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吳幸娟姊妹追念聚會見證

我與幸娟姊妹於1993年1月17日結為婚配。結婚後我繼續在中原大學就讀,住在中原弟兄之家,幸娟就先在高雄路竹與我父母同住。畢業後考上研究所,我就與姊妹在中壢租房子,一同過甜美喜樂的召會生活。畢業後主沒有忘記我的奉獻–參加兩年全時間訓練。在躊躇之時,主為我開了路,使父母不反對我的參訓。兩年訓練結束後,繼續在中壢市召會服事大專校園有六年之久,校園包括中原大學、南亞、萬能和清雲(原健行)工專等,為主得著青年人,幸娟也在大專校園一同配搭服事。

大兒子傳承於1997年10月10日誕生,小兒子傳揚2000年1月11日出生。一家四口常隨著大專聖徒上山下海,兩個小男孩也在大哥哥和大姊姊的關愛下成長。當服事校園多年後,主記念我海外開展的心志–為了突破服事的瓶頸,我的度量和眼光需要再被擴大。經過多次與幸娟交通,我們家在在身體的交通和祝福中,於 2004年6月底移民至印度開展。前兩年在印度中部Pune City 開展,後來又搬到印度的最南端Trivandrum City 繼續服事和開展。

2008年4月底全家搬回台灣,結束了四年的海外開展。之後我們家來到新竹市召會服事,這期間幸娟姊妹是我的好幫手,家打開服事大學生,服事青職聖徒,甚至家打開讓青職姊妹在我們家長期居住,並為姊妹預備早餐。記得有一次邀一位大學弟兄來家裡吃飯,他的弟弟(福音朋友)也同來。在交談裏我們給予許多的顧惜和關心,當姊妹忙完飯食,聖靈在姊妹裏面說,為什麼不向他傳福音呢?姊妹就向他的弟弟傳福音,他當晚在家裡就受浸得救了。後來由於我母親生病住院,我就與弟兄們交通,想回南部就近照顧生病的母親。2013年7月我們家就來到高雄服事,先在昌裕住兩年,2015年搬到到岡山繼續服事。

幸娟於2019年9月4日晚上8時,息了她在地上的勞苦,與她所愛的主同在。從她2016年4月15日在岡山秀傳醫院確診為胃癌並有擴散的跡象;4月21日在高雄榮總確診為胃癌末期。姊妹就知道她在地上的年日不多了。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我們祈求主延長她的年日。這期間許多聖徒從中壢、新竹來探訪、關心和代禱,謝謝聖徒在身體裡的扶持和鼓勵。

喜樂的心乃是良藥!幸娟抓住每一個機會與我一同為召會的行動禱告,探訪人並建立家聚會,每週六下午還參與福音行動和兒童排。

因著主的施憐憫和恩典,三年多的期間幸娟可以為家人預備三餐,過正常的召會生活。2018年7月幸娟和孩子一同北上中壢、新竹看望聖徒,感謝他們多年來的關心和代禱。同年11月底幸娟因著腹膜炎住院開刀取出腹水約有一萬毫升,經過兩次住進加護病房,她仍然剛強的康復起來而出院。今年6月2日岡山大區集中主日,是幸娟最後一次出現在聚會中,那日顯得疲憊和軟弱,6月3日她就住進國軍醫院,之後多次進出醫院,到8月9日改住岡山秀傳醫院,一個禮拜後出院又掛急診住院,9月4日晚上安息在主懷。

『我深知道凡事臨我,祂有美意不必測。』結婚近26 年,幸娟是神賜給我最好的幫助者,她是我禱告的同夥、屬靈的同伴、軟弱中的扶持,也是一同傳福音、爭戰的配搭。她已經跑完她的賽程。幸娟在8月25日帶她的父親吳泉原弟兄受浸得救了。在9月11日幸娟姊妹的入殮和火化中,她的姪子吳伊恩和姪女吳夏恩也答應要受浸。基督徒的一生不是日落西山,乃是旭日東昇。義人的途徑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  (洪明凱)


我的母親1968年5月10日出生於台南市,畢業於嘉南藥專化妝品科,於1993年1月17日與父親結為婚配。在1997年10月10日生下我。在我出生後媽媽就停下工作,在家裡做家庭主婦,照顧我們的三餐,照顧小時候的我。就像全天下的母親一樣,愛護自己的孩子,就這樣日復一日,慢慢的我也長大了。

