開展中所結的第一個果子。

雖然她是我們這棟公寓八樓的鄰居,但之前均是她的母親在幫忙照顧孩子,我們極少遇到燕蕙。直到去年11月的兒童福音節期,我們在電梯內發現她與孩子一同出現,幾天後,我們便至她家邀約她與孩子來參加親子品格培育分享會。當天,她告訴我們他們即將搬家了,因為她之前是為了就近照顧住在五樓的母親才在此租屋,但母親因癌末才發現罹癌,上個過世了。當時我們也很意外,難怪有一陣子未見到她的母親帶孩子出現。

我們互留聯絡方式,也邀約她來兒童排幾次,但她都因工作值班而婉拒。直到這次社區開展的第一天(4/6),聖徒們配搭叩門,竟然叩到她所住的新家。當天只有她的先生與孩子在。原本她先生對福音並沒有興趣,準備關門,但後來弟兄們看到她的孩子,便邀約他帶孩子來公園兒童排,他卻說:那找我太太,她比較有興趣。於是留下"高燕蕙"的資料。當我們看到這個名字真是喜出望外,便與他相認,這不就是之前搬走的鄰居嗎?於是我們便邀約燕蕙來參加4月10日的排聚集,她因當天不用值班,欣然答應。且在過程中,敞開呼求主,唱詩、讀信息。會後,她也立即答應願意受浸成為基督徒。我們真是一同在這次開展的水流中經歷收割的喜樂,並見證只要我們願意走出去,便有神蹟奇事隨著。

(註:燕蕙姊妹受浸完所說的見證:我今晚來福音小排前,心中有點忐忑,其實我之前就想受浸,但怕先生反對。但之前你們去我家,我先生跟你們的回答,讓我有勇氣受浸,這半年來,因為媽媽過世,讓我不知道人生的方向在那裏,今天受浸完,我好輕鬆,心裏覺得很快樂,回家後我要給我先生一個擁抱。)        (湯鄭慧雯)

明湖會所三月份蓋造工程進度報導

明湖會所蓋造已完成四樓樓板之蓋造並養護工程,目前正進行四樓牆柱鋼筋綁紮工程,尚餘五樓樓板、五樓牆柱及牆面;建物結構體預計於四月底完成,截至本月工程進度無落後。

三月十五日主日聚會,六大組集中於於陽光國小階梯教室,超過150位聖徒與會。會中交通為因應明湖會所之完工以及為著基督身體的建造,聖徒必須加強內裡對基督的享受,好成為基督團體的彰顯。會後聖徒漫步於校園內觀看明湖會所,心中滿了喜樂與讚美。陽光國小位於明湖會所正對面,校園雅致優美,為新竹有名之親子同樂景點,未來將成為聖徒聚會後最佳休憩、相調暨傳福音的場所。

請持續為明湖會所蓋造及福音傳揚禱告,願基督身體的見證隨著明湖會所的興建完成,在新竹越發得勝明亮。

印度開展蒙恩見證及配搭服事見證

印度開展蒙恩見證(學生組)

一天上午,開展訓練唱到英文詩歌396(中文補充本433):「主,加我力,將我舉起,使我踏上更高之地。」這真是說出我們在開展中的經歷和心情。印度是一塊純樸的美地,我禱告主,讓我脫開一切屬地霸佔和攔阻,使我能站立更高之地,單單看見主和主的經綸。

這次開展的經歷,可以由希伯來書十一章的幾節經文來描述。在8節,亞伯拉罕蒙神呼召,因信出去,卻不知道往哪裡去。我們在印度的經歷就是如此!在Faridabad,一個一百四十萬人口的工業城中,我們該往何處去?每天下午開展出發前,我們都向主尋求,今天我們這一隊要往哪裡去?雖然我們不知道該往哪裡去,但卻在主的同在中憑信往前。

接著,在12節,撒拉這過了年齡,彷彿已死的人竟生出子孫來,如星上的星那樣多,海邊的沙那樣無數。雖然我們只有十九位學生,雖然我們的英文口音時常讓當地居民聽不懂。是的,外面看來,我們滿了限制,好像一班已死的撒拉,主卻應許我們要結出果子,並且結果子更多,如天上的星,海邊的沙那樣多、那樣無數。從開展的最後結果來看,彷彿主在對我說,祂是信實的,祂賜給我們卅七位新人!

