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職聖徒如何過根的生活

關於根的生活,是指一種生活,是別人看不見但卻一直與主有聯結,一直吸入主之供應的生活,也就是個人私下與主情深、親密、屬靈之交通的生活。其內容有:1、在主面前禱告、默想的生活;2、在主面前讀經、唱詩的生活;3、在日常生活、工作、事奉中回到靈裏聯於主、摸主、問問主的生活。

以下題目為青職成全時,青職聖徒所提出之問題,我在這裡試著回答如下:

一、如何勝過肉體的惰性?要分別時間專注於主,真的有點不捨如此運用時間。

肉體的惰性是性格問題,這需要一段時間的操練,把它操練成生活習慣的一部份,就不會覺得捨不得。每天或每週規劃確定的時間追求或禱告。最好與同伴交通,兩人個別分開如此操練,彼此代禱與扶持,會更容易堅定持續。在操練期間,藉著回到靈裏吃嗎哪和喝活水,接受主的傳輸與注入(林後三18;弗ㄧ22),藉此,否認惰性就能加速成效。

二、禱告時,常覺得心情跟不上,不想禱告,怎麼辦?

主是近的,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帶著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腓四5)。許多人以為禱告就是向主祈求某事,其實禱告是向主呼吸,呼出我們的愁苦,呼出壞心情,並且吸入主的新鮮與豐富。如此,我們裡面就會平靜、喜樂、復甦並得著加力。

三、我每次禱告時,都不知道主有沒有聽,怎麼辦?

那是因為我們只是在魂裏,條文式的向主祈求。我們若回到靈裏,或回到深處,先藉呼求主名呼吸主,讓主光照與充滿。然後照著靈裏的感覺來發表。我們就會知道主的確在聽我們的禱告。主若是聽我們的禱告,我們會感到膏油的塗抹。主若不聽,我們就沒有感覺(可能我們是在自言自語的禱告,或有罪的隔絕),甚至悶悶不樂(表示主的確在聽,但祂不要我們這樣禱告)。當我每次在靈裏為神的經綸禱告時,末了,我都會有一個感覺:主悅納了我的禱告。

四、常說遇到困難要禱告主,但禱告完,主並沒有告訴我該怎麼辦,最終還是用屬世的方式,按照自己內心的意思決定。

當遇到困難要禱告時,不是條例式的告訴主,乃是先藉著呼求主,呼出愁苦與重擔,並吸入主,享受主。然後將所要的告訴主,專一的交託給主、信靠主,並認定主。可能在這時靈裏會有感覺或引導。在處理事情時,也該常回到靈裏問問主,摸裏面的感覺。若沒感覺,就照正常的方法作,若裏面覺得不妥就不作。

五、沒時間等主發言,因為精神不濟,容易累怎麼辦?

我們若先與主有來往交通,然後將所要的告訴主,接著等主發言,那只是幾分鐘的事,應該不會累。然而,不一定每次的禱告,主都會發言。你會覺得累,那是因為:1、可能你身體真的累了,那就找身體不累的時候禱告;2、可能你的心不在主身上,或你的事情太多,無法靜下來等候。

六、人生有許多關卡面臨選擇,怎麼從禱告中了解哪一種選擇是主所喜愛,所豫備的?

這有三方面的考慮,第一,我們的心是向著主的,應當選擇以不影響過召會生活為優先。第二,先把心安靜下來,在主的寶血底下,到主面前,放下一切,先讓自己從一切的罪、邪情私慾、與個人的愛好中得著自由(可藉呼求主名,呼吸享受主,而被主充滿),然後向主說:主啊,我願意選擇你所喜愛、所預備的,我真誠的認定祢,然後一件一件的帶到主面前,摸靈裏的感覺。覺得悶悶不樂或有擔憂的感覺,就不要,若有膏油塗抹或聖靈肯定,就要接受。若沒有感覺,就暫緩。主可能會藉著詩歌、弟兄姊妹的交通,或主的話向你說話。第三,環境的顯明,若是出於主的,我們裡面有主的引領,外面環境上也會有主的印證、

七、在禱告中,從主來的感覺與基督身體的說話有出入,該怎麼辦?

