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手帶著豐富在年終感恩聚會中獻給神

數算主恩

每逢歲末年終,全召會的弟兄姊妹都會藉著數算主恩典的聚集,重溫2017年主所賜給我們的恩典與祝福。為此,各大組在十二月各週,分別都有年終感恩愛筵,與神家中所有的親人一同數算主的恩典。正如詩篇六五11:『你以你的恩惠為年歲的冠冕,你的路徑都滴下脂油;』今年在祂的帶領及牧養下,使我們經歷信心的工作,愛心的勞苦並盼望中的忍耐。竹訊上的標語「晨晨禱告復興、人人福家探訪、週週安息舒暢、年年擴展繁增」,正說明了主帶領我們的路徑。

晨晨禱告復興

自2015年5月以來,藉著基督身體的交通,聖靈在新竹市召會各大組興起了晨禱的生活。在其中,我們經歷了身體中團體的認罪、晨興、禱告。許多聖徒都能見證,在團體的晨禱中,主話語的光是更亮的、享受是更豐富的。在召會生活上,也藉著這團體的晨禱,彼此更加同心,配搭得更平順。

人人福家探訪

今年初以來,召會在祭司體系禱告的基礎上,跟隨眾召會建立福家架構的水流往前。因著去年壯年班的福音開展,及春節期間青職聖徒在印度開展時福音餐廳的蒙恩,使得人人週週福家探訪,在本地召會成為可實行的。各大組週週都有福音餐廳,使得全召會福音出訪的人數達到平均三百多人,約佔全召會總人數的四分之一。人人出訪及週週結果子已成為我們的生活。求主還繼續帶領我們,能加強牧養的實行,使果子常存。

週週安息舒暢

在這福家的生活中,配搭的需要自然增加-事務安排、作愛筵、看望、傳福音…,已非僅靠幾個聖徒就能應付,所以各區事奉核心便具體的應運而生。除了週一到週六早上的晨禱、每週的福音餐廳外,更藉著現代的科技-群組中的禱告、交通,使聖徒間的配搭更頻繁,更緊密。

然而我們還是覺得聖徒間彼此相調得不夠。正如這週晨興聖言「召會的恢復」第四篇所說的,我們需要恢復正當的召會生活,需要我們恢復對主的經歷。大專特會、青職特會的奉獻,再加上11月7日全召會禱告聚會眾聖徒的奉獻,使得我們從離散、死沉中出來;從單獨和個人主義中出來;從對主的遠離及不冷不熱的光景中出來;從事奉殿而不親近神的情形中出來;從巴比倫原則的假冒中出來;從憑自己力量來服事、出汗的光景中出來。我們願意回到起初,有更多的相調,以回到安息舒暢的生活中。

年年擴展繁增

在今年八月,各個大組都在交通增人、增區、增排。過程中我們實在摸著主的心比我們還急。以二大組為例,我們不看環境,在信心裏宣告九月三日增區。一宣告,多年的福音朋友就決定受浸得救,另一個姊妹的先生也當場受感。一增區,大組人數馬上增加15人以上。區排調整新氣象,使得區裏盡功用的人也增多。

不可空手朝見神

藉著2017年夏季訓練的追求,我們都渴慕成為撒都的子孫、親近神。當趁著年終感恩愛筵,將家中的親人都邀回家來,並藉著將今年所蒙恩典彼此見證,激發愛心、勉勵行善。就如申命記十六章13〜16節所記:『你從禾場、酒醡收藏了出產以後,就要守住棚節七日。…你一切的男丁,要在除酵節、七七節、住棚節,一年三次,在耶和華你神所選擇的地方朝見祂。他們不可空手朝見耶和華;』主不僅呼召祂忠信的子民從巴比倫的分散中出來,回到正確的召會生活,也要將已經失去之基督的各方面恢復並帶回。願我們都雙手帶著豐富來朝見神。       

