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 Kangas弟兄與新加坡姊妹們的交通(二)問答的交通

一、當孩子漸漸長大成人,卻離開了主,身為父母的我們該怎麼辦?

有一天我們會發現,孩子小的時候其實比較輕鬆;那時我們身為父母還可以管他們、帶他們。一旦他們長大成人了,你會發現自己無法違反他們的自由。就像在路加十五章,當浪子要離家出走時,父親沒有說,『我不讓你去,你要順從我!聽我的話!』父親就這樣讓他走了。這種情況,會讓你更深的經歷主。

你需要領悟這件事:孩子的屬靈前途不在你的手中。你需要尊重神在這件事上主宰的權柄。若是主沒有帶領你的兒女走恢復的路,若是主沒有揀選他們作得勝者,你會被得罪嗎?當你看見其他聖徒的孩子參加全時間訓練事奉主,在召會中找到好對象結婚成家時,你的兒女卻在世界裏流浪,你會作何感想?我非常清楚這樣的感覺。當我的小兒參加訓練時,仇敵趁機破壞了他。他裏面深深的受傷,離開召會至今已經二十年了。

這二十年來,似乎主最關切的,不是我的孩子,而是我的所是。就如同雅各失去約瑟,在我裏頭有太多的傷痛。我們為他禱告,聖徒為他禱告,千千萬萬為著這個孩子的禱告,主似乎毫不在意,祂不聞不問。我不知道為什麼全知的主允許這樣的事發生,但在我裏面有一件事是一定永定的:神是我的神;祂是公義的,祂是信實的。

有的時候我們想放棄為孩子們禱告,但我們放棄不來,我們的深處不允許我們放棄。我們只能禱告。我建議你們,要帶著耶穌的人性與他們相處。不要想給他們看職事書報,他們不會讀的;不要用在黑暗中哀哭切齒勸說、警告他們,那是沒有用的。你要過神人的生活,為他們禱告,然後讓主在這個景況中得著你。

二、在與另一位姊妹配搭的過程中,因為我們常發生衝突,裏面累積了很多感覺,讓我覺得很挫折、很受傷,所以我決定不要去接觸她,現在感覺上要再配搭已經很困難了。請問我該如何面對這件事?

我們需要認識,在基督的身體裏,肢體彼此沒有直接的關係;這聽起來可能有點奧祕,但意思是說,我們在身體裏所有的關係都是經過基督,也是在基督裏的。當我們沒有經過基督,直接的接觸姊妹時,可能是魂對魂的接觸。你在魂裏,滿了感覺,對方也是在魂裏,滿了感覺。在這種情況下,你們要不就是魂裏連結,要不就是魂裏排斥。

為著我們的生命長大,我們都需要學習,不要與任何人有天然的關係;在召會中所有的關係都該是經過基督的。帳幕豎板的皂莢木表徵最高標準的人性,但在帳幕的建造中,不是木頭與木頭接觸,而是金與金接觸。所有的木頭都要包上金,所有連接的閂也要包金;所有的接觸都是在神聖的性情裏。這樣,我們就能學習如何在靈中有耶穌的人性,而不涉及與人天然的關係。就像前面我們題到的,馬大全然活在她自己強勢的個性裏,但主卻是在祂那由神性所豐富的人性中接觸她。

我們可以注意在腓立比書的結尾,保羅特別題到了兩位姊妹:友歐底亞和循都基。(四2)我們若仔細想想,當時的情境,很可能是有位弟兄帶著這卷書信到一個家中,大聲誦讀給眾人聽。也許那個時候,友歐底亞坐在一個角落,循都基坐在另一個角落,同時聽見了這段話:『我勸友歐底亞,也勸循都基,要在主裡思念相同的事。』(2)她們必定非常驚訝。然後保羅接著說,『是的,我也求你這真實同負一軛的,幫助她們;她們在福音上曾與我和革利免、並我其餘的同工一同努力,他們的名字都在生命冊上。』(3)

坦白說,要幫助不合的姊妹思念相同的事,是非常不容易的。但是一旦姊妹們有了不和諧,對身體的傷害,比弟兄們之間的不合還大。因為弟兄們就像是骨骼和肌肉。姊妹們則像是內臟和組織。為了保守身體的一,我們需要學習不照著天然,不在己裏,不要有選擇性的個人關係,認識如何與人有正確的接觸。

三、我的區裏有位『馬大姊妹』,作為一個年輕姊妹,我如何才能愛她並繼續與她配搭服事,而不與她起衝突?