以實際的例子而言,若是召會說要出去開展,但主給的感覺要留下來,怎麼辦?我們事奉主不是照著需要,乃是照著主的帶領。所以人雖留下來,但你仍然要有身體感,為出去開展有禱告。就如在舊約裡,流便、迦得、瑪拿西半支派已在約但河東得了他們的地業,但他們仍然顧到其他支派的需要,與它們一同過約但河,幫他們得地後,才回來安置自己的產業。這又如新竹召會蓋會所需要錢,但職事站若要興建相調中心,則奉獻應先給職事站。因為身體的事要先顧到,然後主會供應我們地方的需要。

八、如果信主多年的配偶沒有個人禱告,也常阻止我個人禱告,常打斷我或叫我停止,我該怎麼辦?

『耶路撒冷的眾女子阿,…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愛的,等她自己情願。』(歌二7)不必勉強對方要有個人禱告,但我們要常為對方禱告。當然也要盡力帶對方過正常的召會生活。另外,在家要有見證,在家事上要彼此幫忙。至於個人的禱告,可以在清早,比對方早起,也可利用對方沐浴的時間禱告。可以默禱,以不吵到對方為原則。

九、如何為在其他團體聚會的家人禱告?

在其他團體聚會的基督徒,不容易來到主的恢復,可能有下列的情形:1、滿意於現狀,或在那裡覺得很享受,不知有主的恢復。2、缺少追求真理的渴慕。3、跟所在團體的弟兄姊妹感情很好。4、因著所在團體帶領者曲解,而對主的恢復有誤解。所以我們要禱告,求主賜給家人有飢渴慕義的心,開他們的眼睛看見主的恢復以及主在這時代所要作的。最重要的是,我們在家中要有見證(生活、言語、行為、工作),也讓家人看見我們過召會生活是何等的甜美:彼此相愛、彼此相顧、常有相調。然後,在適當的時間邀請弟兄姊妹常來家中相調,給家人好的印象,也可邀家人參加我們的戶外相調。

十、如何經歷與神禱告到被神充滿,甚至不能自已的地步?

李常受弟兄在煙台大復興以前,有一段時間,每天下午在他家後面的小山上在主面前禱告,一直悔改認罪,而達到被聖靈充滿。當我們到主面前時,完全向主敞開,並呼喊主名,呼出我們的愁苦,罪污、重擔、壓力與纏累我們的罪,並吸入主的自己,讓主來光照,讓聖靈來充滿。然後,我們照著靈裡的感覺為神的經綸禱告。並且,我們也照著靈裏的感覺、看見,宣告並讚美召會中積極榮耀的光景,就會常被神充滿。

十一、如何與同伴禱告而沒有宗教感或規條感?

首先要與同伴有交通,具體的交通出禱告的項目與負擔。然後向主敞開,先一同享受主,被主充滿後,就要照著靈禱告。當同伴提出一個禱告項目後,你就要照著這個項目,按裡面靈裏的感覺發表。因著每個肢體的角度、經歷、看見都不一樣,所以,這項目會從各方面都禱告到。等這項目禱告透了,就要換下一個項目禱告。這樣禱告就不易有宗教感或規條感。

全時間者該有的心志與生活

每週一早上是竹苗大區全時間服事者與負責弟兄的聚集。十月20日,我們邀請林天德弟兄來交通,主題是「全時間服事者該有的心志與生活」。林弟兄的交通滿了活水湧流,情辭迫切溢於言表,叫在場的人無一不蒙光照並得著幫助。