在13節,『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並沒有得着所應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當我們離開印度的時候,召會還沒建立,見證還沒有興起,但我向主禱告,將我舉起,在更高之地將我心眼開啟。在靈中,能從遠處望見,看見Faridabad召會已經成立了。信心使我已經看見祂應許的實現,剩下的就只有讚美了。哈利路亞,基督得勝!願主保守並加強祂在印度的見證。  (王佳南)


在兩週開展過程中,由於小組裡配搭的印度弟兄和我們有些觀念的分歧,因此交通時常因意見不合而氣氛不甜美。在缺乏同一目標和享受的狀況下,我們所結的果子數目不如其他各組。因著配搭上的問題,一段時間內我一直問主:我們並沒有帶許多人得救或經歷到什麼屬靈的突破,那麼主帶我到這裡到底是要學什麼樣的功課呢?

在第二個主日早上的特會裡,Ron弟兄的信息交通到,調和的靈乃是基督身體的實際,因此我們需要住在調和的靈裡,使人性與神性調和為一。在我天然的人性裡,我無法愛這樣一位不同文化、不同溝通模式的印度弟兄。有的時候他(隊長)說了今日的行動,表面我是贊成的,但裡面並沒有順服。在我天然的人裡,我無法愛這位比我年幼卻又愛作頭的印度弟兄,無法從心裡完全順服他的帶頭。

但感謝神,神要將刺人的荊棘變化成火燒的荊棘!我們這些刺人的荊棘在這樣的開展中,每一個小小的刺都被一一放大。當我們隨著調和的靈而行,主就能將兩下結合在一起,成為一個火燒的團體荊棘。唯有活在調和的靈裡,我才能與各個肢體有生機的配搭。主使用這次的開展暴露我的不能,在我裡面並沒有真實的愛和順服,唯有藉著調和的靈和變化過的人性,才能活出這些美德。

我也很寶貝Rock(姚清元)弟兄給我們的教導。他說,前一次開展的順利,很可能會成為下一次開展的攔阻。雖然我們這組沒有得許多人,但我還是讚美愛我的主,因為主暴露了我的不能和不完全,這遠比來這裡得許多人更有價值。我雖然沒有帶許多人受浸,卻經歷了更寶貴的功課。 (石晏榕)


第二次來印度開展,並不像前兩次那樣,或是禁食禱告、或是全組跪下迫切祈求。這些情景原是我所期待的,在這一次卻都沒發生,但人還是一群群的來,也一群群的得救。我不懂,這好像太順利了,為什麼這麼簡單人就會一直來呢?

一天晚上,我在陽台上尋求,主突然讓我看見,全地有一道水流。在迦納,主的恢復是藉著一個弟兄的殉道打開的。在此之前,勞苦無功;直到水流臨到,百物俱活。在印度也是如此,這裡有一道水流!這水流在我們身上,帶領我們到那早已預定之人跟前。所以一組組人出外傳福音報喜信,沒有一個接觸是偶然的,也沒有一個能漏掉。讚美主!我們是祂福音的大使!

隔天,我們這組邀約的一位福音朋友答應要來用午餐,但在約定時間過後將近一小時,他仍未出現。當時我在門口徘徊禱告,為他情詞懇切的時候,主告訴我:「他不會來了。因為他不來,比他來了又得救,對我更有益處。」此話甚難,誰能懂呢?但當我把這些事擺在一起時,我的眼睛開了。因為不在於迫切的負擔,乃在於這道水流。是主所豫定的,就會一群群的來;非主所揀選的,我也不能越過祂的主宰權柄。栽種、澆灌在我,但讓人生長的是在於神;傳講、迫切在我,但豫定並揀選的卻是神。

主告訴我說,多少時候,我的情詞迫切都是身在水流之外。我雖操練權柄的吩咐、讚美的禱告,但也僅只是操練而已,並沒實際把水流帶給人。如果我真實活在這道水流之中,主才會把得救的人賜給我們,並且使得救的人數加增。我深深地感謝主,祂藉著我操練禱告和傳福音,更深的製作在我身上。

希伯來書四章9~11節:『這樣,必有一安息日的安息,為神的子民存留。因為那進入祂安息的,也歇了自己的工,正如神歇了自己的工一樣。所以我們務必竭力進入那安息…。』在流中,全然安息,全然蒙福。      (吳俊樺)


何等喜樂!感謝主奇妙的安排,讓我能有分於這一次的印度開展,將自己投身在開展的水流中。在這兩週中,生活簡單,天天享受主,並且越多享受,就越自然的把神聖生命流到人裏面。

