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九日竹苗青職成全報導

跟隨

弟兄一開始以列王記下二章以利沙如何跟隨以利亞的圖畫,勉勵所有受訓的弟兄姊妹都需要成為緊緊跟隨的人。從吉甲前行,以利亞對以利沙說:『你留在這裡,因耶和華已差遣我到伯特利』,以利沙卻起誓說:『我必不離開你』。到了伯特利,有申言者的門徒出來對以利沙說:『你的老師,今天要離開你,你知道嗎?』然而,以利沙回答:『我知道,你們不要作聲。』就這樣,以利沙從吉甲跟隨以利亞到伯特利,再從伯特利到耶利哥,然後從耶利哥到約但河。以利亞用外衣擊打河水,水就左右分開,二人走乾地而過,那時遠遠站著的,還有五十位申言者的門徒。吉甲、伯特利和耶利哥這三個地方,所有申言者的門徒都知道以利亞要被提,但這裡的重點不是『知道』,而是『跟隨』。

以利沙認識以利亞受神的託付,所以他的跟隨不是根據理智,也不是藉著盤算,而是對神託付的認識。以利沙似乎越走越孤單,但是他沒有退後,仍然緊緊跟隨直到他看見火車、火馬,看見旋風將以利亞提去。以利亞的外衣落下,在以利沙拾起之時,以利亞的靈便停在以利沙身上,並且加倍感動他。從那時起,以利沙就正式承接了神的託付。

弟兄提醒我們,今天在召會生活中,外在的節目太多,虛擬的事物太多,我們是否能夠像以利沙這樣跟隨以利亞?弟兄也勉勵我們,緊緊跟隨直到我們過了約但河,有加倍的靈降在我們身上,而承接召會的託付。

十字架

論到過約但河,弟兄也提到以色列百姓在曠野漂流的歷史。當百姓來到何烈山,山上有律法作為神的見證,但山下卻充滿對偶像的敬拜。從何烈山經過加低斯巴尼亞再到美地,只需十二天路程(申一2何烈山到加低斯巴尼亞是11天,進美地1天),但因著以色列人的不信,他們在曠野整整飄流了三十八年。那時十二個窺探美地的人,有十個報了惡信,以色列人『在帳棚內發怨言說,耶和華因為恨我們,所以將我們從埃及地領出來,要把我們交在亞摩利人手中,好除滅我們。(申一27)』所以神就發怒起誓說:『這惡世代的人,連一個也不得見我起誓要賜給你們列祖的美地,(申一35)』

在這裡我們能看見,就是十個人的天然和肉體就使整個兩百萬人倒斃在曠野裡,因為神不能容讓一點的天然、肉體或一點的酵。那時,美地上也滿了亞摩利人,他們的文化叫美地墮落至極。也是神不容讓的,只要一點的酵,就要使全團發起來。而在新耶路撒冷裏,更是不容許有一點的瑕疵。

末了這首詩歌的副歌說道:『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誇耀!在此主付的贖價,是我永遠倚靠!』十字架是我們的誇耀,因為主的十字架能拯救我們,而我們要背起的十字架卻要了結我們的天然、己意。只有藉著十字架,我們能過約但河,也能夠在仇敵(耶利哥)面前,靜默無聲,同心合意。求主使我們認識我們自己,也願藉著十架被了結,進美地,承擔託付。

竹苗青職成全報導及蒙恩見證(一)

求主使我近十架!在此有一寶泉,醫治活水,無代價,流自加略山巔。

(副)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誇耀!在此主付的贖價,是我永遠倚靠。(詩歌456第一節)