林弟兄一開始時提醒大家,全時間不要在乎你的恩賜,也不要刻意去發展你的那一份恩賜,『人對』才是一切的關鍵。若發展恩賜,而人不對,就會傷害召會和主的恢復。全時間服事者乃是民數記六章中的拿細耳人,拿細耳人不重在恩賜或工作,而是重在絕對的聖別。聖別是完成神經綸的主持線,所以淡酒、濃酒、一切葡萄的產品,拿細耳人都不可接觸。主不祝福人發明的辦法,而是祝福『對的人』。你的方法今天有用,明天不一定有用。約瑟是對的人,所以他無論往哪裡去,耶和華都與他同在,他就凡事亨通(創三九2);大衛是正確的人,所以他往哪裡去,耶和華都使他得勝(撒下八6)。聖經並沒有說大衛的戰術或戰略如何高明,你若是對的人,神的祝福就臨到你。就如倪柝聲弟兄早期所寫的詩歌:「我今每日舉目細望審判臺前亮光;願我所有生活、工作,那日都能耐火。」(詩歌468首)。這就是拿細耳人的見證,我們也要如此,凡事不可放鬆。

我們既是拿細耳人,完全聖別歸神,就要和世人不一樣。如果我們的行事為人與世人一樣,就會失去見證。這不是要我們不食人間煙火,而是在許多事上我們要與世人迥別。在這世界上,事奉電腦與網路的人千千萬萬,但有誰在事奉主呢?我們上網的時間多,滑手機的時間多,還是跪在神面前的時間多?作為全時間者,也許還偷偷羨慕別人有轎車與華廈。我們應該「不要羨慕轎車華夏,免得忘記馬槽十架;不要羨慕吃香喝辣,免得晚年纏綿病榻。」你我的生活要越過越簡單,隨時要注意主的面光,活出主的榮光。

世人總是一直在讀新聞,但是主不要我們注意或管太多的事。台灣社會、政治與世界大事,我們能解決嗎?我們連樓上的鄰居都管不了了,怎能管得了世界大事呢?何必隨著別人驚慌,主正尋找與他同工禱告的人。人為何會墮落?好奇就是一個關鍵。你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是墮落的起頭。我們只該注意主的話,不要注意新聞報導的那些事,就能免去許多的閒談。其實,我們很多的觀念與推理都是媒體給我們的,我們竟然照單全收。例如,媒體廣告說「不要輸在起跑點上」,我們卻應該「不要怕輸在起跑點,只要怕失去主恩典,並要怕跑錯了終點。」媒體說:「金錢不是萬能,但沒錢萬萬不能。」但主並不是這樣說,聖經說『不要寄望於無定的錢財,只要寄望於那將百物豐富的供給我們享受的神。』(提前六17)關於錢財,你第一個想到的是什麼?是不是怎麼花?還是要怎麼奉獻?神不看你奉獻多少,而是看你保留多少。財務的用處是要尊榮主的,不是為了我們自己的需要。

林弟兄也提醒大家,我們的聖經裝備了多少?還是週週只讀晨興聖言?我們對主的話有沒有天天如饑似渴的感覺?有沒有早起親近主?幾點鐘睡,幾點起床?我們的時間一定要掌握,因為時間一放鬆,生活就放鬆。大衛就是因為晚起,一次鬆懈,就犯了五條罪,至終犧牲了五條性命:烏利亞、拔示巴所生的嬰孩、暗嫩、押沙龍和亞多尼雅。我們的生活不可放鬆,若是超過11點睡就要認罪,超過6點起床也要認罪。晚上不睡乃是得罪神的。年輕時我們晚睡可能不會有癌症,但主的臉色在改變,你的身體也正在病變。我們的時間不可放鬆,思想不可放鬆,用錢不可放鬆,與人接觸也不可放鬆,連對自己姊妹的說話都不可放鬆。