這並不容易。一面來說,你需要就著人性一面尊重她。她比較年長,有經歷,你需要有耶穌的人性來尊重她。另一方面,你若是有為難、挫折的經歷,就需要將這些經歷帶到與主的交通中,然後取用主的十字架,對付裏面消極的感覺。你的問題說到衝突,讓我感覺其實你並不怕與她衝突,只是想要避免衝突。若是上述兩方面的建議仍然無法解決問題,我覺得你該尋求負責弟兄的幫助,從他們得著牧養和供應。請記得,與負責弟兄交通不是控告你的姊妹。但如果你覺得這個為難的光景在聖徒中間很普遍,那麼負責弟兄需要知道這件事。主知道如何牧養馬大。

四、當我們面臨選擇顧到召會或是顧到孩子時,這些選擇會如何影響我們跟孩子的關係?可否以弟兄親身的經歷說明?

我是一九七四年開始全時間服事。我的三個孩子當時各是七歲、五歲和三個月大。我的孩子們從小就明白這件事:對他們的父母而言,一切的事都是神的國優先;基督與召會優先。我們的家總是打開的,訓練期間也常常需要接待許多聖徒,而他們也很喜歡這樣的生活。

另一面來說,我起初服事的時候受到一些宗教觀念的束縛:有位弟兄曾經告訴我,召會中沒有放假,放假是屬世的。因此,那時我覺得花時間帶家人出外是屬世的,是不應該的。但是我從一位年長的弟兄的牧養得著了幫助。這位弟兄告訴我,你需要放幾天假,帶家人出去走走。我一開始沒有聽他,直到他說了第二次我才去。但這位弟兄的幫助釋放了我脫離宗教觀念的捆綁。

其實李弟兄有時候也替同工安排出外的時間。我記得那次帶孩子到了聖地牙哥,去了海洋世界,看到了海豚、鯨魚。後來有一次我看到女兒的日記,她對那次旅行的描述,讓我知道那對孩子們是很珍貴的回憶。李弟兄曾經囑咐我們(不是僅僅建議我們),弟兄們一週必須有一天晚上與家人相處,之後我也這樣安排時間跟家人相處。所以你如果問問我的孩子,我確信他們在兒童班長大的過程中,對召會沒有任何消極的感覺。因為他們知道,父母會參加他們的體操比賽、美式足球賽,也會跟他們一起出外泛舟。但他們也尊重父母,他們知道父母的一生是為基督與召會而活。這種印象在他們裏面,留下了非常積極正面的影響。

五、姊妹們一定要結婚嗎?我們如何幫助破碎的婚姻?

並非一定。關於幫助破碎的婚姻,我們最好不要想太多,想這些能帶來甚麼益處?要幫助這種事,我們需要有一種眼光,有主的義和主的愛兩面的平衡,加上主的憐憫來調和。並且我們該全然信託負責弟兄牧養的監督。關於破碎的婚姻該如何面對,應該由原則取決。

主對於離婚和再婚的原則是很清楚的。因此就著義的一面,雙方需要釐清問題,在神和人面前釐清責任,但在愛的一面,我們鼓勵雙方復合。若是沒有釐清就離婚了,直到其中一方再婚或死亡,這個關係才真正終止。我們見過這樣的情況,一位愛主的姊妹的丈夫因著不明的原因選擇離開,離開妻子,也離開召會。但主在祂的愛裏,給姊妹預備了往前的路。當情況顯明的時候,姊妹得以跟另一位弟兄結婚,過著可愛、美好的生活。但對我們來說,最好不要想去知道這樣的事,即便知道也不要談論這種事。更重要的是,不要信靠自己的意見,過於負責弟兄的處理。我們該相信弟兄們的處理,是照著神,也是照著主的話的。如果你對一件事有特別的感覺,不要在背後講閒話、發表自己的意見,你該帶著交通的靈跟弟兄們交通。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