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復久不聚會以及失聯的弟兄姊妹

目前召會的第一個行動,就是要恢復久不聚會以及失聯的弟兄姊妹。這些弟兄姊妹都是我們從前勞苦努力的收成。他們都受了浸,也都留了情況表,是我們家裏的親人;可是他們都不見了,因此我們必須看重這件事。我們可能沒有辦法把每一位都找到,都帶回來;但我們若是靠主的恩典作得徹底,有三分之二的人在兩三年內就能被找回來。然而要把大部分的人找回來,就需要各排經常聚會的弟兄姊妹長期努力。這是應當下的功夫,若是我們能作得好,最少有三分之二的人能找回來。要找回這些弟兄姊妹,我們初步的計畫是,先清查現有情況表。我們頭一步的工作,就是要先恢復有著落而不常來聚會的弟兄姊妹。我們現在需要作探望的工作,也就是作挽回的工作。現在我們可以把情況表分給各排,眾人可以按著地址、名字去探訪他們,挽回他們。

領受負擔前去探望

這個關鍵在於各排經常聚會的弟兄姊妹,是否領受負擔;若是沒有負擔就很難行動,有負擔就有恩典。這是一件大而且艱難的工作。另一面,我們的見證需要加強。這些流浪在外的弟兄姊妹是很苦的,他們分散在外面,不像我們在家裏能夠享受豐富。他們在外面真像路加十五章所說,連豆莢都吃不到的浪子。然而,在父親的家,就是神的家,也就是召會中,口糧有餘。所以,我們要體諒他們,把他們帶回來,讓他們和我們同享父家的豐富。

為此,第一,我們要接受負擔;第二,在行動之先,要透徹的禱告。我絕對相信禱告的功效,也能為此作見證。使徒行傳裏的記載,我們都有些經歷,那實在是聖靈的工作。一九三二年,主在煙臺剛剛興起召會,我幾乎天天都看見禱告所發生的功效;看見主把人帶進來,並且帶法都很奇妙。我們要相信,我們在這裏所關心的,就是主在寶座上所關心的,因為他的關心打動了我們去關心;故此,我們要接受負擔禱告。主會聽這個禱告的。然後,我們要按著地理區域分發情況表,並在排裏與聖徒有交通。你們交通、斟酌、衡量個人的光景後,就接受負擔前去探望。

探望的原則

探望久不聚會者是一門大學問,這實在需要研究。我們若作得不好,會把人作得更遠;結果我們不探望人還好,一探望,人就離我們更遠了。探望上首要的一件事,就是需要一直存著一個仰望、學習的靈,向主說:主阿,只有你能挽回人。我們要看見,我們都是作不來的;不要說那些沒有經驗的,就算我們有經驗,已過的經驗也不管用。人的光景都不相同,沒有兩個人的面孔會完全一樣,即使是雙胞胎,彼此還是有差異,沒有兩個是完全相像的。所以,我們需要有一顆仰望的心,向主禱告:主阿,憐憫我,使用我。我不能作什麼,你給我智慧,給我當說的話。

避免說不合式的話

然而,有幾點你們必須完全避免,避諱不說的。第一,不要對人說:你很久沒有聚會了。他好一段時間沒有聚會,裏面已經很不好意思,你們不必再揭他的瘡疤。所以,不要題及人的弱點,不要說他較差的方面。與人接觸時,要好像對方沒有什麼較差、較弱的地方,要完全避免說到一些不合式的話。第二,千萬不要說咄咄逼人的話,也不要讓人有被強逼的感覺;好比告訴人:你必須來聚會,不聚會是不行的,現在召會蒙大福,真豐富,恩典多多。若是你不聚會,實在太吃虧了,我真為你感到難過。這些話都不要說,都要避免。千萬記得,不要摸人的弱點,也不要說召會怎麼好,叫人必須來聚會等。甚至你作見證時,都不要見證說,我真是蒙恩阿!意思是他不蒙恩;也不要題到自己天天都聚會,好像說他不聚會;這些統統要避免。作見證不要借題發揮,還間接打人,責怪人沒有心愛主。因為一個久不聚會的人,是很敏感的,尤其他裏頭多疑、多心,會有很多感覺。所以,看望人的確不容易,要非常注意人的情形。

