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旅

這次參加金門、廈門及福州的相調,從松山機場坐飛機50分鐘就到了金門,在金門除了到太武山看到「毋忘在莒」的蔣公字蹟,也遊覽了翟山坑道、忠烈祠…老街等,晚餐後就到杜立群弟兄家探望,他們已有兩個小孩(一男一女),平時除了工作外,也把家打開為了主日擘餅及家聚會,看見他們一家和樂融融分外開心。

第一次體驗金門碼頭坐船經過一小時到廈門的過程,前半個鐘頭浪很大,我們像坐遊樂區的海盜船般有點刺激,後半小時風平浪靜多了,讓我們安全抵達東渡碼頭。當地旅行社派人接送我們前往用餐後,就展開了另一個新的旅程。遊覽了環島道路,參觀了有歐洲風格的「胡里山炮台」。因行程的安排,我們主日早上前往高北客家土樓群,參觀建築史上奇特的建築,土樓目前因著開放觀光已商業化,但仍有小部分的人住在土樓中。晚上到廈門的弟兄之家參加主日擘餅聚會,雖然我們來自各方,但在主裏我們都在一個身體裏,除了互相認識,我們也就著各地情形有交通。

這次相調出發前,我就知道要探訪高齡96歲的林子隆老弟兄,因我公公94歲已沒有半顆牙,所以我先準備了肉鬆當見面禮,怎知一見他氣色不錯,在與我們的交通中思路清晰明確,真令我們覺得驚喜。他說倪弟兄1952年入監服刑至1972年為主殉道,前後共二十年,他也因受逼迫,前後數次進出監獄,總共也服刑二十年,當他向我們展示一套他坐牢穿了十年的棉襖,其破爛陳舊的程度,讓眾人都不免動容。他向我們訴說倪弟兄對主話語的認真絕對,對聖徒親切和藹的點點滴滴。他說訓練結束時,倪弟兄會給每個人一個信封,裏面不是裝錢,乃是按著個人的屬靈情形開藥方的字條,林弟兄收到的是六個字:『求剛強!求豐富』。我相信這句話對我們而言,也是極深地安慰與勸勉。因著他身體不宜過度勞累,我們大約只停留40分鐘,就在大合照後先行離開,因為晚上還有珠海90位聖徒也要來探望他呢!

接著我們就去參觀在主恢復的第一個訓練中心-鼓嶺,這是一個位於福州市晉安區宦溪鎮的避暑勝地。距福州約13公里,山高800多米,夏日最高氣溫不超過30℃,19世紀以後,吸引了許多不耐福州酷暑的西方人士。清光緒十二年(1886年),美國傳教士S.F.伍丁任尼在鼓嶺鄉(現宦溪鎮)宜夏村修建了第一座別墅。鼓嶺在遠東基督徒中間也頗為有名。太平洋戰爭爆發以後,倪柝聲弟兄在福州郊外的避暑地鼓嶺,他用經營中國生化製藥廠的收入購買一批傳教士別墅,辦成「執事之家」,1948年和1949年夏季曾辦過兩次影響深遠的全國性同工訓練。至今倪弟兄所留下主恢復的「倪柝聲文集」及傳承者「李常受文集」都是我們寶貴的生命供應來源。

當年福州鼓嶺訓練時,接待了多位工人,飯食服事都是由倪師母一手包辦。倪弟兄入獄後,她忠心地留在那兒,按時進監探望,使得在孤單、煎熬中的弟兄,得著撫慰,一直陪伴至一九七一年十月她自己被主接去。因著倪柝聲曾在此,今天那裏許多村民都是基督徒。聽弟兄描述,當年的山路狹小,交通不便,因著訓練的需要,為了運送食物上山,工人必須凌晨兩三點就開始摸黑上山,可見當年的艱辛路程與弟兄姊妹的「物質輕、靈命重」。林子隆老弟兄當年就參加過倪弟兄在鼓嶺的訓練,我們還看到他掛在牆上當年受訓學員的合照,其中還有汪珮真姊妹。後來廈門的黃弟兄還帶我們參觀十二間排,那裏是他們當年擘餅聚會的地方。如今街道的另一邊,與十二間排面面相覷的,是新建的現代公寓大樓。一街之隔,恍若隔世。有弟兄說,再晚一點兒來,只怕就看不到右邊這一排歷史古樓了,所以我們也將這次鼓嶺之行說是主恢復的尋根之旅。接下來的行程,我們參觀陳嘉庚故居、鼓浪嶼…鋼琴博物館等,晚上在廈門的家聚會中,眾聖徒以歡迎的歌聲中將我們帶進家中,官媽媽感動地哭了…,我們也享受了廈門弟兄姊妹們的生命供應。

最後一天我們到白鷺洲公園及廈門大學散步,在廈門大學幽靜的湖邊,我和官媽媽邊走邊聊,看著她這幾天行程中,臉上的表情從憂慮到展開笑顏,我想我也看到主在官媽媽身上的製作了。另外,我們到廈門入住飯店的第二天早餐時間,很巧的遇到了壯年班服事者及輔訓們,他們也住在同一個飯店裏,我對著陳師母說:「天涯何處不相逢?」陳師母就微笑回答說:「相逢就在主裏面!」感謝主!保守我們有了平安喜樂又充實的生命之旅。 (竹東 鄧惠華)


感謝主,讓我參加了這次的金廈福相調之旅。旅程中,因帶著小宣信,加上自己有一些難處,其實很忐忑不安。幸虧弟兄姊妹常常問候、幫忙,讓我們家終能順利完成相調行程。謹分享相調心得如下:

一、在生活環境方面,大陸經濟雖然好轉,但廣大的鄉村地區,物質水準仍低,如:省道兩旁常見的石子小巷、裸露的磚房、以及簡陋的公廁。相對於台灣有較佳的物質環境,我們應當珍惜、並且更儆醒,因為主給的多,祂來時向我們要的也多。

二、僅福州一城,就有許多明、清流傳的古蹟文物。我在「林則徐祠堂」裏,遙想林公當年獨當一面、查禁鴉片的風範,正是一個「立定心志」的模範。而當鴉片戰爭落敗,流放新疆時,他還在當地推廣「坎兒井」,以水利工程造福百姓。當我們遇到困難失敗時,是否能像他一樣,不畏風雨、向著標竿直跑?

三、登上福州附近的鼓嶺(有如陽明山之於台北),我們見到了1948年倪弟兄購置、親自訓練弟兄姊妹的訓練中心。雖然地方不大,也多年無人使用。但一想到當時弟兄姊妹們,是在國共內戰的陰影下,背負著多大的重壓,讓我們不禁哼唱起「已過二十世紀以來…」。今天我在職場裏,受了一點氣、吃了一點苦,就垂頭喪氣、憂愁滿面。實在是因為沒有立定心志-討主喜悅。求主叫我在屬靈、做人、做事上,都要有受苦的心志,才能站穩腳步、隨主往前。   (竹東 劉玟伶)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