在禱告方面,林弟兄盼望我們要把禱告看作第一。但以理為何是大蒙眷愛的人(但九23)?那是因為他完全聖別,他一天三次向著耶路撒冷禱告,他甚至把禱告看得比命還重要。林弟兄說,當他看見全時間者一有空時就上網或滑手機,他靈裡就激憤。他問大家,我們一天有沒有二至三小時禱告?我們越沒事就越要儆醒禱告。有時我們剛開始跪下禱告時,沒有膏油是正常的。但父在隱密中察看(太六4),你在禱告的事上必須要堅定持續。主不在乎我們能為祂作什麼,因為凡不能讓主作工的,就不能為主作工。此外,我們的思想也不能有任何一點污穢、驕傲、妒忌的思想。你一禱告,主就會鑒察並且煉淨你的存心動機。林弟兄擔心地說,很怕我們全時間服事主多年,生命不但沒長進,還會偷偷的去愛世界;或只是在盡宗教義務,卻不能喜樂狂歡。有一次主光照他,對他說:「你天天出去看望,但你跪在我面前禱告有多久?」我們不是不要看望,而是要先禱告,再去看望。我們的看望需要藉著禱告得到主的引導,我們乃是藉著禱告與主同工,因為禱告才是最大的事奉。有時我們會忙到一個地步,禱告的靈提不起來,這是不正確的。不要為許多事思慮煩擾,反之,主說不可少的只有一件(路十42)。全時間者一週至少要禁食二到三次,我們禱告一個鐘頭是不算多的。

末了,林弟兄交通說,『心思置於靈』就是置於主的話。我們要操練到一個地步,我們的心思一直默想咀嚼主的話。這要變成一個防空網,讓撒但的火箭無法射進來。最討神喜悅的心思就是不斷的默想主話的心思。並且,聖經是我們獨一無二的標準,聖靈是我們獨一無二的導師。再熟的經節都能發出最新的亮光。詩篇一一九篇164~165節說,大衛一天七次讚美主。不要以為背經是件苦差事,你若實行,甜美就會在心裡湧流出來。主的話能使我們的思想被聖別。所以,我們要寶愛主的話,天天默想主的話。

亞洲眾召會長老及負責弟兄特會交通分享(二)

本次LMA特會的第一篇講到『神目標的夢』。夢的原則乃是,不可能的事在夢中發生在我們身上。雅各的夢成了他的異象,約瑟的夢也成了他的異象。神目標的夢乃是祂永遠定旨的夢。神在這宇宙中只作一件事,就是建造祂永遠的居所,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使祂得著永遠的彰顯。

神永遠定旨的夢在我們身上原是不可能的事,但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只要是出於神旨意的,在神凡事都能。當初倪柝聲弟兄照著聖經的亮光啟示脫離宗派,在地方立場上開始擘餅,第一次擘餅時雖然只有三個人,但現今地方召會卻在全球各處建立。李常受弟兄被主引領到美國開工,當時他是一位老中國人,到美國能作什麼?但如今主的恢復卻透過美國開展到全地。

第二篇說到建立與神生機的關係以執行神永遠的經綸。神是要我們愛神,要神,渴慕神,想望神,與祂有個人、情深、私下、屬靈的關係。民十二1~18說到米利暗和亞倫因摩西所娶的古實女子就毀謗他,神為摩西表白說,摩西在我全家是忠信的,我與他面對面說話乃是明說,不用謎語,他也看見我耶和華的形像。我們這些服事者、這些基督身體上的肢體,應該與主有情深親密的交通,並且要像摩西一樣,面對面的、直接的與主說話,常有主的話臨到我們,對主有更深認識!

第三篇說到,一個事奉主的人,必須學習在人群中和召會中,與人有正當的關係,並正確的接觸人。傳福音不只是在福音聚會中傳,更要在生活中顧惜人、餧養人,這樣所得的果子,比較容易常存。接觸人,先是作朋友,然後帶他得救,使之成為弟兄。藉著顧惜、餧養,與他成為同夥,最後共同成為主的門徒,受主的帶領與成全,彼此相愛,多結果子。

