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合意配搭事奉

回顧近三十年的婚姻生活,我和陳弟兄開玩笑說,我好像抱到了”績優股”,他也說我獨具慧眼。哪裏是我,是主。是我把自己信託這位眼光高過我的眼光的神,是神為我特地挑選的,為了成全我那小小的心願。

我大一得救,在一個學生佔主日人數三分之二左右的召會過生活,雖然在職、年長聖徒不多,但多是一個個完整的家。尤其是一對年長夫婦每次聚完會,回家的路上相互扶持的美麗圖畫深深吸引我。我何其羨慕:當我"年長"時還能夫妻同心奔跑、行走屬天路途。只是這樣的羨慕是需要經過種種過程的-首先我需要結婚,需要經營我的婚姻,直到漸漸年長。因此,為著婚姻在主面前尋求時,我很認真的根據前面弟兄的教導:一定要是個弟兄、只要不討厭(看的順眼)就可以(因為得一起生活一輩子)。我自己加上要愛主,才能一直走到路終。

所以當初經過介紹認識陳弟兄時,他是弟兄沒問題,看得也順眼,只是愛主就說不上了,因為當時的他得救後兩年都沒聚會,才恢復半年,只能說有心。前面弟兄又說了:只要你好好服事他,幾年後他可能比你更愛主。就這樣我們結婚了。我也始終相信「願祢吸引我,我們就快跑跟隨祢」。只要我愛主,弟兄也一定會受吸引;我住了四年姊妹之家,而且在最嚴謹的弟兄手下受過教導,怎麼說也是他屬靈的前輩。我也真的提醒自己把他當新人的服事他。例如,結婚後第一次爭吵,他竟然就說,那我們離婚吧!我想你開什麼玩笑。事後還翻聖經告訴他基督徒的婚姻-不要說離婚,連「離婚」兩個字都不該出現。弟兄還不錯,真的沒再提過。

弟兄很單純、渴慕,為了過更正常的召會生活,結婚前就準備放棄即將升官的軍旅生涯,結婚一個月就退伍;我也辭去遠在高雄的工作,回到新竹。雖然剛開始生活有點辛苦,但這是我們想要的生活。而且我們已有心理準備,要將受苦的心志當作兵器。有一段時間常常剛剛好應付所需,沒有餘、但也沒有缺。這其間兩個孩子陸續出生,我們也很喜樂能這樣經歷主"從未將我遲誤"。四年多的時間弟兄的工作時有時無,直到弟兄考上公務員。第一次領薪水他很開心他的薪水比我多,當然我更開心,因為他的就是我的。我要再次強調,弟兄真的很單純,也可以說他真的很有福。我上班(他失業中)他常到我上班的圖書館去讀聖經、讀書,不畏人言。甚至後來孩子要出生,我的母親願意幫我們帶,希望我們搬過去同住,我還有點擔心他放不下自尊、面子等等,他竟然也不作多想的就同意。這其實很破碎我,原來的我是很好強的。但我看他很自在,一副只要有主無論哪裏可愛的樣子,反倒很珍賞他。有一次,住很近的一位長輩說:我覺得你可以嫁得更好。我能在信心裏說,「我的先生是最好的」。因為我堵住了他的口,再沒有人說什麼閒話。五年多的時間,我的家人、鄰居都很尊重他。多年以後他才說,要感謝我的家人,因為若這段期間有人說他什麼,他肯定住不下去。

說到我們的配搭。起初,因為我在大學工作,所以弟兄也和我一同配搭服事青少年,要成立清、交大姊妹之家,他很扶持的願意一同住進姊妹之家,雖然時間不長。而後輾轉他也進到學校工作,開始有校園小排時,弟兄總是從交大走到清華來一同參與(他從來都沒有參加過交大的學生排)。弟兄總是扶持我的服事和我多有配搭。後來,隨著孩子的出生,漸漸從馬利亞變成馬大的我,就開始為許多事思慮煩惱。加上弟兄認真追求,舉凡聖經、生命讀經、書報。兒子打電話回來有聖經問題是找爸爸不是找我,常常讓我有點吃味。我已經被當初那位弟兄言中-遠遠落在後面了,現在怕跟不上的人是我。但我也不敢停下腳步,盡力跟隨,他說愛筵我就預備;他說主日晚上去讀經,雖然疲憊、雖然常常沒預備,還是硬著頭皮和他一同前往。總之,不管是百基拉、亞居拉或是亞居拉、百基拉,我們總是如影隨形,且要一同進榮耀裏去。

   我感謝主兩件事,第一、平凡的我竟蒙主創世之前的揀選,並且活在我裏面,有何比這更好?第二、主量給我一位有智慧的姊妹,有四年半之久毫無怨言,且完全扶持常常失業的我,好得真是沒話說,直到永世都還要謝謝她。姊妹總是竭力行各樣善事(提前五:10),預備愛筵總是盡心竭力從不隨便。家也總是歡迎弟兄姊妹,從起頭直到如今。求主保守我們這個家,為著祂的恢復並祂的身體。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