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死蔭幽谷,坦然面對人生

二○一○年五月份,我收到多年斷訊的摯友寄來的一封電子郵件,這是一封訣別信。她娓娓道出因多年來飽受憂鬱症之苦,已決定結束生命,在最後一刻想到遠在美國的我,想向我告別。我當下人其實在台灣,所以即刻發一封短信給她,內容大致如下:「鈕,妳是受過浸的人,生命氣息都在主的手中,不可自己擅作決定。我人在台灣,請與我聯絡,電話﹕0953XXXXXX。」這封及時的信,是主的慈繩愛索在牽引她,改變了她往後的人生。

鈕姊妹與我是國中最好的同學,我高中移民美國後,她是唯一與我持續保持聯絡的同學。記得她十四歲左右受過浸,但是沒有再聽她提起過。我與她因一些誤會導致多年後音訊全無。但是我常想到她,也默默為她代禱。這次她再與我聯繫上,便將多年來的隱情向我述說。

原來她約八年前因經商失敗及種種因素,導致憂鬱症病發,從此她幾乎足不出戶,將自己關了八年,只有每個月例行看醫生拿藥才出門。她說她連一○一大樓及離東湖最近的美麗華摩天輪都沒看過。這些年間家人曾帶她嘗試各種方法想改運,名字也改了,各種知名的算命師及大師的話也聽了,但連最簡單的睡眠問題都無法改善,她心裏當然也無法相信能有任何方法可以幫她。她曾數度想要輕生,但因不忍傷害養父母而作罷。每晚失眠的她,只能靠鎮定劑度日,活著如行屍走肉、生不如死。她最親愛的養父過世後,她再也沒有活下去的動力了,於是我才會收到她的訣別信。

之後我便經常與她用SKYPE交通,與她分享基督的信仰,帶她呼求主名、向主禱告。姊妹因多年受失眠之苦,她最大的心願竟是希望能睡一個好覺。所以當她向主祈求而能不靠鎮定劑安然入睡時,她主觀的經歷了神的大能!這是神在她身上所施行的第一個醫治。之後,我便邀她走出來,到新竹來。對一個長期足不出戶的人來說,這是需要相當大的勇氣的,姊妹靠著主,來到了新竹。幾天內參加了一個活力排、姊妹排、週四聖徒追求、及小排,她因此嚐到何謂甜美的召會生活。回到東湖後就主動開始在當地過召會生活。我送她一本恢復本聖經,她便開始大口吃喝享受主,每天勤讀數小時聖經,愛不釋手。在東湖的她,也進入晨興生活、青職讀經排、小排、及主日。召會有吹號的行動時她也都跟隨,陸續參加了全台姊妹集調、台北市青職特會、以及在台北的國際華語特會等等。姊妹的生活一下子從死蔭的幽谷轉到康莊大道上,這真是主的恩典!爾後姊妹也有了就職的動力,她在主面前尋求後,決定要受訓成為老人居家照護人員,也順利在康寧護校受訓。

就在一切看似發展順利之時,姊妹感到腰部疼痛,仍勉強完訓,但在實習前,眾聖徒勸她就醫檢查。醫生的診斷猶如晴天霹靂,姊妹罹患的是乳癌,且已移轉至骨頭,以致腰部及大腿疼痛。姊妹得知這消息後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安然接受事實,因為這幾個月在主裏的享受已經讓她知道人生的意義,也知道一切都在恩主手裏。她知道主有美意不必測,也知道在主裏有永活的盼望。她深知帶她走出憂鬱症的活神,必能保守她直到路終,因此,她仍能喜樂看待眼前的環境。

我持續與姊妹有交通,用主話安慰及供應她,東湖的弟兄姊妹也在愛裏扶持她。於是姊妹週週接受化療、電療等治療,一連數月。姊妹到醫院接受治療時都是帶著聖經,一面讀經、一面找機會向身旁的病友或護理人員傳福音。記得有一次她向鄰床亦是乳癌末期的病友傳講主,那位小姐說:「妳真是有一種無可救藥的喜樂,難道妳不怕死嗎?」鈕姊妹自己深知一切都在主手中,所以她自然能夠坦然無懼的活著。我每次與姊妹交通,她都滿懷喜樂,真難想像她是罹癌病人,實在讓我深感主的大能。我也曾問過姊妹,對所發生的一切感覺如何?她說她早年就受浸歸主,卻不要主,並將主遺忘;但是主有憐憫,仍然將她尋回。從前憂鬱症時每晚失眠,生不如死,現在靈中有主,雖有癌症,仍能喜樂!我知道是主醫治了她裏面的人,使她可以靠著主復活的大能活著。如林後四章所說:『但我們有這寶貝在瓦器裏,要顯明這超越的能力,是屬於神,不是出於我們;我們四面受壓,卻不被困住;出路絕了,卻非絕無出路;所以我們不喪膽,反而我們外面的人雖然在毀壞,我們裏面的人卻日日在更新。因為我們這短暫輕微的苦楚,要極盡超越的為我們成就永遠重大的榮耀。』(7-8,16-17)

現在姊妹搬到台中,由於新環境並行動不便之故,尚未與當地聖徒聯上,但是我與姊妹在SKYPE上的交通仍不停止。已將生死置之度外的姊妹是一個活見證,她活出一個充滿信心與盼望的生命,實在是激勵我,也提醒了我,當趁尚有今日,好好活在主前,活在身體的交通中!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