我們一同聚會並不難,因為我們都有心,說到彼此如何,也不會覺得為難。然而若是我們去探望一位弟兄或姊妹,就不能隨意說什麼。我們要看見,探望久不聚會的弟兄姊妹,必須如履薄冰,一不小心,就會叫人受傷。所以千萬不要輕易發言,只要帶著一副喜樂的面孔,不讓人覺得受壓,也不帶給人擔憂,更不需要對人說:我真關心你阿!這一類的話。因為這樣的話,會叫他裏頭起反感,暗想是否自己太軟弱,才需要別人關心。這些話都會引起心理作用,所以要絕對避免。

帶著喜樂的面容

這裏有一個原則,就是探望人時,一定要露出笑臉,不要帶任何憂愁。同時要讓人說話,自己什麼都不要說,只要跟著人說就可以;他們說什麼你們就跟著說什麼,並且是真心的跟著說。比方去探望一位弟兄,他說:真不好意思,很久沒有聚會了。若是你們說,不聚會不對阿!這樣跟法就不好。有的人就跟著說:神還是一樣愛你。這樣也不好,暗藏著要摸他的瘡疤。所以,我們都要在其中多有學習和揣摩。在探望聖徒時,十個有八個都會表示,很久沒有聚會不好意思,比較好的跟法是接著說,我從前也是這樣。或者從前你們有過接觸,就可以接著說,我很想念你。這真是需要多有研究,因為久不聚會的人,都相當的敏感。千萬不要以為這事無足輕重;事實上,這乃是非常緊要的事。

有人題議,可陪同久不聚會的弟兄姊妹一起禱告,那是作得太快了。好像敬茶的時間還沒有到,卻要給人一杯茶,使人受驚嚇;這些都是不合式的。所以,在探望人的事上,一定要守住一個原則,就是沒有把握的話不要說,只要好好給人一副笑容,自然就能拉近彼此的感覺。

【見 證】

我生在基督教裏,也在基督教學校讀書,然而到了十六歲時,我就開始看不起基督教。我認為中國孔孟的教訓太好了,聖經所講的不過如此,何必還要西方人的教訓。同時,我也看見一些牧師和傳道人的名聲不是太好。所以我到了十六歲,眼界稍微開啟後,就覺得基督教沒有什麼意思,也就不去作禮拜了;這一不去至少兩三年。我的母親是個老教友,雖然還沒有得救,但實在是為基督教熱心,她非常關心我,卻無法管得住我去作禮拜。在那段期間,主的憐憫真是非常奇妙。我二姊因著未婚夫突然故去,就願意奉獻自己,到南京一所最高的神學院讀神學。在她離開時,就將我託付給一個姓于的中國牧師。

于牧師的探望

這位牧師是個真正得救的人,雖然真理不太透亮,卻是個正派的人。他常來探訪我,什麼話也不說,頂多就說:我來看看你。或是輕微的表示,請我主日去作禮拜。他的話沒有說得那麼清楚,卻有那個含意。然而我還是沒有去。一週後,他又來了,仍是那麼一套,也沒有多說什麼,依然是笑容滿面,坐了半小時後又走了。這樣幾次之後,我也領會他實在是盼望我去作禮拜,但是我仍然沒有前去。直到年底有一天,他來告訴我說:李先生,新年就要到了,這幾週我恐怕不能來看你,等到新年以後我再來見你。我絕對相信那位於牧師一直為我禱告;毫無疑問的,我姊姊更是為我迫切禱告,因為她知道我的光景。那時我不僅沒有得救,也沒有受吸引,更不贊成基督教;所以,我姊姊對我實在有負擔,才請于牧師來看望我。