加拉太書五25:『我們若憑著靈活著,也就當憑著著靈而行。』在小組導讀這一節經文的註解2時,我裡面有很深的感覺,我真的需要憑著那靈,因為我們出去的時候,就像是在軍隊行列中前進,需要受那靈的規律。在出去接觸人時,雖然我的英文能夠溝通,但總感覺自己裏面有些阻礙,無法讓靈自由。所以每次在禱告時,主都提醒我要照著靈而行。有時不知道要去哪裡時,同伴就會提醒要隨從靈。生活在調和的靈裏,就真的使我不再受自己感覺所限制。

1/28當天,我們改到附近的大學傳馬路福音,邀請大學生回去開展中心。但是整個下午,沒有遇到一個人願意跟我們回去。回程時,我看見兩個很年輕的青少年,從我旁走過時一直看著我微笑。那時我當下的反應是,或許我是個外國人,所以他們對我很有興趣,況且他們年紀還很小,所以我就微笑離開。但是走沒幾步,裡面就有一個感覺,他們雖然年輕,但是能聽到福音就是有福的。所以主在裡面催促我,應該去邀請他們。經過印度姊妹的翻譯,其中一位接受邀請,並且很簡單地就在那天晚上受浸了。受浸之後才知道,他就讀高三,而且家庭是基督徒背景。隔天,他帶了另一位朋友和表哥來,他們也都受浸了。

哈利路亞!開展的經歷讓我學習到,很多時候不在於我能作什麼,只要放下自己的觀念,竭力把自己交出來投入這道水流,就能蒙主祝福。感謝主,求主繼續牧養這位年輕的弟兄,並且得著他的一家,起來成為那地的見證和福音的站口。 (吳昱達)


開展的前三天,因為有FTTT學員一同配搭,從他們的分享中可以感覺到,他們裡面有一個重的負擔,盼望學生們也能繼續承接這樣的負擔,在接下來的兩週竭力拚上。那時我裡面有許多顧慮,學員回去之後,新到的大學生們真能接下這個棒子,繼續火熱地開展?我雖有這樣的疑問,但是一位弟兄的話卻深深的摸着我。他說,在印度的這道聖靈水流中,學員們是一部部的水車,而學生也是一部部的水車,所以能將這道水流越衝越大,越衝越深。在那一次聚會中,我為著這次的印度開展,重新向主奉獻。我需要把我太多的感覺放下,主怎麼說,我就願意怎麼跟上。

在學員們回臺灣後的第一天,我們開始與當地聖徒真正的配搭。起頭的時候,我非常受挫,因為聽不懂印度弟兄姊妹的分享及交通,甚至在路上分享給福音朋友時,他們也聽不懂我的英文。我裡面非常著急,竭力想盡上功用,但卻什麼也不能做。那時我開始問主,為何要讓我來到印度?當然主沒有回答我任何一句話,我也不知該怎麼繼續往前,晚餐的時候,主就帶我坐到一個姊妹旁邊,與這位姊妹交通我的難處。那次的交通,除了我現有的問題外,主還光照了我另外一個點,是我一直以來都沒有辦法過的關。主藉這位姊妹的一句話提醒我,既然奉獻來印度開展,就應當是一個預備好要否認己的人。我裡面很阿們姊妹的話。交通之後,我好好的到主面前認罪悔改,重新奉獻。

在開展過程中,每當我有過不去的問題時,主都會藉著詩歌和弟兄的帶領、姊妹們的分享來光照我、供應我,並給我很充足的時間,讓我回到主面前尋求,與主親近。

在小組開展行動中,我也很珍賞弟兄姊妹們的配搭,雖然每一小組的人數不能很多,但是我們中間禱告的靈卻不會弱。尤其和福音朋友陪談時,前面不斷的在分享,後面的禱告也不停歇。

感謝主,帶我來到印度,經歷了與主之間真實的交通,以及在身體中聖徒們甜美的配搭。(林欣怡)


這次的印度開展,對我來說是個很深刻、很甜美的經歷。一開始向印度人傳福音時非常緊張,常語無倫次。有一次福音朋友來到家裡,我纔分享到一半,他就起身離開了。其實我裡面有很多想分享的話,但說出來時卻像是背稿一樣,人自然不會受到吸引。這種被拒絕的感覺讓我覺得很沮喪。我在主面前流淚禱告時,主光照我,我為什麼要來到印度?為什麼要傳福音給這些人?我之前不知道,但慢慢的我知道,是因為我愛這位主,也愛祂的園子,渴慕印度成為主的葡萄園,結實纍纍。從這一次經歷之後,儘管遇到配搭、語言上的難處,我都學習再將自己奉獻給主。主啊!我願意為你枉費,不為著其他的好處,只為將自己的愛獻給你。