在我眼裡,我覺得我媽是一個雖然很凶又很寵我們的母親,常常會帶我和弟弟一同去逛街。長大後就要我開車帶她去哪裡吃好吃的,然後我們都會跟我媽要一些我們想要的東西,媽媽也常常不吝嗇的卡就刷下去了。雖然她有時候會跟我們說,之後要把錢還給她,但可能出於愛,她好像也都忘記了。

媽媽不只愛我們,她也服事召會。從小的時候,服事兒童排,到我國中又服事國中排,一路上來是希望我們能受更多的成全,並時常為著主和召會擺上時間和體力。花錢並花心思在召會的青年人身上,這是我該學習的榜樣–不是只為著自己或是自己的家而已。只要媽媽有時間、有體力,她就是為著服事,直到媽媽倒下之前,她還是時常提醒我,好好照顧青少年,末了住院的期間,媽媽還有一個心願就是出院後,能為著主再次把家打開。

如今母親雖然被主接去了,我們雖然難忍悲傷,但主的話說,『我是復活,我是生命;信入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主的話是我們的鼓勵和安慰,願我們都能藉著相信主耶穌,而得著永遠的生命。(洪傳承)


媽媽在三年前,就因癌症被醫生宣判死刑,但媽媽沒有停下服事岡山青少年,還是一樣為主殷勤。『似乎不為人所知,卻是人所共知的;似乎在死,看哪,我們卻活著;』(林後六9上)主知道媽媽為祂所作的。

感謝神,沒有馬上帶走媽媽,讓我還有時間能和她相處。神是聽禱告的主,沒有在我不在的時候接走媽媽。在這個暑假能好好地陪在媽媽身邊,能有更親密交通,暴露我更多的光景。媽媽最後的心願是把家打開。

從小我在哪裡過召會生活,媽媽都有服事,從兒童排到青少年,媽媽對我成了榜樣,讓我不放棄任何聚集。媽媽這一生的服事,過召會生活,愛主,緊緊聯於召會,造就了現在的我,看似枉費,乃是馨香的見證,見證主的甘甜。

媽媽已經卸下屬地的勞苦,已經跑完她的賽程,『因為在我活著就是基督,死了就有益處。』(腓立比書一21)

很感謝弟兄姊妹,來醫院看我媽媽,來為她禱告,讓我媽媽更喜樂,對主更堅定。雖然肉身很痛苦,但基督的恩典夠用。在醫院裡我媽都叫我不要哭,媽媽是非常喜樂,她相信耶穌已經死而復活了,就有永遠的生命。我們還會再相見,到那日,一同被提到雲裡,在空中與主相遇。

  (洪傳揚)


對幸娟阿姨最深刻的印象是,她乃是一個謙虛顧惜人的人。初和她見面是在我小學升高年級時,有一天,聽到我們家樓上有新搬來的全時間服事者,從那時起一直到阿姨被調到高雄,我們常在一起聚會。記得阿姨剛搬來時,對新竹的生活習慣尚不熟悉,像是什麼東西是要回收啊,或是要丟一般垃圾等,阿姨會因此常詢問我該如何處理;還有因為他們家的兩個兒子才剛轉學到我讀的小學,她也常問我關於學校的生活和規範等的事,常覺得雖然我比阿姨年紀小那麼多,阿姨卻用「請教」的方式來問我,讓我感覺很親近很沒有架子。

記得那時在阿姨家兒童排,雖然我已經高年級了,但其實還很叛逆、不操練,因此常跟兒童排的小朋友吵架或是發生一些心情故事,在阿姨處理我們的事時,她都不會用生氣或定罪的話來論斷誰對誰錯,反之,她會用很平穩的口氣來告訴我們雙方不對的點在哪,以後碰到這樣的事該怎麼解決,之後,還陪我們一起禱告,把我們帶到神面前。記得阿姨在禱告時,會先向神認罪,說都是因為她沒有好好顧到我們,所以才會發生這樣的衝突,當時聽到這樣的禱告,我感覺蠻驚訝的,但現在長大回想起來,覺得阿姨是一個常把自己擺在主面前的人。