第四篇說到,看見身體並作身體的工。神工作的起頭是神的旨意,進行是神的能力,結局是神得榮耀。我們若看見身體,就會有一種行事為人,是沒有野心、不自誇、不與別人比較、不責備人過錯的。此外,在主的恢復中我們必須避免以下各種分裂的因素:1.想要另作特色的工;2.認為某個特別地區是自己的地盤,使其與主恢復中為著祂宇宙身體惟一的工作分開;3.不叫自己的工作與他人的工作相調;4.隱藏的盼望,為了在主的工作裏成為特出的人物;5.忽視而不保守主恢復中的同心合意。

第五篇說到,為主當前的行動與祂合作並配合。我們要有分於主終極的行動,就必須在祂的禱告裏禱告,在祂的去裏前去,在祂的給予裏給。                          

第六篇說到神永遠定旨的完成-新耶路撒冷。神在宇宙中正在作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建造祂永遠的居所。我們需要被這個思想所光照,並完全被其充滿。

雅各的夢乃是神目標的夢,也是伯特利的夢,神家的夢,這家就是今天的召會,並要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作神和祂救贖之選民永遠的居所。今天神正藉著祂職事的說話,恢復基督身體的建造。其中有四件重要的事:1.主渴望恢復福音祭司的職分;2.主渴望恢復基督身體生機的建造;3.主渴望恢復對基督身體一般肢體的成全,使他們成為基督身體上活的、主動的、盡功用的肢體;4.主渴望恢復眾人都說話的召會聚會,好使基督的身體得著建造。  

亞洲眾召會長老及負責弟兄特會交通分享

本次特會自十月廿七日至廿九日在菲律賓馬拉閔舉行,共有來自亞洲二十三處召會560位聖徒參加。信息主題為『神永遠定旨的夢』,共有六篇信息:神目標的夢;建立與神生機、與人活力的關係,以執行神永遠的經綸;看見身體並作身體的工作;為著主當前的行動與祂的合作並配合;神永遠定旨的完成--新耶路撒冷;總結的話。

第一篇講到神經綸的異象、目標。神渴望我們藉著吃基督而被基督頂替,每一位事奉主的人,都必須是有異象的人。第二、三篇說到內在的東西,是神與人要建立正當生機、活力、神聖奧秘的『關係』。其關鍵完全在於神內在生機素質的一面,而不是外面地位、組織、活動上的關係。我們與神之間的關係,必須符合神的心意。這關係雖然看不見,但卻能感覺得出來。我們與神的關係必須是個人、情深、私下、屬靈的關係,在這個關係裏,祂要引導我們執行祂的異象和目標。

第四、五篇說到,我們需要看見在主的恢復裏只有一個工作,就是基督身體的工作。每當我們作什麼事,必須正確的考慮到身體,就不會有野心、自誇、與人比較、責備人的過錯,這就自然而然的避免了分裂的因素。我們要有分於主當前終極的行動,就必須在祂的禱告中禱告,在祂的去裏去,在祂的給裏給。對落後國家,就是給一點錢也要在禱告中禱告,因我們不是基督教的差會。就是給,我們也必須在隱密中把財物給出去,好撒播並擴展基督作生命的種子,將財物供應給召會中缺乏的聖徒、全時間者。

第六篇說到神永遠定旨是新耶路撒冷,在我們的召會生活、個人生活中,必須是神作頭,讓基督登寶座。我們每天享受生命河的水,晨興吃喝屬靈生命的食物,讓神構成精金街道;我們說話中有神那神聖的性情,在配搭和諧中構成新耶路撒冷的城牆;天天聯於祂的死(珍珠的門),經歷祂的復活,讓神的靈安家在我們裏面。神今天正藉著祂的職事說話,恢復神命定之路的四個主要項目:新約福音祭司(生)、基督身體生機的建造(養)、基督身體一般肢體的成全(教)、眾人申言以建造基督的身體(建)。

