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張炎柱弟兄二三事

曾經與炎柱弟兄在二十幾年前在臺北ㄧ個訓練特會中合照過壹張相片,那時我們都年輕,涉世未深,也相知不深,但因為年輕,臉上具是平和,滿有喜樂,也都不知道這人將來如何,但二十幾年後再度相遇。

那時弟兄經歷了為全心服事主,退出軍旅生涯,姊妹也辭去教職;多年後弟兄為了家人的得救,又退出全時間事奉;在新竹市明湖路開設安親班,但篳路藍縷,前途多艱難。而我也經歷人世間許多難堪的境遇,覺得自己一事無成的徬徨,但看到弟兄外面的環境比我為難,向著主的心純淨,使我深受激勵。

但主對弟兄的煉淨與製作卻持續深入地進行,雖然努力經營安親班,並因方蘭姊妹懷孕乃擴展至家庭托育,但最後還是耗盡父家借出的資本,黯然將安親班收起,專心經營家庭托育。我想這讓弟兄難過至極,尤其他原本企盼藉著事業的經營,讓父母能接受福音的希望落空,以致後續幾年,弟兄與主摔跤,停下聚會,原本在他家中的主日區聚會就合併到美麗新世界的107區。

但方蘭姊妹一直與我們一同聚會,致使我們知道他對兒女屬靈教育未曾間斷,尤其對兒子顯主更是多方的教導,對孩子能主觀經歷享受主,期盼殷切。

顯主在國中時,有一次老師不知為何,問了ㄧ個令孩子難堪的問題:「誰現在住的家是租賃的?」孩子感到羞慚,因為沒有人舉手,孩子回家非常不高興的埋怨:「為何ㄧ個軍官,ㄧ個老師,會落到這種地步。」我不知道弟兄是如何回答,但我知道顯主國中畢業後,參加在台南的一週高中全時間訓練,那個訓練在新竹的青少年中不過三人參加,他也隨著姊姊以優秀的成績,取得全額獎學金進入高中。主沒有讓弟兄擁有傲人的財富,來堵住世人的嘲弄,但讓弟兄在專注期盼的事上,沒有一事叫他羞愧。

主熬煉金銀的手在弟兄身上未曾歇息,主允許撒但的攻擊,二年半前驗出大腸癌,而這時藉著多位聖徒的看望,他的靈再度被挑旺,就恢復聚會。去年八月弟兄胃部又發現基質瘤,弟兄覺得時日不多為主更為熱心,更渴慕廣傳福音,這時他身體大量血便,使他幾乎每週都需要輸血,但他向主治醫生傳福音,住院時向同病房的人傳福音,甚至向來看望他的聖徒傳得勝的福音。

而在這極為難的時刻,房東因有需要收回房子,弟兄居然靈裏喜樂,他認為搬遷可以擴大與身體的交通。他找房子的考量,只在是否適合聚會、交通?他心裏想的,全是如何在新居配搭,開展社區,他心中實在想念那個屬天更美的家鄉。

有次我跟安生弟兄參加ㄧ個聚會,我們在研討但以理書,安生知道一位聖徒,如同但以理般,有從天上來的智慧,所以經營事業成功。但我想起弟兄也作見證說,我認識一位弟兄主讓他經營事業失敗,家徒四壁,並且身患重症,如同約伯的前半段經歷,我們深感主有主宰的權柄,我們只能低頭敬拜主。但回來時我覺得我說得還不夠準確,家徒四壁恐怕是把弟兄的經濟情狀說得過好了,主煉淨弟兄到ㄧ個地步,在物質上弟兄似乎一無所有,但在主裏他似乎認為自己是樣樣都有。

十幾天前弟兄再度住院,開始安寧治療,我與區裏的聖徒三人去看望弟兄,弟兄那時進食困難,排便困難,只能藉著針劑輸入營養;因著血尿,必需輸血,但輸血會使全身發癢;但弟兄仍然剛強,坐著與我們交通,很客氣地說,怕麻煩聖徒勞苦探望。但我突然有一種感覺告訴弟兄:「我覺得我來是在占弟兄的便宜,因為弟兄親身擔當痛苦,我只是支付些許路途的代價,卻能看到ㄧ個在主裏的人,在這樣極端的苦痛中,對神仍能存著盼望,保有喜樂的心,這是何等神蹟。」弟兄今生的痛苦,實在是主為祂的召會要在他肉身上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叫我們這些看見的人得著鼓勵,知道主的恩典在軟弱的人身上才顯得完全。

亞伯拉罕雖曾下到埃及謀生,但後來卻成為信心之父,神不但應許他成為多國的父,他的後裔也要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那樣眾多。如果僅就有無聚會來評價弟兄,弟兄確實並非事事得勝,但弟兄面對生意失敗、疾病、物質的缺乏,我們可以見證他生活中沒有離棄造他的主,他實在知道如何在主裏處卑賤,處缺乏,在為基督的身體補滿基督患難缺欠上的經歷,在我狹窄的觀察領域中,我以為弟兄是無人能及。今生富足的人沒有深刻經歷足以安慰在逆境中的人,但弟兄的遭遇和得勝是主量給我們遭遇患難之人榮耀的見證。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