聖靈的工作

到了一九二五年,農曆年初二的主日,那時我十九歲,正值年輕力壯,理該和世人一樣去吃喝玩樂。然而那天真奇妙,我早晨醒來,裏頭對玩樂失去興趣,對一切都不帶勁。我母親迫切盼望我那天能好好去作禮拜。所有作母親的都知道,十八、九歲的男孩是最難辦的,管也管不住,只好一切都順著他們的意。那天早上,我母親仍如往常為我預備好吃的早飯,等到吃完飯,她就順便問我:今天是年初二,你要到那裏去?我對她說:今天我到于牧師那裏作禮拜好不好?我母親聽了當然是大大贊同,我就把長袍穿好,前去作禮拜。那時我已經幾年沒有作禮拜了;我所以還能回去,就是因著于牧師探望的結果。

因此我奉勸你們,去探望人時,說話不如不說好,也不需要多說,只要笑容滿面的坐上半小時,其餘的就留給聖靈去作。之後的探望,不要太緊湊,太緊湊不好,等再過兩週也許還算合式。若是探望太緊湊,會好像人得重病,被下了猛藥,結果就不治了。所以,千萬不要作得太快、太急,總要仰望聖靈的工作。我們都要相信,聖靈會在這樣的探望中作工。

那年正月初二,我就在于牧師那裏作了一次禮拜。雖然當時的講道不怎麼樣,也聽不太懂,但是覺得能週週去也很好,所以就立了一個志向:今後什麼玩耍都不去了,倒要努力讀書,受好的教育,然後每主日到這個禮拜堂坐一個半鐘頭。這樣,我週週都去作禮拜。三、四個月後,有一天,牧師報告說,“我們這裏每一季都為人受洗,凡是願意的,下週六請你們到這裏,有一個會堂的談話。若是覺得合式,隔天早晨就可以給你們受洗了。”

到了週六我就前去。于牧師對我非常熟悉,就向大家介紹說,這位李先生一點沒有問題,他的姊姊是讀神學的,母親是教友,家裏幾代都很熱心,可以受洗了。我便通過談話。實在說,那時我什麼也不懂。我懂一點耶穌為我釘十字架,也知道耶穌愛我,但再多一點我就不明白了。因著他們都很歡喜,我就在主日早晨受點水禮,入了教了。我實在沒有太大的感覺,也從來沒有禱告過一次,連聖經和詩歌都是禮拜堂為我預備的;我只照著他們所告訴我的去作。

蒙召並奉獻

領洗後兩三週,會堂忽然來了一個報告說,在中國興起了一位青年女子,名叫汪佩真,在上海、杭州一帶傳福音很有能力;所以,本地各公會聯名請她到煙臺。我倒不是喜歡聽福音,卻實在是好奇,要去聽聽這位青年女子的傳講。到了會中,聽見她講撒但霸佔人的事,就是引用出埃及一章,講法老如何霸佔以色列人,不讓他們去事奉神。她僅僅比我大五、六歲,但在會中又講又唱,令我大吃一驚。我生在基督教裏,將近二十歲,聽過許多的傳道人講道,但這位汪姊妹的傳講的確與眾不同。與會的有一千多人,詩歌一唱,就有許多人被征服了;我也不例外,那些話深深的影響了我。因著那時我正立志,要好好為自己的前途,專心求學取得學位,好能在世界上成功亨通;就在我汲汲營營要去得著世界的時候,聽見了汪姊妹所講的這篇道。在那個時刻,她所講的正合我的需要,我真是被抓住了。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天聚完會後,在回家的路上,我在轉角的地方停下來,望著天說:神阿,我信你,我要你;就是把全世界給我,我都不要,我只要你。我定意在學校畢業之後,要提著聖經包,一村挨著一村的去傳福音。我什麼都不作了,就是要去傳福音。這是在我蒙召時向主的禱告,那知道今天主帶領我,不是一村過一村,乃是一大洲過一大洲,實在是有主的帶領。