此外,她也是個靈裡敏銳的人,因著跟小朋友的一些情形,阿姨常會跟我約交通禱告,我相信阿姨一定也私下為我有很多的禱告,就如歌羅西一9:『也為你們不住的禱告祈求,願你們在一切的屬靈的智慧和悟性上,充分認識神的旨意。』而那時也常看到阿姨在服事上的忠信,常看到她請大專哥哥姊姊們吃飯,並下樓關心姊妹們,與她們常有交通,其實那時我蠻羨慕那些哥哥姊姊的,心想趕快上大學就可以接受阿姨的服事了。

另外,印象最深刻的事是,冬天時,我們家的衣服常會曬不下,因此常要去頂樓曬衣服,記得有次從頂樓下來時經過阿姨家門口,阿姨剛好出來,就問我上去做什麼,我說幫忙曬衣服,她就說:哇,慎心好棒喔!我那時心想曬個衣服而已有很棒嗎?但是那句話對不常受到稱讚的我來說,卻是很大的鼓勵,讓幫忙曬衣服成為我的習慣。

之前一段時間,聽到阿姨生病時,我難以相信,而今年暑假去美國參加夏訓時,雖聽到阿姨正準備開刀的事,但因看到明凱叔叔也去參加夏訓,心想叔叔能離開,阿姨情況應該不錯。但夏訓回來時,媽媽提到阿姨好像有變嚴重的傾向,當下覺得阿姨和叔叔對主的絕對,他們的信心真是剛強。

現在阿姨雖然安息主懷,但我相信阿姨在主裏所留下的美好榜樣,會激勵我們往前,期盼那日我們在主的榮耀裏再相見。(裴慎心)


千言萬語真是不知如何下筆,一幕幕與幸娟姊妹相處、交通的畫面歷歷在目。當我第一次帶孩子到姊妹家的兒童排,我才知道原來有這麼愛主的家,願意為主擺上他們的一切,讓我非常感動。

我得救後,姊妹盡心地餧養、顧惜、成全我,姊妹愛我的心讓我羨慕也成為這樣的人。姊妹外面事務上的服事非常忙碌,但看到她時都是喜喜樂樂的,這樣的生活和彰顯也是我所渴慕的。我得救不久後,有一次開刀住院一週,姊妹和其他弟兄姊妹非常照顧我,天天送餐到醫院給我,我出院後,姊妹還常常到我家裡來看我,讓我在病痛中仍感受到姊妹那柔細的關懷。

得知幸娟姊妹生病後,兩次和新竹的弟兄姊妹到高雄看望姊妹,但事實上是我們得著姊妹的加強,姊妹身體非常不舒服,但她完全順服神在她身上的安排,那喜樂的靈親自地供應我們,在病痛中姊妹仍配搭傳福音、看望、服事,愛主的心不減。每當我想到姊妹時,常常落淚,但在禱告中真是認識幸娟姊妹是馬利亞–將她絕對的愛傾倒在主身上;是馬大–殷勤地服事主;也是拉撒路–滿了主復活生命的見證,何等美好的榜樣,何等榮耀的見證! (紀淑惠)


第一次來到弟兄姊妹中間,是以福音朋友的身份參加兒童排。依稀記得幸娟阿姨溫暖的笑容,迎接我進到阿姨的家中。幸娟阿姨常是體貼、且顧到人的需要。並且帶著懵懂無知的我,一同操練靈、進入故事、詩歌和信息。幸娟阿姨也將我帶到一群年齡相仿的小姊妹們當中,使我認識了一群很好的同伴。在幸娟阿姨身上,總是能看到她愛主的心,並且樂意服事人的靈。阿姨常常顧及我的需要,無論是一句問候,或是供應,我總能在幸娟阿姨身上獲得愛與關懷,靈裡也常得到供應。

阿姨的在兒童排中的餵養、故事與詩歌的帶領,讓我在聚會中非常享受,也期待著每週的兒童排。幸娟阿姨離開新竹後,便甚少相見,但阿姨愛主的榜樣一直在我心中。何等感謝主,在我年幼的時候遇見一位如此愛主的姊妹,做我的榜樣。(吳怡萱)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