因著主極大的憐憫,使我們得了不少的果子。在這裡確實感受到一股聖靈的水流,包括開展前爭戰的禱告、喜樂的出外傳福音、絡繹不絕的家聚會、受浸前信心的宣告等,從來沒有這麼長時間的開展,使我們完全投身這流,忘記課業,忘記臺灣的事物。當我們在印度,全心為著印度,內顧的心思就減少了,自己的意見也減少了。每天都是一場屬靈的爭戰,催促我們在配搭裡背負著同一個負擔。與印度聖徒的配搭,也讓我看見基督身體的實際,小組成員雖然來自不同地方,但卻說同樣的話,唱同一首詩歌,心裡著實感動。求主紀念印度的開展,能夠設立更多的金燈臺,使祂的恢復在印度繼續擴增。    (洪麗棋)


在這一次印度開展中,我經歷到主是說話的神,藉著話向我啟示祂心頭願望。感謝主,在來印度之前,藉著期末特會「愛神」的信息,主就已經向我說話。在特會中,我摸著愛神就要愛神的心意,而神的心意是在人身上。當時,我就向主奉獻,要在印度把我的時間、心力花費在人身上。

『我們若憑著靈活著,也就當憑著靈而行。』(加五25)在印度的一天早上,當張博勝弟兄向我們傳輸負擔時,他特別要我們禱讀「憑靈而行」之「行」的註解:「照原理而行,如列隊行走,在軍隊行列中前進,步伐一致;引伸為整齊有規律的行動。」禱讀時,我想到<漏與漂>的「漂」,漂不能叫你達到目的地。你若要到專一的目的地去,就必須用專一的力量來反對漂。要達到目的地,是需要你用力的。

在開展起頭時,我並不是那麼的迫切,只要福音朋友不敞開,我便一直接觸新的對象,並沒有在人身上有專特的負擔,接觸人時也只是希望能留下他們的連絡方式而已。然而,主在這一點上光照我,讓我明白傳福音是一場爭戰,必須時時儆醒,並曉得我們的目標是使人從撒但權下轉向神,且刻不容緩。從主領受這樣的負擔後,異象就變得很清楚,當天晚上主就加給我們一位果子!當時我們在向人傳講見證時,其他隊員都默默不住地禱告。當我們和那一位朋友談到用什麼交通工具前往開展中心受浸時,我們不是考慮時間或金錢,而是體貼那靈,不願意消滅那靈,所以選擇了最不會打岔那靈運行的交通方式,結果就帶下主的祝福!感謝主,讓我實際經歷到憑靈活著和憑靈而行。

「更高境地,憑信站立;主,使我立更高之地。」在一次早晨的開展訓練中,我們唱了英文詩歌396首,感謝主,帶領我到這裏,使我能有分並享受祂在印度的這一道水流。一面很喜樂能帶人得救,但更喜樂的是在這裏長時間泡透在詩歌與主的話中,並且與主有更深、更親近的禱告。(張洋銘)


若非主的恩典與眾人同在,沒有人能過開展的生活

1/27 (二)在Faridabad第五日的早晨,我初次遇見來自德里召會的Neelu姊妹,她特地前來支援開展,並且適時補滿第五小組中講說Hindi語的需要。

在印度開展的前四天裡,我沒有一天不想抓著僅剩的美金去機場,更改歸航日期,返回臺灣。因為生活中處處感到各種不便,工業城的空氣中飄著混濁而刺鼻的氣味,每天在第七區(Sector 7)的挨家挨戶叩門,使我走得雙腿腫痛。尤其隨著臺灣與印度全時間學員們相繼賦歸,嶄新的一週竟令人覺得畏怯、疲憊與無援。

這日,當眾弟兄們在二樓對男界福音朋友傳講時,我拉著Neelu到空蕩的地下室角落禱告。原本不相知的兩人竟在此有了同一個心意,不知從何而起的禱告,逐漸滙向同一個負擔。我想,是神將話語放在我們口中了吧!並且禱告之中,滿有神的靈同在、響應和運行。在將近兩小時中,我經歷了一生至此最透徹的禱告,這真是我的拯救。同一時間,樓上Br. Peter所帶的一名朋友也得救了,並在後續兩天帶著其他四位朋友來受浸,結成一串果子。從這一天起,我開始喜樂地過著開展「生活」,而不再是「工作」了。

隔天,本小組又帶了Madhu和Leela這一對只會說Hindi語的姑嫂得救,他們平安、敞開又渴慕的靈,實在令人讚嘆:「這是主親自預備好的!」翌日,因著Neelu姊妹即將離去,我們把握傍晚十餘分鐘的時間,去到路上接觸人。感謝主,那一群青年人中有二位在次日歡騰的受浸了!