祭司早晚都要獻上燔祭,祭壇的火不可熄滅

祭司早晚都要獻上燔祭,祭壇的火不可熄滅

要認識召會的恢復,就需要知道召會原初的情形,召會的墮落,以及召會的恢復,而召會的墮落來自撒但的破壞。在此我們看見巴比倫的原則,雖然巴比倫這在但以理書二章中,代表人類政權的大人像之中的金頭早已過去,但巴比倫的原則卻沒有過去,仍如影隨形地跟著我們。不要說一般的人,就連我們有心追求、事奉的信徒,在主話的光中,都得承認,在我們的基督徒生活與召會生活中,也難完全脫離巴比倫的原則。

首先是巴比倫原則中的『人工』,我們常憑磚頭-人的努力,來建造高塔,表面是為神作工,骨子裡卻是為顯揚自己的名;其次是『裝假』,穿一件不合自己的衣服,說超過自己度量的話,作言過其實的見證,禱告的聲調特別…等,都是不同形式的裝假;再者是『奢華』,雖然生活的水平因每個人不同的成就、條件而各異,但需要、使用是一件事,私慾、過分又是另一件事,後者常會成為我們的霸佔,且成為心中的偶像。

神最恨巴比倫的原則,一切不絕對、一半一半、不冷不熱,都屬巴比倫的原則。主警告所有神的子民要從宗教、物質的巴比倫出來,免得有分她的罪和災害。新約中啟示錄十九章1〜4節至少兩次提到「阿利路亞」。一次是二節所提,因祂審判了那用淫亂敗壞全地的大妓女,並且向她為祂的奴僕伸了流血的冤;第二次是七節,論到羔羊婚娶的時候到了,新婦也自己豫備好了。這兩件事,都使天上大發聲音說「阿利路亞」。

我們憑自己無法勝過巴比倫的原則,得勝之路在於-以基督為燔祭。燔祭豫表基督過完全且絕對為著神並滿足神的生活,並祂那絕對的生命。感謝主,藉著早晨的晨禱,我們經歷按手按手與祂聯結,我們的軟弱、缺失由祂擔負,祂的美德成為我們的;也藉著祭司體系的禱告經歷治死;祭牲要留壇上焚燒處,藉著在禱告中聽信與其他聖徒調和建造,真實經歷宰殺、剝皮、切割、洗滌等過程;末了就是焚燒成灰。這是基督之死的結果,當我們被帶到盡頭,經死而復活,就能變化成建造的材料。

最後一點,就是壇上的火要一直燒著,不可熄滅。祭司每天早、晚都要獻上燔祭,燔祭要整夜在壇上的焚燒處,直到早晨,壇上的火要一直燒著。這兩年多來,許多的聖徒參加各大組的晨禱,但仍有聖徒因環境、家庭、工作、接送等不便參與。最近,我們再讀主的話,看見燔祭是在五種基本的祭中首先被提起的。對人而言,該是先獻贖愆祭,再是贖罪祭…;但對神而言,最重要的是燔祭,這是能使神滿足的食物,我們不獻,神就沒得喫的,而且是早晚都得獻。

我們有些群組已開始實行每晚10:00〜10:15獻上燔祭,在Line裏有『群組語音通話』的功能,隨時可上下線,若是插上耳機,音質更清晰,不必形成重擔和壓力,我們願藉著實行主的話,看主如何帶領我們繼續往前。   

祭司早晚都要獻上燔祭,祭壇的火不可熄滅

祭司早晚都要獻上燔祭,祭壇的火不可熄滅

要認識召會的恢復,就需要知道召會原初的情形,召會的墮落,以及召會的恢復,而召會的墮落來自撒但的破壞。在此我們看見巴比倫的原則,雖然巴比倫這在但以理書二章中,代表人類政權的大人像之中的金頭早已過去,但巴比倫的原則卻沒有過去,仍如影隨形地跟著我們。不要說一般的人,就連我們有心追求、事奉的信徒,在主話的光中,都得承認,在我們的基督徒生活與召會生活中,也難完全脫離巴比倫的原則。

