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華語特會接待海外聖徒蒙恩見證記實

感謝主,今年新春假期就讓我們這個新成立的家有接待聖徒的機會。因著還是新家,仍有些東西還未預備周全,但我們的心情好像要迎接遠方回來的親人。既期待他們來到又擔心有什麼接待不周地方。我們喜樂且認真的預備,盥洗用具、早餐食材、選購床墊…等等。當我們從一開始得知被接待者是北京來的青少年後,我們交通著該如何接待。但是,沒過幾天名單又更動了二次,從青少年改成八十多歲的年長姊妹,我們倆又再有交通,考量年長姊妹可能怕冷,要再舖毯子,暖氣也預備好,吃的食材也與青少年口味不太一樣。在過程中,我和姊妹多有交通與禱告,使我們從中學習如何接待、彼此配搭。因為主說,『接待你們的,就是接待我;接待我的,就是接待那差遣我的。』(太十40)

在接待過程中,儘管他們白天的行程已相當疲憊了,仍喜樂的在睡前與我們有許多的交通,分享他們所經歷及摸著的基督;對家人得救的迫切以及個人蒙恩的見證;處處可見他們是如何出代價為要贏得基督。其中最激勵我的,乃是這位老姊妹沒讀過書,卻一字一字認真地咀嚼神的話,一處經節就要用上四天的晨興時間反覆地咀嚼來消化、吸收。我們真是蒙光照:我們能容易的讀主的話,卻不如老姊妹這麼珍惜主的話。她們的見證激勵著我們要更竭力追求主,因著老姊妹鄉音很重,多半需要透過她女兒的翻譯我們才能懂,我們雖聽得吃力,但在靈裏就能相通,靈裏真是喜樂!

第三天早晨,送他們離開時,老姊妹一直挽著我姊妹的手,交待我要好好照顧姊妹,像是要出遠門的親人,提醒家中的孩子一樣。感謝主,在這接待中,我與姊妹經歷了身體的交通、同心合意的配搭;並為聖徒交通與禱告、儆醒預備。求主繼續擴大我們的度量,使我們學習服事,再有機會接待神家中的親人。(二大組  陳克強夫婦)


保羅在書信中多次提到要“樂意待客”,主自己也在福音書裏說,『接待你們的,就是接待我;接待我的,就是接待那差遣我的。』所以一有機會,當然要抓住恩典:接待聖徒,接待主。這是何等榮耀!

我們家這次接待的是一對二十多年前從台灣移民加拿大的華人母女,在語言、飲食各面都沒有隔閡,大組以及區裏弟兄姊妹也都配搭擺上豐盛的愛筵,我們家真的就只是打開家,預備了一個房間讓她們住宿休息。

29日被接待的弟兄姊妹與我們在各接待區裏主日聚會後,下午有一段的自由時間,由接待家庭各自安排。考慮一般聖徒到新竹相調,會想到園區、清交大走走,便請在交大及園區工作服務的姊妹們一同配搭相調;我們在交大鬆餅屋享受下午茶,輕鬆的在校園、園區驅車漫遊…,後來姊妹又帶我們到她住的社區,參觀社區菜園。從小移民的青職姊妹,看著一畦一畦的菜圃,滿臉的新鮮與興奮!此時我突然領悟,原來,好像是我們家接待聖徒,其實是我們被弟兄姊妹接待了。真喜樂,這樣的召會生活,真是好得無比!(三大組  潘昇良夫婦)


國際華語特會後,四大組接待了從中國、印度、加拿大、美國、以色列、紐西蘭和日本來的海外聖徒。來訪的聖徒多是抱持著一種學習的態度前來,因他們在各地都聽聞台灣召會生活的豐富,所以來到新竹並不在意外面的遊覽、觀光。大部分的聖徒認識新竹的召會生活後,普遍有兩種反應。第一、就是新竹市召會架構完整,各項服事面面俱到,個個操練擺上自己,全體盡功用。第二、對他們所在地的光景感到不滿足,仰望主的恩典,期望能有突破。