感謝主!主清楚地告訴我,就是因為這裡有對神絕對忠信的人,主才把祂的聖靈澆灌下來,傾倒並溢漫祂聖靈的水流。 (莊珮芸)


感謝主!這是我第一次來到印度。我們離開德里機場後,經過二小時的車程,來到主賜給的開展美地-Faridabad。次日,在和FTTT學員們交接名單之後,我們開始為開展禱告。起初的負擔是要得著關鍵的家,作為未來建立召會的穩固基礎。但是在前面的開展過程中,主似乎還沒讓關鍵的家標明出來。經過我們迫切的禱告交通後,決定修正開展的方向,大量接觸青年人就成為我們的重點。

在幾天外出開展之後,雖然拿到一些名單,但卻一直沒有人說會來。回到開展中心,我感覺十分沉重,因為我們這小組還沒有結果子。為此我禱告主,但主只給我一句話:『信是由於聽,聽是藉著基督的話。』(羅十17)主是要我們作祂活水的管道。只要放膽講說,就會有人相信,就會有人得救。結果在一月28日那一天,當天雖然已經累計有十位受浸了,但我深信主還要得著更多的人。結果有兩位我們曾接觸過的福音朋友來到開展中心,原本以為已經聯絡不上他們,竟然自動跑來,並且願意受浸。另一位我們下午才剛接觸的福音朋友,原本跟我們說沒空的,當天晚上卻也來了,並且願意相信而受浸。阿利路亞!就在那天,我們總共得著了十三個果子。非常感謝新竹的弟兄姊妹們在禱告聚會中為我們的開展禱告,使主興起祂的作為,叫我們能得人如得魚。

這一天之後,許多新人就帶著朋友來,也都一一得救了,使我們最後總共得著三十七個果子。感謝讚美主!在此求主紀念Rohan弟兄,他是我們這一組最好的配搭,也是第卅六位新人。(陳易勝)


在去印度之前曾聽弟兄們說到,只要在那裏被聖靈的水流衝擊一次,這一生就值得了。可是這種客觀道理聽聞了很多,自己卻不知道該如何實際投入這流?

在第一天早上的開展訓練中,帶領的弟兄用林後十三章、約翰福音七章和四章,交通到該如何投入這道水流。在宗教的儀式裡沒有這流,這流也不重在外面得救的人數有多少,唯有我們在困難的情形裡,尋求突破時,才能摸著這流。在開展中需要有人有負擔,為名單禱告尋求,得以突破,如此主才有管道,好讓活水湧流。

在學員離開後的第一天,我們組內溝通不良,靈也不夠強,很快就把一天給浪費掉了。但感謝主,從組內的姊妹們開始,她們摸到了這流。原本大家連來在一起交通和禱告都有問題,但在一天下午,因著同有對人得救的迫切,禱告了兩小時後,主竟然把第一個果子Deepin加給我們。

隨著開展負擔的轉換,在我急著傳輸負擔的同時,卻發現彼此都有些難處。因此我們便順從靈裡的感覺,停下自己,有更多代禱和交通。儘管為難的環境沒有挪去,但我們仍然向主禱告:”I just want to enjoy you, Lord.”, “I want to be the one for your testimony here.”。也有人向主承認自己不夠愛主,悔改並重新奉獻自己。很稀奇地,這樣禱告之後,主的水流就通了。在一月28日,整個開展隊得了十三個果子,我們這組則得了當時唯一的兩位姊妹Madhu和Leela。儘管過程中有許多情形和為難,但至終在我們的配搭中卻有一道水流流過。

在開展中,我更加寶貝這流,不再保留我的魂生命。求主讓我更多投入這流,在流中我就全然蒙福。 (陳睿凱)


兩年前我就曾到印度相調訪問,那時就覺得印度是一個很奇妙的國度,眼睛所見的皆是不可思議的事情。這一次再到印度,外面的環境似乎不再令我感到驚訝,卻也看見了聖靈的工作和神終極的心意─一個新人的實際。