首先是巴比倫原則中的『人工』,我們常憑磚頭-人的努力,來建造高塔,表面是為神作工,骨子裡卻是為顯揚自己的名;其次是『裝假』,穿一件不合自己的衣服,說超過自己度量的話,作言過其實的見證,禱告的聲調特別…等,都是不同形式的裝假;再者是『奢華』,雖然生活的水平因每個人不同的成就、條件而各異,但需要、使用是一件事,私慾、過分又是另一件事,後者常會成為我們的霸佔,且成為心中的偶像。

神最恨巴比倫的原則,一切不絕對、一半一半、不冷不熱,都屬巴比倫的原則。主警告所有神的子民要從宗教、物質的巴比倫出來,免得有分她的罪和災害。新約中啟示錄十九章1〜4節至少兩次提到「阿利路亞」。一次是二節所提,因祂審判了那用淫亂敗壞全地的大妓女,並且向她為祂的奴僕伸了流血的冤;第二次是七節,論到羔羊婚娶的時候到了,新婦也自己豫備好了。這兩件事,都使天上大發聲音說「阿利路亞」。

我們憑自己無法勝過巴比倫的原則,得勝之路在於-以基督為燔祭。燔祭豫表基督過完全且絕對為著神並滿足神的生活,並祂那絕對的生命。感謝主,藉著早晨的晨禱,我們經歷按手按手與祂聯結,我們的軟弱、缺失由祂擔負,祂的美德成為我們的;也藉著祭司體系的禱告經歷治死;祭牲要留壇上焚燒處,藉著在禱告中聽信與其他聖徒調和建造,真實經歷宰殺、剝皮、切割、洗滌等過程;末了就是焚燒成灰。這是基督之死的結果,當我們被帶到盡頭,經死而復活,就能變化成建造的材料。

最後一點,就是壇上的火要一直燒著,不可熄滅。祭司每天早、晚都要獻上燔祭,燔祭要整夜在壇上的焚燒處,直到早晨,壇上的火要一直燒著。這兩年多來,許多的聖徒參加各大組的晨禱,但仍有聖徒因環境、家庭、工作、接送等不便參與。最近,我們再讀主的話,看見燔祭是在五種基本的祭中首先被提起的。對人而言,該是先獻贖愆祭,再是贖罪祭…;但對神而言,最重要的是燔祭,這是能使神滿足的食物,我們不獻,神就沒得喫的,而且是早晚都得獻。

我們有些群組已開始實行每晚10:00〜10:15獻上燔祭,在Line裏有『群組語音通話』的功能,隨時可上下線,若是插上耳機,音質更清晰,不必形成重擔和壓力,我們願藉著實行主的話,看主如何帶領我們繼續往前。   

為著召會的恢復,牧養並成全新人

中古世紀以來召會的恢復

召會的恢復一直以來是走在狹路上。早在馬丁路德起始改教的一百年以前,英國的約翰威克里夫與捷克的約翰胡司就已相繼對天主教的陋習提出了種種批判。他們主張以聖經為獨一的權威,以信心為得救的條件,並分別將聖經翻譯為平民使用的英文及捷克文。由於逼迫,胡司於一四一五年被處以火刑。他的部分跟隨者在波希米亞與摩爾維亞一帶爆發了革命,然而另有一部分人既不採取武力抗爭,也不和天主教妥協,而寧願為信仰受苦。他們隱居在波希米亞的肯瓦谷,稱為「合一的弟兄們」,此即摩爾維亞弟兄們的前身。他們認為自己活著乃是為了要事奉神,應在凡事上為神而活。他們彼此相愛,互相勸勉,過著敬虔寧靜的生活;無論是生活或是事奉上,都為榮耀神而行。其後,他們人數繁增,見證明亮。一五七一年,一位波蘭貴族來到他們的聚會中,感動的說:「永生活神阿,我心裏充滿何等的喜樂,因為我所看見和所聽見的,的的確確讓我身處在以弗所、帖撒羅尼迦、或其他使徒時代的教會中。我親耳聽見,也親眼看見自己在新約書信中所讀到的一切…。」(摘自「二千年教會歷史巡禮」)

