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遂弟兄的交通

如何能成為有活力,有動力,有負擔的活力人?

這裡的順序很重要:活力與我們的生命、生活有關,動力與我們的工作事奉有關,負擔乃與主的託付有關。

要有活力就需要一直活在交通中,加強我們與主之間生機的聯結。在我們裡面的生命有其本能、性情與形像。神的生命是有活力的,其能力是無限的。這生命若是高昂,任何情況我們就都能應付自如;但是,若是有阻隔,我們就有如癟氣的氣球一樣。基督徒的生活就像波浪,經常高低起伏,要有活力就得經歷從主來的供應。

要有動力,就需要我們長出功用。活力是顧到自己生活的需要;動力是顧到身體中的功用。這需要我們有啟示,一旦我們看見神是什麼樣的神,神的工作是什麼樣的工作,神給我們的託付是何等的榮耀,我們跪著、擠著、爬著都要來事奉。跪著是對神,擠著是對人,爬著是對自己,因為沒有能力。這是神看得起我們,不是我們優待祂。

一個人"有負擔",證明他是神所託付的人。反過來說,"沒負擔"表示神不要你。"沒負擔"是件羞恥的事。一個正常的基督徒,只要事情一提,就會立刻有負擔。"有負擔"證明主需要你。你若沒有負擔,表示你和主之間一定出了什麼問題,你需要在主面前認罪並悔改。我雖然已經退休,已經不摸召會行政的事,但我仍是滿了負擔。

主日早上的申言聚會,要如何才能豐富?如何幫助初信聖徒享受並經歷結晶讀經?

這裡有三方面:說話的人、聽話的人、以及普遍的情形。

主藉著倪弟兄、李弟兄所釋放的話語在我們中間是最高的,在基督教中沒有比我們高的。可是這些話交在我們的手裡讓我們分賜的時候,有些人就覺得搆不上。這是因為缺乏啟示,也缺乏經歷。講的人都如此,聽的人程度又更差。這就好像我們的教材是研究所的材料,講者卻是高中生,而聽者是小學生。這種光景真是難辦。

目前,講的人雖然有在進步,但仍未達到那個水平,所以讓聽的人覺得沒有供應,沒有味道。若是聽的人是剛得救的聖徒,那就完全聽不懂了。

這時,我們不可以把晨興聖言拿掉,也不可不顧這些初信的。因為這就好像有的國家,不可能因為已經達到了送太空梭上去太空的水準,就要取消掉幼稚園的教育一樣。召會需要分班教育。召會該像個家庭,又像學校一樣,需要分班。因此,為著這些初信者,主日時,或許可以先擘餅,再分班,或者也可考慮在主日晚上,開闢初信的聚會。

在職聖徒在職場的忙碌中要如何經營?

有些聖徒認為太忙就無法經歷主,這是錯誤的觀念。倪弟兄與李弟兄都很忙,所以忙其實不是問題。每個主所用的人都是忙的人。問題是你的心不能忙。愛主的心若不夠,就容易被打岔。你的心需要常常轉向主,凡是倚靠,並活在光中。若是為神的旨意忙,那仍然可以享受主的同在。倪弟兄與李弟兄都是擔重擔並且非常忙碌的人,他們是如何聯於主的,值得研究。總之,不可以忙碌作為不享受主的藉口。

工作、家庭、與事奉如何才能取得平衡?

各面平衡的意思不是各面完美,各面都令人滿意,因為這是不太可能的。平衡乃是要問我們的時間要怎麼擺,何者多擺,何者少擺。若是一個學生聖徒要好好愛主,是不可能拿第一名的。要在主面前衡量自己有限的時間、精神該擺在哪方面,每個人是不同的。凡是神要的人,世界也要。你若要問我,要如何每一面都能作得完美,我的答案乃是無解。

以我為例,我是1952年開始全時間事奉主,1954年進入書房服事。那時我在書房是早上8:00上班,下午5:00下班,到了晚上就聚會。我有八個小孩,我承認我這父親作的很糟糕,但我感謝主賜給我一個又強又快的姊妹,這完全是主的憐憫。

至於工作、家庭、與事奉何者擺第一?主是一切受造之物的首生者,當然是要把主擺在第一位。

如何成全青年人?

成全青年人有三個步驟:第一,基本上就是我會的,別人不會,我把他帶進服事裡,告訴他怎麼作並讓他看我怎麼作。第二,交給他,陪他一同作。第三,放手讓他作,在旁看著他。成全者與被成全的都需要學習很多東西。

一位五十多歲的負責弟兄不一定肯把自己的那一分交給年輕人,除非他到了七十多歲。因此,成全人要有度量,你要盼望被你成全的人至終比你更好。李弟兄是個成全人的人,他到哪裡,都會陪出許多的青年人。以我為例,我在書房服事時,李弟兄是如何成全我改稿的。起頭我改完他的稿,交給他後,他要花更多的時間把我改的部份重修一遍,因此我覺得很挫折,不明白為什麼。後來李弟兄告訴我說,文章若改得太好,讀的人只欣賞文筆,裡頭生命的供應就不易被人吸收;改得太壞,沒有邏輯,不通順,人就讀不下去。約莫過了兩年,他把一位姊妹替他作的講台信息筆記交給我,請我加點肉。他看過我改的文章,很驚訝地對我說,怎麼看不出哪些部分是你添加的?從此李弟兄就不再看我改的文章,完全信任我,我改完後就可直接付印成書了。我深覺這樣的服事文字工作,能幫助李弟兄有更多的時間為主作工,十分有價值,他作工實在比我好太多了。

成全人的要信任青年人,然後啟發他們,並且要預備好,能容忍他們犯錯、失敗。但被成全的人一定要提防驕傲,不能一驕傲就瞧不起人,否則就會出事。

地方召會是手續,基督的身體是目標,這兩面要如何經歷?

舊約有教會的豫表,新約就說到教會,但僅是外殼,其內容實際乃是基督的身體。就像要先有毛毛蟲,才會有蝴蝶出現,所以不能把毛毛蟲看得太輕或太重。例如有弟兄爭競比較,誰作教會的長老,就是把毛毛蟲看得太重。還有些聖徒會因自己的忙碌,以此為藉口而不參加某些聚會,或是推掉服事,這是把毛毛蟲看得太輕了。所以不要把教會中的得失看得太重或太輕。要看重今天教會裡所學所經歷的每一點,都是為著將來永世裡所要達到的實際。

配搭不來怎麼辦?

配搭就好比武俠小說中所提到在少林寺裡練功多年,要想下山,非得打過十八銅人巷。而最後一關就是配搭,把守的是大師兄,打不過就只能從頭來過。所以配搭若學得好,就可在身體裡小大由之、逍遙自如。學不好,還是得學。

            (以上紀錄摘要未經講者校閱)

最近更新於 2013-08-30, 週五 1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