在舊約中,我們看見以利沙緊緊跟隨以利亞,從吉甲開始,經過伯特利、耶利哥,至終來到了約但河(王下二1〜7)。途中遇到了許多的申言者,將以利亞即將被提升天之事告訴以利沙。他們雖知道,卻沒有跟隨以利亞;反觀以利沙,每當以利亞跟他說『你留在這裏』時,他的回應是『我必不離開你。』也因此,他經過了四個站口,吉甲(表徵肉體的對付)、伯特利(捨棄世界,以神為一切)、耶利哥(擊敗撒但),至終來到約但河(經過死,勝過死)。當以利亞被提上升時,以利沙將自己的衣服撕為兩片,拾起從以利亞身上掉下來的外衣,並用這外衣擊打河水,水就像先前一樣左右分開,以利沙就走乾地而過。

今天我們不該像那許多的申言者,知道卻不跟隨;我們該是今日的以利沙,緊緊跟隨以利亞,不再寶貴自己的天然和肉體,也不再寶貴我們的所是和我們所能作的,願意讓這一切都經過死的了結,如此,才能得著以利亞的外衣所豫表澆灌的靈,能力的靈。

此外,在舊約中我們可以看見,以色列人必須過約但河,才能承受神所應許給他們的美地。但因著他們的失敗,使得從埃及出來第一代的以色列人都倒閉在曠野,不得進入美地。民數記十三、十四章記載,被差派去窺探美地的十二個首領,除了迦勒和約書亞之外,其餘的十個首領,都因著報惡信,使以色列人向摩西和亞倫大發怨言。這使第一代的以色列人遭受神的懲治,不得進入美地且倒斃曠野。而他們的兒女,也必擔當他們的罪孽,在曠野飄流四十年。就連在神面前極其謙和的摩西,也因著因向百姓動怒,錯誤地擊打磐石兩次,沒有尊神為聖,失去了進美地的權利。這一切都給我們看見,我們的舊造,是何等的邪惡,滿了血氣和肉體,不僅把我們這個人給吞喫,也影響我們周圍的人,使神的子民陷於罪中。這就好像蛀蟲一般,把木頭蛀光。

我們需要看見,在神的經綸裏,絕不允許有任何的酵在祂的國度裏,也不允許任何舊造的成分被帶進新造中。不管我們這個人有多好,只要是屬舊造的,神都不要。神讓以色列人在曠野飄流四十年,不是因著神的怒氣未消,乃是為了使他們能認識自己是何等的敗壞。摩西一生忠信事奉,只因著一次的失敗,就失去了進美地的權利,這也給我們看見,神絕對不容忍任何一點的舊造;對摩西是如此,對你我也是如此。

當約書亞率領新一代的以色列人過約但河時,耶和華要他從民中選首領十二人,從約但河中取十二塊石頭帶過去(書四1~3),另把十二塊石頭立在約但河中(9)。這豫表信徒與基督一同經歷從死裏復活,且信徒的舊人應當留在基督的死裏。兩組各十二塊的石頭,表徵我們的舊人已經埋葬,使我們成為在基督裏的新人,為著打屬靈的仗。(13)

在豫備與仇敵爭戰之前,神還要以色列人受割禮並過逾越節。給新一代的以色列人行割禮,豫表基督藉著祂的死所成就的割禮,應用在信徒身上,使他們脫去肉體的身體,好在復活裏承受基督作神分給他們的份。我們身上一切屬天然,屬舊造的,我們的資格、資歷,所以為是的,都需要割除。肉體不割,迦南七族趕不出去,就無法得著美地為業。守逾越節,則表徵恢復神作我們的一切,記念神為我們所完成的救贖和救恩。我們何等需要主的憐憫,使我們活在光中,看見我們自己是誰。我們雖然藉著受浸與主同埋葬,但在經歷上,我們仍然必須靠著那靈,天天將十字架的割除應用在我們的肉體上,割去一切屬地的,使我們更多得著屬天的。

今天召會需要下一代起來承接主的託負,作扛抬約櫃的祭司,作緊緊跟隨的人。這需要你我願意過約但河,受十字架的對付,了結身上一切的舊造,天然和肉體。如此,我們才能承受神的產業,帶進神的掌權和祂的國度。(胡世傑)


