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啊,我當作什麼?

“主阿,你是誰?”,“主阿,我當作甚麼?”這兩個問句是保羅行路將近大馬色被大光照射仆倒在地所問的。

回想我在學生時代,同學對我有個很不好的印象,就是認為我很跩,很傲慢。即使長大到職場上班了,也被一起運動的同事們排擠,因為他們說我太跩了,不想跟我一起運動。誰知自我感覺良好的我,竟認為她們是因忌妒我的球技好而惡意中傷我。

感謝主的憐憫!自從六年前被主尋回神的家中,在正常的召會生活下,常受主光照,看見自己是何等的自義,何等著迷!也驚覺自己過去認為好的,可驕傲的,原來在神眼中都是毫無價值的,甚至是可恨的。有幾次我流著淚痛哭,仆倒在神的光中,求主赦免。感謝神一次一次將我這硬殼打破,使我這頑梗的石頭切磨平整。

召會生活剛開始兩個月左右,同事就說我變了,家人更驚訝我性情變溫和許多,都相信有神而得救了。然而再過兩年,同事們懷疑我是基督徒,因為他們說他們遇到的基督徒都是很有自信的,而妳卻沒有。原來我已經被神打倒到一點自信也沒有,對這種問題我真不知該怎麼回應,因為雖然沒有自信,但發起脾氣來還是很嚇人。也許尚非欣然接受神的錘打吧?以至於有一種非常隱藏的頑梗與背叛而不自知。

其實在有分於晨禱前,屬靈上常感困惑,就是為何越進入主的話,越深入經歷主,就越看見自己的墮落敗壞,看見自己何等不足與不堪?越需要主的赦免。雖也會吟唱補充本詩歌429來安慰自己:“天天疑惑,天天相信…天天羞辱,天天榮耀…”。但我真的有感覺到榮耀嗎?有時候甚至對每次禱告都要先認罪而感覺到累了。

我想是因我太內顧自己,羨慕常常喜樂的聖徒們,認為他們一定是生命性情大多被神構成了,就越發警策自己要更多追求主,竭力投身召會水流中,拼上一切切慕得著更多屬靈的經歷,跟他們一樣…。

誰知就在這樣不安的追求中,我似乎成了沒有人性,沒有樂趣的…怪物?首當其衝最可憐的是我的另一半。

感謝讚美主!是主的主宰與憐憫,一年多前弟兄們帶領晨禱,又藉著出埃及記結晶讀經的開啟,才恍然大悟自己過往常是在自己裏面禱告與追求,自然服事也是在天然和血氣裏,這樣怎能討主喜悅?靈裏又怎能有真正的喜樂與滿足?

感謝主的憐憫!藉著天天的晨禱,小子不再是道理上知道自己從裏到外徹徹底底是不能事奉神的,而被主光照,看見自己一無是處,一無所有,是無可救藥的一塊罪。尤其主光照我裏面是背叛的,不順服權柄的,所以我沒有真的順服神,也就不能服從弟兄,不能服從同伴,不能與人建造。這是得罪神的。

罪人怎麼能事奉神呢?除非有寶血的遮蓋與話中之水的洗滌,以及聖膏油的塗抹與聖火的焚燒成灰,進帳幕內吃飽喝足了靈糧且被修剪對付…等等,滿了罪污與幼稚的我仍無法明白其中的奧秘,所以只能花時間出代價來學。

不僅學禱告,也學如何在靈中與人配搭建造。這真是很大的突破,因為這操練是非常的細微,需要放下自己,信任禱告同伴,把自己交在禱告的靈中。感謝主!漸漸地,小子在生活中能更真誠的留意自己說話的語氣與眼神,慢一點反應,操練分辨裏面的感覺是否出於主。

一年多來,發現自己比較能聽得進、聽得懂別人說的話,比較能接受不同的意見和想法,也比較願意在各方面調整自己。當然還有很大進步空間,但讚美主!小子不再鑽牛角尖了,容易維持在靈裡的喜樂,看弟兄姊妹越來越可愛,尤其看我的弟兄真是可愛!

今年七月二日我與弟兄結婚滿五年,我要從心深處對弟兄說:“對不起!這幾年辛苦你了,原來我苦待你如此深,謝謝你有這麼大的忍耐!你是主量給我最好的弟兄。”

前幾週我跟著晨興聖言禱告:“主阿,我當作甚麼?”主說:“你當服事你的弟兄。”我竟能平靜安穩的說:“阿們!”現在家庭生活中多了歡笑聲,多了“請、謝謝、對不起”,多了彼此為對方犧牲,少了爭執。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