首先,這次所結的果子有許多都是成串的。以往我確實曾聽過,讓剛得救的新人帶朋友來,並且使他們也得救。可是對我而言,這是一件很客觀、從未經歷過或看過的事。但在這次開展中,有許多新人因著得救的喜樂,就願意將親人、朋友帶來,一同有分於神的救恩。這些人日後自然就能成為同伴,一同追求。其次,經過和那些在語言、文化、習慣、觀念和飲食完全不同的人配搭一起,讓我實際經歷到基督身體的配搭。雖然過去也曾因為出外相調訪問,經歷了和不熟識的聖徒在靈裡相調的喜樂,但這些都遠不如在印度開展時的經歷。在開展過程中,大家不僅生活在一起,一起交通、用飯、禱告和開展,並且在出外開展時配搭在一起,學習成為同伴。過程中我們經歷了種種的磨合。雖然我們有非常多的差別,但我們學習不看這一切,而願意放下自己,在靈裡更多調和為一。

雖然在外面看來,傳福音有許多限制,但主在這地卻有祂的行動,並且祂的行動是快速的,我們只需要跟上聖靈的水流。願主祝福祂在印度的行動,在各地興起金燈臺的見證,並且在2020年時,能有500處召會在全印度作主的見證,阿們!(黃苓芸)


去印度開展之前,已經聽過許多關於前兩年開展的見證。這些見證使我羨慕參加印度開展,也加強我的心志。但同時,這些見證也成為我屬靈的「帕子」,使我對印度開展有了先入為主的觀念。

實際到達印度,與當地聖徒和學員們交通之後,總覺得這裡的環境沒有我想的糟糕。例如,路上交通沒有超過我預期的亂,住處有熱水,人也挺敞開的。雖然我是第一次到這裡,卻感覺一切並不是那麼的新鮮,但也因此限制了主在我身上的作為。

在一天早上的開展訓練中,弟兄們說到雅歌七章11~12節:『…你我可以出到田間;你我可以在村莊住宿。…我在那裏要將我的愛情給你。』之後在下午的禱告裡,主就向我說話,我到印度不該是盼望能得著甚麼特殊的屬靈經歷,反而我在這裡是為著傾倒,為著枉費,為著將我們的愛情獻給主。並且主的心意乃在於建造祂的召會。所以我們的心不僅是為著祂,也該為著當地的召會花費。從那時起,我開始放下自己的感覺,不再等待與比較,反而能真心為那地的福音迫切禱告。而小組與小組之間的分別好像也就此不見了,大家不再分人是你們還是我們帶回來的,只要是福音朋友,眾弟兄姊妹就簇擁上去,一起配搭傳福音。也因此滿有主的祝福,得人如得魚。

這次的開展不像是一場特別的行動,也不是為著個人的屬靈經歷,似乎非要得著些甚麼一樣。反倒是在這裡,我們享受了兩週甜美的召會生活。其中滿了屬靈的實際,眾人活在調和的靈裏,如同使徒行傳一般:「他們天天同心合意,堅定持續地在殿裏,…讚美神,在眾民面前有恩典,主將得救的人,天天和他們加在一起。」(楊平)


走出德里機場,外面的世界是一片土黃色的濃霧,空氣中充滿著濕氣、灰塵和嘈雜的喇叭聲。我開始有點害怕,未來幾天我們都要在這樣的環境中生活,並且,我們必須去接近這地的居民,傳福音給他們。

感謝主,縱使我們的心情還不適應這裡的生活,我們靈裡卻有能適應一切環境的生命。我們蒙神呼召,從埃及出來,脫去一切屬地的纏累,來到了曠野,天天享受屬天的嗎哪,神的話與神的同在成了我們唯一的享受。生活資源的缺乏,反而幫助我們更多在靈裡享受包羅萬有的基督。

在Faridabad的每一天,早上我們相聚一起,享受基督,下午則是分組傳福音,湧流基督。當地居民,大多都非常敞開,即便是多神信仰,許多人仍是擁有單純且簡單的心。開展期間,我們實在經歷這裡有一道水流,聖靈親自來作工。時常我們還在心思裡擔心說錯話、語言不通,以為自己成了攔阻,但是,神卻一再向我們顯明,人不是因為我們說了有多好、說了有多少而受浸,而是那靈來作事。我們不過是活水流通的管道,唯有神才能真正吸引人、得著人。

我非常寶貝這樣的開展,是主的帶領,使我知道祂心頭的渴望並看見祂在地上的行動。不僅我們出了埃及,這些印度人也是何等需要脫離世界的奴役。主啊!我願意再奉獻自己,為祢使用,配合祢在地上的行動!     (趙容)