然而,主對一切呼求祂名的人是豐富的,海外聖徒的豐富經歷也深深的激勵我們。一位以色列弟兄見證說,在他家鄉尚未有召會生活,因此需花一、兩個小時的車程才能與聖徒聚集。但他就在主所量給的環境中,竭力傳福音給他周圍的猶太教徒和回教徒。一位從印度德里來的負責弟兄,更是分享他對德里大學院校的負擔。他說為了校園工作的需要,他們退掉原先承租的房子,以雙倍的價錢在校園附近租了另一間房子,只為牧養更多的青年人。從北京聖徒的分享中,我們也摸著外面的環境雖有許多限制,但他們仍在那裏積極的實行新路,帶進繁茂的繁殖和擴增。看到他們帶著剛蒙恩不久的新人來參加華語特會,我們真是敬拜主。此外,一位加拿大的在職聖徒見證,他所在的地方召會沒有全時間者,但他們青職聖徒卻能拿起負擔,自己來照顧兒童和青年人。感謝主!藉著基督身體豐富的交通,主能把我們一同建造起來。  (四大組  李蔡文文)


2012/1/28~29兩天,五大組接待來自北京、印度及美國三個城市(Fremont、Anaheim及Irvine)共26位聖徒。28日晚上三、五大組聖徒在新光會所與海外聖徒有一場相調聚會,29日則於各區相調。兩天相調行程中,聽聞許多感人的見證,謹記錄兩則如下:

聖徒A:我父母是參加鼓嶺訓練的。父親學音樂,母親是大夫。因為父親是倪伯伯(指倪拆聲弟兄)的同工,我們有段時間是和倪伯伯、倪伯母住在一起。當時我才六歲,在印象中倪伯伯常常寫詩,每次寫完詩就要請我父親譜曲。他常帶著我們這些孩子們上街傳揚福音,記得有一次,我拿到的福音背心太長了,我便跑去告訴倪伯伯,他就去找了幾個別針把我的福音背心在肩膀處別起來,使我看起來精神多了,倪伯伯是這樣顧到我們這些兒童。在我們那裏最早起得是什麼呢?是鳥兒。有一次我特別早起要去看鳥,當我到了院子,我發現倪伯伯已經在那裏禱告,他禱告很久,而且禱告完便開始讀經。他的讀經並不是拿一本聖經在那裏讀,而是閉著眼將聖經一章一章從他的腦海中念出來。當時與他們住在一起的有兩個家,共有七個小孩。每到吃飯,倪伯母會要求我們端正坐好,吃完飯後,她就一人發一把豆子或青菜到我們面前,並要我們把菜都挑好後才能離開,這使我看見,他們是從小事上訓練、成全我們,也自己作榜樣。倪伯伯雖然忙碌,但他幾乎每次都會挑完他面前的那一把青菜才離開。因為父母跟著倪伯伯在鼓嶺辦訓練,我便中斷小學學業,倪伯伯也顧到我,他鼓勵我到他就讀過的三一中學讀書,他甚至還親自帶我走下山,到三一中學去。(註:聖徒A才恢復召會生活四個月,從他口中轉述倪弟兄言行的點滴,讓我們覺得與倪弟兄更親近、更主觀,倪柝聲弟兄的確是主為著祂的恢復所特別製作的生命職事)。

聖徒B:我們原本向主奉獻要參加完兩年全時間訓練,然後回來北京全時間服事一年。但當我們才完成一年的訓練,弟兄們看見當地的需要實在太大了,便要我們提前回來服事。至今已服事滿兩年,我們能見證莊稼已經發白了,只是工人太少。在我們所服事的校園附近,並沒有聖徒的家,我們向主禱告,主便開路使我們能租到校門口對面的一層公寓,雖然租金會高一點,但實在是值得的。(註:聖徒B是一對年輕新婚夫婦,他們相當有託付,北京的一所校園就這一個家在那裏開展。因著他們服事校園,29日下午,他們沒興趣去參觀景點,也不想去購物,反而要求我們帶他們到附近校園走走。他們看到交大與清大學生中心,真是羨慕不已。當我們經過學校的宿舍區,便問及他們如何在校園開展。他們題到只能在食堂一個一個接觸人,進入宿舍區是不被允許的。當接觸到有心的學生,只能約他們在食堂或到家中來家聚會牧養。聽到他們在福音受限制的地區,尚且如此為主權益擺上,心中真是被激勵,我們在此地豈不更當「為主出我微力」。另外,他們還提到2022年剛好是主的恢復在中國滿一百年,北京的聖徒們盼望能在「鳥巢」辦一個國際特會,雖然外面看來環境並不許可,但他們滿有信心,且已開始為這事禱告。願主的旨意成就。) (五大組  湯鄭慧雯)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