我摸著以利沙是「跟隨」的人,跟隨神到底的人。在以利亞將要被提的事上,有許多的先知都知道神的旨意,但他們卻僅止於知道,並不跟隨。然而以利沙並不是為個人的屬靈、不是為自己,乃是為主的心意。弟兄問說:我們能否像以利沙一樣?小子也試問自己:是否在每一天裏,不馬虎對待內住的靈、對待主的心意,是否只是作個「聽」的基督徒?是否有強的心志來跟隨主,並且願意捨己,還是高高在上,不把自己踏在腳底下?

李弟兄在《認識生命與教會》一書裏提及在一千個基督徒中,不見得能找到一個,是能讓神的生命,在他身上得著一條亨通的道路的。然而今日在主恢復的道路裏,是主的憐憫與祝福,將一位位前面弟兄活的榜樣放在我們面前,藉著話語的供應,使我們在光中重新檢視我們的全人,並認識我們自己,使我們更迫切地到主面前,讓主在我們身上得著一條亨通的道路。    (江宜樺)

2019大學聖徒寒假行動報導

2019年的大學寒假一開始,於1/14(一)早上至1/18(五)下午,學生們就進入五天的錄影訓練暨開展,共近50位學生報名參加。早上學生們聽英文的錄影訓練,得著現今時代職事話語的傳輸與供應,下午藉著禱研背講複習各篇信息,讓主話能豐豐富富的住在學生裡面,在禱研背講之後,下午至晚上的時間,學生就與前來新竹開展的學員編組成軍,一同至清大校園開展。藉著五天的時間,學生們進入完十二篇的錄影信息,而開展共帶了16位新人得救,其中有10位大專生。

藉著這一次錄影訓練暨開展的安排,每一位學生都被主話充滿並泡透,也即時的在每天的開展中經歷了所聽見的話,如同民數記結晶讀經中提到,神子民的經歷並非是飄流和一再失敗的歷史,反之,因著神子民編組成軍,與神一同前行,並為著神在地上的權益與神一同爭戰,使得神子民中間的歷史是得勝又榮耀的歷史,另外,這也使我們的開展更有活力和衝擊力,進而天天都經歷主將得救的人天天加給我們。不僅如此,因著學員們與學生一同編組成軍,帶領學生前去開展,不單滿有福音的士氣,加強學生福音的靈,更成全每一位的學生,熟練如何在路上傳講和邀約人回來會所。至終,甚至學生們也能自己邀約人回來會所,藉著簡單的陪談帶人得救。

藉著這一週的成全,學生們不僅靈裏喜樂,在各面上豐富的經歷基督,同時,也更深的摸著神的渴望,並願意回應這渴望,就是在地上編組成軍,為著神的權益爭戰。

緊接著錄影訓練暨開展,於1/18(五)晚上至1/20(日),為竹苗各大專院校的期末特會,主題是「禱告」,地點在桃園石門山的勞工育樂中心,共70多位學生報名參加。內容不重在信息的開啟,乃著重在藉著信息的幫助,使學生能學會如何禱告,並在禱告中遇見主。共三篇的信息,第一篇說到個人與主情深的交通,強調每一位基督徒都應建立與主個人且情深的關係,在特會期間也安排了長達一個半小時的個人長時間禱告,讓每一位學生都能主觀的遇見主,恢復向主起初的愛,並向主再更新奉獻。第二篇則是說到如何團體禱告,強調基督生機的身體需要實行調靈的禱告才能有實際,過程中讓學生操練照著靈帶領聚會,自由的唱詩禱告,學習翻掉老舊習慣,以又新又活的方式聚會。第三篇信息提及團體爭戰的禱告,強調現今神需要我們編組成軍,建立禱告小組,為著神在地上的權益代求。信息結束後,學生各個靈裏受感,起來奉獻禱告,願意在寒假期間,藉著禱告顧到主的權益。