然而好景不常,因著逼迫及戰爭,整整一百年,合一的弟兄們四處分散。一七二二年,約有二百位當初摩爾維亞弟兄們的後裔來到了新生鐸夫的莊園,稱之為「主護村」,而後漸漸地其他各宗派受逼迫的信徒也紛紛來此覓居。他們生活簡樸,彼此以弟兄姊妹相稱,無階級之分,盡力保守合一,並且讓基督為首,讓聖靈掌權,實是一大恢復,被認為是啟示錄中非拉鐵非召會的應驗。摩爾維亞的弟兄們注重禱告(二十四小時守望禱告了一百年)及唱詩,並為著福音火熱(三十年間從摩爾維亞所差出的海外傳教士,甚至超過當時基督教兩百年間所差出之傳教士的總和),足跡遠達歐、美、亞、非,這復興的水流也影響了全英國。一八二七年,主在英國興起一班弟兄們,進一步恢復了召會生活,並釋放許多重要真理。然而,由於在某些方面的失敗,使主無法再藉著他們繼續往前。

回歸起初召會生活應有的純正實行

我們所期許自己的,乃是在前人所恢復的真理與實行上繼續往前。除了持守已過諸世紀弟兄們所恢復的之外,進一步的,我們站住召會正確的地方立場,在行政上各地召會雖是各自獨立,卻共有一個宇宙的、基督身體的交通。我們所肩負的,仍是主耶穌原初的託付:『將這國度的福音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而,我們不該將這福音領會成僅是將人帶進神的國裏。對於保羅來說,這福音包含了兩部分,其一是向外邦人傳講『基督那追測不盡的豐富』(弗三8),其二是向眾人照明『那歷世歷代以來隱藏在創造萬有之神裏的奧祕的經綸』(9)換句話說,這福音包含了基督,也包含了召會,兩者皆是奧祕,難以述盡說竭。然而,雖是難以說透,我們卻又能主觀地經歷並認識基督同祂榮耀的身體,且將這經綸向眾人來照明。

牧養成全新人需要這樣的「照明」

為了將召會恢復到神原初的心意裏,我們需要向得救的新人照明這奧祕的經綸,使新人看見我們所看見的。在一個新人得救之後,我們首先需要顧惜他,使他的心溫暖。然後,我們需要以話奶(各式的初信材料)來餧養他,幫助他主觀地經歷基督並享受召會生活。之後,我們需要進一步地將這全備的福音向他來照明,一個絕佳的路就是和他約定天天晨興(晨禱)或固定時間的家聚會。在這事上,恢復本聖經及生命讀經都是我們豐富的草場,不只新人需要進入,我們餧養的人更能不斷地從主話得著供應。

殷勤實行,並投身其中

保羅對提摩太勸勉說:『你要留意自己和自己的教訓;要在這些事上持之以恆,因為這樣行,又能救自己,又能救聽你的人。』(提前四16)在已過週二的集中禱告事奉聚會中,有數百位弟兄姊妹更新地將自己奉獻給主,期能忠信地照著以西結的異象過愛主、事奉主的生活。願主答應我們每個人(家)的奉獻,在年終乃至於往後的歲月中,都能這樣牧養人、領人歸主或恢復聖徒,使主所愛的召會完全回復到起初應有的光景。我們願如此實行,直到主來。

回家-年終收網福音

傳福音是主的託付

神在歷世歷代以來的定旨,就是要在地上得著一班人,重生、更新、變化以建造召會,作祂的彰顯和代表,施行神管治的權柄。所以,主耶穌在地上的職事裡,不斷走進病人、罪人中間,傳赦罪的福音;並且差遣門徒出去,在各地尋找平安之子(路加福音九、十章)。主自己在升天前也囑咐門徒,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造之物傳揚福音(可十六15)。