在這一次特會中,有廿三處召會交通到目前主在亞洲各地的行動,包括聖徒人數及新成立的召會、新蓋的會所,以及去年舉辦過的相調、特會、長老訓練、青職成全、姊妹成全、福音開展和各期全時間訓練的蒙恩等。在主恢復的水流中,各處召會因著職事的帶領,人數明顯的比去年增加許多,新成立的召會也穩定的增長。因應各國文字翻譯的工作,從聖經、晨興聖言到各種屬靈書籍都持續地增加中。尤其雷瑪刊物的供應,最能滿足未開發國家的需求。

在特會末了,服事弟兄們報告,LMA明年(2015年)將於二月廿二~廿四日在台北市舉行,並且請參加此次特會的弟兄們特別為下列七項工作禱告:(1)為51位全時間服事者的身體禱告;(2)為缺乏醫療區域、同工及服事者療護之需求禱告;(3)為中東、中亞回教國家開福音的門,讓主的見證能更大擴展禱告;(4)為這份職事的文字翻譯工作禱告;(5)為聖徒(新人)得餧養並成全禱告;(6)為每一處召會剛強,帶給當地國家社會和平禱告;(7)為LMA月刊發行、聖徒需求之財物奉獻禱告。   

劉遂弟兄的交通

如何能成為有活力,有動力,有負擔的活力人?

這裡的順序很重要:活力與我們的生命、生活有關,動力與我們的工作事奉有關,負擔乃與主的託付有關。

要有活力就需要一直活在交通中,加強我們與主之間生機的聯結。在我們裡面的生命有其本能、性情與形像。神的生命是有活力的,其能力是無限的。這生命若是高昂,任何情況我們就都能應付自如;但是,若是有阻隔,我們就有如癟氣的氣球一樣。基督徒的生活就像波浪,經常高低起伏,要有活力就得經歷從主來的供應。

要有動力,就需要我們長出功用。活力是顧到自己生活的需要;動力是顧到身體中的功用。這需要我們有啟示,一旦我們看見神是什麼樣的神,神的工作是什麼樣的工作,神給我們的託付是何等的榮耀,我們跪著、擠著、爬著都要來事奉。跪著是對神,擠著是對人,爬著是對自己,因為沒有能力。這是神看得起我們,不是我們優待祂。

一個人"有負擔",證明他是神所託付的人。反過來說,"沒負擔"表示神不要你。"沒負擔"是件羞恥的事。一個正常的基督徒,只要事情一提,就會立刻有負擔。"有負擔"證明主需要你。你若沒有負擔,表示你和主之間一定出了什麼問題,你需要在主面前認罪並悔改。我雖然已經退休,已經不摸召會行政的事,但我仍是滿了負擔。

主日早上的申言聚會,要如何才能豐富?如何幫助初信聖徒享受並經歷結晶讀經?

這裡有三方面:說話的人、聽話的人、以及普遍的情形。

主藉著倪弟兄、李弟兄所釋放的話語在我們中間是最高的,在基督教中沒有比我們高的。可是這些話交在我們的手裡讓我們分賜的時候,有些人就覺得搆不上。這是因為缺乏啟示,也缺乏經歷。講的人都如此,聽的人程度又更差。這就好像我們的教材是研究所的材料,講者卻是高中生,而聽者是小學生。這種光景真是難辦。

目前,講的人雖然有在進步,但仍未達到那個水平,所以讓聽的人覺得沒有供應,沒有味道。若是聽的人是剛得救的聖徒,那就完全聽不懂了。

這時,我們不可以把晨興聖言拿掉,也不可不顧這些初信的。因為這就好像有的國家,不可能因為已經達到了送太空梭上去太空的水準,就要取消掉幼稚園的教育一樣。召會需要分班教育。召會該像個家庭,又像學校一樣,需要分班。因此,為著這些初信者,主日時,或許可以先擘餅,再分班,或者也可考慮在主日晚上,開闢初信的聚會。

在職聖徒在職場的忙碌中要如何經營?