感謝主,讓我能有分這一次的開展,使我踏上更高之地,擴大我的度量,看見主的行動一直在擴展。全地有許多人未曾聽見耶穌的名,有許多真理需要我們為祂辯證。我們真需要好好裝備自己,不僅為著福音的開展,也為著主恢復之真理的推廣。

會想參加印度開展,是因為聽到去年開展隊的見證,感動我,摸著我,所以我渴望像他們一樣被主的愛來剝奪、困迫,讓主踏過全人深處,並從主重新得力。在這次的開展裡,我深深感受到自己在語言和真理上裝備不足。尤其是語言,限制了我在聚會中對主的享受以及在傳福音時的配搭。但在這樣的光景中,我才真實感受到,主並不是要我為祂作什麼,而是要我放下自己的努力與掙扎,眼目專一對準主,享受祂、讚美祂,並全心全魂的愛祂。傳福音不在於我們為主作了多少,或是自誇我們的能力有多少。唯有出於生命的結果,在主的眼中才算得了數,才是真實有價值的。

在這樣的開展中,主一直在作新事。這裡的人雖然都很敞開,但不一定都向福音敞開。感謝主,因為「祂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面上,並且豫先定準他們的時期,和居住的疆界。」(徒十七26)我們只需要一直與主配合,為主的行動奉獻自己,禱告祂並享受祂,主自然就會藉著祂的身體(召會)作事,繁茂地擴增並榮耀祂自己。 (劉陌和)


我曾經許願,在二O二O年印度五百處召會成立之前,我一定要竭力地有分於每一次能配搭的機會。

在這次開展中,主給我們有別於以往的經歷。前兩年我們花盡了力氣,卻常常有衝不破的撞牆期,逼著我們到主面前去對付乾淨。但是這一次在身體的配搭中,弟兄姊妹都經歷同一道流在我們中間,經歷彼此阿們、彼此扶持的甜美配搭。因此,主竟然讓我們接二連三地結出一串串的果子,好幾次都是三、四個人結伴受浸。不僅超乎我們所能想像,更是覺得主要興起一群一群的人來愛祂,在這個城市裡建立起許多小排和家聚會。

在每一次的傳講中,我最寶貝的是我們真認識了「福音的目標」。不論講說主所經歷的種種過程,或是用撒瑪利亞婦人來講生命活水,甚至用罪來摸人深處的感覺,每一次都讓我更寶貝我是蒙救贖的荊棘,並且能夠更愛祂這位在我裡面燒著的火,也就是三一神自己。因此,不論陪談的福音朋友最終有沒有受浸,主在我每一次的說話裡,都成為更真、更近的那一位。有時候帶人受浸了,會看見是主在人裡面來吸引,使人羨慕祂的自己。有時候陪了許多時間卻不見人有得救的跡象,但更覺得主在我身上有何等的憐憫。雖然那人的得救還不是時候,但我卻先從福音蒙了拯救,更寶貝祂在我身上有何等奇妙的作為。讚美主!祂要以祂可愛的自己吸引我們和其他愛祂的人,更多更深地奉獻自己,把我們上好的愛獻給祂,跟隨祂到生命的葡萄園中!    (鄧惠臨)


感謝主,讓我能有分於這一次的印度開展。我將兩週時間奉獻給主,全人投入生命的流中,為祂花費,何等的寶貴!

一開始到印度時,總想說要為主作些事情。在前三天開展中,雖然也有講到話,也有被邀請到家裡分享,但卻沒有人願意與我們一同回到開展中心。此時我就思考自己到底是為甚麼來到印度,在這樣的情形下,傳福音並不是很釋放。但在第四天的開展訓練中,弟兄們用出埃及記結晶讀經第三篇來加強我們。藉由與同伴的禱讀,我漸漸瞭解,我來印度乃是因為主的呼召,是神的恩典使我能有分於祂的經綸。

因此,我向主更新奉獻,將自己交在主製作的手中,讓主踏過我一次,破碎我外面這個人,使主有路。我過了這個屬靈的關以後,傳福音就變得更為自然。並且在身體的配搭裡生機而甜美,與同伴時常來在一起為人禱告。經過幾天的開展,看見一位位新人接連受浸。我就有負擔為他們禱告,希望這些新人至少能有一半繼續接受牧養,並且穩定在召會生活中。不僅成為我們的複製,也對這個城市的開展有負擔。這是何等榮耀且有價值的事!