這一次的特會對每一位學生都印象深刻,因為不如以往的特會,只是一時的感動,乃是眾人都一同在靈裏的深處遇見主,再一次被主摸著,進而有許多學生屬靈的光景被翻轉。最後一天,眾人實在是認識並珍賞禱告的重要,都同聲宣告要「世世代代作一個在耶和華面前燒香的人。」(出三十8)

我們相信這一週是主在竹苗大專工作的新起頭,也深信日後主要在學生身上作得更多,好使祂能得著一班絕對且徹底為著祂的青年人,也願眾聖徒禱告中持續紀念召會的下一代。

一生一世用聖和義來事奉祂

2018年小五、六受浸聚會於12/8下午三點在仁愛會所舉行,本次受浸的兒童共有18位,弟兄6位,姊妹12位。本次的受浸聚會由待受浸的兒童兩人為一組,分別來到服事者面前。服事者陪同每位弟兄姊妹向主有敞開,確定接受主的禱告之後,也分別詢問以下三個問題,盼望每一位受浸的弟兄姊妹,都能清楚得救的意義以及今後作為一個基督徒該有的生活。

第一,得救的意義是甚麼,得救的人和未得救的人有甚麼不同。約翰福音三3說,『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神的國。』得救和未得救的人最大的不同,就是未得救的人只有一個生命–人的生命。然而得救的人卻有兩個生命,除了人的生命之外,還得到了神的生命,就是神那永遠、非受造、不能朽壞的生命。我們希望所有受浸的弟兄姊妹,都能確實明白這件屬靈的事實,因此希望他們受浸之後,都能學習操練回到靈裏,碰著裏面神生命的感覺,而不是只照著舊的生命,舊的習慣生活行動。讓裏面的生命能一天過一天發芽並長大。

第二,得救為什麼需要受浸。約翰福音三5說,『人若不是從水和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水是整個約翰服事的中心觀念,主要目的要了結在舊造裏的人。受浸就是進到水裏,再從水中出來,因此也有埋葬的意義。我們藉著受浸,就承認我們的舊造,天然,肉體,血氣,都在水中被埋葬了,被了結了。從今而後,我們不該憑我們自己的能力,辦法,喜好來過生活,我們該在一切的事上憑靠主,也就是在一切的事上禱告主,問問主,使我們知道該如何作決定,如何過生活。

第三,得救的目的是甚麼。許多小弟兄姊妹受浸為要吃餅喝杯,然而我們告訴他們,受浸得救並不是為著我們得甚麼好處或享受,也不是從今而後有求必應,得救的目的乃要使我們事奉活神。路加福音一75說,『就可以一生一世在祂面前,坦然無懼的用聖和義事奉祂。』得救並非為得好處,反而得救把我們從自己的需要中救了出來,來顧到祂的需要,就是要事奉祂。

盼望藉著這次簡單並慎重的受浸聚會,使每一位得救的弟兄姊妹都能明白,如今他們有兩個生命,他們能學習問問裏面神生命的感覺,活出另一個生命;也能認識受浸就是埋葬,那些讓人覺得驕傲的,值得在人前誇口的,都能在水裏與主一同的埋葬,這是了結舊造,也是真正的謙卑;末了,也盼望從今天起,他們能脫離一些有求必應的思想,不是問主能為我作甚麼,主能給我甚麼,所以我才來聚會。得救就是蒙拯救脫離自己的需要,而能顧到神的需要,一生一世用聖和義來事奉祂。

在此,也盼望作家長的聖徒們,我們都能幫助我們的子女,在得救的起頭,打下這三項美好的根基,使主在他們一生的年歲中,都能沒有限量的製作他們,使他們成為主手中時代有價值的器皿。                    