我得救了,也蒙召了,今天說這些話,眼淚幾乎要流下來。我紀念于牧師,非常的感激他。以後主在我家鄉興起一個召會,我在那裏傳講真理。一九三二、三三年,于牧師來參加我們的聚會,他真是歡喜,看見他所探望的一個少年人,現在開始傳講真理;所以,這個探望實在有功效。

因此,在探望中,我們千萬不要多講話,只要去看看就好。許多時候我們的話不得體,也不知道人裏頭的光景,因此很容易傷到人,叫人難過。然而我們若滿面笑容,人絕對會得到安慰並受感動。他們會覺得主沒有忘記他們,召會也沒有忘記他們,並且差遣弟兄姊妹來看他們;這就給聖靈莫大的機會,在他們裏面作工。但願我們都摸著這個原則。在探望的事上,首先要有負擔,為別人禱告,隨主的引導去看望他。你們只要前去就好,這個“去”就夠了。因著你是一個有負擔的人,是一個為人禱告的人,是一個愛主的人,你只要去了,在人面前坐一坐就很好。這一個會叫人得安慰、受鼓舞,也叫人感覺有愛,感覺喜樂。我們探望人不要求快,一求快,常常會欲速則不達;所以,不必太用力作什麼,只要帶著負擔去探望。我的確在于牧師看望我的這件事上,學了莫大的功課。

以主的心腸為心腸

我們都要以主的心腸為心腸,寶愛失落的羊,寶愛久不聚會的弟兄姊妹,並且出代價去尋找他們。雖然探望人需要出代價,不僅要花上時間、體力,甚至要花上一番心思;但主付的代價比我們更多、更高。我們要有這樣的靈,把久不聚會的弟兄姊妹扛到召會裏;我們不僅外面要有實際的行動,裏面也要背負這個擔子。這樣,遲早他們都會被背負到召會裏來。

信賴聖靈的工作

當我們這樣出外尋找人時,應當倚賴聖靈的工作。我實在相信,那天我會再回去聚會,不是人外面的尋找,完全是聖靈的工作,是聖靈將我找回來。聖靈的工作就是由路加十五章裏,婦人尋找失落的銀幣所比喻的;聖靈點上燈,就是用主的話來光照我們,並且在我們裏面細細的找,細細的搜尋,直到找著。(8~9)

以父的愛為愛

我們應當以父的愛為愛。我們都知道,路加福音裏父親熱切歡迎浪子的故事。當那個浪子醒悟過來,想要回到父家的時候,他甚至還想了一套悔改的話,要對他父親說。然而,那天他回家,向父親悔改,正對父親說,“我不配再稱為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一個雇工罷。”父親卻吩咐奴僕說,“快把那上好的袍子拿出來給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手上,把鞋穿在他腳上,把那肥牛犢牽來宰了,讓我們吃喝快樂。”這就是父親對兒子的愛心。

我們應當以主的心腸為心腸。當久不聚會的弟兄姊妹回來時,我們要滿懷愛心的愛他們,並且供應基督。我們看見父親所作的,就是供應肥牛犢。所以,已過的事都不要再題起,也不要去摸他們的瘡疤,乃要學習忘記過去。即使他們願意題起,你們也要表示不需要再題,告訴他們這一切都是主的恩典;你們只要把基督供應給他們。在路加十五章,我們看見外面的袍子是基督,所吃的牛犢也是基督。所以,當久不聚會的弟兄姊妹回來時,我們要把我們所認識、所經歷、所享受的基督,按著他們的需要供應他們。這樣,必能逐漸使人得著恢復。希望你們接受負擔,也希望各會所積極推動各小排,去探訪、尋找、挽回久不聚會的弟兄姊妹。(摘自「召會的擴增與開展」第十一篇 尋找、挽回久不聚會與久失聯絡的弟兄姊妹)

最近更新於 2014-12-19, 週五 1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