在印度的開展中,主的話對我是鮮活而可經歷的,並且我對主也有了更深的認識。求主繼續祝福這地,得著關鍵的家,為主剛強站住,成為明亮的見證。    (劉泰承)


感謝主,讓我有分於這次的印度開展,並且能在這行動中被主踏過。這次來印度,最摸著我的是兩個經歷—禱告和團體的荊棘。記得有一天的早上,我們這組帶了兩位很敞開的女性,一位已經陪過兩次,另一位是第一次來。當時家聚會的氣氛非常不錯,她們聽福音時反應很好,也說要受浸。當下真是感謝主,心想我們這組終於要一起結一個果子了!但不知為何,她們在進入浸池前一刻,分別接到電話,接著在一陣混亂中離開了開展中心。那時我非常的錯愕且沮喪,一直流淚懊悔,心想:「主啊!你不是願意萬人得救嗎?為何她們沒有受浸?」

但藉由禱告,主讓我知道,我只是器皿,我只是通道,我只是荊棘,祂才是主。並且主藉此光照我,我們並不是來辦一個活動,為了衝人數目標的,而是要把活的神帶給人,並把神作到人的裡面。後來到了下午,在和組員簡單的禱告之後,一個少年就簡單的得救並受浸了,當天甚至受浸了十三位。到了晚上,一位新竹的聖徒傳訊息跟我說,前一天全召會的聖徒都努力地為印度的福音開展禱告。傳福音真是一場屬靈的爭戰,不僅身體需要實際的走出去,還需要擺上我們的禱告,才能將祂的得勝實化在我們的經歷裡。(鍾以理)


印度開展配搭服事見證(一)

感謝主!是祂的恩典,使我能有分於2015年新竹大學聖徒的印度開展,我主要配搭飯食服事。當譚弟兄詢問我是否可以前去服事飯食時,我禱告後裡面很平安,便尋找同伴一同配搭。感謝主!賜給我一個好同伴—呂惠玲姊妹。

在開展期間的飯食配搭上,我很受來自印度東北的一對姊妹所感動與激勵。她們到主的恢復裡還不到半年,但因著愛主而將上好的愛獻給主,願意請長假到這裡服事飯食。其實她們平時並不用自己下廚房,因為家裡都有請傭人作飯。但他們在這裡的服事卻是熟練又精明。有一次臨時要外訂印度烤餅,姊妹需作咖哩沾料,有些食材需要泡12小時,她們立即下廚處理,沒有一點怨言和不悅。她們在生命中順服的操練,實在是我的好榜樣。

在開展的後期,印度聖徒有幾天必須去德里參加特會,就只剩下台灣的姊妹們配搭飯食。但因著要顧到印度聖徒飲食的需要,我就問了一位平常都在照顧嬰孩的印度姊妹,是否能在每餐幫忙作一道印度菜?她不僅樂意配搭,而且作菜時喜樂又歡騰地唱著詩歌。我問她為何如此喜樂?她很得意的說:「我也可以服事飯食耶!」當我看到她這麼喜樂時,不禁自覺慚愧,因為在此之前我並不懂得珍賞她,而且在服事飯食上也沒有像她這樣喜樂歡騰。一天早上在共同追求時,學生們唱英文詩歌詞”we must hear him and seek Jesus only”,當時我很蒙光照,主提醒我要眼目專注在祂身上,聽祂說話。

1月28日,因為前一天廖常虹姊妹車禍受傷,也有幾位弟兄身體不適,躺在床上休息,無法開展。惠玲姊妹覺得不僅要為開展禱告,也要為學生身體健康迫切禱告,堵住一切從撒但來的攻擊。所以我們兩個在廚房邊作菜,邊禱告。我感受到聖靈在我們中間七倍加強的運行。不久就聽到鄧惠臨姊妹身體恢復起來,在福音朋友的聚集中剛強有力的宣揚主的福音。這一天真像是流水席,一群一群的福音朋友結伴前來,到了晚上九時多,我們一共結了十三個果子。我真是經歷到,需要儆醒禱告,時時在靈禱告,並且同心合意的禱告,結果就能帶來神的祝福!

在這次開展中,我看見Faridabad社區居民是很敞開的,也很容易得人,而且新人會再帶新朋友來,結出成串的果子。馬太福音九章37~38:「莊稼固多,工人卻少;所以要祈求莊稼的主,催趕工人收割祂的莊稼。」這裡很需要有負擔的人前去收割莊稼,並餧養新人。若再有印度開展的機會,我願意答應主的呼召,一同前去配搭爭戰。願主為我開路,成全我的心願,好為著祂的恢復在印度繼續往前。           (中壢 許陳金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