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保守了我的『性命』和我的『心』

今年六月,我如願調回南寮的南華國中服務,我們家也喜樂地準備打開,作為南寮區聚會的地點。

不料,我七月開始生病,那時我只服中藥,不肯去看西醫(因為從小就吃西藥,吃怕了)。我的體重直線下降,剛開始我以為只是營養攝取不足。八月二十日我勉強去做健康檢查,動機也只是為了讓媽媽和大哥安心,證明我沒生大病。

不料報告出來,數據說出我真的病了,但我還是很固執地堅持不去看西醫,即使有位在醫院當護理長的姊妹到家裏來勸我,我還是不聽勸。直到學中醫的弟兄跟我說去給西醫檢查看看,這時我也察覺自己的呼吸有問題-快吸不到氣了。八月三十一日早上才由我姊妹載去台大醫院新竹分院急診。

感謝台大醫院新竹分院的檢驗,查出我的血糖指數已高達450左右(正常人是75-130)也診斷出我的心臟已發炎一段時間了。心臟發炎的原因,醫師推測是因六月底時我作牙齒根管治療,沒遵醫囑服用醫師開給的口服抗生素,導致細菌侵入心臟,造成發燒,也感染到肺部,使我肺的呼吸功能減弱。更嚴重的是,細菌已侵蝕心臟瓣膜,且在心臟瓣膜產生直徑2公分的細菌增生物。主治醫師很驚訝,我的病情已相當嚴重,竟然還能走著進急診室,真是神蹟。主治醫師也告知心臟瓣膜的細菌增生物有可能會隨著血液流動,若流到腦部,就會造成腦中風,有生命危險。

接著除了打胰島素控制血糖,也打了兩週多的抗生素抑制細菌持續感染。在新竹住院其間,弟兄姊妹們來院探訪或私下代禱,天天送雞湯或排骨湯給我補充營養,幫我安排病房,發簡訊供應我主的話,讓我深刻感受基督身體的愛與扶持,真是從內心感激大家!後來,因著抗生素療效有限,無法清除細菌增生物,醫師研判還是必須進行心臟手術。當我聽了,真如晴天霹靂,我和姊妹、孩子,在主面前哭著禱告求主醫治,並且全家更新我們的奉獻!

當時考慮到台北大醫院開刀,但又覺得在新竹比較方便,而且轉院時,身體移動對我也有風險。正在我舉棋不定,難下決定時,在執事室服事的陳弟兄剛動完心臟手術不久,他來醫院看望我,並介紹北榮的黃醫師給我。隔天九月十七日,我立刻就到北榮就醫,主也為我預備了床位,看完門診就可以住院。緊接著一系列的檢查,讓我感受到台北榮總的的醫療團隊很專業,我心裏面就很穩妥。感謝主,有弟兄姊妹處就有活路!雖然有的檢查很不舒服,例如,經食道心臟超音波,像照胃鏡一樣,一根粗粗的管子插入食道,檢查長達十幾分鐘,實在非常難熬,當下很想放棄檢查;但我內心呼喊:主啊,救我!才稍為放鬆,並經歷主親切的同在,是主的加強與扶持,我才能面對某些不舒服或有風險的檢查。

心臟開刀風險原本就不小,加上我的心臟又在發炎中,手術風險當然更高一些。聽完醫生的術前風險分析,我快嚇呆了。我能做的就是趕快回到靈中,請求新竹召會的弟兄姊妹為我禱告。加上北投和在榮總工作的弟兄姊妹的看望和代禱,讓我得享出人意外的平安。開刀前一晚,護理師問我,需要用安眠藥嗎?我說不用,我深信主會給我好的睡眠。因著代禱的力量,我隔天中午進開刀房時,就一直讚美主的得勝。這是區裏王師母一直提醒我的:要不斷讚美!

倘若沒有基督身體的扶持,我想我一定會非常的恐懼、害怕與不安。親愛的弟兄姊妹們,謝謝你們,我愛你們!主讓我恢復快速,手術完的當晚就能進食,這是很少見的。加護病房只住了兩晚,在轉普通病房時,身上所有的管子都拔掉了,真是滿了主的祝福!

每一個環境的來臨,都是學功課的時候。我們的生命氣息都在乎主,我從小體弱多病,吃了很多西藥,真的是吃怕了。所以婚後,有機會接觸中藥,體質調整後,體力有進步,就定意不再碰西藥。但這次生病,卻是西醫救回了我的性命,因一生都必須服用抗凝血劑,故此不能再吃大部分的中藥。我心裏想,人是何等軟弱,如此脆弱必死,我只有仰望主的的祝福與憐憫。感謝主,是主保守了我的性命,且重新賜給我一個堪用的的身體,我希望未來能更盡心盡力的愛主服事主!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