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有這寶貝在瓦器裏,要顯明這超越的能力

我去年底畢業於清華大學奈米工程與微系統研究所博士班。我從大學到博士研究以原子力顯微鏡在奈米尺度的操控技術已經有超過十年的時間,回首一路走來,覺得可以用一句“超越極限”來作為這十多年經歷的總結。

首先,我在科學的技術上必須超越極限;現在的科技要越做越小,一根頭髮大約只有一百個微米,一個微米有一千個奈米,而我的題目是要把一顆只有兩百奈米的小球,接合在一根只有三個微米大小的探針尖端上(這還只是第一步)。聖經中有一句話:“駱駝穿針眼”,我的那一個針眼似乎又小了好幾千倍。在精神的壓力上,也要超越極限;尖端科學的實驗常常是失敗的。同學們在實驗室裏討論彼此實驗的成功率,得到了一個只有百分之三的平均值。當我一個人走在清大校園裏時,常覺得人生也只剩百分之三。有時研究好不容易有一些成果,沒多久又必須要有新的進度。我就好像一隻在脖子前頭綁了一根紅蘿蔔的兔子,拼命的追著那一根紅蘿蔔,不但永遠追不到,蘿蔔還越變越小。曾經有好幾個月的時間跟老師開會,我都會跟老師說我這週實驗又失敗了,為什麼會失敗。到了下一週又要再跟老師述說我的實驗是怎麼失敗的,一週復一週的在師長面前解釋我是如何的失敗,那一種沮喪與挫折感,外人實在很難能夠體會。但因著我是一位基督徒,仍竭力的在這一種壓力與環境中維持住對主耶穌的享受與正常的召會生活。因為每每在讀經與禱告的時候,都真實的感覺到有一位懂我、愛我的救主與我同在,在那一個同在中充滿了祂的慈愛與恩典,使我可以忘記一切的憂愁。在召會生活裏,弟兄姊妹對我的關心與鼓勵讓我感到即使我再失敗,都有一批可信託的同伴,做我最堅強的後盾。來到召會中,就好像進到了一個範圍,可以把我從那只剩百分之三的人生中被拯救出來。

記得有一次大專特別聚會前的一星期,我用盡所有的方法想要把那一顆小球接上探針。每一天都在實驗室做到半夜,這次做不出來,下一次要更努力,再努力,但結果還是失敗了。我抱著一肚子的怨氣跟著清大的弟兄姊妹們到宜蘭去聚會,在要搭電梯上到房間時,偶然的從電梯門邊的鐵框看見我的倒影,那一張充滿焦慮與憤怒的猙獰臉目把我自己都嚇到了。我一進房間後馬上跪下在床邊向主禱告,一直的呼求主名,主的慈愛與安慰深深的充滿我。二十分鐘過後下樓聚會,我從電梯門邊的鐵框裏看見了一個充滿了祥和,喜樂與溫暖的自己。各位朋友,這就是我的寶貝,我的救主。特會結束後回到清大的隔天,在禱告中主賜給了我一個靈感,沒想到這一個靈感居然讓我成功地把那一顆半年都接不上的奈米球接上了探針的最尖端,連老師都嘖嘖稱奇。其實我就是這樣一路的逃到基督裏,在召會生活中,靠著主一關一關的解決所有在實驗中的難題,至終在去年底拿到博士學位,超越極限。親愛的朋友們,願你們也能得著這一位寶貝的救主。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