為生養眾多遍滿地面,看重兒童作福音的果子

兒童是最大的福音

神定規人要繁衍增多,遍滿地面。(創一28。)人繁增、生養了,但生下來的兒童要往那裏放?多年前,我們並沒有發覺兒童乃是一個大的福音;我們只顧傳福音,卻忽略了兒童也是福音的果子。前幾年我發現這個情形,就和弟兄們交通,要在臺北作出一萬個兒童。

兒童得救了,就成為我們的青少年弟兄姊妹。他們小學畢業,進入國中,就成了國中的福音種子。我們去作校園工作時,他們就能作內應,把班上的同學帶來;這樣,國中福音就容易作了。若是一個學校沒有作教員的弟兄姊妹,也沒有學生弟兄姊妹,福音就很難傳進去。然而,一個國中只要有幾位青少年弟兄姊妹,就好像有幾個『小炸彈』,隨時可以和我們裏應外和,帶一些同學得救。等到他們畢業進入高中,就成了高中的福音種子。高中三年,可能又帶三倍的人得救。這些弟兄姊妹畢業了,進入大專,成為大專的福音種子。這樣不斷的翻倍,實在是不得了的事。(召會分項事奉的建立,第六篇)

兒童是福音的果子、種子

李弟兄在召會分項事奉的建立第六篇說到兒童是福音的果子,同時也說到兒童是福音的種子。對於兒童是福音的種子,我們較為熟悉,也就是兒童培育完後,升上青少年,就向他們的同學傳福音,同樣的,到了大學,又再向同學傳福音,這樣作為福音的種子,就要使福音的果效不斷的翻倍,真是一本萬利的事。

然而,李弟兄也提到,兒童不僅是福音的種子,也是福音的『果子』。然後他接著問自己一個問題,他問說,『創世記神要人繁衍增多,但生下來的兒童去了哪裏?』其實這跟我們今天召會生活的光景十分雷同,我們也盼望在召會中繁衍眾多,但在繁殖擴增的事上,我們卻常忽略兒童這一環。在創世記裏,雖然沒有記載兒童去了哪裏,但人類的繁增之所以非常迅速,乃因所有的繁增都是由一位一位的兒童所產生的。

而在召會中,我們的思想是,繁增不是去得一個兒童,而是去得一個學生,或是得一位青職,事實上,李弟兄說,在召會生活中的兒童,就是福音的果子。我們在召會中的繁增,之所以受到限制,是因為許多時候,我們跳過了得著兒童作為福音的果子,若是我們在召會生活中有一千個福音的果子,再由這些福音的果子去長大,去發展,這福音的果效,將要是先前的十倍、百倍,這樣的收成是不可限量的。

無怪乎,當李弟兄想到創世記那些兒童去了哪裏,才領悟人遍滿地面,是因著一位一位兒童的長大,而有一種迅速的擴展,於是隨即和弟兄們交通到得著一萬個兒童的負擔。

兒童福音月的負擔

已過十一月是新竹市召會的兒童福音月,在這個月份裏,我們不是僅僅提醒聖徒,要起來舉辦一些兒童的活動,而是在這個月中,提醒我們回到兒童是『福音的果子』這個負擔,一面來說,這提醒我們的兒童排,不是一種靜態的兒童排,而是一種帶著生機、自動自發、有繁殖機能(為著遍滿地面)的兒童排;另一面來說,就是有一些未得救的兒童加入,就著創世記的眼光來說,他們也是繁殖擴展的『福音果子』。

因此,這需要兒童的父母來在一起禱告、研討、交通,為著排的擴展尋求而有突破,甚至也能把這樣的感覺和需要,帶到整個小區的交通裏。這不是個人的勞苦奮鬥,也非一兩個家可以完成,需要整個社區動員起來,在區裏將這樣的感覺和負擔交通透徹,使我們看見每一個兒童,都是我們社區裏『福音的果子』。有了兒童,就有『福音的果子』,繁殖和擴展都是由這些福音的果子生長、培育,再繼續發不斷的發展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