因此,神的兒女在得救之後,不論意願如何,都應當是一個傳福音的人。傳福音是我們的權力,因為所有的權柄都都已賜給主了(太廿八18);傳福音是我們的職責,因為管家的職分已經託付我們了(林前九17)。所以,在主升天之後,門徒們或主動、或被動,都過著傳揚福音的生活。整本使徒行傳的記載,就是初期召會生活傳福音的歷史。而這一道生命水流,一直流到今天,一直流在千萬聖徒們的裡面。

心靈飢渴需要救恩

傳福音不僅是叫人知罪自責,悔改信主,也在於拯救軟弱的人。就如路加福音所說『貧窮的、被擄的、瞎眼的、受壓制的』(四18),如約翰福音裡所說的『不道德的、垂死的、飢餓的、乾渴的、死了的人』(二~十一章)。這個世代雖然富足,雖然有高超的科技,雖然有各種悅人眼目的衣食享樂,但撒但就運用這些事物,施展強大的控制,奴役生命,混亂心思,欺蒙心靈。以致人心枯乾空虛,倫理隳頹傾倒,價值扭曲錯置。

放眼今日社會,多少人汲汲營營,縱能步上雲端,不過都是勞苦愁煩;多少人孜孜矻矻,縱能積累財富,至終都將成空。這世界的王像埃及法老一樣,驅使人為著成就而消耗生命,如同路加福音裡的浪子,揮霍家產,耗盡了生命的一切。這世界的王也是詭詐的撒但,運用各種享樂以麻痺人的心,使人如浪子而生活放蕩,心靈窮乏,淪落到喫豆莢充飢。(參路加福音十五11〜16)所以,今天的社會生活雖然富裕了,但人的道德情操遠不及已往;今天的物質環境雖然提升了,但人心靈的空虛更甚於已往。這一些都說出,這個世代使人枯槁、貧窮、被剝奪、受壓制,只有神的救恩才能使人得拯救,只有神的生命才能使人得滿足。

回神家裡得享救恩

約翰福音十章10節,主耶穌說:『賊來了,無非是要偷竊、殺害、毀壞;我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人的軟弱、罪的敗壞、心的虛空,都是因為缺少正確的牧人,也缺少了『家』的歸屬。這世界的王如同賊一樣,偷竊人心,殘害人命,毀壞人身。但是牧人來了,帶來合適的引導,把羊帶『回家』。家是安全的所在,是食物供應的所在,是親情溫暖的所在。所以,傳福音就是把沒有平安的人,帶回到牧人這裡;把裡面飢渴的人,帶回到神的家裡。尤其在歲末年終的時候,那些在世界裡流浪、迷失、沒有真正歸宿的人,對於『家』的渴望何其強烈,他們需要親切的顧惜,需要生命的供應。

補充本詩歌875首說:『看,全地盡是飢餓人群,需你我分賜基督富餘;速興起,打開約瑟糧倉,答應主的呼召,供人所需;主神說,我可差遣誰?誰能為我們前去?哦,主阿,是我,我在這裡,請差遣我,照你所欲。』親愛的聖徒們,主耶穌已把傳福音的託付給了我們。無論這一年我們結了多少果子,無論這一年我傳了多少的福音,在這歲末的時候,為著神國度的擴展,我們都應該起來,答應主的呼召,為年終收網福音禱告,為我們耕耘多時的親朋好友禱告,也更積極的出外訪人、接觸人,邀請他們有分年終收網福音的大好筵席。盼望我們在年終前的兩個月裡,都答應主呼召,把迷失的羊帶回牧人這裡;都受主的差遣,把流浪的人帶回神的家裡。並且一人帶一人,讓回家的人充滿整個福音聚會會場。盼望主賜給我們一次榮耀的福音聚會,眾聖徒同心合意把禾捆帶回來,使多人受浸歸主。榮耀歸神,阿利路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