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作個得人的漁夫

我從小就是一個很驕傲的人,無論是在考場上、職場上都能輕易揮灑自如。年輕的時候精力無窮、不認輸,不斷的要求自己做到完美,對每件事都一樣。在工作上我努力向上,苛求自己,稍有挫敗就會責備自己,很難饒過自己,相對也饒不過別人。總是以自己的標準要求身邊的人,身邊的人若沒有達到自己的標準,常會覺得沮喪、失望、憤怒。現在想想這麼久以來,我承受了太多的壓力及張力,我沒有好好照顧自己,更沒有善待別人,是值得檢討的地方。

2009年12月我奉命前往以色列與英特爾公司做一些技術上的研發與交流。結束之後到聖城耶路撒冷參訪,走過耶穌曾經走過的苦難之路,並來到聖墓教堂-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地方。我親吻了一塊石板-耶穌的身體放置的地方,在這裡我受了感召,回到台灣後,總覺得身體怪怪的,12月14日和信醫院檢查出右肝出現二顆腫瘤,分別為6公分及3公分。我在車上大哭了一場,似乎把我這輩子的眼淚都流光了,並於當(2009)年12月20日受浸成為神國的子民。

抗癌四年多來,做過12次肝動脈栓塞手術,1次膽汁引流手術,腹水治療,入出醫院不知多少次。如今我的總膽黃色素超過標準30倍,醫生宣布我已經是肝衰竭,全身皮膚泛黃,從醫學上來說我是生命垂危的人。

看著自己的生命一點一滴在流逝,肉身的身體一片一片在消失,而自己卻一點力都使不上,這是何等殘忍的事!我要當一名偉大的戰士,現在我的戰場是在事奉主的事上。我寧可戰死沙場,也不要整天愁容滿面地躺在床上死去。我不斷的禱告神,神啊!求你用滿滿的恩典澆灌在我的憂愁裡,讓我在軟弱中依然有勇氣跨步向前喜樂面對。

2014年1月底,我到台北榮總做腹水治療,出院回家後出現意識不清的現象。回到家,晚上開始陷入昏迷,我的姊妹叫了救護車送我到馬偕醫院新竹分院,然後我開始血便,意識不清,期間出血2000cc,然後發現食道靜脈曲張破了一個洞,血不斷地流至胃部。這是我第一次有瀕臨死亡的感覺。但是在神的帶領之下,藉著吳政輝醫師的手,將出血止住,並立刻輸血兩千cc。直至血便排出,然後意識才再慢慢恢復過來。我連續一個禮拜都沒辦法進食,身體非常的虛弱。但是在這段期間,我常常進入同一個夢境,夢到我在一個捕魚場,在海上捕魚,捕了很多的漁,但也不曉得要給誰?我想,這或許是主告訴我,要像使徒彼得一樣,作一個得人的漁夫。因為我常常進入這個夢境,同樣一模一樣的夢境。

在鄰近病床上,也有一個是肝癌的患者,75歲的陳義信先生。我看他的妻子十分愁苦,因此我勉強自己,下床走過去,試著安慰他、鼓勵他,以我這樣一個生命垂危的人,都還不棄求生,他的狀況比我好多了,更不能放棄,要好好地站起來。他聽了很感動,後來我們在床邊為他禱告,他滿口阿們,然後我就回病房了。就在我要出院的那一天,姊妹去問陳先生願不願意相信歸主,陳先生口裏承認,心裏相信,欣然接受。因為他身體虛弱無法施浸,於是我等在急診室白永嘉醫師的協助下以點水禮方式引他歸主,當下覺得真是何等的榮耀,甚至整間病房都充滿榮耀!

結束之後我們一起禱告,陳弟兄也滿口阿們,我想這真是一個神蹟阿!這應是神認為我的任務還沒有完結吧?還交託我得人的負擔。自此我相信,我的生命氣息完全掌握在主的手裡,深信不疑,主耶穌,我願意再次為你做見證,大大的見證。

我是一位生命垂危的人,我相信主已領我勝過死的權勢,不再受牠轄制。在這裡我要感謝我的姊妹-盧玉美,她對我不眠不休的照顧,無怨無悔的照顧,他小小的身軀,頂受了不小的壓力,我感謝她,我讚美主,我感謝主。阿利路亞,阿們!                             

(註:錦蓮弟兄雖在病中,仍傳福音領三人受浸得救,於2/15安息主懷) 

最近更新於 2014-02-21, 週五 1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