有些聖徒認為太忙就無法經歷主,這是錯誤的觀念。倪弟兄與李弟兄都很忙,所以忙其實不是問題。每個主所用的人都是忙的人。問題是你的心不能忙。愛主的心若不夠,就容易被打岔。你的心需要常常轉向主,凡是倚靠,並活在光中。若是為神的旨意忙,那仍然可以享受主的同在。倪弟兄與李弟兄都是擔重擔並且非常忙碌的人,他們是如何聯於主的,值得研究。總之,不可以忙碌作為不享受主的藉口。

工作、家庭、與事奉如何才能取得平衡?

各面平衡的意思不是各面完美,各面都令人滿意,因為這是不太可能的。平衡乃是要問我們的時間要怎麼擺,何者多擺,何者少擺。若是一個學生聖徒要好好愛主,是不可能拿第一名的。要在主面前衡量自己有限的時間、精神該擺在哪方面,每個人是不同的。凡是神要的人,世界也要。你若要問我,要如何每一面都能作得完美,我的答案乃是無解。

以我為例,我是1952年開始全時間事奉主,1954年進入書房服事。那時我在書房是早上8:00上班,下午5:00下班,到了晚上就聚會。我有八個小孩,我承認我這父親作的很糟糕,但我感謝主賜給我一個又強又快的姊妹,這完全是主的憐憫。

至於工作、家庭、與事奉何者擺第一?主是一切受造之物的首生者,當然是要把主擺在第一位。

如何成全青年人?

成全青年人有三個步驟:第一,基本上就是我會的,別人不會,我把他帶進服事裡,告訴他怎麼作並讓他看我怎麼作。第二,交給他,陪他一同作。第三,放手讓他作,在旁看著他。成全者與被成全的都需要學習很多東西。

一位五十多歲的負責弟兄不一定肯把自己的那一分交給年輕人,除非他到了七十多歲。因此,成全人要有度量,你要盼望被你成全的人至終比你更好。李弟兄是個成全人的人,他到哪裡,都會陪出許多的青年人。以我為例,我在書房服事時,李弟兄是如何成全我改稿的。起頭我改完他的稿,交給他後,他要花更多的時間把我改的部份重修一遍,因此我覺得很挫折,不明白為什麼。後來李弟兄告訴我說,文章若改得太好,讀的人只欣賞文筆,裡頭生命的供應就不易被人吸收;改得太壞,沒有邏輯,不通順,人就讀不下去。約莫過了兩年,他把一位姊妹替他作的講台信息筆記交給我,請我加點肉。他看過我改的文章,很驚訝地對我說,怎麼看不出哪些部分是你添加的?從此李弟兄就不再看我改的文章,完全信任我,我改完後就可直接付印成書了。我深覺這樣的服事文字工作,能幫助李弟兄有更多的時間為主作工,十分有價值,他作工實在比我好太多了。

成全人的要信任青年人,然後啟發他們,並且要預備好,能容忍他們犯錯、失敗。但被成全的人一定要提防驕傲,不能一驕傲就瞧不起人,否則就會出事。

地方召會是手續,基督的身體是目標,這兩面要如何經歷?

舊約有教會的豫表,新約就說到教會,但僅是外殼,其內容實際乃是基督的身體。就像要先有毛毛蟲,才會有蝴蝶出現,所以不能把毛毛蟲看得太輕或太重。例如有弟兄爭競比較,誰作教會的長老,就是把毛毛蟲看得太重。還有些聖徒會因自己的忙碌,以此為藉口而不參加某些聚會,或是推掉服事,這是把毛毛蟲看得太輕了。所以不要把教會中的得失看得太重或太輕。要看重今天教會裡所學所經歷的每一點,都是為著將來永世裡所要達到的實際。

配搭不來怎麼辦?

配搭就好比武俠小說中所提到在少林寺裡練功多年,要想下山,非得打過十八銅人巷。而最後一關就是配搭,把守的是大師兄,打不過就只能從頭來過。所以配搭若學得好,就可在身體裡小大由之、逍遙自如。學不好,還是得學。

            (以上紀錄摘要未經講者校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